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八章 虚实迷境

翼虎瞬间回过神,望了望火光明亮的四周,又看了看洞口的帐篷,这才转头看向司寇云,一人一兽的视线一触碰,翼虎立时欢腾着扑向司寇云,眼看伸出热乎乎臭熏熏的大舌头,就要往她的脸上舔去。 司寇云一阵惊讶,赶紧伸出手推开它胖乎乎的虎脸,看着它略显哀伤的眼,正色道;“从今天起,你叫小金,就是司寇云我的坐骑了。” 转念想到小白,她又将小白从九幽玄境中扯出来。 小金眯着眼,开心地点着头,一点也没有老虎的模样,反而是一只萌态十足大狗,见地上突然多出一团白色的东西,突然震惊地倒退了一步,害怕地躲在了司寇云身后。 知道是小白身上散发出的神兽威严,令它害怕,司寇云将昏昏欲睡的小白抱在怀里,举到小金眼前,微笑道:“它是你的伙伴,叫小白。” “我家的小狗也叫小白。” 帐篷里,冷不伶仃地传出一句话。 司寇云脸一沉,顿时不满地瞪着帐篷里瞎掺和的夏君明。 小白顿时醒了,从司寇云的手中跳开,抖了抖全身的毛发,立到小金身边,却出乎意料地伸出手,大度地示意要和小金握手。 小金在小白面前,俨然是一个庞然大物,眼里却满是畏惧之色,见小白伸出手,疑惑地“呜呜”了两声。 见小金“呜呜”,小白细小的嗓子也跟着“呜呜”了两声。 随后,司寇云就看到小金伸出了手,轻轻碰了碰,然后两只兽你“呜呜”几句,我“呜呜”几句,完全将她忽略了。 长了翅膀的老虎,语言没有变吗? 看着这两只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的老虎,司寇云无奈地摇了摇头,将它们一起送进了九幽玄境,让它们慢慢叙旧。 想着犬神,司寇云若有所思地看着帐篷,头一次以咨询的口气问道:“你说,我的犬神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呢?” 帐篷里头沉默了半响,良久才传来一句认真思考过的结论,“小花。” 司寇云期待的心差点碎掉,但却懒得想其他的名字,想着在紧急情况下,叫一大串拗口的名字,虽然威武,但却不实用,仔细掂量了一番,最后还是采用了夏君明的建议。 一番折腾下来,也将近大半夜了,是以司寇云将火升旺一些后,便躺在干草上,用夏君明的雪狐斗篷搭在身上,安稳而疲倦地睡下了。 次日一早,由于没有太大的阻碍,整个大部队翻越过雪山,现在已经循序渐进地进入了秋林,正往夏林赶来。 司寇云守在春夏林之间的交接处,等了大概有一个左右,也不见南宫璞和南宫莫两人,正打算不再等下去,踏步刚刚走了一步,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小心翼翼的声音。 “主人,莫要进春林。” 司寇云一阵纳闷,回头一看,只见到处都是人高的丛林,并没有什么人影,她微微蹙眉,下意识握紧匕首,转过身假装没有听见什么,一步一步慢慢走着。 又过了一阵,耳边除了脚踩在松软的叶堆上发出沙沙的脆响,就再也没有什么说话声了。 司寇云仔细地回想那道声音,沙哑,胆怯,像一个老头子的声音,正沉思着,身后再次响起了说话声。 “主人,莫要再走了。” 耳朵一动,早有防备的司寇云猛地一转身,迅速朝那声音飞身而去,反握匕首,飞快越过三棵大树,再腾空一跳,直接飞跃到一根粗壮的枝桠上,狠狠一划,对面的枝干立刻应声而倒,迅速传来一道呼救声。 “主人,救我!我不会飞......” 司寇云低头一看,只见半空中一个怪物直速下落,它全身都包裹在一件又脏又烂的红袍内,透过衣袍千疮百孔的漏洞,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它墨绿色的粗糙皮肤。 “主人,救我啊主人,我真的要被摔死了......” 怪物胆战心惊地哭着哀求着。 这红雾迷林,妖兽怪物众多,司寇云又怎么会轻易上当,于是立刻飞身冲向那怪物,近身来到它身边,将匕首狠狠搁在它的脖子上,抓着它,一起飞身落到了地面。 但不等它有半刻喘息的机会,她就将它逼到树干上紧紧贴着树干,厉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 那怪物见安稳落地,这才胆怯地从衣袍里钻出墨绿色的圆形脑袋,只见他一张脸瘦骨嶙峋,几乎是皮包骨头,同时露出一对超大的金鱼眼,好奇地眨了眨,见到司寇云,这才开心地裂开一张肉色的小嘴,“主人,你救了我!” 将匕首贴近它的脖子,司寇云冷冷道:“我何时是你的主人了?” 一激动,怪物伸出一双指甲长过手指的绿皮手,一双剔透的大眼急得几乎要哭了,手舞足蹈地解释道:“我是罗煞,罗煞啊!罗煞!” “司寇云?!” 身后,突然传来南宫莫惊喜的声音,她一回头,就见南宫莫丢开南宫璞的手,急忙跑了过来,拉着她的手,语带哭腔道:“我还以为你死了呢!我们刚到东边找你时,你就不见了。看见那林子都快被翻过来的样子,我以为你被犬神吞了呢!” “它...