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九章 阴谋再起

她叫司寇凌去查,只不过是为了还他适才对自己的关切之情,因而要他提防着,别被身边的人害死了,都还蒙在鼓里。 厚渊阁。 此时一片狼藉,除却冒着青烟的焦土,就只剩下了几节残损的石柱子。 楼阁内没有司寇渊的影子,只有王武霖并几位亲信打理着废墟,此次损失,几个月内怕也是极难恢复了。 此时,司寇渊正阴沉着一张可怕的脸,火速赶往皇子府,殊不知经过昨日的大火,皇子府也是一蹶不振,一众工人在废墟里忙上忙下,也只是才将烧尽的木炭收拾干净,主人夏焱也只好暂时搬到了另一处宅院中。 来到废墟前,问过主修皇子负责人后,司寇渊又再次打马赶往夏焱新住的宅院。 根据指示,他快马加鞭,见前方果然有一处没有牌匾的府邸,他赶紧跳下马,来到门前,“通知大皇子,就说我是司寇家族的大长老,有要事求见。” 守门人立刻进去通报,很快将司寇渊请进了夏焱的内院。 内院中,司寇渊刚一踏过月亮门,就见前方树荫处的凉亭内,石桌旁坐了有三个人。 除了中心脸色极差的夏焱,还有两位同样身着皇子袍的年轻男子,历经世事的司寇渊立刻就猜出了这两人的身份,正是和夏焱平日里走得较近的两位皇子,三皇子夏成宇和十二皇子夏懿。 走到凉亭前,他恭敬了行了一个礼,“奴才参见三皇子和十二皇子。” “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我们是谁,司寇大长老洞察力果然不凡,免礼吧。”说话人,生得眉清目秀,一副平易近人的笑容,正是具有宽厚待人之称的三皇子夏成宇。 “谢三皇子。”司寇渊立即起身,正准备退到一旁时,长相清俊,看似无邪的夏懿,对夏焱行了一个礼,“既然大哥已相安无事,臣弟也慰问过了大哥,那我们也该告辞了。” “父皇那边,我们自然会替大哥劝谏几句,毕竟血浓于水,相信过不了几日,父皇定会念在父子一场上消气的。”夏成宇安慰道,将手搭在他的肩头上,“你且称病,好好在府邸中休息几日,免得上朝惹父皇怒气难消。那我们就告辞了,改日再来探望大哥!” “如此,就先谢过三弟和十二弟了。”夏焱起身,将二位皇子送了出去。 这时,候在一旁的司寇渊立时觉得事情不对劲,皇子府起火,老皇帝不但没有表示关心,居然还生大皇子的气,这究竟发生了什么,于是他小心地走上台阶,探身问道:“大皇子......” “啪——” 司寇渊的话还没有问出口,夏焱就大发雷霆了起来,将桌上的杯盏茶具一应推倒在地,一张脸黑得可怕。 “原先本宫还怀疑是司寇云在背后捣鬼,烧了本宫的皇子府,看来是本宫高估了她!”夏焱愤恨地咬牙道。 司寇渊惊讶问道:“大皇子此话怎讲?!” 夏焱一手捶中石柱,凉亭遽然一动,“今晨,本宫去早朝,父皇突然将一本账册摔在了本宫的面前,这本账册里,全都是几年前本宫的旧账。” 夏焱这么一提,司寇渊顿时了悟,夏焱口中的旧账,就是他近年为了迅速强大起来,拉拢朝中各方官员而贪污行贿的一大笔钱。这事,在众皇子以及朝中官员中,原本就是历朝历代都有的事,皇帝如果不兴起突然调查,自然可以瞒天过海,不会有人知晓。 “看来,皇宫里,是有人想要翻身了。”夏焱眯着双眼,手握成拳,“居然敢妄想撼动本宫在宫中多年的势力!” 司寇渊先将厚渊阁被烧一事放下,问道:“那大皇子可有头绪了?” “宫中各方势力均有,想要将本宫扳倒,自己坐上皇位的人,更是不计其数,在没有找出确凿的证据,证明是谁参奏了本宫之前,本宫暂时还无法下定义。”说完,他看向司寇渊,冷冷道,“但本宫根据近日各皇子的异常情况来看,夏君明是最大的嫌疑人!” 夏君明?! 司寇渊突然想起这位废物太子,这几日,他确实有些不同,不但出席来参加司寇家族的新秀比赛,还破天荒地亲自去了天下竞技场,大有出山的迹象,所以夏焱的怀疑不无道理。 但转念一想,他道:“但是,就凭一个灵武皆无,空有一笔财产的废物,就真的敢和大皇子抗衡吗?他这不是以卵击石吗?” “夏君明一向与本宫不和,依本宫来看,他定是与宫中的哪位皇子联手了。”沉思了一会儿,夏焱又道,“这几日,本宫得趁称病,该好好调查夏君明这十多年的底细了!” “大皇子宽心吧,这夏君明只不过是一只华丽的纸老虎,比不上灵术强大的大皇子的!”司寇渊及时拍着马屁。 