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六章 玉倾发飙

这一卸了妆的老妈妈皱纹遍布满脸,但是依旧改不了风骚的走姿,屁股那是扭得带劲的很,顺手拿着一只假花插在头上,笑盈盈的迎进孙杨和玉倾他们。 “哟,今儿是哪阵风,把孙副官给吹了过来,得嘞,姑娘这会子还在睡觉,您要不等会子再来?” 孙杨拿着剑往桌子‘咣当’一放,没有说话! 这老妈妈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面上虽没有说什么,可是心里还真害怕的很。 玉倾往前一站,拿出手中的画像,对着老妈妈冷冷的说道:“见过这个人没有?” 老妈妈拿着画像仔细的端详着,双眼微微眯起,这怎么看都像昨晚上胖子带进来的小姑娘,人是在这里不错,可是老妈妈扫了一眼周围的人,心中一惊。 整个帝都都知道孙杨是睿王的亲信,这架势绝不是那么简单,搞不好还会引火上身,在青楼做了几十年的老妈妈,对于应付人的话可是说的不能在多了。 只要说几句好话,再来找几个姑娘陪着,想必不一会官兵就会走了。 当下就卷起画像,送到玉倾的手中,低着眉眼,柔柔的说道:“哎呀,这位公子,我们怡香院的姑娘多的很,肯定有一位能满足你的,至于画像上的姑娘,老妈妈阅人无数,还真的是没有见过。” “就是她,就在这个老‘鸨’子的手中!” 胖子急急的在麻袋里滚了一圈,露出一颗脑袋,而刚才那句话正是他说的。 老妈妈面不惊色,剜了一眼胖子,装作不知道的对着孙杨说道:“这位是谁?孙副官,你们查案怎么查到我们怡香院啦。” “就是她,是她让我们兄弟三人找一个漂亮姑娘,说什么价钱好商量,那姑娘如今就在她的手中。” 玉倾等不及,拿着剑逼着老妈妈交出人。 可是毕竟在这生死之间滚了这么些年,对着玉倾这般,见到了可不止一次。 而孙杨也下了命令,“就算掘地三尺,也要找到人!” 睡梦中的姑娘们都被吵醒,只是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就出来,看到这种情况,都吓了一跳。 老妈妈嘴角一撇,那个地方这么隐蔽,找到才怪! 果然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,人还是没有找到,官兵陆陆续续的从楼上和后院走出来,全都是没有结果。 玉倾坐在椅子上,手心里全都是汗水,如果,如果绿竹有一点点的闪失,她全都要这些人陪葬。 一个官兵兴冲冲的赶来,“找到了找到了,大人,人在后面,是她自己滚出来的!” 玉倾一个箭步就朝着后院走去,几乎是跑的。 当玉倾和孙杨跑到后院,看到一群人在围着什么,心里就已经有了大概。 玉倾反而慢了脚步,一步一步的走向人群,伸手剥开眼前的人,双眼直视着地上躺着的人儿,顿时呼吸都停止了下来。 那是绿竹吗? 糟乱的长发上,带着血丝,盖在侧脸上面,只露出一双半眯的双眸。尤其是身子,领口大开,虽然被人用衣服遮住,但还是能看到里面的伤痕,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鞭痕,划破了衣服,而,绿竹就这么趴在地上,眼珠往玉倾这边望过来。 伸出手,想要抓住什么,这身子一动,伤口又裂开,血珠渗出,看着有些骇人,而绿竹的面部肿了起来,上面五个手指印记醒目显眼。就连一些当兵的男人都不忍心观看,这种极刑,就算是男子也承受不了,而绿竹只是一个弱女子,又是怎样熬出来的。 就这般,玉倾望着绿竹爬到她的脚边,脏脏的手牢牢的抓紧玉倾衣服的一角,嘴角裂开一抹轻松的弧度,她笑了一下,“小,小姐,奴婢,就知道,小,小姐会来就绿竹的!” 说完绿竹再也承受不住,晕死了过去! 玉倾蹲下身子,颤抖的伸出一只手,替绿竹抚了抚额间的碎发,从她的身上拔下一根针,心揪了起来,在玉倾看不见的部位,绿竹还受过什么样的伤害! 看着别人把绿竹抬下去,而绿竹脖子间的吻痕让玉倾心中一顿。 当下就站起身子,紧绷着脸,手中丢下她的那把剑,弯腰从地上拿起一节木棍,就这么走进前院。 众人无不给玉倾让出一条道路,眼前的女子,不只是有身份,就连身上也透露出一丝霸气。 那个大胖子还在麻袋里挣扎,而其他的两个人已经关进大牢,他打算趁着人们的注意力不在他的身上,瞧瞧的就这么逃出去。没想要却看见玉倾杀气腾腾的冲着他过来,可是手脚都被绑住,只能打着滚能挪一步是一步! 玉倾勾起唇角,眼睛微眯起来,冷笑着望着麻袋中的人,“这是你欠绿竹的!” 说罢,手中的木棍,就这样落在胖子的身上,刹那间满屋子都听到杀猪般的响声。 