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七章 强大雪崩

“中级武者加了六星灵力,那就不是一个中级武者罢了!”贺松不满地瞪着轩辕睿,意识到自己失态,很快又缓和了自己的惊讶,平声解释道,“一个中级武者,倘若有了六星灵力,那就相当于一个玄阶高手了!” “你我都是王阶,还怕她一个玄阶?”轩辕睿这次的不屑,看到对面司寇杰等人的境界,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。 对面五人,除了司寇云是子阶,其余四人皆是即将突破王阶的高手。 只见司寇云带头,一路杀伐下,很快冲到了众人的背后,接着急转,挥出匕首,划出一道红光,那红光,就像道道血刃,将刚刚调转马头的人打得慌了阵脚。 碧兰同司寇杰一起手扬宝剑,坐在马上,时而俯身,时而腾跃,橙色的剑光凌厉而缭乱,令人捉襟见肘,防不胜防。 司寇意白一支竖笛,划出道道橙色灵光,将进攻转为防守的轩辕族人逼得节节败退。 司寇策则是一把雷火弓,轻轻一射,实力只在子阶左右的镖局人根本不是对手,纷纷被火烧着,惨叫着落下了马。 此五人,实力方眼几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中,亦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,不出一炷香的时辰,就将十几人杀的杀,斩的斩,剩余的则逼进了自己仓促之下挖好的简陋陷阱中。 见陷阱已经全部露馅,蛰伏在雪山那头的贺松再也等不住了,他立刻下达命令,身后的三十几人,因为见识了对面五人的实力,变得小心了许多,不再猛冲猛撞,而是打着马,极力调配着即将发出的攻势和马的速度。 五人轻易越过陷阱,两方人马顿时混战在了一起。这次,五人不再保留实力,纷纷支出全身灵力对抗敌人。 司寇意白协同碧兰,一人吹笛,一人挥舞长剑,一个远攻,一个近击,明明是第一次合作,却配合得天衣无缝,力挫轩辕族和镖局等人。 司寇策则与司寇杰一起,即使对方源源不断地增加援手,他们依旧能够沉稳心智,协力对抗。 司寇云早在数日前,就以一人之力杀死一个玄阶祥福,和十几个子阶杀手,还不说现在灵武双修,实力大增,对付面前这些子阶对手,自然手到擒来。 现在五人都是等同于玄阶高境的人,这三十几人,就算也有玄阶人,但在这凌厉的的攻势下,也是吃力艰难。 眼看五人以雷霆之势,就快要剩余的人马剿灭,如同剿灭死去的前面十几人一样,轩辕睿同贺松两人再也坐不住了。 轩辕睿首先摇身而起,仰面望天,对着长空突然竖起手中的紫月金蛇银杵,由灵力而发,沉声念着无人明白的咒语。 很快,除了银杵高指的那一股亮光,天空上乌云压顶,白雪仿佛也染上了一层灰色,宛如烧尽后飘落的冥纸,带着一股毁灭的前奏。 原本想要出手的贺松,突然停下了动作,亦沉目看向天际,想不到身受修罗者重伤的轩辕睿,竟也有这般实力。 轩辕族乃召唤一族,实力皆靠妖兽来实现,想要在毫无防备下,反击修罗者的瞬间杀招是不可能的,但是在蓄意准备的条件下,召唤出妖兽,实力还是不容小觑! 司寇云抽出插入一人心脏的匕首,抬头看向变天的景象,很快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 随着大地的一阵微颤,雪林处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上百头妖兽,猛时冲了过来,冲在最前头的玄阶玄兽雷霆兽,随着而来的有子兽旋风狼、双翅虎等,双眼里全都闪着嗜血之光,血盆大嘴暴躁地摇摆一阵,垂泻的口水立即顺着尖利獠牙流了出来。 在场的所有人,除了轩辕睿本人,连同贺松都不由得一震! 被打得还剩下十几人的镖局人见势,赶紧逃到了轩辕睿的身后。并肩作战的四人则迅速聚到一起,紧紧护着司寇云。 司寇云却推开挡在身前的碧兰,抿紧嘴唇,看向这些奔腾而来的妖兽,双眼微眯,立刻打开加伦瞳,看向雪山,加伦瞳的定位系统瞬间锁定一点,她扬手指着那点的反方向,沉声命令道:“所有人退到那里去!” 四人犹豫了一瞬间,紧急关头下,只得服从命令,立即打马往雪山上飞驰而去。 贺松正想拦下这些人,但见司寇云却朝反方向奔驰,立刻命令所有人追上司寇云,想来个人兽夹击,奈何司寇云已快所有人一步,遥遥领先在雪山上。 原本想要追赶司寇云的镖局人,因为速度减慢,立刻就被奔涌而来的妖兽吞没。 贺松大怒,正想转头大骂轩辕睿,但见他脸色苍白,似乎已耗尽了不少灵力,召唤出妖兽已属难得,要想控制住这些妖兽又谈何容易。 知道想要了司寇云的命,靠这些妖兽还是不行,为了避免司寇云趁机逃走,他跟随在妖兽大军后,立即策马奔向司寇云。 