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九章 去往皇宫

绿竹气喘吁吁的来到玉倾的面前,望着凌绝尘消失的地方,破口大骂,“你丫个熊,有本事别走啊!你个缩头乌龟王八蛋!” “哎哎哎!”玉倾打断绿竹的话,“那个王八蛋可不是谁都能用哈,给咱们睿王留着点啊!” 绿竹站着眼睛问道,“可是,小姐,你怎么可以说睿王是王八呢,好歹他也是你名义上的夫君啊!”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说错话了,赶忙的捂住嘴,生怕被有心人听去。 玉倾唇角一勾,在满庭月色中抬头看向绿竹,“这就不懂了吧,小姐我在给他起绰号呢,他名叫凌子皓,人称睿王,绰号王八蛋!好听又好记。哈哈哈哈!” 绿竹的额角不淡定的跳了两下,然后越过玉倾看着她身后的人,然后低下头用脚轻轻踩着玉倾的脚,让她别再说了。 玉倾不明所以,狐疑的看着绿竹,“你怎么啦,难不成王八蛋现在在我的身后吗,哈哈!我才不信呢!” 说着,玉倾边笑边转过身子,正好对上凌子皓那双凌厉的眼睛,笑容僵硬住,然后后退了几步,打着绿竹的腿,小声的说道:“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啊!” 冤枉啊,绿竹踮起脚尖,在玉倾的耳边说道:“我踩了你不止一脚啊,可是小姐你就是感觉不出来啊!” 玉倾正色,伸出手对着凌子皓打着招呼,微微眯起眼睛,露出招牌的笑容,“王爷来了啊!”然后还望了望他身后,就只有孙杨,于是转移话题,“怎么不见姐姐跟着一起来啊!” 孙杨嘴一抽,王妃还敢来这里吗,上次的教训可真的是惊动了全府啊!然后觉得他自己很是碍事,于是拉着绿竹下去候着了。 凌子皓坐在石凳上面,半天不说一句话,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。 “王爷半夜来找我,是有什么急事吗?或者说,姐姐又对着您的耳朵说什么了?” ‘啪!’凌子皓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,接着就站了起来,靠近玉倾,身影偷到流利的身上,冷意一下子压迫着她,让她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。 “你到现在还提嫣儿,你知不知道嫣儿总是在我耳边说你的好,让我不要再找你的麻烦,事到如今,你还想怎样!” 玉倾冷哼了一下,心里骂了一声,贱人! 抬起双眸,似笑非笑的说:“王爷今日来我这就是为了说这个?” 凌子皓狠狠的甩下手,背过身去,冷眼说道:“中秋佳节,宫里举办宴会,所有王公大臣都必须要参加!” “我不去!” “皇上钦点你,必须去!” “为什么让我去,我只是个侧室,你和慕嫣姐姐去不好吗,这样也省的我给你们碍事了!”玉倾抿抿嘴唇,不满的说道。 “你以为本王愿意让你去?”接着凌子皓思索了半天,才淡淡的说道:“父皇有令,指定你参加,虽然本王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!”然后缓缓的转过身子,黑着一张不能再黑的一张脸。 “你最好给本王乖乖的,不要做出有损本王尊严的事情,否则,就连皇上也难保得住你!” 凌子皓眯了眯眼,审视着玉倾,看着她不淡定的样子,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,玉倾的情绪难以猜得出来,阴晴不定,总是不按常理出牌! 那夜,凌子皓说完这些话就走了,没有过多的逗留,他和玉倾一旦在一起时间长,总是会吵架,他之前也曾想过,只要玉倾不惹什么事,自己总会善待于她,毕竟她嫁给自己也是一笔交易,还是被自己亲生父亲出卖的交易。 可是,她非但没有做到侧妃的职责,总是惹出一堆的事情,慕嫣那么善良的女人,她都容不下,可见也是一个心肠狭隘之人。 凌子皓走后,玉倾就回到屋内,躺在自己的床上,满脑子都是进宫的事情,还有凌子皓挥之不去的声音,她捂住双耳,烦躁的摇摇头。 绿竹这时端着一盆热水进来,打算给玉倾泡泡脚,看到她那么烦躁的样子,不禁问道,“小姐,这是怎么了?” 玉倾‘腾’的一下子做起,面上没有意思的表情,对着绿竹说道:“皇上要让我进宫!” “啥?”绿竹扔下手中的东西,做到玉倾的旁边,一张小嘴不确定的问道:“不会吧,你现在可是睿王的侧妃,皇上,皇上他老人家也不能夺儿子的媳妇吧!” “咳咳咳!” 玉倾听完这句话,当即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,咳嗽的脸都红了起来。 