一下又一下,玉倾的手都没有听过,一直打在胖子的双腿上面,力道狠砺无比。 怡香院的姑娘们哪能见过这种血腥的一面,都纷纷拿着手帕捂住眼睛,个个都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。 孙杨在旁边,也并没有什么人阻止玉倾,只是,麻袋中的血丝顺着地板缝隙流去,玉倾这一棍下去,就听见‘卡擦’一声,像是什么东西折断了。 就连在一旁的碧落也是一脸的震惊。 碧落上前拉住玉倾的双手,拿去她手中的木棍,“已经足够了,停下来吧!” 玉倾喘着粗气,拉下碧落的手,连看一眼都没有看挡在血泊中的胖子,直径来到老妈妈的眼前。 老妈妈不淡定的退了几步,拉了拉衣领,挤出一抹微笑,再开口说话打算说话的时候,玉倾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。 “哎哟喂!” 老妈妈捂着脸转了一个圈,接住就趴在了地上,这一摔,整个身子就散了架,脸上火辣辣的疼,可是玉倾并没有给她反过来的时间,坐在老妈妈的背上,伸出手拿着从绿竹身上取下来的针就往老妈妈的身上刺去。 玉倾对绿竹有多少疼爱,现在就对这个老妈妈有多少恨,一把撕开老妈妈的衣服,露出一大片的肌肤。这下子老妈妈终于开始告饶了,这个侧王妃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大小姐。 “王,王妃饶命啊!” 玉倾手中的银针在光下反射出银光,她微微眯起眼睛,手快准狠的刺入老妈妈的身体,冷笑了一下,“饶命?你也配?” 不知道玉倾刺了多少针,那暴露在外民的肌肤已经一片血肉模糊,人群中一片唏嘘,玉倾红着眼睛,手中的动作机械的冲着动作,自己已经身心疲惫,可是就这么不甘心! 突然,后背被人搂住,玉倾贴入一个冷冷的怀抱,耳边穿过温暖的呼吸,带着淡淡的檀香味道。 这一停下,玉倾的身子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,就这样的倚在那人的身上,侧脸望过去,正好对上凌子皓那一双冷若冰霜的桃花眼。 玉倾想要睁开凌子皓的怀抱,可是她刚刚离开,身子一软,又被凌子皓紧紧的劳在怀里,手臂刚健有力,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不肯放手。 碧落看着玉倾有些挣扎,就闪到两人的面前,却被孙杨用剑拦住。 凌子皓冷冷的瞥了碧落一眼,又莫名其妙的忘了怀里的人儿,手中的力气又大了几分,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老妈妈,皱眉说道:“关进大牢,怡香院查办,封!” 孙杨抱拳领命。 凌子皓抱起玉倾就要往门外走,看着身后碧落直盯着的眼神,停下脚步,略带着复杂的眼神望去,再也不顾其他,大步流星的归去。 这个女人刚才不要的命的打人,自己已经筋疲力尽,还要替绿竹报仇,看着那两人身上的伤,不得不说,绿竹在她的心里还真的占有不同的位置。 如若不是凌子皓他自己,玉倾恐怕还会继续打下去,这里是帝都,是离着皇上最近的地方,一点风吹草动他老人家都清楚。 而流离又是凌子皓的侧王妃,他绝不容许有关于自己的一点纰漏。 从那一天起,侧王妃玉倾不准私自出去府内,外面的流言凌子皓并不是不知道,只是懒得理会,没想到倒是越发的厉害了,这么光明正大的给睿王带绿帽子,玉倾还是头一个这么胆大的! 不出去就不出去吧,玉倾知道这件事情,心情反而没有那么沉重,眼下最重要的是绿竹的身子,而她现在的责任就是好好照顾绿竹。 坐在绿竹的床边,小心翼翼的扒开绿竹的衣服,湿润了一下毛巾,给她擦拭着身子。 可是伤口结痂和衣服结在一起,玉倾为了不弄疼睡梦中的绿竹,只好用剪子挨个的剪开,在亲自清理干净,每个伤口认真上好药,就算是没有受伤的地方也要好好的用药擦一擦,针孔很小,虽然看着没有伤口,但是人可是极疼的。 春梅在一旁伺候着,怕是玉倾处理不好,这也不是玉倾该做的事情,就拿着药打算帮着玉倾。 玉倾回头,把带着血的毛巾丢进脸盆,冷眼喝道:“你别碰她!” 吓得春梅手中的药撒了一地,人也跪在地上。 空气中传来烛光噼里啪啦的燃烧的声音,玉倾这才摆手,道:“你下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就可以了!”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六章 玉倾发飙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