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六章

秋菊早在一旁忍不住,一脸心疼自家主子的说道:“这是我们主子起早亲自熬得,汤水溅到皮肤上面,都留下红印了,难道侧王妃就不一点也不爱惜吗?” “可是……” 玉倾挥着手打断绿竹的话,笑着拿起眼前的汤碗,勺子在里面晃了一晃,“既然是姐姐的美意,那我岂能拒绝?” 说着就喝了一小口浓汁,肉味浸入到汤内,味道极其的鲜美,而且肉入口即化,整个香味回荡在齿间,不过这个肉倒不像是她吃过的,很独特,也很特别。 慕嫣也盛了一碗,叫着绿竹坐下,放在另一边,“来,绿竹,你也坐下吃一些吧,我知道王爷老是误会你和妹妹,我这个心里过意不去,就只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以后啊,咱们就化解前嫌吧。” 绿竹本来打算不喝的,玉倾冲着她眨着眼睛,绿竹心一想,不喝白不喝。 不过味道果真是极好的。 不一会两人就喝了一小半。手艺果真不错。 怪不得想要俘获一个男人的心,就必须征服他的胃,慕嫣对于这一点,做的是不错的。 玉倾吐出嘴中最后一根骨头,剃了剃牙,问道:“姐姐,这是什么肉,我怎地以前没有吃过啊!” 慕嫣拿起茶杯,嗔笑的回了一句,只不过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,“其实,也没有什么,不过是一直畜生而已,如今在小馆子里,很多人也流行吃狗肉。” 狗肉? 玉倾盯着碗里剩余的骨头,想着自己刚才吃下的,不禁瞪大眼睛,反问,“这是狗肉?” 秋菊也捂着袖子笑了一声,“是啊,侧王妃,这可是我家主子炖了三四个时辰才熬出如今的味道,在这三四个时辰里,主子都片刻没有离过身,好生的照看着,连那些下人们都说好吃呢。” 绿竹忍不住的干呕,终究还是没忍住,回过头吐了起来,她是难以想象那么可爱的小狗放在锅里煮,吃下去,是多么的残忍。 玉倾强忍住干呕,眼中的一丝柔情化作寒光,‘啪’的一声打在秋菊的脸上。顿时秋菊的脸出现五个指印,红肿的老高。 秋菊捂着脸,眼中的泪水滑下,瞪着玉倾说道:“你……” “不知规矩的东西,我是王府里的侧王妃,下次要在这么没规矩,可不是一巴掌那般简单了。” 部队,玉倾眼中一顿,盯着桌子上的骨头,脑海中闪过一丝不妙,手紧紧的抓住桌布,对着绿竹吼道:“快去找找大白!” 绿竹刚想要出去,却听见一个蛇蝎的声音,如同五雷轰顶,刹那间让她丝毫不得动弹。 “不用找了,喏,你们眼前的就是啊!” 慕嫣缓缓的吹了一口茶末,低低的望着杯中,抿了一口,举止温柔得体。 可是就在刚才,被外面传说中贤良淑德的九王妃慕嫣,亲手杀了一只狗,还熬成了汤。 见着玉倾盯着她看,慕嫣用袖子捂住嘴嗔笑了一声,“妹妹这般看着我作甚,不过是一直畜生而已,你要喜欢啊,赶明儿,我让秋菊再送你一只罢了。” 绿竹擦着嘴,哭出了声音,“那,那能一样吗!” 慕嫣缓缓地放下茶杯,用手帕擦去嘴角中的茶渍,眼波流转,略微沉吟后,笑道:“刚才见妹妹和绿竹吃的这般香,想必对那只畜生并没有多大的感情,吃了就好啊,正好补一补那几十大板流出的血。” 玉倾听到这里,脸早已经被一片寒霜所代替,一股浓浓的杀意蔓延了出来,但是猛然,胃中的翻滚让她一阵阵恶心,甚至握住桌布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。 大白,那是她的大白啊,是她亲自从墙缝中救出来的,记得一开始,大白怎么都不肯吃东西,是玉倾一口一口拿着汤勺往它的嘴中灌得,它掉了一根毛,玉倾都疼爱不已,更何况如今被人剁成碎块。 她,保护不了身边的人,母亲白玉,身上正种着巨毒,可是她如今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好任由那只老狐狸摆布。还有绿竹,到现在她的背上还有伤痕,恐是消不下去了。到了现在,那只可爱的小狗究竟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会落到如此的下场。 慕嫣看着玉倾这般样子,心中更加欢喜起来,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 秋菊心中有了怨气,刚才那一巴掌着实让她更加气愤,不好明说,只能小声的嘟囔着,“那只畜生死了活该,谁让它不长眼的咬到王妃的腿了呢!” 玉倾胃中的汹涌再也难以忍受,手扶着桌子弯腰呕吐了起来,绿竹帮忙着顺着玉倾的背部,这让玉倾自己好受一点。 