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章 再次重逢

不客气地接过瓷瓶,放入口袋里,司寇云沉声道:“我的身世?我因为摔下悬崖,然后因为失去意力,所以变成了废物被关进深院,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身世?” “想要我告诉你,”看向她满是疑虑的双眼,夏君明忽而勾起邪魅的唇角,“除非以条件来换。” “条件?”司寇云不悦地皱起眉头,怎么这个家伙总是一副得了便宜的姿态? 夏君明轻轻挑眉,云淡风轻道:“如果不想就算......” “条件是什么?”司寇云一口打断道。 嘴角滑过一丝得逞的笑意,夏君明边走边道:“待我想到就随时告诉你。” “我答应你就是。”早在她向他送出那封信时,为了对付夏焱,司寇云就决定了暂时同他站在一个阵营,沉着眼瞪了他一眼,“说吧,召唤族血统是怎么回事?” 本来对召唤一族不甚感兴趣,但见轩辕睿举手间,就能召唤出上百头妖兽,时刻想要变强的司寇云,不想拥有这种能力就奇怪了。 “家主!家主!家......” 不远处,突然传来碧兰等人的声音。见不远处有两道人影,两人立即欣喜地朝这边跑来。 “这里头有你想要的答案。”夏君明随手就从怀里抽出一本书,递给司寇云,停在一块大岩石前,“这本书连同九幽玄珠一起,都先交给你暂时保管。” 转身欲走,他又觉得说得不够清楚,回头漫不经心地补充道:“记住,是暂时保管,日后记得还给我。” 司寇云顿时气结,忍了忍,笑道:“除了九幽玄珠,这部书我看完后自会还你。” 自然地解下身上的雪狐斗篷,一把披在司寇云身上,夏君明勾起唇角,带着一丝从容和深沉,“九幽玄珠,迟早会是我的。” 准备取下斗篷还给他的动作一停,司寇云还没有回过味来,抬起头时,却见怀里多了个面具,而夏君明已经消失。 看着这个熟悉的面具,她这才想起来是第一次见他时,丢在了温泉的那个面具。思罢,她微微蹙了蹙眉头,虽然她对于夏君明的了解几乎为零,但她也只当他开了一个玩笑,完全没有放在心底,稍稍整顿了一下心绪,她就转身向碧兰两人迎过去。 “家主!” “家主!” 茫茫夜色中,碧兰和司寇意白同时喜呼出口,看那排山倒海的雪崩,原以为再也找不到她了,想不到她现在不但站在眼前,而且身上还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,紧绷着的心弦,这才彻底放松了。 “司寇策和司寇杰呢?”担忧地问了一句,司寇云立即收好书,带上面具后,走向两人。 司寇意白立即道:“司寇策的脚被石头砸到,受了点轻伤的司寇杰将他带到旅店休息了。” 碧兰细心一些,瞟了一眼司寇云肩上的黑色雪狐斗篷,很快回想起司寇云身边似乎还有一个人,若有所思地看向夏君明消失的方向,只以为是神秘的高人救了家主,却也没有问什么。 “贺松死了。”司寇云淡淡道。 意白和碧兰同时一惊,“死了?!” 知道那雪崩还不足以让一代武者高手致命,司寇云简单地解释了一句,“刚才有一个巨大妖兽闯来,将他吞进了肚里。” 巨大妖兽?! 意白和碧兰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转向雪山那头,心中具是寒了半截,从司寇云的只言片语中,很快就猜到了这妖兽大半就是来自红雾迷林。 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在林子里搭上帐篷休息一晚,明天一早就出发!”司寇云看了一眼两人,没有再多说,而是转身就向林子走去。 两人也不再多问,跟着司寇云到林中后,搭架捕猎,很快吃完晚饭就早早歇下了。 进入帐篷后,司寇云进入九幽玄境,将熟食送给小白以后,自己就例行修炼。 半个时辰以后,她就发现自己的罡气和灵力都有提升,只是灵力稍慢一些,罡气直接进入了五重,显然是经过白日里战斗的成果,虽然五重中级,还比不得夏君明的八重高级,但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。 第二天。 雪山林间,又加了一层层厚厚的积雪,将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掩埋在了雪地下,后来的佣兵团和狩猎者,除了雪地上留着的三行脚印,便什么也没有察觉,更加别说昨天的大战。 雪停以后,天空难得出现了一缕冷清的阳光。 