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五十章 身世之谜

“哈哈哈......”司寇云扬起头,突然一阵失笑,笑得众人面面相觑,笑得司寇渊皱紧了眉头,笑得绮婳双目深沉,笑得司寇玦一阵害怕! 笑罢,她冷冷看向众人,眼神骤然一变,变得狠辣无情,残忍嗜血,“司寇渊,你一定会为你今日所说所做,付出痛不欲生的代价!” 说完,她径直朝大门走去,众人纷纷胆怯地让出一条道。 “她根本就不是司寇凌的孩子,根本就不是司寇家族的人,她没有资格进入司寇家族!不能让她进入司寇家族!”司寇渊突然扬手指天,高声道,“谁敢为这个野种让路,我就将他逐出司寇家族!” 此话一出,四下顿时震惊! 司寇云居然不是司寇凌的孩子?! 传得人尽皆知的司寇云,居然不是司寇家族的人?! 原来她根本就没有司寇家族的血脉?! 原本因为害怕而散开的族人,听到这句话,赶紧又愤愤地一步一步靠在一起,将那条让出来的小道又填满了。 “野种,滚出司寇家族!”司寇玦坐在轮椅上,立刻煽动族人,高声吼道,“她是白绾偷来的野种!野种,滚出司寇家族!” “野种,滚出司寇家族!” “野种,你没有资格踏入司寇家族的大门!” 很快,所有族人的怒火被点燃,瞬间忘记了害怕,全都举起拳头抗议咒骂! “没错!” 这时,一声不高不低的声音传来,但很快引来众下人的注意,纷纷停止了咒骂声,看向说话人。 司寇云闻声看去,只见绮婳一脸坚毅,完全没有了适才的悲伤,踏步来到她面前,盯着她的眼睛,坦荡无谎地大声宣布道:“她根本就不是父亲的亲生孩子,在父亲遇见母亲时,母亲就已经怀上了她,这是父亲在死前亲口告诉我的!” 绮婳步步紧逼,恨恨道:“他说,他此生最大的错误,就是将司寇云接纳入族,此生最大的亏欠,就是看母亲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孩子,在深院中受苦,他却无情地将她无视!” “所以!他才将家主之位交给了你!”绮婳几近歇斯底里地哭着吼道,“所以他才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都给了你!让我孤独地住在学院,像一个没有人要的野孩子一样,就是因为他怕我来争夺你的一切!” 司寇云深深皱紧了眉头。 她一直不得而知的疑惑,是这样的吗? 事情的真相,将她如珠如宝般捧在手心,最后因为白绾一死,然后将她抛弃在深院里收尽折磨,待她差点死去,他又后悔莫及,开始觉得亏欠她,所以将一切都交给她,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吗? 这一刻,她只觉得思绪纷乱如麻。 当真相解开时,却是那样残忍,虽然这种种,司寇云都知道不会是一个令人幸福真相。 绮婳以为,说出这样的事情就会让司寇云崩溃,她却是错了,而且大错特错! 司寇云是穿越者,她不是真正的司寇云,绮婳说的痛苦,那都是这个身体以前的事情,和现在的她没有关系。 她才不管司寇凌是出于何种原因对她好,她只知道司寇凌从她穿越过来的第一天,他就对她好,他对她所做的一切,都是真心的! “现在,你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无故抛弃你,又突然对你这么好了吧?”绮婳笑着,但眼角的泪痕仍在,让人又恨又同情。 “既然司寇凌承认我是他的女儿,”大家以为会崩溃的司寇云,却忽而抬眸笑道,“那么,我就是他的女儿!” “挡我者,死!” 四字一出,司寇云猛地抽出匕首,毫无预兆地闪电般出手,族人只见一道红光闪过,肩膀处顿时流血不止,顿时吓得脸色惨白,颤抖的双腿一软,惶恐地直接倒在地上。 面对司寇凌的族人,司寇云还没有痛下杀手,若非如此,那流血的就不是他们的肩膀,而是脖子! 飞身而起,踏上这些人身体,直接跃到了大门前,眨眼间就进入了司寇大门! “追!给我追!”司寇玦急得大吼,“快拦下这个野种!” 见司寇云毫不受影响,绮婳一阵失神,“她居然不感到伤心和痛心?那个无情又善变的男人,将她抛弃后,见她重新又恢复了灵力,为了利用她,又虚情假意地接近她,对她好,她难道都不介意吗?” “不用追了!”见乱作一团的族人,司寇渊却突然停止族人的阻止,却只是阴沉着脸骂道,“连个人都拦不住,统统都是废物!” 这时,袖手旁观的二长老幽幽开口,“我们是废物,那大长老派出的人,一去就不复返,连个回信也没有,就不是废物?!” 一旁的三长老也随声附和道:“连一个王阶高手都拦她不住,大长老还要我们也去送死?!” “你们!”司寇渊气得指着两人的鼻子,只恨不得将让他受辱的司寇云大卸八块,“老夫就不信她的实力已经升上天!现在她没有了靠山,又是一个野种,在司寇家族毫无立足之地,犹如一只丧家之犬,嚣张不了太久!” “最好如此!