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四十二章 迷宫幻影

手臂处越来越痒,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皮而出,又痛又痒,南宫莫实在难忍,正要找个地方发泄。 这时司寇杰突然闯阵出来,见南宫莫也在,立刻欢喜着过来打招呼,谁知人刚刚一靠近,就被南宫莫一手抓住,然后一口咬住。 “啊——” 林子里立时传来司寇杰惨叫的声音。 看着南宫莫手臂上不断凸起又落下,司寇杰只惊得忍住肩膀上的痛,红着脸将她的头埋进自己的怀里,不让她看见这渗人的一幕。 那是隐翅蚁的幼虫! 额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,司寇云早已花费太多的灵力,现下脸色已经现出苍白之色。 所幸那幼虫原本就脆弱,经不起火烤,伴随着从伤口处流出的脓血,很快手臂上的凸起就消失了。 埋在司寇杰怀里的南宫莫,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疼,已经不痒了,她就一把将司寇杰推开,看着自己又红又肿的手臂,一张脸顿时都要哭了,“这哪里是手臂啊,分明就是一只红烧蹄子。” “还透着肉香。”司寇杰笑着接嘴道。 “我的手臂变成这样,你很开心吗?是不是我整个人都变成红烧乳猪,你更开心?”南宫莫不爽地瞪着司寇杰。 司寇杰忍住笑,赶紧闪人躲到一边。 “去取点冰来。”看向南宫璞,司寇云吩咐道。 南宫璞刚刚转身,就见司寇杰已经捧来了一大堆雪。司寇云若有所思地看了司寇杰一眼,在心里笑骂,这个混小子,平时不见他这么积极。 也没说什么,将雪立刻敷到周围的红肿上,她拿出手帕,扯下衣襟,一边包扎着南宫莫的伤口,一边道:“待这雪化了以后,再照着我的法子重新包扎。” 随后,每隔几分钟,南宫莫的雪都要换下,就见司寇杰每回都主动贡献出自己的衣襟,待大家来到宫殿门前时,司寇杰俨然成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。 所有人都站在门口,经过虫阵以后,所有人都变得谨慎起来,没有人再贸然踏出第一步。 荒地里,突兀地出现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,怎不叫人诧异? 这明明就是红雾迷林的中心,为何就没有任何防护呢?难道闯过重重大阵,就到了目的地?如果进了大殿,等待着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呢? 一时,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疑惑和不可置信,都觉得一切不会那么简单。 仿佛是暴风雨即将降临的前奏,一切来得太简单,反而显得极其诡异。 “一定又是幻术!”司寇策沉眼看着大殿,“这恐怕就是最后一个大阵,闯过去,我们就可以见到它最终的面目了!” 打开加伦瞳也是一无所获,司寇云仔细观察着大殿四周,心中疑惑升起。 夏君明在哪里呢?他不是第一个闯进阵的人吗?适才那个红衣男子突然离开,肯定也是因为他的破阵。 难道他被困在了这座大殿中? 收回思绪,重新看向这座诡异的宫殿,金色透明的琉璃瓦,灰色雕刻着十八层地狱图案的墙壁,房檐欲飞,黑色大门画有牛头马面,屋脊上雕凿着各大鬼神,整个宫殿呈圆形,足足有一个国际足球场那么大,通体笼罩在阴暗的树影中,透着无尽黑暗的华丽。 此时此刻,望着这座富丽堂皇宛如鬼宫的宫殿,没有人再敢踏出第一步。 “走吧。”司寇云淡淡说完,毫不犹豫地跨上玉石台阶,转眼之间她就已经花去六七天,如果在这里再耽搁几日,恐怕回到司寇族时,真的就是一个月后了,到时候时间仓促,她也很难把握能将司寇渊等人一举歼灭。 走在后头的司寇杰急忙赶上前,走到司寇云前方道:“家主,还是我们到前面先去查探,你稍后再来。” “不必了。”绕过司寇杰,司寇云直步向前,意识到什么,忽而又蹙眉转身,“司寇策和碧兰随我前往,司寇杰和碧兰一样是使用剑术,意白和司寇策同样是远攻,所以意白就和司寇杰一起留在大殿外,我们出来后倘若有什么意外,也好有人照应。” “家主小心!”司寇意白立刻颔首应下。 年轻气盛的司寇杰,自然有冒险精神,眼看这么一座吸引人的宫殿不能去,自然不开心,但毕竟是有勇有谋的人,知道此番凶险,人多也不一定是好事,见司寇云先前也是独立闯了过来,于是抱拳关切道:“家主小心!” 看了一眼南宫莫,司寇云指着她对司寇杰道:“南宫莫受伤了,你要好好照看着她,以防突然出现的妖兽。” “家主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南宫小......小公子再受半点伤!”司寇杰一脸认真。 “谁要你照顾!”南宫莫不服道,“我只不过是肿了一只手臂,左手照样能杀妖兽!” 