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七章

玉倾在笑,眼中却是满满的恨意,没有一丝笑意,“恨我伤了你的妻子,所以你就要为她报仇来伤我,是不是?呵呵,凌子皓,我是该笑你太天真,还是该笑你傻。” 凌子皓被玉倾眼中的寒意摄住,他看到了失望看到了绝情,看到了她的无奈,可是她为什么就不肯低头认错。 如果,如果他们两个人肯放下心中的心结,好好地聊聊,事情也不户这般,弄到无可收拾的地步。 只可惜,天底下没有那么多的如果。 “只要你肯跪在嫣儿的脚边认错,我就肯原谅你。”凌子皓冷冷的说道,他也必须对慕嫣一个交代。 玉倾笑出了声,嘴角的血水也流了出来,她就着旁边的一颗树缓缓的站了起来,眼中是满满的寒意,可是嘴角却在笑,那么凄凉。 “我告诉你,想都别想!” 那声音仿佛从心底里发出来,带着浓浓的恨意。 旋即,看着凌子皓一不注意,她一头跑到了屋内,慕嫣已经被秋菊扶了起来,而倒在地上的绿竹,一只手紧紧的捂住伤口,而玉倾不顾的自己身上的伤,扶起地上绿竹,拿开她捂在脸上的手,不禁哑然一愣。 刚才凌子皓的那一剑只是划破绿竹的额间,可是如今她的脸上又多出一条深深的疤痕,玉倾的双眸朝着一旁慕嫣的方向望去,眼中已然不是冷意,浓浓的杀意涌入她的脑中。 玉倾轻轻的放下绿竹的身子,她站起身子,朝着慕嫣快速的逼近,秋菊害怕的躲在柱子后面,慕嫣则坐在凳子上面,不经意间露出一抹狠色。紧接着脸上转变成痛苦之色,捂着肚子,额间的汗水也顺着脸颊流下。 玉倾举起手中的短刀,冷冷的声音穿破慕嫣的耳膜,“你要偿还,你必须要偿还!” ‘嗯’ 玉倾望着自己拿刀的胳膊上面,赫然横切着一把冷剑,她冷笑,咬紧牙关。 “你可知,嫣儿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,她身子本来就虚弱,你做什么对待她!” 玉倾低头不语,咬紧牙关,一下子拔出手臂上的剑,‘咣当’一下丢在地上。 森森白骨露了出来,她发誓,这是凌子皓最后一次伤她,以后她决不允许他在接近自己一步。 扶着手臂,眼底压制住杀人的冲动,背过身,朝着绿竹走去,“凌子皓,这是你最后一次伤我,带着你的贱人,滚出我的芸香院!” 凌子皓望着玉倾的挺直的身影,他不想这样,可是嫣儿…… 为什么她要这么针对嫣儿! 慕嫣的脸色此刻显现出不正常的白,身子底下也流出一片的血,她朝着凌子皓招了招手,虚弱的说道:“往,王爷,救救,我们的孩子!” 凌子皓几乎是跑着来到慕嫣的身边,眼睛随着地上的血迹变得通红,就连握住剑的手都在微微额发抖。 慕嫣趴在地上,发梢凌乱的沾到地上,被血染成红色,面色苍白,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,额间的汗水滚了下来,她闭起双眸,伸出手指想要抓住凌子皓的手,嘴中溢出颤抖的话语,“王爷,请,请救救我们的孩子。” 凌子皓把她捞在怀里,手指抓着她的,而慕嫣的泪水也落了下来,更加的让人怜惜。 “嫣儿,坚持住,我马上给你找大夫!”凌子皓亲吻了慕嫣的额头,温柔的话语响彻她的耳边。 说罢,没有瞧上玉倾一眼,就抱着慕嫣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,就连身边随手携带的佩剑也丢在玉倾的房内,剑尖沾着玉倾的血,仿佛是世上最脏的东西。 秋菊也赶紧紧随着出去,这个地方太危险,刚才玉倾凶残的模样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,而她还不想成为第二个绿竹! 玉倾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凌子皓和慕嫣那个贱人已经离去,她颤抖着双手,不顾胳膊深见骨的伤口,慌乱中忍着痛撕下一大块的衣角,擦拭着绿竹脸上还是流着不停的血。 怎么还是止不住血,绿竹不能在流血了啊! 绿竹则幽幽的睁开双眸,脸上的痛让她刚才晕厥了过去,她望着自家小姐手臂上的伤口,被剑刺伤,两边的嫩肉往外翻着,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。 她‘啊!’了一声,眼中的泪水混着脸上的血水落了下来,滴在玉倾的手背上,“够了,小姐,你不要管我,赶紧去找大夫看看你自己身上的伤啊,这么大的口子。”然后抬起盈盈双眸,轻轻问了一声,“痛吗?” 玉倾笑着摇了摇头,另一只手摸了摸绿竹的头,依旧卷起嘴边浅浅的笑容,望着那两道长长的疤痕,血总是止住了,可是这张脸确实毁了。 那么长的疤痕,留在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脸上,多么可悲。 