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章 圣意难违

“她一介弱女子,成天药罐不离身,一身都是病,大长老还怕她坏了你的大事?”绿袍人笑着反问道,语气里尽是不屑。 司寇渊顿时不悦,隐忍了一番后,想到留一个废物在家族,对自己也没有影响,才回道:“如此,那老夫就答应你的要求!” “大长老一言九鼎,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。日后,我们定会还有许多需要合作的地方。今日,大长老还有许多事要忙,我就不多留大长老了。”绿袍人笑看着司寇渊,语气客套从容,面对一代长老,却毫无谦卑之态。 闻言,司寇渊也不想耽搁,告辞后就起身离开了承宝客栈,行进客栈门口时,他才回头看了一眼厢房的方向,沉着一双老眼,那人气度不凡,绝非池中物。 不但轻易拿到司寇凌的东西,还不惜以此为条件,要求留下司寇绮婳,如果真是绮婳,但她身上却无半点羸弱之态,且毫无药味,她究竟是谁? 不及细想,他又被赶来的王武霖,因为重建厚渊阁一事,而开始忙得焦头烂额起来。 与此同时,另一边,回到司寇族的司寇云,却已经吃过晚饭,开始进入九幽玄境,捣鼓起了镇元八角神鼎。 走到这个黑色的大家伙面前,司寇云围着它转了一圈,经过前几日以失败告终的尝试,今天,她准备总结一下前前后后的经验,再试一次。 这时,在一旁修炼的小白,小眼瞅了瞅司寇云,也跳到神鼎边缘,走了一圈后,一边朝下望着,一边想着什么。 司寇云看到它这番神态,连忙问道:“小白,你想到了什么吗?” 小白点了点脑袋,立即跳到药草上,用爪子将所有的药草刨到了一起,再指着这些药草,再指了指神鼎。 “你是要我把所有的药草放进神鼎?”司寇云不解道,“可是这些用量完全超过了书中所记载的,这样行吗?” 小白赶紧无比自信地点了点头。 突然想到每次炼出来的药,都是一团黑焦,似乎和用量也有关,于是司寇云便抱着一试的态度,将足足有一怀抱的药草,全都放进了神鼎。 再顺着八条脉搏一样的管道,分别注入清水,然后她就退到鼎身,一处印着手掌的地方,将双手放在上面,大小刚刚好。 调息凝神,慢慢运转起体内的灵力,利用精神力将体内的灵力,很快转化为源源不断的火,再通过手掌,运输到鼎身。 神鼎的鼎身四周有两条相互交错纵横的凹槽,司寇云的火一运出,凹槽内瞬间被火填满,就像两条火溪,闪着耀眼的光芒,不停地围绕着鼎身,再猛地灌入神鼎内,混着那写清水,水火交融,不停地淬炼着鼎内的药草。 过了大半个时辰,也没有闻到焦味,司寇云惊喜地发现,这次炼药果然顺利了许多。 虽然时间长了许多,灵力也消耗不少,但闻着那药草香渐渐转为浓郁,接着隐隐淡了下去,果如书中记载那样,顿时明白这次的炼药离成功不远了。 就在司寇云准备收火时,小白突然来到她身边,凑近神鼎,皱着黑亮亮的小鼻子,仔细地闻了许久后,立时跳到她的肩头上,摇了摇脑袋,示意还不行。 书中记载的是,没有气味时,就证明丹药差不多炼好了,可是她已经闻不到空中的药材味了啊?想了想,她顿时明白过来,小白的鼻子可比她灵多了,于是撑住身子继续加了一把火。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小白嗅了嗅神鼎上方的气味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 司寇云此刻已经虚脱,脸色微微泛白,收了灵力后,打开鼎盖,发现中心一方承载丹药的小匣子内,果然不再是一堆灰烬,而是神奇地躺着一粒精致的金黄色的一品补血丹。 连面颊上的汗水也顾不得拭去,司寇云欣喜地一手举起自己练就的补血丹,一手抱着小白,并用脸蹭着它的脸,高兴地说道:“看来书中记载的草药比例用量,并不适合初学者。小白,你真是我的幸运星!” 幸运星? 小白眨了眨亮晶晶的小圆眼,不解地看着司寇云。 司寇云却放下它,拿出一个小盒子,将补血丹宝贝似放进去,道:“这是我炼的第一粒丹药,一定要好好珍藏。日后,我一定还要炼出更多更高级的丹药!” “呜呜呜!”小白欢呼地从司寇云的一个肩头,跳到另一个肩头,信心满满地点头摇尾。 这宛如小狗的模样,看得司寇云简直是忍俊不禁,一人一兽,在这空旷的世界,笑得分外开怀。 这时,木屋外,突然一阵地动山摇,司寇云迅速收了笑容,神色严肃地看向外头。小白亦是一副全身戒备状态,警惕地看着对面的山头。 很快,那震动就消失了。 司寇云立刻跃出木屋,来到空旷的地面上,打开加伦瞳,利用远视一看,居然清晰地在对面山头,发现了一个黑暗的巨型山洞! 