眼看前头的雷霆兽就要逼近司寇云,谁知一阵异光从司寇云的脖子上突然射出,雷霆兽就猛地停住了脚步,后面涌来的妖兽,却跨过雷霆兽,再次朝司寇云奔去,但每到一尺的距离,就被那白光又震慑住了。 这样一去二来,走走停停,前面停下,后面又涌来,直直地将司寇云逼到了山半腰。 除了妖兽们,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。眼看距离加伦瞳锁定的位置,不足两丈,司寇云带着全身的罡气,朝那处猛地一吼!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碧兰等人,这才转头回看,见司寇云身在雪山另一端,这才反应过来,猛地策马回身。 轩辕睿为了获得贺松背后的力量,成功登上轩辕家主之位,所以才这样不留余力地帮他对付司寇云。 纵使王阶玄王的他,一口气召唤出上百的妖兽,也是灵气大伤,顿时一口血猛地喷出来,就虚脱地倒在了雪地上,望着司寇云被上百妖兽追赶的方向,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弧度。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司寇云将要被妖兽分尸时,大地突然安静了,接着,司寇云所在的一丈远的地方,突然一阵摇晃,只见半边雪山,缓慢而又不可逆转的,一片一片剥落,就在众人浑身一震,脸色大变,准备猖狂逃蹿时,那半边雪山,遽然崩塌了。 妖兽纷纷意识到危险,彻底恢复了生存本能,赶紧拔腿就往下跑。竭力追赶在后头的贺松,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就看见上百妖兽猛然回身,也是吓了一大跳,赶紧运用罡气,抵抗住群兽的撞击,拼命地发足全力往下跑。 正在赶来的碧兰等人,见到那半边坍塌的雪山,整个人全都惊呆了。 只听“轰然”一声巨响,那雪山,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,猛然冲向山下,刹那间就将司寇云的身影埋没。奔逃的妖兽们也是在劫难逃,瞬间就被厚厚的积雪淹没得没影,混在妖兽中的贺松,自然也是消失在了崩塌的雪山中。 司寇杰见雪山迅速朝自己这边漫延,立即拉着失神的碧兰等人,立刻策马朝反方向奔跑。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轩辕睿,此刻也是满脸骇色,不停地鞭打着马匹,一边回头看宛如洪水猛兽一般的积雪,一边猖狂地逃命。 他满脑子里也顾不上什么轩辕家主之位了,此刻只恨不得杀了诱惑自己的贺松,将他卷入了这样一场要命的灾难之中。 逃命的人们,呼啸而来的积雪,很快拍打而来,将所有人都冲出了几丈之远。 待南宫莫两人赶到之时,到处已经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,只看到林子里,漫山遍野都是积雪和残枝断木,哪里还有什么人影了。 南宫莫突然想起才华横溢的司寇云,顿时没忍住眼泪,将身子靠在树干上,悄然地抹了一把眼泪。 “走吧。”南宫璞想起那个满眼清冷,谈笑间从容淡定的白色身影,一贯处变不惊的心,也是微微一叹。 “如果你出手,她定然不会死的!”南宫莫负气地看了南宫璞一眼,“难道你进了七重殿,真的连心也死了吗?” “南宫莫!”南宫璞怒道,双眼冰寒,袖中拳头握得发白,隐忍了许久才平声道,“莫要再提此事,倘若被七重殿的成员知晓,莫说你我都得死,就连整个南宫族,也有可能跟着陪葬。” “那样残忍冷血的组织,真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拼了命地加入?!”南宫莫愤愤说完,翻身上马,直接将南宫璞甩在了后头。 南宫璞没有在意南宫莫的置气,而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坍塌的积雪,寒冷的眸子被积雪染上了一层纯净的雪白,减少了他身上的肃杀之气。 看了许久,终究是看不到一个人影,他才微微松开了袖中紧握的手,“比起进入七重殿,被世人畏惧,死了也好。” 南宫噗走以后,天色很快沉了下来,温度急降,漫天飞舞的大雪也越加疯狂地下了起来。 鬼影般的树干在寒风肆虐中,毅然不动,除了风声,雪落的簌簌声,天地一片安静祥和,仿佛适才的弑杀和雪崩都是幻觉。 半个时辰以后,雪山坍塌的远方的一处悬崖边上,突然冒出一大片积雪,紧接着,一道白影闪电般冲出了地面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七章 强大雪崩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