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九章 树之妖兽

倒飞而起,半空中,司寇云一刀划下,挡下一片毒针,同时抓起呆愣的罗煞就往一旁闪开,剩余的毒针便“唰唰唰”地刺进泥土,力度之大,直接消失在了地面之上。 “迷阵开启了!”罗煞回过神,大声说道。 伴随着“开启了”三字,四周树木迅速移动起来,速度很快,直接超过视线的极限,化成一片片白色的迅影,令人眼花缭乱。 一把拉住司寇云,同时闭上双眼,罗煞喊道:“快闭上眼!” 紧急时刻,三人也顾不得怀疑罗煞的话,感到脑海传来一阵晕眩之感,立刻就闭上双眼。 感受到四周强烈的灵力波动,司寇云知道,夏君明多半也还没有解开迷阵,现在只有靠自己了! 耳边传来风声,大树移动的“哗哗”声,想靠听觉来行走,根本不可能。 现在,不但视觉受阻,就连听觉也被干扰了。四周树影攒动,就像一群高速运行的赛车,不停地经过身边,只要你一踏步,稍不留意就会撞上这些大树,被撞得粉身碎骨。 司寇云紧紧握紧匕首,一时也是寸步难行。 既然罗煞都不知道这迷阵,想必犬神也是不可能知道,听罗煞叙述的话中可以看出,他们经过这片林子时,迷阵是没有开启的。 “这叫迷影桩!”闭着双眼,南宫璞突然开口道,“移动的都是一些暗桩,只要分辨出哪些是暗桩,哪些是树木,再找出暗桩的轨迹,就可以突破出去!” “可是我们现在都闭着眼,怎么分辨啊?”南宫莫被南宫璞紧紧拉着手,想着手中的火云流星鞭,立即建议道,“树木是不动的,暗桩是移动的,要不我用鞭子打过去,试一试不就知道是树木还是暗桩了吗?” 说完,她就准备扬鞭开打,司寇云急声阻止道:“不要!” “为什么?”南宫莫回头。 司寇云沉声说道:“这暗桩的速度太快,反弹回来的力道,足以让你的整个手臂废掉。” 幻即真,真即幻。 沉下思绪,司寇云迅速整理得到的信息,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法阵的秘诀,幻是暗桩,真是树木。 不,如果反过来思考,就是幻是树木,真是暗桩! 如果真是这样,树木没有动,只是暗桩在动,那么除去树木假意移动的幻影,就不难发现暗桩的轨迹了。 想罢,司寇云立即打开加伦瞳,看见屹立不动的大树,迅速移动的果真就是那上百根人高的白色暗桩。 想通其中的道理的司寇云没有感到喜悦,反而皱紧了眉头。 如果速度够快,躲过那些暗桩还是可以的,可是后面的人没有加伦瞳,又怎么跟着她一起进林呢? “我随犬神进林的时候,也看见有这些木桩,但是暗桩没有动。”罗煞是时开口,司寇云立刻眼前一亮,转头问道:“那你记得这片暗桩有多大吗?” 罗煞努力思索了一会儿,“不大,也就十几步的距离。” 很好,如果只有十几步的距离,那一切就好办了! 打开加伦瞳,看着迅速移动的暗桩,司寇云很快就摸清楚这里头的轨迹规律,当即面向闭着双眼的南宫璞,沉声道:“听着我的口号,跟我走。” 南宫璞刚刚点头,自己的手就被司寇云一把握住了,感受到纤细的手掌传来的丝丝温度,手掌不禁变得有些僵硬,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整个身子却被司寇云用力一扯,瞬间步入暗桩迷阵。 “左跳三步!”刚刚踏出一步,司寇云就扬声说道。闻言,南宫璞立即照做。 “右转,前进五步!”步子刚落地,下一道命令紧接着传来,“后退一步,前进三步,用跃的!” “左转,急跨一大步,腾身翻转两圈!” 两人在空中旋转,跳跃,俯身,在白影浮动里,宛如跳着起起落落的美丽舞蹈,但速度却快过闪电,司寇云急急的声音刚落,两人就已经来到暗桩幻阵的对岸。 “你可以睁开眼了。” 双手松开,耳边,传来司寇云的声音,南宫璞这才睁开眼,看着已经恢复如初的四周景色,寒目里掩不住的惊讶,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 “你不需要知道我怎么做到的,只需要记住刚才的速度和口令,”说完,司寇云再次握住他的手,再次腾空而起,“走,去将南宫莫和罗煞带过来!” 几秒钟,两人就反向回到南宫莫身边。南宫璞躬身将南宫莫背在背上,而罗煞人小,司寇云直接将他提在手上就好。 看着前面的暗桩轨迹,恰好再次与上次契合时,司寇云沉声一喝,两人再次踏入迷阵,谁知,情况突然不同了。 