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一章 突遭偷袭

岩石旁,突然现出一角青衣,接着,一张熟悉而清秀的面容出现在岩石旁,见司寇云看过来,她忽而扬起了嘴角,“司寇家主?!” “南宫莫?!”司寇云微讶,随即也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南宫璞,于是朝前迎了几步,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 “我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南宫莫又惊又喜,几步窜到司寇云面前,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,开心道,“我们还没有赶到雪山时,大地忽然震动起来,我就知道你出事了,急忙赶到雪山后,看见漫天积雪,我才发现一切已经晚了。” 几人也是狭路相逢的朋友,见到他们为自己这样担心,司寇云还是很愉快。 碧兰也客气地笑道:“有你们为家主提前报信,所以我们家主才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劫。” 侧头看了一眼南宫璞,司寇云从他寒冷的双眼里,看不出一丝情绪,心里愈加怀疑他的身份,很快收回目光,她沉声道:“我们必须在天黑以前赶到山下,出发吧。” 知道山路陡峭不好走,下山更是困难,要是稍一分心,一不留意就会掉进万丈高山,南宫莫也不再多说,专心致志地看着脚下的石路。 往下不好走,但速度却很快,在半下午时,五人就已经赶到了山下,都知道时间的紧要性,也没有人提出休息,所有人都继续赶着路。 雪山这头,不同于一派祥和宁静的浅林,此刻的景象已经完全转变。 红雾迷林,红雾弥漫缭绕,缠绕着歪曲稀奇的大树,丝丝缕缕穿过枝繁叶茂的金黄树叶,众人仿佛闯入了别人的异界,只见处处呈现出一种诡异而神秘的气氛。 弯腰捡起落下的枯叶,南宫莫突然开口道:“这大冬天的,除了积雪没有变化,这里的植物怎么好像还停留在秋季?” 话说完,树林里突然传来一阵响动,众人立刻闻声看去,只见树影微动间,积雪簌簌而落,什么也没有,根本分不清是人还是妖兽留下的行迹,或者只是积雪压断了枯枝。 “森林里,肉眼可见的东西并不可怕,可怕的,是肉眼看不见的东西。”南宫璞忽然沉声提醒了一句。 “如此说来,二位公子似乎常出入山林?”司寇云侧脸看着南宫璞,一双清澈的眸子仿佛要洞穿他的一切。 南宫莫微愕,张嘴正要回答,南宫璞已经先声夺人,“只是书上见过罢了。” “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,”碧兰也笑着看向南宫莫,“我们家主是奉了皇上之命来这里,不知道你们到这凶险万分的红雾迷林是来做什么?” “自然是同家主一样的理由,”南宫璞双目从容,平静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破绽,“皇上想要借机让家主调查锁妖链一事,家父必然也知道了锁妖链,因此才派我们兄弟两人来这林子。” 几人心照不宣地谈了几句无果,便也一路无话,不再多说,虽然南宫莫在听闻司寇云事迹以后,也是很欣赏她,但这关乎家族之事,还是不便过多透露。 几人走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以后,才开始寻找休憩的地方,最后驻扎在一条冰冻的小溪旁。 这里虽然离红雾迷林的中心还很远,但是为了安全,狩猎时意白就和南宫璞组成了一队,剩下的碧兰和南宫莫则铺就帐篷。 将烤火的木架支好,司寇云来到溪边,摸了摸被冻得硬邦邦的溪面,无奈,只好取出匕首刀鞘,运出罡气,朝冰面猛地一捶,“哔啵”一声脆响,以刀鞘捶中的地方为中心,冰面应声裂开无数道裂纹。 拔出匕首,轻轻一挑,那冰块就被挑了出来,放到带来的锅里,直到装得满满一锅,她才退到木架旁,掌风一推,大火立刻就升了起来,将冰水迅速融化。 看着沸腾的水,跳跃的火光,司寇云耳朵一动,眉头一沉,迅速朝身后的林子望去,只见一道黑影快速闪过,她握紧匕首飞身一跳,转眼就来到了黑影闪过的地方。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碧兰闻声赶来。 俯下身,司寇云仔细打量着身前的树干,双眼深沉莫测,只见长满青苔的树干上明显有着几道刮痕。 “有东西潜伏在我们身边。”