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五章 神兽犬神

只见那道蓝色的灵力龙卷风,体积虽然不大,但却突破力十足,将围困住它的火焰瞬间捣毁熄灭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,结界震裂,它亦再次冲破障碍,向他飞来。 “真是顽固!” 皱眉叨念一句,邪殷羽扇一展,举过头顶,唤道:“天地灵兽,皆为我用,出!” “出”字一出,他低眉一笑,羽扇一扫,大火再次降临,以小白为中心,迅速缠绕旋转,画地为牢,圈下了一大片空地。于此同时,伴着大火而来的,还是成群结队的影狼,夜血鸦,毒尾蜂! 转眼之间,小白就成了众矢之的,一兽对抗这么多子阶玄阶妖兽,根本就是分身乏术! 邪殷冷冷看向混战成一团的火圈,妖艳的嘴角残忍微勾,“闯入者,一律都得死!” 将小白困住以后,他正打算去查看司寇云,突感地面一下剧烈震动,他慌忙看向林深处,大感不妙,立时冲出此阵,无暇再顾及司寇云和小白。 红雾逐渐消散,他设下的多个阵法遭到严重破坏,在这森林里,他总统设下四个法阵,适才见闯入夏季迷林的总共有三人,根据迷雾的窥探,和影狼、毒尾蜂的实战得知,南宫璞是即将升为皇阶的王阶法王,实力不容小觑。 南宫莫是玄阶七星,头脑灵活,功法善变,司寇云是子阶六星,但实战强悍,杀技高超,肩上还有一头玄阶神兽,亦是如虎添翼。 此三人一兽,轻易就过了冬秋两季迷林。 根据三人的情况,他深知只有分散三人的力量,才可阻止他们继续进林。于是,他见司寇云只是子阶六星,纵然战技了得,但终究敌不了灵力低弱的劣势,因此才设法将她带入东边的犬神幻境,让她有了灵力悬殊的心理障碍以后,这样就可以慢慢消磨她的斗志,让她困死于阵法中。 困住了司寇云,他再让南宫莫进入西边幻境,南宫璞进入南边幻境,但是,他不知道的是,由于南宫璞抓住了南宫莫,两人一起入了西边幻境,西边幻境只是为了困住南宫莫的阵法,又怎么能拦得住南宫璞,是以那阵轻易就被破了! 邪殷匆匆来到西边幻境,只见南宫璞带着南宫莫,已经站在了夏季阵法口,一剑就砍断了最后的屏障。 “该死!” 身在暗处的邪殷大骂一声,立即启动南边阵法,准备将两人再次关入大阵中,谁知手印刚刚结好,指尖突然爆出一串火星子,将两手掌迅速弹开了。 他心中顿时一凉,望向南边的森林时,只看见一片火光缭绕,大火熏天,宛如一条毒龙,蜿蜒盘旋着,不断吞噬着森林的南岸。 阵法已经被人破了! 邪殷万万没有想到,队伍中还有一个高人,来不及细想,为了阻止他们进入春季迷林,他立即飞往北面。在半途中,他突然想起司寇云,立时回首看了一眼东边的犬神幻境,料到破阵的南宫璞两人定会去搭救她,于是微眯双眼,迅速使用控制术,临空招来守护在春季森林的真正的犬神兽。 红雾已消散大半,上空突然飞过一个庞大的身影,遮天蔽日,印下一大片阴影,南宫莫和南宫璞立时抬头一看,只见那庞然大物,浑身雪白,脸颊两旁,两道紫色毛发程亮如新,华丽尊贵,四足矫健有力,拨云穿雾,瞬间就消失在东边天际。 “那是犬神兽!”指着消失的犬神,南宫莫惊呼道,同时满眼的惊艳,“想不到居然见到了活的犬神兽!” 没有丝毫的惊艳,南宫璞一脸深沉,看着那头神兽去往的东方,再看向大火弥漫的南方,不知道该去往哪一方,司寇云现在又在哪一方。 “哥,你怎么不走了?”南宫莫回头看向停下脚步的南宫璞,“我们不是说要去南边找司寇云吗?” “你看南边火光冲天,地动山摇,动静非常大,可见战斗非常激烈,非一般人能够打出这样的阵势。”南宫璞仔细分析着,寒眸看向南宫莫,“我怀疑南边破阵的,并不是司寇云!” “犬神兽走的是东边,肯定是为了引我们过去,司寇云一定是在东边!”南宫莫突然恍然大悟,抓起南宫璞的袖子就跑,“我们快去救她!” 南宫璞也没有迟疑,如果这是一个陷阱,就证明司寇云在南边已经破了迷阵,相安无事肯定是好,但是如果对方真的是想要逐步瓦解他们的力量,就证明司寇云真的是在东边,为了确保司寇云的安全,即使对方是犬神兽,他们也要冒一冒这个危险! 南宫璞毫不犹豫地招出坐骑,一把将南宫莫拉上来,火速赶往东边,殊不知南边,一道白色身影,宛如流星蹿过丛林,健步如飞,亦往东边赶去。 东边,迷阵中。 强大的残云卷亦飞速旋转着,里头司寇云死气沉沉的眼,突然大睁,只见她死死咬住自己的唇角,一股鲜血溢出,顿时让她清醒了过来。 