轻轻的用手指点了绿竹的脑袋瓜子,她有时候真想撬开里面看看究竟是装了什么东西。 “是中秋佳节,皇上要举办宴会,点名要让我参加!”盘腿固定做好,用手支着下巴,小声的嘟囔,“他老人家是要做什么?” 绿竹端起盆子来到玉倾的床榻,清水上面飘荡着几片花瓣,玉倾很自觉的伸脚进去,那热热的感觉让自己的身心都安逸了起来,今天也是太过劳累,这热水又是极其的舒服,不一会,玉倾便睡着了。 半夜的时候,玉倾正裹着被子睡得正香,迷糊中还做着梦。 ‘唰’的一声响,让玉倾从梦中醒了过来,就在自己的床榻上面,一个被月光找的闪闪发亮的刀子吸引了玉倾的注意,玉倾赶忙起身,来到窗前,只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,眨眼间消失在浓浓的黑夜里。 玉倾拔下床榻上的短刀,上面有一封信和一个手帕,而那手帕上面赫然绣着娘亲白玉的名字,看着这做工,是出自娘亲的手无疑。 只是,当玉倾打开那封信的瞬间,就知道这是谁做的事情,来人用娘亲白玉的性命威胁自己,玉倾看完信,拿到烛台下面给烧个干净。 唇角勾起一抹微笑,一丝狠戾划过双眼,混着漆黑的夜,有些可怖! 第二天,玉倾便起了个大早,在门外伸着懒腰,看见院子里的丫鬟们忙来忙去的身影,想到几天就要去面见盛颜,指不定会有什么事情在等着自己。 放松心态,该来的总是要会来! 所以当绿竹和春梅看到自己主子坐在石凳上面,悠悠然的喝着茶,连衣服都没有换,不禁皱起眉头。 绿竹走过去一脸不成钢的望着玉倾,尾调拉的很长,“小姐,你倒是准备准备啊!” 玉倾吹了一口茶末,品了一口香甜的茶,淡淡的说道:“慌什么,不是晚上才开始吗?” “那小姐也要准备一下啊,这是件大事,每一位王公大臣的家眷都去去的,况且,人家前院的正王妃今天可是起了个大早,在赶着试衣服化妆。”绿竹诚恳道。 玉倾想了想,道:“她爱出风头就让她出啊,树大招风的道理懂不懂啊?” 绿竹一脸的憋屈,自家小姐的底子比那正王妃不知道好多少,打扮起来肯定会特别的漂亮,现如今小姐连打扮的心情都没有了,到时候甭说比,看一眼就会在不同的档次。 玉倾看着绿竹一脸的无奈的小模样,拍了拍她的手,安慰她放宽心。 春梅拿着一套衣服走了过来,脸上也是有些怨气,还低低的自己骂了一声。看到了玉倾和绿竹后,向这里跑了过来。 绿竹问道:“春梅你怎么了,怎么一大清早就一副吃人的样子!” 春梅放下手中的衣服,露出衣服上一小块的残痕,看着倒是有人用剪刀给剪开的,而且还是在正前方,不用想,肯定是有心人。 “绿竹姐姐,你看啊,咱们王妃的衣服都破了,我去找管家重新换一件,你猜管家怎么说?”春梅气的就把衣服扔到石桌上面,愤然道:“他说就只有这一件衣服,已经没有其他的备品了。” “可是我明明看到还有好几件新衣,那管家也忒不是东西了。重要的是,那秋菊,她居然守着那么多的下人说咱们王妃……”说着偷偷瞄了一眼喝茶没有一丝反应的玉倾。 绿竹上前一步,赶忙道:“说啥?” “她说咱们王妃就就只配穿这样破损的衣服。说什么,王妃再怎么打扮都只是侧妃,是王爷的妾。”到最后春梅的声音越来越小。 绿竹握住拳头,拉着春梅的手,就要往前院走,“走,我们去找秋菊,撕烂她的嘴,让她在这么嘚瑟!” 这两人还没有走出芸香院,就被玉倾给一声停住了脚步。 玉倾缓缓走来,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勾住两人的肩头,严肃的教育,“你们两这样倒是轻浮了,我们是什么身份,她秋菊和慕嫣又是什么身份。记住狗咬你一口,没有必要还口,我们这些有身份的人呢是不和畜生相提并论滴。” 而玉倾自己挑了一件自己的衣服,没有那么多繁琐的裙摆,反而很是轻巧方便,头上也没有过多的饰品,一头乌发倾泄脑后,只用一根银簪挽住,额间飘扬几缕碎发,别有一番的风味。 当玉倾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凌子皓和慕嫣已经到了,显然等了有一会子了。 凌子皓高束发丝,光滑的额头一览无余,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,薄薄额嘴唇紧紧的抿着,怀里是一身妆容华丽的慕嫣,鬓发高挽,雍容华贵,额间的梅花妆惹人注目,还真别说,站在那里倒还真的挺配的。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九章 去往皇宫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