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八章 邪魅男人

玉倾摸了摸自己发疼的胸口,踢了一下脚边的碎瓷片,“凌子皓他不敢杀我,如果他真的杀了我,那么别说我爹那里过不去,就连皇上那一关都过不去啊。”自己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水,“再者说了,我只是弄伤了慕嫣的胳膊,顶多就是留个疤痕而已,他也范不成拿着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不是?” “话是说的没错。”绿竹坐在玉倾的身边,握住她的手,皱起眉头,“可是小姐以后决不能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” 玉倾望了望绿竹,顺了顺飘起来的发丝,点了一下头。 而慕嫣心思歹毒让玉倾不得不防,不过现如今她也不敢再来自己的院子了吧,明明是自己放着好好的道路不走,偏要从碎瓷片那边绕过。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就除了那只瞎了眼的臭八王凌子皓。 这慕嫣不来,玉倾的日子也算是清净了不少,每天在这后院钓钓鱼,浇浇花,逗逗狗,还算是轻快。 要说起这小狗,那可真的是极品,玉倾打小就没有见过这么有个性的小狗狗。 那天,玉倾和绿竹伤好的差不多,在外面晒着太阳,玉倾躺在躺椅上面,嘴中吃着糕点,忽然听到一声小狗呜咽的声音。顿时来了兴致。于是放下手中的东西,一心找起小狗来。 绿竹睁大眼睛看着玉倾丝毫不顾的王妃的身份,翘着屁股一直在往里面够啊够。心疼的说道:“小姐,要不然咱们还是放弃吧,小狗是卡在墙缝里了,你别忘里面钻了。” 这一说话的空,玉倾的手好像抓住了小狗的腿,就着这个劲慢慢的往外先拖着,然后凭借着小狗自身的力量,慢慢地拖出墙缝。 玉倾一边往外爬一边激动的说道:“出来了出来了!” 只见玉倾身上满身的污垢,双手抱着半大不大的小狗,冲着绿竹直嚷嚷,“绿竹,快去那些吃的,小狗肯定是饿坏了。” 春梅上下观察了一眼,看着小狗脖子上的金链子,喃喃道:“这样的小狗,是不是哪家富贵人家养的?” 绿竹嗔了她一眼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管它呢,小姐救出来,这只狗以后就归小姐了!” 只是这只小狗一直在绿竹的手上乱窜,而绿竹却一直抱着它在检查有没有受伤的地方,玉倾已经回去梳洗了,还没有回来,结果,小狗呜咽了一声。 接着就听到绿竹嗷嚎大叫。 “春梅,快去拿刀来,我要宰了它炖着给小姐补身体!” 居然在她的身上撒尿! 小狗跳下绿竹的掌心,高傲的回头看了绿竹一眼,小样儿好像再说,谁让你抱着不放我下来,活该! 到了晚上,玉倾躺在躺椅上面还是不起来,看着天空上高高挂着的月亮,还有满天的繁星,顿时让她移不开眼睛。 绿竹给她披上一层薄被,秋深了,更深露重,本来玉倾的身子刚刚好的利索,得要好好地保养才对。 绿竹蹲下身子,央求道:“小姐,您就随着我回屋吧!” 而玉倾像是没有听到绿竹的话一般,自顾自的赏着月亮,看着星星。不由得想起在外面漂泊的师傅。 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过的好不好! 绿竹知道自己劝不住玉倾,就只好自己回屋,等下玉倾自己就困了。 自由多好,玉倾伸出手臂,从指缝里看天上和抬头看着天上,指缝里狭窄,看到的东西和这样看到的不一样。 ‘蹭!’的一下,好像有个黑影一闪而过,而玉倾只是痴痴的在研究自己的东西,什么都没有觉得。 如果自己不嫁给睿王凌子皓,那么各自的命运会不会就这么不一样?那么自己会是怎么样的呢,带着母亲白玉离开,还是继续和白玉待在丞相府,这些都不清楚。 况且流离已经嫁做人妇! 一片叶子落在玉倾的身上,拿在手心里一瞧,枯黄的叶尖正好给在玉倾的指尖裂开。玉倾蹙起眉头,张开嘴唇喃喃的说道: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”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林中突然爆出人的笑声,就一声。 玉倾竖起耳朵,听得正着,赶紧做起来,可是哪里还是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。 “谁?” 这是睿王府,是哪个不要命的赶来撒野。 可是回答玉倾的还是一片寂静。 玉倾两个手指夹住枯叶,勾起唇角,运用自己的力道,就这么像扔飞镖的把叶子给扔了出去,加上力道不小,足以给对方一个好果子吃。 “哎哟喂!” 那里传来声音,玉倾更是不敢多耽搁,提起裙摆就往那边跑去。 