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八章 黄雀在后

司寇云满意地看了一眼宽敞的大门,随后负手,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,将凌乱的酒楼大厅,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后,见战事已歇,最后将视线定在了正隐忍着得意的司寇渊脸上。 “请问大长老,我凌云酒楼究竟是发生了何事?”司寇云装着是刚刚到来的样子,皱着眉头很是生气地问道。 碧兰立即找了一张完好的凳子,让司寇云坐下。司寇云则给了她一个眼神,于是她立即到门外守着,不让司寇渊的人来禀报。 司寇渊却是恶人先告状,一口咬死道:“老夫早晨只不过是去了一趟香茗楼,取些了茶叶,司寇凌却突然命人把老夫硬抓到这里,还对老夫的人大打出手!” “你!”司寇凌恨恨地指着含血喷人的司寇渊,气得简直想啃了他的骨头,“你休要在这里颠倒是非黑白!今天,我司寇凌就算死,也不会就此罢手的!” “大长老是一个王阶玄王三星,即将突破灵王的人,说我父亲欺负你一把老骨头就算了,还说我父亲欺负你身边的威虎镖局三当家,这样说,未免不让人笑掉大牙吧?”司寇云悠然地躺在椅子上,懒懒地抬起眼皮,看了那三当家一眼。 此刻站在司寇渊身边的人,相貌平凡,古铜肌肤,身材高大威猛,一身凸起的肌肉十分明显,一看就是力大无穷的高手,居然是近年难得一见武修者,他正是在天下竞技场中,司寇奉提到的威龙镖局三当家,贺松! 贺松见司寇云瞧来,只是上下看了一眼,便没有多做停留,俨然是没在意司寇云。 较之第一次见司寇云所以不知情的贺松,司寇渊阴沉的老眼,却闪过了一丝惊讶,她居然对他的灵力修为这般清楚,几日不见,她如今又是上升到了何种地步? 故意利用加伦瞳查出他的修为,再故意说出来,司寇云要的,只是拖延时间,待厚渊阁一烧完,这一场戏也就结束了。 “贺松是老夫的朋友,见老夫被困,又恰好经过凌云楼,出手相助,本就是为了一个“义”字,有何不妥?”司寇渊狡猾地反问道。 “好一个义薄云天。”司寇云嘴上虽如此说,心里却知道,所谓的义薄云天,不过就是因为夏焱的府邸被烧,夏焱怀疑是她和司寇凌所为,所以借此发难罢了。 “呸!”司寇奉愤恨道,“真正是厚颜无耻,狼狈为奸,蛇鼠一窝!” “你说谁是蛇鼠一窝?!”司寇渊身边的族人吼道。 “我爹说的就是你们这些小人!”司寇杰立马站出来为司寇奉补充道,“整日求着外人来整垮司寇家族,这样的人,简直是畜生都不如!” “你找死!”司寇渊尊严被辱,立刻凌空推出一掌。 司寇奉上前一步,长刀一划,掌风立时被反弹到一旁,在墙面上生生击出一个大洞,他也倒退了三步才稳住。 将刀立在身旁,他大声耻笑道:“我儿说得不错,以大欺小,果然是畜生都不如!” 可能司寇云的迅速强大,给了司寇凌一派人底气,竟也不再畏惧司寇渊。 司寇渊立刻上前,准备同司寇奉打在一起,空中突然飞来一杯茶盏,立即挡开了两人的距离。 “证据呢?”见时间也差不多了,司寇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演戏,扔出茶杯后,冷冷看向司寇渊道,“去茗香楼取货物,都有一个规矩,就是交了订金以后,会发一张单子,而顾客下次去取货物,就拿出这张单子交给茗香楼的楼主。既然事情是这样的,那大长老就交出单子,让茗香楼主一验真假便知。” 司寇渊一副真金不怕火炼的模样,一边将单子递给司寇云,一边言辞凿凿道,“老夫早已当着司寇凌的面,在楼主面前验过,这单子确实是老夫订下的货真价实的真单子。” 接过单子的司寇云,却并没有看单子上的内容,而是迅速打开加伦瞳,仔细扫描着整张单子,脑海里,瞬间闪过众多手指印,手指印再迅速变作了拿过这张单子的一张张人脸。 这几日随着灵力的提升,加伦瞳的功能也在奇妙地壮大,这是在23世纪不曾有的事,但在这个修炼的世界却实现了。 收回加伦瞳,她早已记住了那些人脸,她面色平淡地将单子交给司寇渊,道:“我也看过单子了,确实是货真价实。” 说完,就见司寇凌身边的开始不服起来,她凌厉的眼风一扫,“自己守不住东西,还将责任推给别人?!” 被司寇云这一吼,司寇奉等人立即清醒过来,无言以对地站在一边。 司寇凌也是回过了神,和司寇渊斗了这么久,他只知道是司寇渊偷了他的单子,却没有怀疑过自己身边的人。 “既然是个误会,而且大家又是自己人,各方人马也无大碍,不如就关起门来私了好了。”