司寇云起身,看四周静得诡异,开口道,“今晚轮流守夜,谁都不许偷懒,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守着。” “家主!你看我们打来了什么好东西?!”林子另一边,意白正举着一头人高的麋鹿,一脸兴奋地扔到溪边。 司寇云转向碧兰,吩咐道:“待会儿你将我说的告诉他们一声。” 说完,她就来到意白身边,正打算剥皮清洗,却见南宫璞一步越过她,拿过意白的小刀,随手几刀就将麋鹿皮刮了下来,动作娴熟而自然,除了猎户,那就只有经常到野外办事的人,才有这样迅速快捷的刀法。 蹲下身,取过南宫璞割下来的肉,司寇云用烧开的沸水将肉洗净后,正准备照先前方法取冰,却见南宫璞剑光一闪,手掌拂开表面的碎冰,直接就从冰面上取出了方方正正的冰块。 司寇云微微一愣,他的剑法巧妙而独特,竟然与夏君明的剑网如出一辙。 见司寇云停了动作,南宫璞无意间一抬头,望着近在眼前的司寇云,一时失了心神。 两人原本挨得近,这一抬头,瞬间就只隔了一寸的距离。 放大的白玉面具下,一双沉静清冷的眼,微微睁大,疑惑地看着自己,南宫璞的心立刻漏了一拍,竟忘记后退,反而鬼使神差地移下视线,转到她精致好看的双唇上。 心顿时一乱,他慌忙移开视线,逃也似地站起身,稳了稳身形,他立刻直起身子,迈着板正的步伐,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淡定地走到篝火旁坐下。 “哥,你怎么了?!”南宫莫突然地大声一吼,惊得南宫璞身子一退,差点摔倒在了地上。 他立时恼羞成怒地看向南宫莫,扬声责怨道:“大惊小怪地吼什么?!” 南宫莫被南宫璞这莫名地一吼,顿时觉得很奇怪,小心翼翼地指着他染血的手,“你的手,受伤了?还是......”指了指他的脑袋,不可置信道,“还是头被撞坏了?” 南宫璞脸一沉,“你......” “莫莫,快来端锅!”那头,毫不知情的司寇云已经将整整齐齐的冰块装进锅里,喊了一声南宫莫。南宫莫端详了南宫璞一眼,没有多想,回应了一声后,麻利地跑到溪边端锅。 司寇云则抬起肉,几步来到南宫璞身边,将肉往他怀里一压,他惊得赶紧伸手接住,却迅速别开了脸。 将肉一块一块放在搭好的架子上,见南宫璞还是双手摊开的样子,司寇云道:“南宫璞,你的手可以放下了。” 寒眸看向司寇云的脸,仿佛看见什么不该看的,又飞快地移开去,他什么也没有说,起身就径直走到旁边用雪洗手。 看着一板一眼的南宫璞,司寇云只莫名地眨了眨眼。 意白将周围环境大致打探了一番后,坐到篝火旁,一边烤火,一边分析道:“据我和南宫璞出去打猎时所查,这一代虽然只是红雾迷林的边缘,但那些妖兽的个头较之外界,显然大了两倍,看来前面的路是越来越不通畅了。” “今晚我守夜,你们都去睡。”南宫璞取下一块烤肉,仔细翻转了一面,仍旧没有抬眼看司寇云,只道,“你们和衣而睡,今晚,我不保证没有意外发......” “生”字还没有说出口,只见火光四周的黑夜丛林里,伴着毛爪踩在积雪上的窸窣声,突然闪出四五十道幽绿色的亮光,不难想象出那一双双饥饿的眼睛下,一张血盆大嘴里是怎样垂泻地流着口水。 五人立即起身背靠一起,慢慢取出武器,等待潜伏的敌人冒出丛林。 在饥饿的驱使下,蛰伏于丛林的妖兽们已经没了耐性,不再等待,当头领扬起头,对着夜空发出“嗷”的一声嚎叫后,它们闪身一跃,跳过高高的丛林,顿时朝众人围射过来! 那一头头灰色的,狡诈的面孔,皱着嘴角的褶皱,露出尖利的獠牙,恶狠狠地盯着五人,就如同盯着案板上待宰的羚羊,没有丝毫犹豫,纤长的身影在夜色下一闪而过,眨眼就来到了人群前。 不需要任何命令,五人同时做出了反应! 青色玉笛划出一弯橙月,仿佛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刃,准确不误地飞向影狼。猛冲而来的影狼在半空中,身形却诡异一转,急急侧过了风刃。 握着匕首的手一紧,意白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些影狼在半空居然能使出迅转之术,轻易就躲过了自己发出的刀刃,速度根本就是达到扭曲的状态。 见被逼退的影狼再次近身袭来,司寇云猛地后退一步,飞身踩上身后的树干,人就倒飞了出去,半空中,她反手握住匕首,浑身肃杀,只一瞬,就闪身参在了众影狼之中,与同样速度的影狼混战在了一起。 林中,四五道虚幻的身影,就像道道闪电,让人根本分不清哪道身影是她的,哪道又是影狼的,只能看见众多影子不停飞射着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一章 突遭偷袭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