周围肃静的很,只有玉倾自己在院子里。 不过捉贼? 玉倾显得很兴奋,她可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! ‘噗嗤!’一声响,玉倾拿着棍子打在那个地方,根据她的观测,打中也就八九不离十了。 接着就听见,‘汪汪汪’的叫声,一只小狗窜了出来,紧追而上的是一抹高大的身影,只不过小狗跑的远了。 现在就剩下玉倾和这个陌生的男人。 “喂!”那个身子一直想要追着那只狗,可是玉倾手疾眼快,一下子抓住了男人的后领子,死活不撒手。 凌绝尘侧脸瞧了玉倾一眼,大声的叫嚣着,“死女人,给我放开手,放开!” 他最讨厌别人动他的衣服,一下都不可以! 玉倾昂着头,手上的力道又加了不少,咬住嘴唇,“你这个小偷,我看你往哪里逃?” 凌绝尘真是要被这个女人蠢哭了,收起力道,反而不挣扎了。反正小亲亲在这里也跑不远,一会子在来接它回家。 凌绝尘回过身子,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,勾起唇角,整个人都洋溢着流光溢彩,额角的几缕发丝飘了下来,就给他添了几丝风流。身子朔长,愈加显得风姿卓越,一身紫衣张扬,芳华绝代表现的淋淋尽职。 玉倾看的痴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人,虽说凌子皓那只臭八王有那么几分姿色,可是跟眼前这只比,还是逊色几分!简直就是不一样的美。 凌绝尘踢开眼前碍事的木棍,月光照在他的身上,尾音带笑的说道:“怎么,还没看够?” 离着只有两公分的距离,玉倾一下子推开面前的男子,平静自己的心跳。 而凌绝尘手中的折扇一打,笑呵呵的绕过玉倾一屁股坐在玉倾的躺椅上面。眼中流转着一抹流光,让人移不开眼! 真是太‘骚包’了! 这是玉倾见过最‘骚’包的人,没有之一! 但是不得不说凌绝尘是真的很美,但他好像对这里面的一切那么熟悉,凌绝尘细细的观看着手中的折扇,也不看玉倾,红润的嘴唇讥诮的勾起,“是你收养的小亲亲?”他微微抬眼,几率碎发扫过他的鼻尖,似笑非笑,“是吗,侧王妃?” 尾调勾的销魂,玉倾的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而且他不仅对这里的一切熟悉,还知道自己的身份,只是,玉倾歪着脑袋朝他望去。 小亲亲是谁啊? 玉倾直径来到凌绝尘的身边,俯看着占了自己位置的爷,玉倾的面部有些吃惊,望着凌绝尘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去你大爷的小亲亲,大半夜的哪来的骚包男人!” 凌绝尘皱起眉头抬眼忘了玉倾一眼,笑出了声,“哟,感情还是个急性子,难怪睿王不喜欢你啊!” 他反而变本加厉,拿起桌子上的糕点就往嘴里塞。 玉倾气的牙齿直痒痒,“那只臭王八喜欢谁管我什么事!” “臭王八?” 说完,凌绝尘笑的更加大声起来。 在屋里的绿竹听到动静后,赶紧跑到院子里,手中拿着一盆刚刚洗完水果的盆子,当看到自家小姐的面前有位陌生的男子,还嘴里骂着臭八王,以为是在骂玉倾。 当下忍不住了,怒气腾的一下子窜了上来,端起盆子就往那个人的头上倒去! 笑声戛然而止。 不过,玉倾看到凌绝尘一身狼狈的样子,开始捧着肚子大笑起来。 凌绝尘站起身子,抖了抖水,上面还残留着葡萄皮,只好撇嘴曲着手指拿开,然后拧了拧袖口,哗啦啦的流下不少的水。 虽然浇成了落汤鸡,还是那个憋屈的小模样还真是蛮可爱的。 玉倾插着腰,对着定绝尘抿了抿嘴唇,“你是什么人,这里是睿王府,你是如何来去自如而不被下人发现的,说,是不是还有同伙!” 玉倾刚才听到他说什么小亲亲,是什么帮手也说不一定! 凌绝尘挑了挑眉毛,把扇子一个一个折叠了起来,狭长的丹凤眼一眨,“你猜我是什么人啊?”然后收起嘴角的笑容,挤出三个字,“臭女人!” “我猜你个大头鬼!”说罢,绿竹从身后拿着那个铁盆打在凌绝尘的身上,发出‘当当当’的响声!“你这个小偷,我打死你,打死你!” 而凌绝尘则拼命的躲闪,他抽搐着嘴角,真的是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被人当做是小偷,这一侧目,正好看见前方有烛光在闪动,还有些许人影在晃动! 不好,别人看见他今天这个样子,还不得笑掉大牙,那么他的颜面往哪放,整个帝都不都全都看他凌绝尘的笑话吗! 不行,绝不不可以! 趁着人影还没有来到之前,凌绝尘一个闪身就到了房上,然后逐渐消失在夜里,与黑夜混为一体。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八章 邪魅男人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