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二章 客栈风波

看着风风火火的身影,不停地忙碌在木架之间,几个时辰过去后,一座小木屋,就这样展现在了眼前,小白只惊地看了看司寇云,轻盈一跃,惊喜地跳到了新盖的屋子上,左右转了转,甚是满意地朝着司寇云“呜呜”了几声。 抹去额角的汗水,司寇云回到屋子里,拿来一床薄被铺在小屋中,一个隐秘的家,一个只属于她的家,就这样在另一个空间成形了。 这么急着盖这间屋子,除了以备不时之需,这也早就是司寇云的想法,不过也是今日才打算开始实行的。 整理安顿好木屋以后,回到院子时,天已经黑了。 吃过晚饭,修炼了几个时辰以后,司寇云便进入被窝,眯着眼,小睡了一两个时辰,天就朦朦胧胧地亮了。 这天,已经下起了蒙蒙小雪,将银装素裹的世界,点缀地晶莹剔透,纯净美好。 一大早,碧兰就将赶了一下午加大晚上的帐篷送来了,并告诉司寇云,南宫家主想要买下这个制作方法。 司寇云欣然答应了,难得人家喜欢,就做个顺水人情,说不定以后还需用得着南宫家族帮助的时候。 司寇家族门前。 司寇凌,司寇绮婳以及司寇渊等人都来了,该来相送的人都来了,不该来的也来了。 该来的人,是真心相送,不该来的,自然是来暗中欢呼司寇云被送走。 司寇凌走到司寇云身边,将一个锦袋放入她手中,语重心长道:“红雾迷林,野兽凶兽众多,你千万要小心,不要为了修炼拼命。” “放心吧,我会小心的。”接过锦袋,司寇云不用看也知道这是司寇凌随身带着的乾坤袋,里面肯定装了不少的钱财。 司寇绮婳挂着泪珠行也来到司寇凌身侧,拿出一些丹药,“姐姐,这些都是岚宇书院里的先生给我的,路上要是小伤小痛,吃下这个就好了。” “心领了。”将丹药象征地放入行囊中,司寇云却没有再将它拿出的想法。 “家主,你的信,我交到他手里了。还有,我在你的行囊里放了几间棉衣,记得穿,森林寒冷,不要冻凉了。”江素梅哽咽地说着。 司寇云颔首,随即转向司寇凌,“江妈年纪大了,别让她一个人住那深院子,让她回去同姐妹们一起吧。” 司寇凌颔首答应了。 听到司寇云这么一说,江素梅赶紧难过地别过脸,怕被司寇云看见难过,赶紧钻进人群,只留下了一个头发花白的佝偻背影。 那边司寇奉也在同司寇杰交代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,司寇云便带着身后的五人乘上马车,将鞭子一扬,马儿一吃痛,立刻扬起前蹄嘶叫了一声,立马“咯噔咯噔”地进入了雪色中。 这一别,不知是生是死,但当司寇云历经磨难回到家族中时,一切却已经物是人非,失踪的失踪,死的死,早已没了当初的温情。 马车已经消失,相送的人也离开大半,只留下司寇渊和司寇玦等人。 司寇渊看向那消失的方向,猛地击出一拳,一道蓝色的灵气闪过,将天空中大片雪花都蓬散开来,击中雪地,顿时发出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雪花泥土散尽以后,是一人深的地洞,强大的力量,不容小觑。 “司寇云一走,这一切便又恢复了。”司寇玦阴狠地撅起嘴角。 司寇渊握紧拳头,眼中精光乍现,眼角是得意而嚣张的笑容,“只需一个月,我就可以完全掌握司寇家族!” “王武霖!”他忽而冷声一吼,雪中瞬间出现了一道人影跪在地上,他指着司寇云马车压过的地方,“将司寇云死死困住一个月,不管是让她残,还是她死,都不得让她完好无损地回到司寇家族!” “遵命!”王武霖头一点,立即消失在了原地。 这时,司寇玦摇着轮椅走过来,皱眉道:“就凭一个王武霖?” “不急,不急,”司寇渊老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直线,“还有一个人,恨不得她马上就死!” “夏焱?!”司寇玦很快想到他,顿时狂喜,“这下子,就算司寇云三头六臂,也飞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!” 一时,两人俱是笑在了一起。 笑完,司寇渊便叫来了李秀,李秀立刻跪在地上,此人正是被司寇云第一天穿越过来时,打得瘸了一条腿的李妈。 司寇玦不解地看向司寇渊,正要询问时,只见司寇渊眯着眼地摸了摸胡子,悠然道:“那江素梅与司寇云那般要好,就从她下手吧!” “谢大长老隆恩!”李妈感恩戴德地给司寇渊行了一个礼,想起司寇云,一颗心早已恨得发痒,当日司寇云不但杀了她情同姐妹的朋友张妈,还将她的一条腿打断,致使现在还受着别人的耻笑。 现在,她终于可以将仇恨加在她喜欢的人身上,她当然无比快慰! 接了吩咐后,她便火急火燎地离开了。 