可是谁又知道慕嫣这么狠,她趁着玉倾和凌子皓在外面厮打,不顾的自己腹中疼痛,拿着簪子生生的划破绿竹的脸颊,本来第一道疤痕可以用发丝挡一下,可是第二道,却是无论如何都遮挡不住了。 玉倾望着绿竹,替她擦去眼角的泪痕,笑着说道:“绿竹,你怕吗?” 绿竹躺在玉倾的腿上,自己用手擦干不断流出的泪水,紧接着说道:“绿竹不怕,打小的时候,绿竹就已经侍奉小姐,倘若今天的疤痕留在小姐的脸上,绿竹才真真的是害怕了。” 玉倾紧紧握住绿竹的手,良久,才淡淡的说道:“等我找到医治娘亲体内的解药,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,永远都不要回来。” 她不要回来,这里没有好的回忆,只有尔虞我诈,只有勾心斗角。而她也不能在任由别人欺负,任由别人伤害她所保护的人。 房间内的主仆两个人, 春梅请来的大夫已经来到了院子里,房间里,绿竹躺在床上,玉倾在一旁坐着陪着她,手臂上和肩上的伤口已经和衣服干涸在一起。 玉倾看到大夫进来,拉住大夫的胳膊,恳求的说道:“大夫,务必要医治好她脸,你要多少钱都无所谓。” 那个上了年纪的大夫赶忙放下背上的箱子,去给绿竹把了把脉,细微的观看了伤势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 玉倾不相信,声音大了几分,“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 老头摇了摇头,黯然的低下头,正好是瞧见了玉倾的胳膊上的伤,有些可怖,提醒道:“王妃,恕老夫直言,绿竹姑娘的伤势很深,留疤的可能性极大啊。可是你手臂上的伤口可不比绿竹姑娘轻啊,快快坐下,老夫给你好好处理一下。” 玉倾的瞳孔中像是经历了晴天霹雳,她摆摆手,丝毫不顾的受伤的手,像是已经麻木了一般。 “春梅,送大夫出去给绿竹抓药吧。” 春梅狐疑的问道:“可是王妃您还没有看大夫啊!” 玉倾勾起唇角,凄声笑了一下,却比这深秋的天更加的薄凉,她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,看着自己被凌子皓伤的体无完肤的身体,她倒不是多担心自己的身体,可是…… 可是,绿竹从今往后都不会像以前那般露出开心的笑容了吧。 “罢了,下去吧,我没有大事,我要陪着绿竹好好说会话,没我的吩咐,都不要进来打扰我们。” “可是,医者父母心,王妃你手上……” 还没有等老头说完,春梅就背着大夫的箱子拉着他的手走了下去。 在玉倾的身边,她也多少了解到玉倾的脾气,看似一个挺坚强的人,其实不然,她只是别人的眼中坚强,在自己的内心柔弱罢了。 现在这个时候,绿竹因为她受了伤,春梅自然是知道玉倾心里的痛,虽然她刚跟着玉倾没多长的时间,可是在春梅的心底,玉倾就是她认定的主子,是她一声都要追随的人。 屋内,玉倾坐在床边,拿着手帕给刚睡醒的绿竹擦拭身上,绿竹睁着大眼睛,颤抖的手阻止玉倾,“小姐,不要这么对待奴婢,奴婢只是个奴才而已啊。”然后瞧见玉倾手臂上还没有包扎好,心疼的问道:“怎么小姐这般不好好对待自己,自己受了这么中的伤,还要熬夜照顾奴婢,这让奴婢如何是好。” “奴婢?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奴婢,你发烧了,我不来照顾你,谁来照顾。而且你是从小长大的姐妹,现在是,将来也是。”玉倾反问着,手扶着绿竹让她重新躺好,绿竹不从,“怎么,你想让我的手臂多留一些血?” 绿竹这才忧心忡忡的躺下。看着玉倾手臂上快要裂开的伤口,哑然道:“小姐,求求你包扎一下伤口吧,你要是出了点事,让我怎么办啊!” 玉倾勾唇一笑,弯弯的眉眼像是天上的弦月,很瘦温暖,轻轻的说了一声,“好。” 然后自己抬手掀开衣服的一角,露出肩膀上的伤口,撒上一些药沫,由于已经结了痂,已经不是那么疼。 可是手臂上的不同,已经和衣服粘在一起,如果要上药,就必须扯开衣服。玉倾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,把手臂上的衣服和那些结痂猛然撕下。 鲜血重新滚了下来。露出鲜红的嫩肉! 玉倾的额头汗水流下,痛的整条手臂痉挛了起来,她闷哼了一声,塞进嘴中一块布条,紧紧的咬住。 “小姐!”绿竹看见后,捂住唇角,小声的喊了一下玉倾,指缝中全都是泪水。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七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