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八章

撒上药沫,用着绿竹剩下的布条包扎好后,抬起满头大汗的脸的对着绿竹莞尔一笑,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 恐怕只有绿竹才知道玉倾,才了解玉倾,她之所以不用别人来包扎自己的伤口,是因为她不想让自己最软弱的一面呈现出来,把自己最难堪的自己藏起来,无论什么处境都能一笑化解,这才是玉倾! 玉倾抓了抓绿竹的发丝,给她继续擦拭着身上,像往常那般聊天。 绿竹抬起双眸,问道:“小姐,你会嫌弃绿竹脸上的伤疤吗?” 玉倾笑道:“傻丫头,我怎么会嫌弃你呢!” “那,那我永远在小姐身边,伺候小姐一辈子可好?”绿竹满心的欢喜全都表现在了脸上。 玉倾放下手中的手帕,犹豫了一下。 绿竹小心的反问,“怎么,小姐?” “那可不行,绿竹长大了,小姐可得给你许配一个好人家才是,毕竟安安稳稳的日子才算幸福啊!”玉倾唇角卷起一层笑意,眼睛眯眯的望着绿竹傻笑。 绿竹娇嗔了玉倾一声,“小姐又拿着绿竹取笑。”随又用手摸了一下左脸的伤疤,嘴角溢出一抹凄凉的笑意,“可是,我的脸,恐怕别人看到会害怕的。” 门口的闪过一丝声音,细微的让人难以发现。 玉倾紧紧握住绿竹的手,眼中坚定的不能在坚定,“相信我,绿竹,世间上会那么一个人在等着你,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见你,或者已经来到你的身边,你只是没有发现而已。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,虽然你的脸上受了伤,可是爱你的人会照样爱你,不会因为你的变化而对你爱有一丝的减少。” 绿竹闪着泪光,良久,才抬起头,对着玉倾傻傻的笑着,“小姐也是等着你的良人?”说着擦干眼中的泪,嘟着嘴,“那我可要好好向小姐学习,以后等我遇到我的那个他,我要首先给他一个巴掌,丫的,我没破相之前早干嘛去了!” 玉倾和绿竹相视一笑,桌子上的烛光照的满室堂皇,仿佛她们又回到了小时候那般,无忧无虑! 绿竹睡下后,玉倾收拾好东西,吹灭了蜡烛,瞧瞧的离开,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。可是没有发现绿竹细微的翻了个身,泪水刹那间再也忍不住。 第二日,玉倾起了个大早,拿着一些换洗的药沫来给绿竹清理一下伤口,她心里想着,要是照顾得好,伤疤也许就会小一些,绿竹的心里就会好受一点。 只是在打开绿竹的房门时,一张纸条和一瓶药在桌子上着为显目。玉倾记得昨天并没有放在桌子上任何东西啊。 玉倾放下手中的东西,拿起来一瞧,随口说着,“这是什么啊?” 绿竹也穿戴好衣服,除了脸,身子那种酸痛已经好受多了,只是精神头还是没有玉倾的好,看来有机会和小姐学习一下武功是必然的。 “怎么,不是昨日小姐你放在这里的吗?” 玉倾蹙头,打开药瓶闻了闻,眉眼微微眯起,这是上好的创伤药,玉倾又看了一眼那张纸,上面写着药的用法,注意什么的也写很细致,看来不像是对绿竹不利,只是笔尖力道十足,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男子之手。 “不是我放的!”玉倾拿起药和棉布就走向绿竹,“管他呢,药是好药,只是不知道谁送的。”然后冲着玉倾挑了挑眉,模样倒有几分像街头小混混,“也许是哪家的情郎在暗暗的喜欢着绿竹也说不一定呢!” 绿竹低头红着脸,像是煮红的虾子一般,“小姐。”尾调拉的很长,倒像是在撒娇。“谁还会喜欢一个毁了容的女人啊。” 玉倾收起痞痞的笑容,揉了揉绿竹的发髻,“会有的,你忘记我昨天说的了?” “绿竹不敢忘记,刚才是绿竹糊涂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说着笑的一脸的灿烂。 可是总是感觉和以前的不一样了,眉眼处的伤心掩饰的虽好,但还是被玉倾一览眼底。她没有明说,只是暗暗在心中发誓,要对绿竹比之前更好。 吃早饭的时候,玉倾一口咬着黄瓜嘎嘣响,一边给绿竹舀着一些补血的汤,不一会绿竹的饭菜就像一座小山之高。 绿竹眼看着玉倾夹着一只猪蹄往自己的碗中一放,山顶就这般排山倒海之势向绿竹袭来。她哑然,就算自己当初流了不少的血,可是也不要拿她当猪养啊! 这时春梅一蹦一跳的往屋里跑来,把桌子上的水一饮而尽,脸上的喜色难以掩藏。 ‘嘎嘣’ 玉倾咬了一口黄瓜,扒了一口碗里的饭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春梅,你出去了一圈回来心情倒还不错啊!” 春梅来到玉倾的旁边,对上绿竹的眼睛,卖着关子说道:“你猜府中出什么大事了?” 