看着离去的李妈,司寇玦看向司寇渊,“我的仇,什么时候报?!” “时机一成熟,终身残废算什么?!她自然变得比你还惨!”司寇渊阴狠地勾起嘴唇,阴冷一笑,便进了屋子。 听得这话,司寇玦大喜,赶紧摇着轮椅,宛如一只跟在主人身后的哈巴狗,笑着随他一道进了屋子。 道路那头。 司寇云等人已经走了大半天了,天上弥漫的小雪,渐渐转为了大雪,马车更是寸步难行。 掀开帘子,大雪立刻迎面扑来,司寇云向外打望了一圈,放下帘子,“今晚我们就在这个镇落脚。” 碧兰等人立即收拾起重要的细软。 这次,除了司寇杰、碧兰、和一位打理杂事的精干婆子,司寇云还带了两位族人,一位是司寇杰的表哥,司寇策,另一位则是凌云酒楼掌柜的大儿子,司寇意白,两位都是极其沉稳可靠的人,一路没有吩咐,绝不多说半句话。 此时,司寇杰也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外头,只见漫天大雪宛如一道天然的屏障,阻碍了视线,以致看不清外面店铺的招牌。 走了一会儿,马车便停在了一家还算可以的客栈前,六人拢紧大氅,先后下了马车。 小二立马迎上来,取过缰绳,将马车赶到内院的马厩旁,另一位小二则麻利地给六人带路。 这次出行,为了方便,除了婆子,司寇云和碧兰都换了男装,模样虽然清秀,但浑身散发的冷肃气息,完全看不出是女儿身。 进了客栈,租下客房。婆子就跟着小二,立即将行李拿进屋,好好打理了一番,司寇策则跟在她身后,将所有的屋子都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。 两人下到一楼客厅,只见客座都几乎满了,还好来时司寇云占了两张桌子,这才有吃饭的地方。 此时,司寇云一边等着饭菜上桌,一边不着痕迹地细听并打量着四周的人,除了大部分经商的商人,还有少数佣兵团的人,看拿着的弓箭等物,可能是出去狩猎的。因为现在妖兽大多冬眠,所以剩下的都是一些冬兽,但正因为如此才珍贵。 饭菜上桌后,司寇云等人才刚刚拿起筷子,门口就进来了一批人。 为首的,是一个身穿墨绿长袍,眼角略微阴沉的四五岁的男人,他手臂轻轻一抬,身后的族人立即上前为他解去黑色大氅。看见那大氅,不少商人都发出了细微的倒吸气声,行里人一看,就知道那件大氅,持加了不少玄阶黑风熊兽晶。 “那是轩辕族的三长老,轩辕睿。”碧兰一边夹起青菜,一边状似聊天一样谈笑着,“此人阴狠毒辣,霸道嚣张,是轩辕族里出了名的凶悍,虽位列三长老,但其实力却足以同轩辕族的家主并肩。” 听她这么一说,司寇云突然想起在天下竞技场中,司寇杰好像提到过轩辕族内乱,于是转向司寇杰,“轩辕族的内乱是怎么回事?” 司寇杰这才收回看着轩辕睿的目光,压低声音道:“好像就是这轩辕睿和家主产生了间隙。前几日在轩辕族每年举行的比武大赛上,两人还公开比试了一番,居然打了一个平手,虽说是比试,但两人却负伤不少。” “如果轩辕睿想要夺得轩辕家主之位,自然要用智力和武力来笼络人心,同轩辕家主比武,也属于正常的范围内。”碧兰接过话题,沉声道:“但是这轩辕族的家主,可是皇上在暗中操纵的,轩辕睿居然敢公开挑战轩辕家主,不就等于公开挑战皇上的权威吗?” 轩辕族,在沧东大街上,经营着一个川流不息的盛京买卖场,据司寇凌的暗中调查得知,是由轩辕一族垄断,每年收入白银上万。司寇云仔细算过,这个数目几经折算对比后,可算得上中国清朝时期半年的收成,简直是富得流油。 轩辕族,不但是召唤大族,更是永安城内的第一富族。而它之所以能明着这么富有,背地里老皇帝也出了不少力,当然他也得了不少好处。 这次轩辕族内乱,和老皇帝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。 司寇云低眉沉思着,直觉告诉她,这轩辕睿的背后肯定有位大人物给他撑腰,否则,他不敢这样猖狂,但那人会是谁呢? 夏君明? 不可能,夏君明绝对不会给这种人撑腰的,倘若这样做,那他绝对是自掘坟墓! 夏焱? 想罢,司寇云自嘲一笑,只怕他有这个心,没这个胆,加上现在他正得宠,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来冒险。 看来,这又是一出皇家好阴谋了。 司寇云淡然地勾起唇角,正将一口白饭送入嘴里,忽见柜台处传来一阵吵闹声,她闻声看去,只见轩辕睿的人,正和掌柜的吵闹了起来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二章 客栈风波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