是犬神的?”这时,南宫璞疑惑地看着司寇云手中的怪物,不可思议道,“犬神的小鬼怎么在你手中?” “什么意思?”司寇云转向南宫璞。 “死于犬神之口的童男童女,就会变成犬神的奴隶,”南宫璞不置信地皱紧眉头,怀疑地看向司寇云,“犬神的奴隶怎么会在你手中?难道你已将犬神......收服了?” “你真的将犬神收服了?!”南宫莫急忙跑到司寇云身边,惊叹地看着她的脸,“天呐,你是怎么做到的?!” 没有去理会两人探寻和惊讶的目光,司寇云重新转向自称罗煞的小鬼,不相信道:“你是被犬神咬死的小孩?” 她说到“小孩”二字时,特地加重了语气。 抓了抓头皮,罗煞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从苍老的嗓子挤出一句话来,“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。” 既然知道对方的身份,也并无敌意,司寇云就立即收回了匕首,看着他,“既然你是人,就去投胎做人吧,不用再跟着犬神受苦了。” “主人是要赶罗煞走吗?”慌忙抬起头,想要抓住司寇云的衣袖的绿手,终究还是怕弄脏了她的白袍,罗煞可怜兮兮地挤出两滴眼泪,“罗煞早就过了投胎的年纪,现在回去,恐怕是要下到十八层地狱,不但要经历道道刑罚,而且永世不得超生啊!” “去还是留,你随意。”交代完,司寇云来到南宫璞身边,毫不掩饰地说道,“既然我们是朋友,我也没有必要隐瞒,我确实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将犬神收服了。” 南宫璞两人都沉默了一阵,谁也没有问究竟是什么特殊原因,知道司寇云既然没有明说,必然是有某种不可公开的原因。 “夏林四面都设了埋伏,而其中三面被毁,只剩下北面了,依我们一路经历的来看,接下来应该是春林。既然这样,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。”南宫莫说完,视线转到罗煞身上,走过去,半弯腰盯着他奇形怪状的身体结构,“小东西,既然你是犬神的奴隶,那么司寇云也是你的主人了,对吧?” 闻言,罗煞赶紧点头。 “很好,那么为了报答主人的解救之恩,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?”南宫莫循循善诱道,随即指着前方,“比如带我们避开陷进,抵达红雾迷林的中心,怎么样?” “里面的陷阱有很多,罗煞也不是每个都很清楚,大家还是不要进林的好。”罗煞皱着眉头,担忧地看着南宫莫和司寇云,“里头幻境丛生,幻即真,真即幻,极难区分什么是假象,什么又是真实,一不留神就会被幻想迷住心神,或者被真实的陷阱吞噬。” 南宫莫一个爆栗子敲去,敲得罗煞赶紧捂住脑袋,她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只管带路,关键时刻提醒一下就好了,废话那么多干嘛!” 罗煞被南宫莫一敲,顿时害怕地躲到司寇云身后,抬头胆怯地看着主人,“主人,你真要进林吗?” 望着红雾渐渐驱散的春林,司寇云坚定地点头,她答应过夏君明,一定会查清楚里头的情况,然后将消息带出,让天下人都知道红雾迷林中心究竟藏了什么秘密。 急得跳脚的罗煞,把手一紧,牙齿一咬,“不就是进春林,以前天天走,怕什么?!大家跟我罗煞走吧!” 虽然说罗煞是带路的,但走在最前面的却是司寇云和南宫璞,走过将近半里的路程,周围的景色果然变换了。 鸟语花香,绿树成荫,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,斜斜洒在枯叶堆积的地面上,没有红雾的缠绕,处处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盛春场景,于普通森林没有两样。 依着时间的推测,夏君明恐怕是已经穿过春林,到达了目的地。司寇云看着白色的树干上,划出道道痕迹,如是猜测。 “罗煞,这里怎么这么平静,不是说有很多陷阱吗?”南宫莫按捺不住地问道。 四周越是安静,人心就越是不平静。 “以前陪犬神大人走过这一条路时,也是这样平静啊。”罗煞疑惑地摸了摸光滑的脑袋,也觉得哪里不对劲。 “你既然是红雾迷林的小鬼,那话说红雾迷林的中心,究竟藏了什么宝贝呢?”南宫莫喜滋滋地问着,也忘了潜伏在四周的危险。 将警惕的目光收回来,看向南宫莫,罗煞眼皮微微耷拉着,“我都活几百年了,不是小鬼。”又正色道,“红雾迷林的中心,由重兵把守着,好像......” 话音未落,数十道毒针遽然射来,罗煞却浑然不知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八章 虚实迷境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