还没等玉倾和绿竹问,春梅便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那天的事情,整个府内都闹得人仰马翻,以前是看不起主子,可现下也没有哪个混账东西敢和主子对着干,他们都服服帖帖的,我去厨房要什么有什么,可不想之前那般要个东西煲汤,那是难得狠。” 玉倾哑然,扒完碗中最后一粒米,狐疑的望着春梅,淡淡的说道:“就这些?” “不是不是!”春梅摆手。 “那是什么啊,春梅,快别卖关子了,说吧!”绿竹也吃了一半,抬头看着触媒,嘴角上的油渍泛着盈光。 春梅坐了下来,说道,“你知道前院那位王妃,不是那天流了血,被王爷抱回屋里,我听着其他下人说道,那日端出好几盆的血,可把王爷给吓坏了。王爷更是叫了好几个大夫都没有救回腹中的孩子,慕嫣王妃知道孩子没了,整日的哭,还不肯吃饭。 后来王爷劝她,才吃了一点点。不过我听说王妃有些失心疯,经常怀疑自己的孩子还在一般,对着秋菊摸自己的肚子,说着‘等你出世的时候,娘带着你读书识字,跟着你爹爹上战场打敌人,到时候啊我儿肯定是骁勇之将。’” 春梅学着慕嫣的语气说着那句话,这让绿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不过她感觉特别的解气,果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! 玉倾则面若平常,只是微微眯着眼睛,用侉子戳了戳绿竹面前的那些东西,挑着眉,示意让她吃下,“你是哪里听来的,孩子没了倒是可信,可是这失心疯,恐怕是另有隐情吧!” 春梅睁着眼睛,认真的说道:“是真的,主子,全府中上上下下都知道,王爷也在找着名医给王妃医治呢!” 绿竹则拍手叫好,又挖了一口猪蹄,吃的津津有味,“太好了,这下子看她以后还怎么嘚瑟!” 玉倾勾起唇角,别人不知道,自己还会不知道吗,那个女人岂是那么容易就这么败了下去,她自己精心设计好的局怎会轻而易举的退出? 不过,是权宜之计罢了! 而晚上,玉倾陪着绿竹回屋的时候,发现桌子上又放着一瓶药沫和一张纸,看着笔迹是出自一人,药沫也是今早上的一样。 玉倾勾起唇角,拿起瓶子和那张纸在绿竹眼前晃了晃,“哎哟,这个情郎倒是乐此不彼啊,绿竹还不快快老实交代?” 绿竹低着头坐在凳子上面,手抓紧衣服,嗫嚅着,“谁知道哪个该死的送来的,不要被我抓住,否则有他好看的。” 绿竹虽然面上这么说,可是心里确实暖的很,她从小就是个孤儿,世上只有夫人和小姐对她好,如今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坚持给自己送伤好的金疮药,着实也让她感动。 她都打算好了,如果明天还会有,那么她就一晚上不睡觉,非要抓出那个人为止。 玉倾给绿竹换好药,包扎好伤口,“好啦好啦,快睡觉吧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。”说完打了个哈欠,伸个懒腰,“我也困了,就先回去了,先不和你说了。” 说完之后,就悄悄的关上门,眼睛望右边一顿,一个身影一闪而过,她追了上去。 可是那人的功夫也是不弱,对着府内的环境很是熟悉,那个人身影高大,钻进林子之中就消失不见了。 玉倾也停住脚步,看着漆黑的夜,哪里还有什么黑影!吐了一口气,就往回走。 而此刻的凌子皓在慕嫣的院子里拿着一壶酒再喝,地上已经零零当当的摆放了几个空酒壶。看来喝的确实不少。 现如今他的耳边还是慕嫣的声音,温柔的可怜的,像一个瓷器娃娃,哪怕碰一下就会碎掉。 孩子没有出生就死去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是痛心的,前日的期待,变成如今的黯然。 他仰头又是一口。酒水顺着嘴角流下,顺着就到脖子内,衣衫都已经湿了大半。 孩子没了还可以在有,可是就算有了,玉倾那个狠心的女人难免不会下毒手,嫣儿又不时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可她是多想和玉倾成为好姐妹,每当自己惩罚玉倾的时候,嫣儿都是来求情。 这样善良的人就活该任由别人欺负吗? 还是说玉倾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自己过得好,别人有的她也想有! 那好,今晚,他就成全玉倾! 想到这,凌子皓一把摔破杯子,站起身子,颤巍巍的朝着芸香院走去。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八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