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一章遇见熟人

皇上闭上眼睛,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怡红楼,素有绑架人口一案,是玉倾冲了进去,擒拿了那一干人等,才让帝都丢失人口的案例顺利完结。” 玉倾真的是越听越迷糊了,皇上怎么说起这些? 接着,声音更加的洪亮,让人忍不住替玉倾捏了一把汗,“侧王妃玉倾,因有一功,特封为正三品花蕊夫人!” 凌子皓眸中一缩,心中已然明白父皇的意思。而他又侧目望了望慕嫣,惨白的小脸,眸中的泪水泛着盈光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自己当初把玉倾降为侧妃,早就会想到今天。 玉倾毕竟是丞相之女,皇上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丞相丢了这个人,维持好君臣的关系,要有必要的封号。 不过,这还是侧室,第一次破例受封,想来毕竟会惊动整个帝都! 玉倾还在那个封号花蕊夫人没有反应过来,不过脑中一转,瞧了一眼丞相的方向,这件事情毕竟和他脱不了关系,只是,自己虽说没有多大的功,不过既然从皇上口中说出,那就是圣命,不能违背。 玉倾谢了恩。 而这时,大皇子凌非墨站起身子,抱拳向皇上说道:“父皇,孩儿听说九弟的正王妃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,舞姿更是知应天上有,孩儿心想,在这中秋佳节,与天同庆的日子里,是否可请九王妃舞一曲?” 老皇上撸了撸嘴边的胡子,终于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“准!” 慕嫣一惊,手牢牢的抓着凌子皓,身子也颤了一下。她回过头,小声的对着凌子皓说道:“王爷,妾身害怕,要不然叫妹妹陪我吧,对了,听闻妹妹的琴艺也是极好的,我们姐妹两个有个伴,就不会怯场了!” 凌子皓拍了拍慕嫣的手背,表示安慰,随后站起身子,对着皇上说道:“父皇,花蕊夫人精通琴艺,配着嫣儿的舞姿,岂不甚好?” 玉倾刚想要撤下去,便听到这句话,就只好老实的跪好,她耳朵听得很是清楚,凌子皓说她的琴艺配慕嫣的舞姿,而不是慕嫣的舞姿配她的琴艺。 嘴角略过一丝冷笑。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。 要自己的琴配慕嫣的舞蹈,她也配? 于是玉倾整理好着装,来到舞台侧面,坐在那里,琴,她会弹,只是弹给自己喜欢的人,今晚,她会弹琴,可是……她勾起唇角,露出狡黠的笑容。 想到这,心中一喜,余光撇到斜坐在榻上的一个人影,玉倾只好侧过目,却看到一张惊为天人的脸,而那张脸是如此的熟悉,不禁吃了一惊! 看着那个身影,玉倾的眼睛微微眯起。 是他? 原来他是个皇子! 只见凌绝尘的身子斜躺在榻上,别人都好好的坐着,就只有他慵懒的倚在上面,纤细的手指夹着一只酒杯,缓缓的递到嘴边,薄唇轻轻的抿了一口,迷上眼睛细细品尝,仿佛那是最好的味道。 张开狭长的丹凤眼,一撘眼凌绝尘的眸子也正好往这边瞧来,望着玉倾带着笑意的眸子,抬了抬手中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然后望向玉倾这边,嘴角晕开淡淡的笑意。 玉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这个骚包的男人,没想到还是个皇子。 这边,慕嫣已经换好衣服,走到了去台中央,对着玉倾点了点头,而玉倾放在琴弦上的手指开始拨动,一阵悦耳的音乐从指间悄然散开。 慕嫣也开始随着玉倾的琴声缓缓起舞,罗袖翻动,盈盈一握的细腰转动,一双水眸更是带着丝丝感情,让人移不开眼睛,一瞥一笑,一个动作一个微笑都足以让人惊叹。 琴声忽高忽低,而慕嫣的舞姿也是一会快一会慢,总之配合的是天衣无缝。 “好,好啊!” 底下人连连叫好,而一些大臣也开始羡慕凌子皓,有两个这么好的妻子,还真的是福气啊! 当坐上所有人的视线都在慕嫣的身上时,而榻上的凌绝尘一直盯着另一个人,碎发从头上散落,给他增添一丝妩媚。 他喝下一杯酒,齿间的味道蔓延到身心,只是他观察到玉倾的琴声和她弹琴的指法,他并不是不知道玉倾这个人,他猜到,玉倾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老老实实的弹完琴,总是要给人惊喜的嘛! 果然一会子,琴声越来越快,慕嫣的舞姿随着琴声转动的越来越快,凌子皓觉察不对,只是琴声又一下子慢了下来,这个时候慕嫣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些许汗丝。 