慕嫣捂住鼻子和秋菊后退了好几步,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,“哟,原来妹妹是不喜欢吃的,那么姐姐下次就不给你煲狗汤了。” 玉倾梦擦了一下嘴角,朱唇红了一片,她却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,舔了一下嘴唇,笑眯眯的说道:“多写姐姐厚爱了,不如用你的肉熬成汤,我保证会一滴不剩的全部喝完。” 说完松开绿竹的手,直起身板,朝着玉倾一步又一步的走来,眼中的冷像是一根根银针,刺在慕嫣的身上,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!” 慕嫣抬起头,双眸中流转着笑意,“为什么,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,如果不是你,王府内又怎会多出你一个王妃,如果不是你,我就能光明正大的进入府中,也用不着被那么多人嘲笑,也不会被人骂作小三,在那些富贵人的眼中,你丞相之女绯玉倾才是和王爷登对的一对儿。”然后睨着玉倾的双眼,摄出狡黠的笑,“如今,你还会问我为什么吗!” 到现在,玉倾算是明白,慕嫣爱着凌子皓是有多深,可是她从来没有要和她去抢一个男人,起码那个人不会是凌子皓,因为他根本就不配。 她要爱,就要爱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儿,她要嫁就要嫁给呵护她爱护她的男子汉,而对于这场荒唐的婚姻,对玉倾来说,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,算不上人生的大事。 玉倾转过身子,扶着桌子,冷冷的说着,“罢了,你走吧!” “走?”慕嫣拉长了语调,大声笑了出来,“你不恨我吗,我告诉你,那只狗是活活的疼死,仆人扒光它的毛,流干了它的血,它才窒息而亡。” 玉倾闭上双眸,脑海中满满的都是凌绝尘的脸,他痞痞的一笑,说,‘要帮我照顾好小亲亲啊。’ 小亲亲,玉倾无力的笑着,哪里还有什么小亲亲啊! 她摸到腰间的短刀,颤抖的放下,突然身子被慕嫣扭了过来,她脸上的淡定变成了惊慌,眼中的狠砺化作一片片的浓情。 “妹妹,不要,不要啊,我做错了什么。” 玉倾被摇晃着都要晕了起来,抬起手不小心带出腰间的短刀,那刀刃一下子划破慕嫣的衣服,割破慕嫣的肌肤,一滴滴鲜血留了出来。 慕嫣半躺在地上,拉着秋菊的手,“妹妹怎么如此凶狠,不要啊,求求你不要啊!” 玉倾扶额,一声痛斥声打破了这糟乱的声音。 “住手,你在做什么!” 这个时候玉倾的手已经松开了慕嫣,而慕嫣的身体牢牢的往前倒去,肚子撞上桌子上尖锐的角,一阵阵疼痛透过腹中蔓延到全身的四肢百骸。 绿竹看着凌子皓一步一步的逼近玉倾,生怕小姐由任何的闪失,当下就跪在凌子皓的面前,“王爷,不是小姐的错,是……” ‘刺啦’ 凌子皓拔出手中的剑,划断绿竹的长发,然而绿竹一侧脸,那剑尖便落在了绿竹的脸上,从眉间一直延伸到耳下。 从头到下,凌子皓没有眨一次眼。 绿竹摸到一片温热,那些血流到绿竹的眼中,整个右眼都变得通红一片。她害怕的,慌乱着,“小姐,小,小姐,好多血,好多血啊!” 玉倾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下,她握紧拳头,拿着短刀的手微微颤抖。 他还是那般,都不听自己的解释就给自己定了死刑。 玉倾举起手中的短刀,当她看着绿竹被划伤那一刻,就已经忍不了,她也不能忍。 手中的短刀毫不客气的划向凌子皓的脸,凌子皓侧脸躲了过去,手中的剑也刺向玉倾。 玉倾一个转身破窗而出。凌子皓紧追而上,这个女人太过于猖狂,不就是仗着自己会一点功夫,在欺负着手无寸铁的慕嫣,实在是太可恨了。 凌子皓没有留情,就好像对方不是一个女人,不是他的结发妻子,像对待一个陌生人的态度对待她。 招招狠逼,玉倾的功夫不济,很快就弱了下来,可是她依旧在和凌子皓对抗着,她不想输在他的剑下。 玉倾的往前踏出一步,这一转身,那个剑尖便没入到玉倾的肩上。 玉倾勾唇反笑,自己的肩膀上当初还保留着那个疤痕,只是旧疤未好,又添新疤。然后被凌子皓狠狠的踢了一脚,剑尖也在肉里反转了个身,刺入深处又猛拔了出来。 旋即喉中甜猩的味道充满口腔,像是有什么涌了出来,玉倾狠狠的咽下,把血水吞入腹中,深处粉舌舔了一口溢出来的血水,像是在品尝世间最美好的味道,眯起眼睛说道:“怎么?想要杀了我?”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六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