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六章 以寡敌众

这个队伍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说大,永安城内的三大家族,加上强盛的威虎镖局,还有各大佣兵团,说小,由于互不相识,一出发时,就因为脚程不同,前前后后而划成了几大队伍。 司寇云和南宫莫等人走在中间的队伍,骑着各自的马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但随着越走越深,几人的话也渐渐少了下来,全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的环境中。 一个上午过去,原本矮小干枯的树木,逐渐变得高大粗壮,越往里头走,有叫不出名字的山树甚至还长满了绿油油的嫩叶,脚下山路越走越狭窄,越走越荒凉。 正午时分,司寇云决定稍作休息,六人立刻按照先前的分配,做起了自己的工作,很快野味烤好,几人便围在了一起。 “你们发现了吗?这浅林虽然还不属于红雾迷林,但奇怪的是,一路下来,居然没有一只妖兽,哪怕是低阶的也没有。”司寇策首先沉声开口。 司寇意白拿起一根枯枝放入火中,微微颔首,赞同道:“适才打猎的途中,除了小动物的脚印,我明显地看见了许多大脚印,还有被妖兽踩乱的人脚印。” “难道是被前面佣兵团的人惊扰了,或者收了?”司寇杰也觉得奇怪。 碧兰将烤好的野味递给司寇云,蹙眉道:“家主,您怎么看?” 听碧兰这么一问,原本还在观察四周人情况的司寇云,这才回头,微微思索了一会儿,突然想到昨晚夏君明的行为,难道是被他收了? 可是他收的都是一些高级王阶王兽,不会连这么低级的妖兽都一并收下。 “冬天妖兽本就少,加上佣兵团的人一来,便更少了吧。”司寇云淡淡解释着,随即又添了一句,“不管怎么样,大家还是小心为妙。” 吃完后,灭了火,几人又开始上路了。 骑上马,司寇云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,一边注意着随行的佣兵团人。 根据一上午的观察,她发现这些人似乎分成了两派,一派人走在最前面,根本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,仿佛毫不畏惧,一派人则紧跟大队,生怕跟丢队伍,发生了什么意外。 这两类佣兵团人的性子,未免相差太大了吧? 除了道路上妖兽的奇怪,佣兵团的奇怪,还有司寇渊发现,这林子来得太风平浪静了。 一路走来,除了道路的阻碍,居然通畅无阻,没有一个人死亡或者受伤。是以那些蠢蠢欲动,原本想要趁机杀掉或者废掉司寇云的贺松等人,也都恨恨地无处埋怨。 “家主,怎的就带了这四人来呢?”贺松突然打马来到司寇云身边,佯装打着招呼的样子。 看了看身后的四人,司寇云早已将婆子留在了旅店,是以这次是轻装上阵。 “只不过是找些小妖兽修炼罢了,又不是人与人大战,为何要像三当家这样,带这么多人出来呢?”司寇云淡淡一笑,转向贺松,不答反问。 贺松闻言,却是一笑,古铜色的脸,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,“红雾迷林多妖兽,多幻境,小妖兽什么的,都不是子阶人能够应对的。人少了,那是要出事的,家主要是残废或者死掉了,那可没有人负责的。” “是啊,红雾迷林的妖兽多,要是死了什么武修大人物,也是见惯不怪了。”见贺松话中有话,司寇云也只打着马虎眼,“如此,那便多谢三当家警醒了。” 两颊牙关紧咬,贺松凌厉的双眼一瞪,冷哼了一声,矫健的双腿用力一夹马背,便走向前去了。 没过多久,一行五人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干,看见前方有一座银白的雪山,要想前往真正的红雾迷林,就必须穿过这座高大是雪山。 据旅店的人们提起过,这座雪山很是脆弱敏感,经常发生雪崩等重大灾害,是以佣兵团的人都只在浅林附近狩猎,从不翻越进犯这座雪山。 贺松走后大约半个时辰以后,南宫莫突然从后面打马前来,她脸色有些慌张,“司寇家主不好了,适才我看见轩辕睿好像在同威虎镖局的人攀谈,样子很得意,我在暗中听了一会儿,嘴里还说着你的名字,还说什么一起杀了。” 后面不远处,南宫璞也来了,骑马将她护在身后,再面向她,黑着一张脸道:“爹说过很多次了,叫你不要插手外头的事!” “可是司寇家主不是外人,她是我们的朋友!”