突然还没等慕嫣反应过来,琴声如排山倒海之势涌来,玉倾镇定自若,闭上眼睛弹得及其认真。 慕嫣不得不跟上节奏,可是体力已经有些不支,脸色更加的苍白,照这样下去,非得累在舞台上为止! ‘噔!’ 琴声断了! 玉倾把手覆在琴上面,缓缓的睁开眼睛,勾起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,接着整个人站起,跪在台上。 而慕嫣身子也旋即的停了下来,伏在柱子旁边大口的喘着粗气。 玉倾坦然,“是玉倾不小心,请皇上将罪!” 皇上望着底下的玉倾,不在意的说道:“无妨,你弹的甚好,是琴不好用,不碍事!” 凌绝尘注意到玉倾嘴边若有若无的笑意,刚才的那一幕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。是她自己用指甲故意弄断的。 坐了起来,眼睛盯着台上跪着的玉倾。 这个臭女人,可真是令他不能小看啊,敢在天子眼皮子底下弄些小把戏,估计只有她这么大胆的人方可做出来。 而且皇上并没有为难玉倾,而凌子皓注意到慕嫣的身子,今日是怎么了,怎么面色这么差!亲自扶着慕嫣做到自己的身旁。 玉倾则是在一旁吃好了,节目也看够了,就这么瞧瞧的退了出去,溜溜食。 不得不说,皇宫里的景色是极好的,因为是晚上,只能看个大概,赶明儿有空的时候非得要好好地逛一番才可以。 前面有个小亭子,诺大的湖面上面还残留着荷叶,玉倾走了过去,手扶着栏杆就要往下面瞧,听说里面养了不少的金鱼,玉倾也确实看到水波的荡漾。 而当玉倾看的仔细的时候,突然有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面。 玉倾的脑海中闪过宫里曾经死去的人,在想要如今是晚上,周围还没有其他人,心中一颤。冷不丁的把玉倾吓了一跳。 顿时‘啊!’的一声叫了起来。 来人忙赶紧捂住她的嘴,如果让她在这么叫下去,引来官兵可就要麻烦了。 玉倾的手往身后的一摸,一片温热,瞳孔挣得老大,是人,不是鬼!于是上下其手,一只手抓着身后的脸,令一只手往对方的腰间摸去。 凌绝尘被玉倾弄得又疼又痒,关键的是他还不能大声的喊出来,只能憋屈着脸,凑近玉倾的耳边,“死女人,放开你的手!” 好熟悉的声音! 玉倾这才侧脸往右边一瞧,一张美到窒息的脸放大在自己的眼前,白皙的肌肤比女子还有细腻几分,狭长的丹凤眼正打量着自己,微微抿起的嘴唇,衣衫领口松散,露出精致的锁骨,这样感觉更添了几分的妩媚! 原来是他! 玉倾停住自己的手,凌绝尘也放开了她,与她并肩站在湖边。 “想不到鼎鼎大名的灵王会偷偷的跟踪人!”然后抬眼望向他,眸中一转,继续说道:“更没有想到会半夜翻进别人的院子里,这种嗜好真真是欠揍的很啊!” 玉倾不会小气的人,但也逗逗这位传说中的最没心没肺的王爷,要不是今天他也在宴席上出现,玉倾也根本猜不出,那日闯入自己的院子里,是如今皇上的三儿子凌绝尘。 据说这位王爷,天生貌美,更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,因为性格散漫,本来皇上是有心思让他继承大统,可是凌绝尘偏偏就是不是这方面的料,下面的大臣们也是不服气,所以是个有名无分的王爷罢了。 凌绝尘抿了下嘴唇,随手拿起玉倾的发梢玩弄起来,“可不是嘛,本王可不喜欢随便进入别人家院子的人,那夜归来,本王可是想念你的紧啊!” 玉倾一把夺过自己的发丝,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眼睛悠悠盯着与黑夜融为一体的湖面。 凌绝尘用手支着下巴,斜靠在柱子上面,想到那晚上玉倾念到的诗句,巴巴的望着玉倾,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想不到你这小丫头片子还这么多愁善感。” 那日,凌绝尘听到那句话出自小丫头的嘴中,不禁对她有了几分的兴趣。 然后发觉玉倾并不是很想理他,一个箭步跨到玉倾的前面,用身子挡住玉倾看向远方的眼睛,“看什么这么出神?又没有我好看!” 玉倾死气沉沉的抬眼看他,“你还挺自恋的嘛!” 面前的凌绝尘羞涩的笑了一下,丢给玉倾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。 “死女人,还多些你帮我照顾小亲亲啊,那日在臭王八的府内,和它走丢了,却没想到后来在你的院子里发现的,丫的,居然不跟我走。”然后戳了戳玉倾的手臂,“你给它什么好处了?” 听到臭王八三个字,玉倾笑出了声,这灵王也是挺逗的嘛。 “谁是小亲亲啊,我和它很熟吗?” “小亲亲就是小亲亲啊!”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三十一章遇见熟人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