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四章 人心可贵

玉倾一走进家门,就看见凌子皓那张摆正的脸坐在大厅里,和慕嫣眼神在互相调情,玉倾心里固然怨恨凌子皓,但也不能这个时候没有眼力劲,破坏人家的情调不是吗。 于是直径来到芸香院,刚走进院落,一屁股坐在石凳上面,急急的拦住将要离去的小丫鬟春梅,杨扬手说道:“去叫绿竹那丫头给我准备洗澡水,走了一路子,出了一身的臭汗,难受死了。” 春梅试探着看着玉倾,回了一句,“绿竹姐姐不是去找王妃了吗?” 玉倾当即站了起来,声音拔高了几分,“你说什么!” “难道王妃没有和绿竹姐姐相遇吗。可是她一炷香之前就离开了府内,去找王妃了啊!” 玉倾刚下就想到自己在路上遇到的那几个混混,倘若绿竹真的经过那条道路,那么,那几个混混…… 不就是很危险吗? 小丫头也感觉不太对劲,扭头放下手中的托盘,转身一看,玉倾早已经走出了很远。 玉倾刚想要跨出府门,一抹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,带着窒息的压迫和寒意。 玉倾往左走,那人就往左移动,往右走,那人就随着玉倾的身子往右移一分。 气的玉倾当下踩了那人一脚,眸中的怒火蹭蹭的燃烧起来,冷然喝到,“滚开!” “本王要是不滚呢?” 玉倾一怔,随后抬起凤眸对上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,心中一下子泄了气,软了下来,缓缓的说道:“我出去有事?” 这只臭王八,不是在和他的挚爱在一起吗,怎么会突然地来到大门前,又怎会知道自己会出现在这里,不过玉倾现在无暇在想这些,只是一味的担心绿竹的安危。 凌子皓背过双手,冷眼望着比自己矮上一头的玉倾,淡淡的说道:“你该不会去找你的姘头吧!” 玉倾的脸当下就拉了下来,不理会凌子皓,转身就朝着大门迈去,留给凌子皓一个豪放不羁的身影。 凌子皓的脸黑到极致,握紧的双手发出咯吱的响声,就是认定了玉倾红杏出墙。 敢给睿王凌子皓戴绿帽子的,而且一天还是戴两次的,全帝都就怕只有流离一人了。 “从今日起,没有本王的命令,侧王妃不得擅自离开王府!” 而玉倾刚要走去大门,却被这句话堵得死死的,稍一分神,大门就牢牢的关闭。 玉倾来到凌子皓的身边,望着他冷峻如寒冰的脸庞,多好看的一张脸啊,只可惜生错了人家,白白的浪费在他的脸上,真是越看越恶心! 突然玉倾冷笑了一声,微眯起眼睛,声音像是从山中飘来,清冷而笃定,“今天,我是走定了!” 凌子皓眸中寒意降到了极点,随时都会拿起手中的剑,杀掉面前倔强的女子。 还没有人敢对着凌子皓这般说话,就是她玉倾,也是不可以! “给我回去!” 眸中的杀意呈现,棱角分明的脸上紧绷着脸,在拴着最后一根弦! 下人们早已经把大门围得水泄不通,就算一只苍蝇,也难以飞出去。 玉倾拔出手中的剑,紧紧地闭上凤眸,说道:“绿竹到现在没有回到王府,恐怕会有性命之危,还请王爷放我出府门!” 凌子皓表现出一丝不屑,声音更是清冷孤傲:“只是一个贱婢而已!” 玉倾的瞳孔瞬间放大,靠近他,正色道:“对,她是贱婢,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,是驰骋战场的无敌战将,是我们遥望而不可及的。绿竹在你们的眼中是一个下人而已,可是在我玉倾的眼中是陪着我一起长大的姐妹,对我来说,她比你们任何人都重要!”然后黯然的转过身子,抬起手中的剑,凛然道:“像你们这种视人命,如草芥的人,又怎么能够懂得人心可贵!” 说罢,甩起手中的剑,朝着门口奔去。 剑飞快的出去,打通了中间的一条道路,定在了漆红的大门上面,而这个时候,玉倾旋转着身子,脚借着大门的力拔出自己的剑,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身边的一些人。 就这么五六步的距离,玉倾却像是用尽自己的一生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 绿竹,等着我! 玉倾不会杀人,她只是用自己手中的剑击退那些下人,打落他们的武器,利用这个空档和自己灵活的身子,朝着大门口逼去。 虽然已经筋疲力尽,可是就是有那么一股力量在支撑着玉倾,让她不能倒下去。 跟着师傅不是白跟的,就算好久没有练习剑术,有些生疏,但丝毫不影响发挥。 眼看着就要到大门,玉倾心中一喜,收起剑就去开门,而此时,凌子皓刹那间来到玉倾的身后,手中的那把犀利的剑就这么刺入玉倾将去开门的右胳膊上面。 而这个时候玉倾的右手早已经一片模糊,加上刚才胳膊上的新伤,这些全都是拜凌子皓亲手所赐。 耳边响起凌子皓不容置疑的嗓音,“本王让你回去,你就必须给本王乖乖回去!” 