南宫莫两人休息了一晚后,也启程赶路,沉默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直到走到队伍前,发现了那三行脚印。 突然勒紧缰绳,南宫莫翻身下马,蹲下身子仔细看着三行脚印,纳闷道:“这脚印还很新鲜,好像是刚刚留下的。” 牵住马,南宫璞也走到脚印前,没有蹲下身子查看,而是皱眉看向脚印所行的方向,“这一路来,由于妖兽稀少,所以佣兵团人和狩猎者都得继续往前走,翻过这座雪山,就真正进入了红雾迷林,以防发生不测,所有的人都紧紧跟在一起。” “走在最前面的,除了昨日设下陷阱的轩辕睿和贺松,就只有一路人......”南宫莫微微沉吟道,想到后来雪崩后,折返回来的只有司寇杰和轩辕睿等人,脑海里顿时闪过一片灵光,“那这脚印有一半可能是司寇云的?!” “有这个可能,”南宫璞颔首,眯着眼望向雪山的半腰,但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,当下回头道:“先前去看看!” 说完,他翻身上马,狠狠抽下一鞭子,马儿顿时撒开蹄子就向雪山奔去。 “等等我!”南宫莫疾呼出口,同时翻身打马,紧跟在他身后。 没有大雪的阻碍,两人很快行到雪山山底。雪山陡峭,山路湿滑,马匹根本上不去,于是两人弃马登山,顺着三行脚印走,过了将近两个时辰后,爬到了雪山半腰处,为了赶上前面三人的步伐,南宫莫同南宫璞没有休息,而是草草吃了些干粮就继续赶路。 又坚持了一个时辰后,终于在路旁发现了一堆篝火,没过多久,就看见了前面模糊的三道人影,一白,一黑,一青。根据这衣裳的颜色,南宫莫脸上一喜,一把抓住南宫璞的袖子,“不是贺松!我记得出旅店前时,他穿的是暗红色的镖局服饰。” 南宫璞却有些怀疑,“但是司寇云临走时穿的是大红色的斗篷。” “可能弄丢了吧。”南宫莫不甚在意,将双手做了一个喇叭状,放在嘴边就准备大喊。 南宫璞一看,立马一把捂住她的嘴,沉声道:“你想让我们都葬身雪崩?!” 恍然回头,南宫莫这才想起雪山上不能高呼,于是拿开南宫璞的手,“那我们快走吧。” 雪山上头,司寇云三人已经来到了高山之上。放下手中的行李,司寇意白就着路旁的山石坐下来,拿出碧兰包袱里快要凉透的热水,倒了一杯递给司寇云和碧兰,然后自己也喝了一些。 看着怪石嶙峋的大山,以及山下三人爬过的陡峭山路,意白不禁唏嘘道:“下了山,就到了红雾迷林。不知道后面进了林子,我们还会遇见什么妖魔鬼怪。” “妖魔鬼怪?!”碧兰回头看了意白一眼,笑道,“想不到你一副文绉绉的样子,居然还相信外头人的谣言,说林子里头有这个?” “空穴不来风,”沉声叹了一口气,意白望着白雾弥漫的山林,眼底浮出淡淡的担忧,“既然有人传出耀眼,那就证明有一缕半丝的关系。况且这次世人将锁妖链传得这般火热,这林子里,定然是藏了什么秘密才会产生这样的响动。” 碧兰思索了一阵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才突然想起,锁妖链原本是上古鬼族为了对付妖族,从西海山岛里开采出一块古矿石,据说此矿石呈古铜色,极为罕见,又经过十八层地狱之火淬炼了三百年,才制成了这条链子。” 古铜色? 司寇云脑海里瞬间闪过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影子。 “一千多年前,妖鬼魔人四族大战,魔族大胜,其余三族惨败。那锁妖链也在战场中遗失,过了几百年后,世上才传出流言说锁妖链原来被西大陆的召唤族所抢得,并藏在了家族的密室中。”意白根据自己所听到的和在书中看到的记载,回忆道,“但就在五十年前左右,突然再次传出流言,说锁妖链被族人偷走,从此下落不明。” 西大陆,召唤族? 司寇云蹙眉,这具身体的母亲,不就是西大陆召唤族的族人吗? “所以这次锁妖链重现世间,你怀疑是鬼族或者妖族故意所为?”碧兰总结道。 意白不答反问,“除了贺松和轩辕睿来寻仇,你不觉得这次进林太过平静了吗?” 经意白这么一提,碧兰很快想起,浅林中是没有出现过巨大妖兽,一路行来,确实很平静。 此时,山下转角处突然传来窸窣的脚步声,司寇云立时起身,将手搭在腰间匕首处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三十章 再次重逢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