小白似乎也看见了什么,朝着那山洞,迅速低吼了一声。 但除了吹来的阵阵阴风,什么声音也没有,更别提活物了。 那里面难道藏着什么?! 司寇云紧皱着眉头,这个地方,除了第一次她大致看了一小部分,还有很大部分,她还有去过,后来几天,她除了发现这个地方是悬在半空中的,宛如一个小型行星外,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。 这里没有火山,也不可能是火山的异动,那么刚才的震动,那大半就是有什么东西在活动,而且绝对不是一般大小的东西! 见时间也不早了,反正那东西留在那里也不会消失,于是司寇云决定暂且将此事放在一边,启动九幽玄珠,同小白一起便离开了玄境。 翌日。 天朗气清,下了几天的雪停了,清冷的空气,却比前几日更加刺骨寒冷。 房内,司寇云草草喝了些粥饭,起身便往书房走去,人恰恰走到雪地中,江素梅突然招手叫住她,“家主!等等老奴!” 司寇云回头,正好看见她手腕上搭着一条小褂棉衣,急急地走到身边,一边将小褂展开,一边忍不住关切地责怪道:“家主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这天虽然没有下雪,但融雪天却是更冷,快将这棉褂穿上吧。” 司寇云淡笑着依言伸出手臂,任由江素梅为她穿着棉衣,“江妈辛苦了。这大冬天的,洗衣服太冷,我已经命人打来了一些干柴,你就将水热热再洗吧。” 看了看布满整只手的紫色冻疮,江素梅会心一笑,拍了拍司寇云的手背,“人人都道家主心冷,真是浑说了!” 说完,她又为司寇云理了理鼓鼓的清蓝色棉衣,“家主去忙吧,老奴到时候就把午饭送到你书房,不要累坏了身体!” “嗯!”司寇云颔首,转身便去拉院门,谁知手还没有触及门把手,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。 院外,突然涌进三个身着深蓝色宫服的内侍,一个花白头发,面容严肃,身子骨却十分硬朗,年龄在六十岁以上,其余两人候在他身旁,只有二十来岁的清秀样子。 “司寇云接旨——”老太监李德福头一扬,尖着嗓子唱道。 圣旨一到,就如同御驾亲临,江素梅赶紧慌忙下跪,但司寇云却笔直地站在原地,理所当然地等着李德福宣旨。 “大胆!见了圣旨还不下跪!”身边小太监立刻厉声吼道。 “有话快说。”司寇云冷目看向那小太监,浑身散发出一股肃杀的气势,小太监被吓得立时缩回脖子,赶紧退在一边。 司寇云即将去七重殿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所以,对于一个将死的死人,李德福也没必要和自己闹不快。 他淡然地瞥了一眼司寇云,什么也没有多说,重新将视线转到了圣旨上,再次提高尖嗓子,唱到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司寇云实力欠佳,进入七重殿定是凶险万分,朕慎重思考,特决议将司寇云遣送至红雾迷林修炼,一来收服众妖兽,造福周边百姓,二来提高亲战能力,更上一层楼,特望司寇云历经锻炼,成功进入七重殿。钦此——” 单手接过圣旨,司寇云一阵鄙夷,看来夏焱和司寇渊那老贼,已经开始忌惮自己,所以才将她调到距离永安城有三天四夜车程的红雾迷林。 雪地上跪着的江素梅这才起身,恭敬地送走三位公公,十分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家主,“家主,要不要禀报老爷啊?那红雾迷林妖兽丛生,幻境迷雾,凡是进入此林的人,一半是有去无回啊!” “不用担心,想要你家主我死,还没那么容易!”司寇云冷笑一声,“你马上去找一位木匠,让他给我准备一间简单的小木屋的各种木材和工具,还有建造图纸,越快越好,最好今晚之前就给我。” “是!”江素梅虽然心善唠叨,但在紧急状况下,还是十分镇定,听司寇云吩咐完,也没有多问什么,赶紧就到集市去办事。 看着江素梅的背影,司寇云立即到前院寻来碧兰,吩咐她召集所有族人到祠堂后,她便即刻先到书房,随手几笔画了些现代的收缩帐篷。 听闻南宫族是出了名的能工巧匠,这些小玩意肯定难不倒他们,如果接到这样的定制,肯定会非常有兴趣,相信不用到今夜,他们就能将帐篷送来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十章 圣意难违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