在左转的时候,头顶突然飞来数只毒尾蜂,对着三人一鬼就是一通狂放毒针。 “带他们先走,我掩护!”抓下斗篷,同时将罗煞甩给南宫璞,眨眼之间,司寇云已经将斗篷舞开,挥出一片带有橙光的结界,挡住迎面飞来的毒针,毒针撞击到结界上,立时发出“叮叮当当”的摩擦撞击声。 其中一只毒尾蜂见南宫璞等人想要闯阵,立时飞过去,但只飞到一半就被一团烈火击中,瞬间变成一只焦黑的虚壳,风一吹,就化成一缕灰烬落进尘土之中。 左手织出结界,右手紧握匕首划出道道火刃,硬是将几只毒尾蜂的道路阻挡住,不让它们有趁机移动分毫的机会。 那头,刚刚出阵的南宫璞急忙放下罗煞和南宫莫,紧张地回头看去,只见密密麻麻的暗桩幻影中,司寇云闭着双眼,出手凌厉敏捷,翻转飞跃,眼见就快要脱离毒尾蜂的夹击,突然数十只影狼又进入了法阵! “怎么办?!司寇云被围困在里面了!”南宫莫担忧地看着司寇云,“最初进林的时候,对付影狼和毒尾蜂都是我们三人合力,现在司寇云不但在法阵中,还要受到这么多......” “现在我们进去只会添乱,”南宫璞沉声打断道,紧紧盯着司寇云的身影,“她已经是玄阶边缘的境界,对付几只子阶妖兽,一定不会有问题。” 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司寇云丝毫不受幻影的影响,她仿佛可以看见暗桩的移动轨迹,只要她可以看见,暗桩和妖兽就难不到她。 罗煞紧张地扯着衣角,一双大眼瞪得仿佛就要掉出来,心里不停地为里头闪烁其间的司寇云祈祷。 “我就不信,毁不掉几根破木桩子!”话音一落,南宫莫就举起长剑,朝法阵狠狠砍去,只见一阵大风卷起飞烁的橙色刀刃,迅速飞向织成一片的幻影暗桩。 “你!” 大吼一声,南宫璞已经来不及责怪南宫莫的鲁莽,随手甩出一片剑网,急急挡下她织出的飞刃,同时他飞身而起,一把将她和罗煞带离一丈远的地方,三人刚刚反身离开,南宫璞甩出的剑网,以十倍的力量被反弹回来,不但击倒三丈之内的所有花草树木,而起削飞了三寸的厚土。 看着尘土飞扬的地方,南宫莫后惊得吞了吞口水,“好险。” “这阵法本身就由强大的灵力建成,你这样硬砍,除非你的力量比设阵的人强,否则只会被反噬!”摸了一把虚汗,惊悚地看了一眼南宫莫,罗煞叹道,“差点就死了。” “你本来就死了。”南宫莫斜了他一眼,没有功夫斗嘴,而是再次看向阵中的司寇云。 幻阵中,飞速旋转的暗桩中,一道白色影子闪电般飞窜其间,不大工夫,就见一大片黑色和银色已经消失得所剩无几。 “我主人真厉害!”罗煞及时拍着马屁。 南宫莫也点头赞同,南宫璞看着根本分不出是敌是我的幻阵,双目深沉,这阵虽然不大,却极其刁钻,想不到司寇云竟然能够应对自如,轻易就破掉幻阵。 扬手砍掉一只毒尾蜂,将匕首送进影狼的心脏,迅速抽出,身影一闪,司寇云退后一步,迅速结印,心念微动,立时召唤出两三头影狼并四五只毒尾蜂,很快将攻击她的妖兽阻挡在外,同时翻身而起,她就直身站在阵外,轻甩匕首上的血迹,收进刀鞘,披上斗篷,她踏步来到三人面前,沉声道:“继续前进。” 南宫璞两人两人正疑惑她为何能使出召唤术,但见司寇云不想多说,只好点头,立刻走在一起。 削尖的指甲仔细挑完司寇云斗篷上的毒针,罗煞双手垂在膝盖下,畸形的瘦腿一边跨着大步子,一边抬头望着司寇云高大的身子,“主人,那毒尾蜂最是恶毒,常常趁我睡着攻击我,我这全身的绿皮,就是拜它们所赐,这次,您算是给我出了这口恶气!以后罗煞一定唯主人马首是瞻,赴汤蹈火,在所不......” “你能不能安静点?”看着四周明显不对劲的气氛,南宫莫不耐烦地打断罗煞的喋喋不休。 竖起手掌,司寇云停了下来,蹙眉道:“第二重大阵恐怕已经开启了。” 所有人转头一看,面色一变,顿时骇然。 粗壮的大树不再笔直,火红色的树冠遮天蔽日,白色的树干粗壮矮小,如果扬手劈开,可以发现这些都是上千年的老树,树根盘根错节,互相伸展到彼此的领域,脚下好像全是动脉的根茎。 只凭这些,当然不足以令人骇然,他们惊恐的,而是枝桠交错间,那森森的白骨! 地上,树枝上,丫杈间,全都是四散开来的累累白骨。人骨、妖兽骨全部混合在了一起,让人分不清哪个是人的头骷髅,哪个又是妖兽的腿骨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九章 树之妖兽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