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四十九章 风波再起

不但将犬神收服,还将不可能打败的王阶人和皇阶妖同时击破,她身上,究竟还有多少令他不可思议的事? “什么守护神兽异动了?”司寇云再次问道。 罗煞手指一竖,顿悟道:“难道刚才的震动,就是罗煞要告诉主人的守护神兽?!” 见司寇云一脸莫名,他赶紧解释,“传说完颜上神,将一只神兽锁入九幽玄境中,一起送给了他心爱的女人。” “我记得的版本是,他是为了一个男人。”夏君明突然不咸不淡地插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。 “是女人!完颜上神怎么可能喜欢男人!”罗煞激动地红了脸,双手紧紧握着,为自己的偶像卖力纠正道,“完颜上神是不会喜欢一个男人的!完颜上神一定不会是断袖的!” 夏君明淡淡地斜了他一眼,“我记得,他身边没有女人。” 罗煞简直要被急哭了,无力地辩解,“那是因为他不喜欢那些女人......” “这么说,他就是喜欢男人了。”夏君明好心情地理了理自己的衣领。 自己的完美偶像,居然是个断袖,罗煞的心彻底破碎了,脸色瞬间灰暗下来,他灰溜溜地蹲到树底下,眼泪突然飚了出来,大声哭道:“我的完颜上神啊,他居然是为了一个男人!” 无语地看着这一幕,司寇云不做理会,而是重新将心思放到远处那座高山上,记得离开司寇家族的前一日,她也发现了九幽玄境的异动,这么说来,那座山里,真的是有完颜上神锁下的神兽? 自从进入红雾迷林,她就一直在战斗,从来就没有好好休息过,现在体力早已透支完全,不宜冒险进入那片高山,待过些时候再去看看吧。 思罢,她径直往木屋走,语气里是掩不住的疲倦,“我先去休息一下,你们好好呆着,不要乱走。” “那犬神大人呢?!”罗煞赶紧起身,想起犬神在这片林子,抬头不见低头见,随时随地都会找他算账,完颜的事瞬间就被他完全抛在脑后了。 “暂时让它在这林子里放养几天吧。”打了一个呵欠,司寇云满不在乎地说着。 反正犬神已经和她签订了契约,就算是现在不屈服于她,但成为她司寇云的神兽那也是迟早的事,这林子灵气充沛,让它在这里修炼,也可以增强它的灵力。 听着耳边传来犬神一声比一声愤怒的嚎叫,罗煞打了一个寒战,赶紧机灵地跟在司寇云身后,“主人,等等罗煞啊!” 看着这一人一鬼,夏君明慵懒地勾起唇角,凤目却是深不可测,如果,她是他的敌人,那么,她将会是他生命中最强大的一个对手。 第二日,休息了一夜后的司寇云两人,从九幽玄境出来,再次来到红雾迷林中。 这时的红雾迷林,也许已经不能再用“林”这个称呼了,因为除了一片还在徐徐冒着的青烟,连个树根也没有了。 最后的大阵启动,庞大的火阵,就如同发生了一场带有毁灭性的火山爆发,整个红雾迷林都无一幸免,彻底变成了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地。 没有了阻碍,司寇云和夏君明统共用了一天时间,就度过了雪山来到梅山村庄,在那里,司寇云舒适地泡了一个温泉,然后进入九幽玄境例行修炼和炼药,当然也会时而去“关照”一下她的新宠犬神——小花。 休息一晚后,仍不见碧兰等人的影子,以为他们是先一步回族,便也不再耽搁,离开梅山村庄后,为了赶路,司寇云将三天两夜的路程,直接缩短成两天一夜,直达永安城。 这一次出族,一来一去,总共花去十天九夜,回到永安城时,正好是清晨。 一进城,司寇云就和夏君明分了路,一个秘密回到太子府,一个则大张旗鼓地回归司寇家族。 这日清晨,乌云遮盖,天气阴霾。 一看到司寇云去而复返的马车,四下里的行人顿时炸开了锅,唾沫横飞,讨论得甚是激烈。 推车大汉手一僵,差点将整车木炭翘翻,指着司寇云的马车惊讶道:“那是司寇云的马车吗?!那前面怎么有一个鬼族的人?” “司寇云回来了?!”旁边一位穿着轩辕族服饰的族人,皱眉道,“我们大长老不是说发生了雪崩,她死在雪崩中了吗?” “这次威虎镖局的人,一个也没有回来,也是因为全都死在了这场雪崩里。”另一位轩辕族人纳闷道。 “不对!司寇云没有死在雪崩里,据镇风镖局的人说,他们后来还遇见了她!听说他们进入了红雾迷林的中心,见到了司寇云!你看她身边的鬼族人就知道了!” “不对!血玉佣兵团的人说,她被鬼族的人死死缠住了,死在红雾迷林的大殿里了!” “不对!