夏焱闻言舒展了眉头,这才仔细看向司寇渊,“你来找本宫所为何事?” 司寇渊这才哭丧着一张老脸,叹了一口气,“我的厚渊阁,同大皇子的皇子府一样,也葬身于火海中了!” “什么?!”夏焱一惊,不可思议道,“是谁做的?!” 司寇渊摇了摇头,“这也是今晨发生的事情,那两人黑衣蒙面,身手十分敏捷,一个杀人,一个放火,将我的厚渊阁烧得干干净净,不但连一根药草都没有留下,就连柜台里的钱,也没有放过!” 司寇渊痛心疾首地回忆着,“那时我依着大皇子的吩咐,找了些理由,正在凌云阁教训司寇凌那些人,没想到腹背受敌!让我损失惨重啊!” “大白天的,难道就找不出一丝线索?!”夏焱明显不置信。 “根据同其中一人交手过的掌柜说,那两人身材修长,不甚男儿的魁梧之态,到像是两个女人!”司寇渊双眼含恨,指着司寇家族的方向,“后来我根据时间一推算,那两人极有可能就是司寇云和她身边的高手碧兰!” “司寇云?”夏焱轻轻默念了一遍,似联想到了什么。 “这司寇云名里暗里都在算计我,我的势力和人心,已经大受她影响。我怕她是想来个釜底抽薪,将我的势力一点一点削弱,一个月后,再对付她,恐怕就很难了!”司寇渊十分激动,立即跪在夏焱身下,愤愤求道,“我恳求大皇子,想办法将她撤出永安城,免除后患!” 夏焱若有所思地垂头看着司寇渊,突然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,“你说,那日在天下竞技场,是不是司寇云已经和夏君明联手了?” 司寇渊一惊,“那司寇云不是如虎添翼了?!” “看来,司寇云是真不能再呆在永安城了。”夏焱踱步来到凉亭前,看着下着小雪的天空,“明日,本宫就让三弟向皇上请旨,以借锻炼司寇云为由,将她送到万兽丛生的红雾迷林。” 闻言,司寇渊阴险地勾起唇角,“到时,我们再借野兽攻击为由,将司寇云打得不死也残,看她还怎样去闯七重殿那一关!” 夏焱得意一笑,与司寇渊互相对视,“不但隔离了她与夏君明,还除去了她这个眼中钉,真可谓一石二鸟。” 司寇渊恭敬地垂首高呼:“大皇子智勇双全,司寇渊愿意尽犬马之劳,助大皇子一臂之力,早日心想事成!” “大长老客气了,快起来吧!”夏焱立即将司寇渊扶起,笑道,“你我二人合力,一定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,到时,本宫不会忘记大长老的!” 司寇渊连忙起身,看着夏焱友善的脸,亦笑得欢喜,两人因为共同的目的,很快就成了一条船上的人。 天快黑时,司寇渊才回到自己厚渊阁,看了一眼惨不忍睹的焦土,一口心血还是忍不住上涌,极力忍住以后,突见王武霖急冲冲地赶来。 “大长老,有位客人找您,现在正在对面的承宝客栈里候着。”王武霖一走近就说道,“那客人找您找得急,已经等了大半个时辰了,说是有要事,叫您一回来就去见她。” 司寇渊略微思索了一下,就道: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 王武霖立时退下。 司寇渊出了一口气,转身就朝背后的承宝客栈走去,小二立刻就迎了上来,问过找人还是住店后,麻利地将他带进一间上好的厢房。 走到二楼一间隐蔽的厢房后,桌旁,坐着一位带着白纱斗笠,身穿暗绿色的长袍,分不清男女的人。 “你来了?”听见脚步声,那人问了一句,发出的是苍老沙哑的声音,显然是经过了处理。 “你将司寇凌的订单交给老夫,司寇凌也因此如老夫所计划那样受挫,”司寇渊开门见山,直言不讳道,“老夫却是损失惨重,但是答应你的条件,只要老夫办得到,自然竭尽全力,不会食言。” “司寇大长老果然是快人快语,为人爽快。”绿袍人赞赏了一番后,笑道,“我自然也不会在金钱方面为难大长老的。” “我的条件很简单,”起身,她透过白纱斗篷看着司寇渊,“只需要大长老将司寇凌身边的司寇绮婳,想办法留在司寇族一个月,一个月就足以!” “为何?!”司寇渊不解地问出口,意识到自己失态,赶紧笑着掩饰道,“司寇绮婳是司寇凌的人,留她在司寇族,对老夫没有一丝好处。”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九章 阴谋再起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