血,留个不停,玉倾冷笑了一声,侧脸看向凌子皓,微眯起双眼,下一步,她生硬的抬起自己的右手,剑尖便又刺入一分,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落下。 凌子皓的手颤了一下,眉头皱了起来,望着玉倾,眼中多了几分戾气。 玉倾咬着嘴唇,越是用力,血反而流的越多,而剑尖也刺入的越深! 等玉倾慢慢的走出大门,凌子皓手上的剑也慢慢的退出来,割断了玉倾的发丝,随着风飘荡地上,带着猩红的血水,张扬着倔强。 凌子皓就这般看着玉倾走出了大门,却没有阻止,只是看着她的背影,若有所思,眼中的冷意也散去,露出难得柔情的一面。 玉倾一直奔跑到遇到那些流氓的地方,大街上亦如她刚刚经过的样子,没有人,只有寂静。 一条大街,空洞洞的,有些骇人,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,都没有发现绿竹的身影。 难道绿竹没有遇到那些人,一直走在前面吗? 不知道绿竹在哪,只好低着头查着一些蛛丝马迹,可是什么都没有,她这气的踢了一脚脚下的泥土,这一踢倒是把泥土下面的一个金钗给踢了出来。 月光照在上面,反射出光,玉倾弯腰拾起,注意到泥土上还有几滴干涸的血滴。 这只金钗不是绿竹的又是谁的呢! 可是,那血滴…… 该死! 绿竹肯定被刚才那几个男人给弄走了,可是玉倾连那几个人的身份都没有弄清,带着绿竹去了什么地方都不知道。 玉倾紧紧握住拳头,绿竹现在九死一生,她却什么都做不了,一想到这一层,她机会感觉特别的无力,娘也是,绿竹也是,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。 一个晚上,玉倾疯狂的找了一个晚上,可是除了那只簪子,什么都没与发现。实在没有办法,玉倾只好半夜冲进画师馆,硬让画师连夜赶出来几张绿竹的画像。 画师瞧着自己脖子上的剑,顿时手也抖了,见过人家为了抢劫而持剑的,可今天却头一遭看见为了自己的画像而持剑的。画师心中一喜,莫不非是冲着自己的手艺? 心下这么一想,大喜。笔下也不抖了,收放自如,画的绿竹也是栩栩如生。送走玉倾的时候,还不忘说了句下次再来。 玉倾把这些画像全都贴到墙上,遇到一个人就问有没有看到画像中的人,可是人们都是摇摇头,一脸可怜的望着玉倾。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,玉倾已经筋疲力尽,再也走不动,只好回到了清韵小筑。 砰砰的开始敲门! “来啦,来啦,这一大清早的谁啊!”老板月娘脸上有些微怒,惺忪的双眼,显然被喊醒,刚披上衣服就来开门,没想到打开门看到这么失魂落魄的玉倾,一下子愣在原地,只好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:“小姑娘,你找谁啊?” 然而玉倾也没空解释这么多,只是用平常的口气问道:“碧落呢?” 月娘这么一听,眼珠子转了一圈,赶不成是暗恋碧落不成,后又寻思上下打量玉倾一番,恩,不错,是个美人。 玉倾便越过月娘,想要到楼上直接去找碧落,可是月娘瞬间反应过来,转过身子伸手拦住了玉倾,满脸笑意,“对不住啊,小姑娘,我们这里还没有收拾好,等收拾好了你再来喝茶也不迟啊!” 月娘望着玉倾的那双眼睛,真是越看越熟悉,就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可就是想不起来。 只好再次询问,“姑娘,想必是常客吧,我怎么越看你越熟悉!” “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?” 玉倾一个箭步就来到碧落的跟前,她知道碧落虽然失去了记忆,可是他的能力,玉倾还是清楚几分,见到了他,玉倾的所有戒备都放下了,只感觉瞬间天花地转,眼前的碧落变成两个,然后三个,四个,接着扑通一下,因为长时间的劳累,玉倾失去了知觉,一下子倒在碧落的臂弯里,牢牢的睡去! 这一幕可真真是奇怪,月娘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,该不会是碧落在外面惹得什么桃花债吧! “滋滋滋,看着碧落人话不多,挺老实的一个孩子,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人,这下子,有人可要伤心喽!” 月娘刚一转身,就看到苏婉儿站在那里,肩上还披着衣服,显然也是被吵醒,眼睛湿润的望着楼上消失的身影,身子反而更加的淡薄。

返回
《厉害了我的侧妃》 第二十四章 人心可贵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厉害了我的侧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