司寇云起身,缓了缓脸色,道:“大长老就将砸毁凌云酒楼的桌椅钱,还给我就可以了。” “此话怎讲?!”司寇渊生气道,“老夫不但人被打伤,而且还被你爹冤枉。老夫还没有要你还给老夫一个公道,你竟然还要老夫赔钱?” “大长老可能记性不太好,不要忘了,这凌云酒楼如今是谁的?你今天又是在谁的地盘上打架斗殴?”司寇云说完,故意面向司寇凌,“你们今天在我的地盘上打架斗殴,我随时可以告上官府,说你们扰乱良民,破坏民宅民屋!” “何况事情一旦闹大,真相究竟如何,一查便会水落石出,对你,对我,以及对司寇家族的名誉,都不太好吧?”说完,她对着司寇渊,挑眉道:“适才那么多人看见了,大长老不会是想赖账吧?” “不就是一点桌椅钱嘛,老夫赔得起!”司寇渊气极,这次只不过是夏焱想要借此教训一下司寇凌父女,他才出此下策的,目前棘手的司寇云还没有离开司寇族,就还不是和他们彻底闹翻的时候,于是朝柜台上扔出一锭金子,怒气冲冲地大步离开了凌云酒楼。 身后的大帮人,也跟着他,浩浩荡荡地离开了。 “就这样便宜地放过他吗?!“司寇杰年轻气盛,指着大门,不可置信地看向司寇云,“就这点钱,根本弥补不了今日惨重的损失。” 司寇云却毫不在乎司寇杰的怒火,回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勾起唇角,意有所指道:“于他,那算是一笔大开销了。” 司寇杰不懂,只得隐忍着不再多说。 此时,守在门口的碧兰走到司寇云跟前,俯身小声道:“听见小厮的话以后,他气得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。” 司寇云看了一圈四周受伤惨重的族人,眼色寒冷,“算是便宜他了!” 碧兰却满心快慰,这一次,不管是于公,还是于私,司寇渊都输得彻底,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 “噗——” 突然,司寇凌猛地喷出一口血,脸色惨白如纸,忍了许久,见司寇渊走远,这才身子一晃,直接支撑不住地软了下去。 司寇奉赶紧扶住了他,忧心道:“老爷,我们进屋休息一下吧!” “万一司寇渊来偷袭呢?知道我受伤,会不会为难云儿啊?”司寇凌担心地看向司寇云,拼命地抓着司寇奉的手,撑着想要站起来。 “你上房休息,这里有我,司寇渊还翻不了天!”司寇云走过去,脸色难得柔和了一瞬, 司寇凌看着司寇云胸有成竹的样子,点了点头,这才由司寇奉扶着往楼上走去。 司寇云扫了一圈凌乱的大厅,蹙眉问向司寇杰,“绮婳呢?” 司寇杰如实禀报道:“由于打斗激烈,她被老爷藏在了上......” “爹!” 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楼上突然传来了绮婳的一声尖叫。 绮婳脸色苍白,匆匆向楼下跑,途中因为太急,还差点摔了下来,比之司寇云的冷漠,她却更像是一个大孝子,扶着司寇凌,一边不停地心疼着慰问,一边还伤心地抹着眼泪。 司寇云却眉头一蹙,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。 她向身边的司寇杰问道:“前往订货的单子,一般都是谁接手,又是谁保管的?经过了哪些人的手?” 司寇杰适才虽对司寇云的处理方法不赞同,但他冷静下来后,也知道这是自己人的过错,没有防患于未然,才让司寇渊钻了空子。 此时经司寇云这一问,顿时醒悟过来,道:“家主的意思是......” 司寇云道:“你只需告诉我即可。” “一般的单子都是我去接,父亲保管。由于冬天客人的吃茶量大,所以这笔茶货单子比较大,就由父亲去订单,老爷自己保管着。”司寇杰不敢含糊,立即详细地说道,“所以这次接触订单的只有两个人,老爷和我爹。” 司寇云低头沉,思维开始飞速旋转,加伦瞳的信息中,除去司寇凌、司寇奉的手印,除去司寇渊和她自己的手印,再除去那张不认识的茗香楼主的脸,那内奸,就只剩下了一个人...... 想罢,她不禁捏紧双拳,深深吸了一口气后,重新睁开眼,眼里却已经没有了半点神情,她平静道:“叫老爷好好查一查吧。” 说完,便带着碧兰离开了凌云酒楼。 到底司寇凌会不会查,查到了会不会将此人公布出来,会不会惩罚此人,司寇云都毫不在乎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八章 黄雀在后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