小白被困,南宫璞闯阵出关,以及南边阵法被破,一切只不过是在司寇云被困后,过去的半柱香的时间里完成的。 司寇云被困其中,一贯冷静的头脑被强大的转力转晕,适应了一会儿,她才咬破自己的嘴唇,让自己镇定了下来。 闭上眼,不再看飞旋的断木和沙石,过了这么久,她只感到灵力不断被吞噬,罡气大减以外,似乎犬神兽没有进一步的攻击,这让一度敏锐的她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。 犬神兽无论灵力阶级有多高,也不过是一头神兽,凶残的本性,一定会让它将敌人置之死地,绝不会将她围困在这里慢慢消耗着她的灵力。 纵使对方再强大,加伦瞳也不可能是一片空白,上次夏君明的赤炎龙,不也有一丝半点的记录吗? 而且,她已经扎入了犬神兽的睡穴,除了疼痛不可能过了这么久却没有半点睡意! 综上三点,司寇云顿时猛然醒悟,困住她的,不是犬神兽,而是幻境迷阵! 思罢,她很快想到了对策,重新睁开眼时,眼中已经再次恢复了笑意,既然是铜墙铁壁一样的龙卷风,那她就来个借风而行! 盘腿凝神,将剩余的灵力完全集中起来,握住匕首注入罡气,她翻身倒转,朝下猛地冲出火焰,同时,匕首大力一挑,借着强劲的狂风,她倒立的身子,顿时轻盈倒飞向天空。 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简单,为了防止人破阵,邪殷早已在残云卷中注入了机关。 眼看就要破阵而出,空中突然射下千万风刃,宛如金色的剑雨,密密麻麻地刺穿障碍物,直击倒飞而出的司寇云。 既然知道了是幻境,布阵人又已经离开,那这点机关就不再是问题了。司寇云为了加快速度出去,手里一边推出掌风,一边用匕首不停地挑着风墙,眼看金色的剑雨压下来,却不慌不忙地继续手中动作,并未马上防守。 直至那剑雨已经迫在眉睫,出现在了她的眼眸前,她才身子一倒,回归正位,急速地抽下束发的银甲兽尾丝,运出所有的灵力,舞出一片防护区。 银甲兽尾丝,是由银甲兽的尾巴制成,一般被炼器师拿来用作琴的琴弦,不但是看它银色漂亮,更因为它坚硬胜过金刚石,所以备受琴师灵修者喜爱。 原本司寇云买下它,只是看它简单,束发又方便,没想到今日居然派上了用场。 只听“叮叮叮”的撞击声,令人毛骨悚然,只要稍不留意,那剑雨便会密密麻麻扎进肉里,将人刺成刺猬。 剑雨虽然丝毫没有伤到司寇云,但司寇云拿着尾丝的手掌却陷入了一个深深的伤痕,长期下去,只怕尾丝会隔断骨头,穿过整个手掌。 左手死死握住尾丝,右手不停地挑着风墙,有了剑雨的压力,显然速度大不如前,一段近在眼前的路,似乎变得永无止尽。 感受着手掌处传来的巨大疼痛,司寇云咬牙死撑,身子不但要往上冲,还要跟着龙卷风旋转,一番下来,体力早已透支干净。 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,她知道时候已经差不多了,于是不再往上冲,而是迅速收回尾丝的灵力,全部运进匕首,朝着四壁风力的薄弱处,猛烈一划,同时身子不顾一切地狠撞在风墙上。 外头,真正的犬神兽刚刚落地,只见邪殷适才坐过大石头“砰”地一声爆开了,大地微微一颤,同时,那半空中的残云卷也瞬间崩溃。 只见四处飞沙走石,断木飞溅,以残云卷为中心,猛地散开层层气雾,混杂着无数残枝泥土,洋洋洒洒地四散飞溅,“噼噼啪啪”地砸在树叶上。 刚刚落地,司寇云就伏在一颗断木上,猛地吐出了一口血,身子微微一晃,长发就从肩头披散下来,遮住了苍白如纸的半边脸。 由于最后为了突破,她收了尾丝,此时,白色衣袍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,就像一簇簇盛开在雪地里的艳丽梅花。 阵法一破,小白也得了解禁,立马飞跃到她的肩头,关切地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轻轻顶着她的脖子。 笑了笑,正打算抚摸小白让它安心,伸在半空的手突然一停,耳朵一动,司寇云的手已将小白迅速揽入怀中,收入了九幽玄境中,同时掠足弹跳,一系列动作快如闪电,转眼就落在了一丈之外的地方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五章 神兽犬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