玄夜佣兵团的人说,她最后逃出了鬼族的大殿,是死在红雾迷林最后的大阵里!” ...... 一时,红雾迷林的秘密,和司寇云的死讯被世人传得沸沸扬扬,没有一个人相信里头坐着的是,能从鬼族手中逃出来的司寇云。 马车内,罗煞已经换上了司寇云的新衣,虽然依旧很大,却显得有几分鬼族人的气息,见世人对着自己和司寇云指指点点,他再也忍不住,直身就要出去臭骂一顿,却被司寇云一手拦住了。 她沉声道:“看来,司寇渊那老东西是以为我死了,故意将我的死讯传得人尽皆知,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!”说罢,她冷冷勾起嘴角,吩咐道,“司寇渊自编自演的好戏,马上就要出演了!” 罗煞狠狠一鞭子抽下去,马儿吃痛,顿时飞扬四蹄,一路飞奔至司寇家族。 半柱香时辰过后,司寇云的马车距离司寇家族还有一段路程,就远远地看见司寇家族的守门小厮,仿佛见了鬼一样,一张脸吓得惨白,一路趔趄地跑向内府通报。 很快,就见司寇家族的大大小小,老老少少,全都候在了门旁,就像司寇云离开那日一样,所有人都到场了,只是气氛已经完全转变,没有了温情不舍,也没有了幸灾乐祸,有的,只是一脸漠然的冷眼旁观,和势在必得的得意。 下了马车,示意罗煞就呆在马车里不要出来,司寇云走到众人面前,冷冷扫向整个队伍,果然不出所料地看到,人群中已经换了陌生面孔,将视线定格到站在首位的绮婳,她问:“司寇凌呢?” 绮婳面色凄然,见司寇云一问,似乎勾起了她的伤心事,两行清泪顿时流了下来,哽咽道:“他......他,他已经......” “他已经死了!”站在绮婳身旁的司寇渊一口回道,居高临下地藐视着司寇云,“你的靠山已经死了!” 心头顿时一空,面上却没有异样的表情,司寇云淡淡问道:“怎么死的?” “怎么死的?!哈哈哈......”司寇渊突然狂妄地笑了起来,看向身边的族人,睁着眼说瞎话,大言不惭道,“还不是因为累死的!你出族,将家族里大大小小所有的事宜都交给他,还不许我们越权协助,说什么违反了族规,硬生生地将他逼死了!” 眼角突然一阵干涩,司寇云抬眸看向绮婳,清冷的双眼盯着她,一字一句问道:“司寇奉呢?” 一触碰那双清冷的仿佛要洞穿她整个心灵的眼,绮婳的眼神顿时闪躲开去,赶紧垂眸,带着哭腔道:“死...死了。” 袖子里的手,已经紧紧握在了一起,紧得已经开始发颤,司寇云重复道:“怎么死的?” “看司寇凌累死了,他自然也无颜活在世上,就喝毒药随他一起去了。”司寇渊抢过话头,无奈地转头看向身后的族人,做出一副心痛的表情,嘴角却是含着无比的快意,“就因为她的一个决定,就害死了我们司寇家族的两大顶梁柱!” “害死我们的顶梁柱,罪魁祸首司寇云!”轮椅上的司寇玦,恨恨地举起拳头,立马随声附和起来。 其余族人在司寇玦的煽风点火下,立刻纷纷举起拳头高声抗议起来。 “罪魁祸首司寇云!” “罪魁祸首司寇云!” 举起手掌,四下立时乖乖地禁声,司寇渊痛心疾首道:“当初老夫是怎么说的?老夫当初就说了,什么一律事物交给前任家主是行不通的,想不到你司寇云偏偏要一意孤行,这才导致了今天的悲剧!” 闭上眼,司寇云深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不让自己发作,再次问道:“江素梅呢?” 此话一出,人群中的李妈顿时浑身一颤,脖子一缩,躲在了人头后面,这一微小的动静,自然是没能逃过司寇云的法眼。 这次她没有再问什么,也不想再听什么废话,而是咬着牙,从牙缝里挤出一字一句道:“我要见他们的坟墓!” 想起那个将钱袋塞入她怀里的司寇凌,想起那个将儿子送入红雾迷林也要保护她安全的司寇奉,想起那个时常叮嘱她加衣,常常在寒冬半夜起来为她热菜煮饭的江素梅,一腔愤怒,宛如铁烙一般,深深地刻在了她的骨子里。 活着时,她没能好好照应他们,死后,在报仇雪恨之前,为他们上一炷香,也希望他们在黄泉路上一路走好,不要再挂念着她了。 “一个奴仆有什么资格拥有坟墓?!”司寇渊冷眼一瞪,“司寇奉毒发身亡,未免引来瘟疫,已经扔到了乱葬岗!司寇凌劳累生疾,念在他为家族出过力,就葬在了后山!”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四十九章 风波再起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