我们为了同你合作,一起将司寇凌和司寇奉害死,将司寇云已经完全得罪,如果你还应对不了她,那就是陷我们于不义!如果半道出了差错,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二长老愤愤说完,同三长老一起离开了。 看着族人受伤的受伤,走的走,散的散,李妈赶紧弓着身子,生怕被司寇云发现,悄悄从角落里走到司寇渊的身边,担忧道:“据说大皇子派出的三当家贺松和一些镖局人,都死在了雪崩里,只有司寇云逃了出去,而且司寇云毫发无伤地连闯鬼族四阵,进入了鬼族大殿,就连一同进林的玄阶高手,都死伤无数,她居然能安然退出林外,难道她真的修炼成功,一周之内就成为王阶高手了吗?” “你这是灭自家威风,长他人之志!简直是妇人之见!”司寇玦不屑道,“她闯阵,是因为有南宫璞两兄妹陪同,而且你没看到她刚才出手时的红色灵光吗?只是子阶角色而已!” 李妈脸色顿时不悦,“可是,很多出林的人都说,司寇云被王武霖困在大殿时,拖延了不少时间,整个大阵被毁时,犹如天降天火,就算有飞天遁地的本领,她也该是插翅难飞,又怎么会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呢?” “一切都是因为她贱命太好,老天爷不长眼,居然垂怜她罢了!”司寇玦恼怒地骂道,“你要是觉得害怕了,可以现在就滚出司寇家族!” 整个司寇家族的都没有把司寇玦放在眼里,要不是因为看在司寇渊的面子上,他这种欺软怕硬的性格,早就被人撵出家族了,现在他居然给脸不要,还爬到她头上撒野,辱骂她,李妈立马破口大骂起来,“你不过就是一个废人,大长老都没有发话,你就让我滚,你有什么资格?!” 司寇玦何时被一个贱奴咒骂羞辱过,顿时也口没遮拦道:“老子是废人,那你也不过是被司寇云打瘸的瘸腿狗!” 李妈气得挽起袖子大骂,“我是瘸腿狗,那你就是一条苟延残喘的废狗!你......” “够了!”司寇渊气得怒吼一声,一拳滑过,李妈的拐杖和司寇玦的轮椅顿时断裂垮塌,两人一下子就坐在了雪地上,摔得四仰八叉。 他气得脸红脖子粗,额头上的青筋暴出,胸口剧烈起伏,“我养你们这帮废物,就是为了逞强斗嘴?还不快给我想办法!” 一旁的司寇绮婳冷冷地看着这一切,不屑地轻哼一声,“狗咬狗,这些就是你养的好狗吗?” “你!” “你!” 司寇玦和李妈气得同时出口,被司寇渊双眼一瞪,又乖乖地闭了嘴,灰溜溜地离开了,居然看到了司寇渊对这个整天哭泣的柔弱女子的忌惮。 雪地大门前,该走的都走了,只留下司寇渊和司寇绮婳两人。 “凌云酒楼、司寇家族的财政大权、族人的分派权、甚至是司寇家族的族印,你想要的一切,我都帮你得到了。我要的,你却一直没有动静。”司寇绮婳面色平静泰然,看向司寇渊,冷冷道,“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,否则,你今日所得的一切,我可以在一夜之间让它们在你手中全部消失。” 强压住怒火,司寇渊没想到走了一个司寇云,又来了一个司寇绮婳,所幸绮婳要的,只是要司寇凌和司寇云死,并不会和他抢夺这些身外物,自从她那日帮他拿到了司寇凌的订单,他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,对她虽然不满,但也没有敌意。 “司寇凌已死,就剩下一只独鸟司寇云,老夫不会让她飞太高的!”阴沉着老眼,他狠狠道,“这次进林,她就花去了十天,现在还有不到二十天左右的时间,我会让她慢慢掉进我设下的陷进里面的。” “最好如此。”冷冷说完,绮婳也不再和他多废话,一人进了屋子。 收回放在绮婳背影上的视线,司寇渊冷冷看向司寇云正赶去的后山方向,突然阴险地勾起唇角,“知道你不相信老夫的话,想要挖掘坟墓,老夫就成全你,让你自掘坟墓,死在里面!” 司寇家族,偏僻的深院中,一道白影悄然跃入院内。 停在院内,司寇云只看了一眼亦如原先的庭院,一切的景色都没有改变,只是那个对她嘘寒问暖,常常嘀咕着叫她添棉衣的江素梅,再也看不到了! 袖中双拳紧紧捏在一起,又松开了,司寇云没有煽情地掉眼泪,也没有过多追忆失去的一切,而是立刻朝后山的奔跑过去。 尚且不论扔到乱葬岗的司寇奉和江素梅等人,现在她就要去后山司寇凌的坟墓看一看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司寇渊的话,并不能全信! 一路飞奔着掠过雪山和丛林,昔日熟悉无比的路,都是自己修炼灵力和罡气路经的地方,此刻却变作了埋葬着她亲人的坟墓,怎不叫人悲愤感慨?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五十章 身世之谜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