南宫莫毫不在乎南宫璞阴沉的黑脸,再次侧身露出头,看向司寇云“想要进入红雾迷林,还要翻过一座雪山,过不了半柱香的时辰,就到了雪上下,我想到时候,他们一定会在那里埋伏设下陷阱。司寇家主还是退回雪山,让他们就死守在那里吧!” 时间不等人,南宫莫哪里知道司寇云的时间就是司寇凌全族人的性命。 “不用了,谢谢南宫莫小兄弟的提点。”司寇云柔和一笑,转正身体,看向前面不远处隐隐约约的雪山,面色顿时一沉。 一个武修强劲的贺松,再连同老奸巨猾的轩辕睿,隐秘处,不知道还藏着夏焱以及司寇渊的什么人,除了退,是肯定躲不过的! 司寇云眼色一冷,戴上斗篷的兜帽,系上绳索,捏紧手中缰绳,她扬声道了声“走!”立即抽出长鞭,狠狠抽了马一鞭子,迅速带着身后四人飞驰了起来。 树木积雪簌簌下落,落到五人的身上,很快浸透斗篷,但五人却毫无所查,听到南宫莫适才那一提点,再看看司寇云坚毅的脸庞,立即知道他们很快就有一场硬仗要打了! 看着不躲反攻的司寇云,南宫莫顿时有些吃惊,没有说什么,不顾司寇璞的反对,她银牙一咬,喝了一声,马儿顿时撒开蹄子就奔了起来。 果如南宫莫所言,办盏茶的功夫,就见贺松和轩辕睿已经甩开佣兵团那伙人,现在正设好了埋伏,远远地等在雪山下。 在离贺松七丈远的距离,司寇云就勒马停下来,手掌一抬,身后四人也立即稳稳跟在她身后,全身绷紧,愤恨地看着对面的人马,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。 淅淅沥沥的小雨逐渐转变成了小雪,小雪很快凝聚成了漫天飞舞的大雪,在寒冷刺骨的冬风中,呼啸着,翻腾着。 此时此刻,已经是临近傍晚,天边乌云不散,黑沉沉地压得人透不过气。 远方,七丈之地,却隔出不一样的天地。 这边,高树粗枝,寒风穿过树林,伴着积雪压断枯枝的“噼啪”声,宛如孤魂野鬼般低声哭咽,鼓起斗篷,吹得“哗哗”作响,却吹不动五人笔直的腰身。 那边,银装素裹,壮观的雪山上,白雪皑皑,在寒风的肆虐下,岿然不动,三十几匹矫健的马背上,是一群衣着不一的高手,皆不屑地看着对面稀少的几人。 此刻,为首的轩辕睿和贺松,一同将马前进了两步。 轩辕睿将手搭在马头上,遥望着对面的司寇云,首先高声开口,“司寇云,我们的人已经告诉那些佣兵团废物,说前方雪崩,走不了了,反正天也将黑,他们是不会来了。如今,你是插翅也难飞了!” “飞”字一落下,司寇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异动,五人立刻警惕地向后看去,只见眨眼之间,雪地中的大树上,瞬间飘下十几人,将司寇云等人的后背死死堵住。 司寇云冷冷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人,勾起唇角,“既然我会来,自然没有退回去的道理!” “那就让我看看你如何不退!”贺松举手,再猛地一放下。从树上跳下来的十几人迅速逼近司寇云等人。 他们是想将她逼到中间的陷阱区。 司寇云眼里闪过寒光,狂风下,她脱下斗篷用力甩到树上,一头乌发顿时逆风而舞,扬声,冷冷道了一个“杀”,用力一夹马背,同时迅速抽出腰间匕首,带头冲向奔来的十几人。 命令一出,身后四人都紧跟其上,握紧手中长剑,相对对方的猛冲,在司寇云的带领下,却要谨慎了许多。 两方人马一接触,立即鲜血四溅。 一个穿着威虎镖局衣服的人,给了身旁兄弟一个眼风,那人很快意会,一时两人就一左一右地猛冲了过来,想给司寇云一个下马威。 割开一人的喉咙,见势,司寇云立即轻拍马背,身子就腾空而起,险险避过两人的杀招。 两人不罢休,想要调转马头再来一击,奈何冲地太猛,还来不及勒紧缰绳,就见身后突然一阵强烈的杀气传来,还未来得及回头,一人的后心瞬间阵痛。 那人低头一看,只看到了一把带血的匕首尖端,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身子就被司寇云一脚踢开,滚到了雪地中。 另一人慌忙砍下手中的长剑,根本忘了运出灵力,司寇云侧头猛力一挡,强劲的罡气立刻将那人手中的长剑震飞出去,同时握紧他的拳头,用力一转,只听“咯吱”一声,那人的右手随着身体就被抛到了半空中,血水立刻融进雪花,溅湿一地,殷红如红梅。 “她有罡气!”贺松顿时大惊,狠狠地握紧缰绳,双眼紧眯,“她竟然兼修武力!” “那又怎么样?!”轩辕睿冷声嗤道,“也不过是一个中级武者罢了!”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六章 以寡敌众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