南宫莫的实力确实不低于司寇杰,但红雾迷林凶险万分,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,南宫璞走到司寇杰身旁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莫儿莽撞直爽,就托你看着了。” 说完,他就立即来到司寇云身旁,两人一起继续前进。 “哥要万事小心!” “照顾好我家主!” 南宫莫与司寇杰突然同时开口,微微一惊后,互相瞪了对方一眼后,不再理会。 前方,有了司寇云等人做先锋,后面佣兵团和镖局的人,除了留一些做后期预备,其余人都跟着司寇云先后迈上玉石台阶。 看向凶神恶煞的牛头马面画像,司寇云和南宫璞两人同时推开沉重如铁的黑色玄铜大门。 大门一开,还不及看清里头是什么样子,一股浓郁的红雾突然迎面扑来,众人立刻用手扇开,奈何这红雾就像燃烧着的大火,越扇火势越猛。 毫不理会这些红雾,司寇云和南宫璞一起跨步,一起迈进了红雾弥漫的大殿。 靠着感觉,司寇云一路摸索着前进,有红雾的地方,就必然有幻阵,这次,一定是继暗桩、树阵、虫阵之后的另一大阵! 随着最后一人走进大殿,身后的黑色大门突然轰然一声自动关闭,惊得众人立刻回头四处打望。 大殿一片漆黑,众人纷纷拿出随身携带的火器照亮,很快就看见红雾渐渐散去,露出一间高大宽阔的华丽大厅,大厅中,好像寻常富贵人家一样摆放着精致的摆件和花瓶。 “来得比我想象中的要早。” 忽然,一声柔媚的男声轻飘飘地传来。 众人立刻闻声看去,只见退散的薄雾中,大厅中央一把交椅上,一个红衣男子正慵懒地斜靠在上面,黑色长发如墨如瀑般披散到脚踝,手中握着一把似要滴血的红骨折扇,看向来人,眼角微挑,嘴角微扬,说不出的妩媚多娇。 是他? 司寇云双眸一沉,立刻认出此人就是出现在树阵中的男子。 “你是谁?!”一个镖局的汉子,扬刀指着邪殷,恶声问道,“就是你设下的阵法?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们进林?难道锁妖链真的在这里?” 将手搭在膝盖上,邪殷缓缓抬起眸,看向汉子手中的长刀。 见到那双妖冶的红眸,汉子不禁浑身起毛,左脚刚倒退两步,感到手心一烫一震,他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,正打算低头看去。 他忽然震惊地看见,手中的长刀瞬间碎成粉末,消失在了手中。 “啊——” 发出一声惨叫,汉子左手紧紧握着右手,看着右手心被灼伤的巨大水泡,直吓得浑身发抖,恐惧地看向邪殷。 众人具是一惊,司寇云却是皱紧了眉头,他出招的速度直接超过人的视觉极限,让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出招速度。 “第一次见面就将刀尖对着别人,还问那么多问题,是极不礼貌的事情。”邪殷轻描淡写地说着,继而看向司寇云,红唇缓缓开启,“锁妖链不在这里,这里也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。” “不过,”他轻笑了一声,又接着看向在场的所有人,“既然都来了,也就别想再活着走出去。至于我是谁,你们死了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 淡然的神态,嚣张的语气,完美将妩媚和嚣张结合在一起。 看来夏君明果然是被困住在了某个阵法中,司寇云想到,否则比他还嚣张的一个人,早就被他灭了。 设阵的人,毫无疑问就是眼前这个男人,但他不是为了守护锁妖链,那又是在守护什么呢? 打开红骨折扇,邪殷幽幽一笑,“趁你们还活着,就陪我多玩一会儿吧。” 说完,他整个红袍开始冒出丝丝缕缕的红雾,渐渐地越来越多,越来越浓。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,众人大骇,看着红雾,仿佛看见什么妖魔鬼怪,不再如原先那么淡定,卖力地扑打着不让红雾靠近。 对红雾置之不理的南宫璞,沉着寒目,一刻也没有移开看着邪殷的目光,只见他摇着红扇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,化作一缕红雾,突然飘向司寇云。 双眼一紧,司寇云和南宫璞几乎是同时反应过来,迅速做出攻击,血刃和剑光一起砍向红雾。 但红雾却丝毫没有受到伤害,而且迅速来到司寇云耳旁,传来一声轻笑,转眼就化开融进了这满厅的红雾之中。 “这次我们遇见的不是人,大家小心一点。”南宫璞突然沉声提醒司寇云等人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四十二章 迷宫幻影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