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七章 以暴制暴

司寇云漫不经心地瞅了两人一眼,道:“很简单,大眼睛容易进沙子。” 此话一出,两人先是不解,然后想到漫天飞舞的沙尘,突然醒悟了过来,是说独角兽一靠近就攻击了雷霆兽的眼睛,原来是这个原因啊! “战场上,任何一点细小的缺陷,都会成为胜败的关键,”司寇云看向两人,清冷的双眼忽而沉了下来,“所以,想要活命,想要胜利,就必须付出更多,舍去更多,除了孤独和完美,你什么都不能去拥有,也不该去拥有!” 一席话说完,司寇云已经扬起火色锦裘坐上了雪羽银鬃马,司寇奉和碧兰两人却依旧愣在原地,对于司寇云冷酷而自然的话,却十分惊讶,什么时候,这个从未走出深宅大院的司寇云小姐,居然出入过战场了? 大约一炷半香的时辰,司寇奉回到凌云酒楼,而碧兰则跟着司寇云回到了司寇家族。 司寇云回到家族后,依照惯例进了书房,她拿出碧兰几日前为她找来的鹅毛,沾了一下墨汁,开始迅速书写了起来。 目前,虽然还不知道她的身世,也不知道司寇凌对她的父女之情究竟是否真心,但是她这段时间确实得到了司寇凌不少的好处。 虽不提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这个道理,她司寇云从来就是一个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的主儿,既然司寇凌对她好,她也不会置若罔闻的。 于是,她开始写了一些关于23世纪先进经商的技巧,好让司寇凌的生意能够更加红火起来,同时,她按照自己进入特种部队时,所受到的优良培训,制定了一套完整的方案。 写这些,无非就是为了她灭掉司寇渊这个势力,离开这个家族进入七重殿以后,以防夏焱明里暗里来加害,而为司寇凌做的后期打算。 鹅毛笔虽比不上23世纪的笔,但也比毛笔快捷方便许多,很快,她就写好一封书信,严加密封交给碧兰,让她必须保护好交给司寇凌,如果遇到什么特殊情况,必要时就算是毁了书信也不能落入他人手里。 碧兰应下后,便拿着书信飞往凌云酒楼。 为了能更快修炼和提升自己,司寇云免了司寇绮婳原先所说的家主庆宴,除了每日到九幽玄境修炼以外,见灵修也提升到了六星,就进入地下室,开始研究起镇元八角神鼎,后来为了方便,就直接将神鼎移到了九幽玄境之中。 这天,司寇云刚刚从九幽玄境中出来,就忽然听到碧兰有些紧急地拍着房门,似乎发生了大事。 “不好了!”门一打开,就见碧兰喘气如牛地扶着门框,一向沉静的脸色竟有几分慌神,“凌云酒楼出事了!” 司寇云二话不说,立刻招来雪羽银鬃马,跨上马背,一把将碧兰拉上马背,边打马奔驰边问道,“大体是什么事?” “老爷同茗香楼定了一批货,按期在今天交货,但茗香楼的楼主却说那批货已经被人取走了,由于是老主顾,所以老爷将订金全都交了,顿时大发雷霆,询问后才知道,原来是司寇渊竟拿着老爷的手续取走的!”风太大,碧兰便紧紧靠在司寇云耳边,大声说着。 司寇云回头问道:“现在他们在哪里?” “他们现在在凌云酒楼,我走的时候,就已经打起来了,所以我赶紧跑回司寇族通报家主!”碧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楼房,语气里很是担忧,“司寇渊请了威龙镖局的人,两方人竟卑鄙地夹击老爷一个人!” “我还在,他们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,难道家主之位,当真如同他们想的那样只是一个虚设吗?!”司寇云将手中的缰绳一提,雪羽银鬃马立时就变了方向。 碧兰见原本奔向凌云酒楼的方向突然变了,不解道:“家主这是要去哪里?” 司寇云冷笑道:“自然是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!他司寇渊如何对我司寇云,那我司寇云就以其人之道,还之其人之身!” “您要去司寇渊的厚渊阁?!”碧兰震惊道。 “今天,我们就来一场痛快的厮杀!”司寇云冷眼微眯,猛地一拍马背,黑亮的长发顿时飘扬起来,在雪中划过了一道肃杀的弧线。 到了长安街,两人在一间废弃的胡同里换上蒙面劲装后,收了雪羽银鬃马,便飞速地向厚渊阁赶去。 很快,只见厚渊阁的内院,两道黑影忽闪了一下,瞬间消失在高墙之外。 片刻。 “起火了——后院起火了!来人啊!快来人啊!!!” 一阵惊呼,引得大批人火急火燎地赶往后院扑火,只留下一小批人守着店面,整个厚渊顿时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。 现在司寇渊不但没有在楼阁里指挥压阵,在早晨的时候还带走了一批高手,导致人手不够,何况司寇渊卖的还是易燃的药材,所以众人急得焦头烂额,忙得不可开交。 院子中,一处隐秘的角落,司寇云宛如猫一般蜷曲着身子,面巾下的清冷双眼,闪着令人寒颤的嗜血光芒。 虽然这几天她修炼丹药还没有成果,但是如何掌握自己体内的火,放出极难熄灭的大火,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! 大火起,厚渊阁内的人提水的提水,灭火的灭火,早已忙做了一团,又怎会想到司寇渊去螳螂捕蝉,司寇云这只黄雀却在后呢? 见火势已猛,时机已成熟,司寇云给了碧兰一记行动的眼神,随后矫捷的身影瞬间就落到前院,匕首寒光一闪,反手就抹掉了一个人的脖子。 看到一个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,四下顿时大惊,赶紧大声呼救求支援,一面抵挡司寇云来势凶猛的攻击,一面派人去通知司寇渊赶紧回撤。 但司寇云又怎么会给他们机会,翻身一跳堵在大门口,眼神一冷,手中的匕首再次凌厉地刺过来。 店内的顾客瞬间被吓跑,打杂的小厮更是怕得躲在了桌子底下,一般的护卫也根本抵挡不住神速的司寇云,硬是被逼得连连后退。 掌柜还算是一个沉稳的人,对于出手快如闪电,攻击猛如虎的司寇云,面色虽惊,却没有慌得乱了阵脚。 内院中,那熊熊大火仿佛着了魔,越往上浇水,火势就越猛,转眼之间就变作了滔天大火,四下顿时如热锅里的蚂蚁,吵得喧天,哪里还能听见前院的呼救打斗声。 暗中窥视的碧兰,见前院司寇云应对自如,便悄无声息地一跃,跳到装着珍贵药材的屋顶上,揭开两片屋瓦,将准备好的火折子燃起,随手丢进药材堆上。 火势立即扩散漫延开来,她再拿起油壶,往下一倒,底下发出“噗”的一声响,突然就冒出了巨大的火星子。 随后她又退到其余房间,再一一放火,不管是装在木匣子里的世间奇药,还是满街可见的杂药,只要是司寇渊的,不管是可以燃的,还是不可以燃的,一件都没有放过。 护卫哪里知道这些火是浇了油的,只管一味的添水,谁知反倒助长了凶猛的火势。 见所有的东西几乎都被消灭,碧兰赶紧跳入司寇云的战圈,反身一踢,一脚踢开偷袭司寇云的一个护卫。 司寇云朝她一看,她则快速递给司寇云一个事已办妥的眼神。 没有逗留,司寇云一掌挥出,一团大火瞬间脱手而出,粘在柜台上,转眼就将柜台里的钱财烧得干干净净,没有给司寇渊留下一丁半点财产。 随着碧兰一跳,两人迅速消失在了来来往往的人海中。 一路飞速转走,确定后面再无人跟来时,司寇云才停到了一个胡同里,迅速换下衣衫,同碧兰骑上雪羽银鬃马,再度赶往凌云酒楼。 此刻的凌云酒楼,虽然也发生了打斗,但比之司寇云恶魔般的狂猛攻击,显然要小儿科许多,这时,酒楼门口,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,无非都是想看司寇家族互相争斗的笑话。 前排的人双手抱胸,中间的人就瞪大了眼睛,后面的人也不怕费力,垫起双脚,伸长脖子,将耳朵竖得比山鹿还直! 勒了马,碧兰赶紧下去为司寇云开路,皱眉看向这些人,一边用手赶着,一边大声道:“让开,快让开!” 谁知碧兰的这声大喊,不但没有招来注意,反倒淹没在八卦人的声潮中,这些看戏的人,很明显没把司寇族的人放在眼里。 司寇云眉头一皱,双眼一沉,二话不说,反手猛地一把甩出匕首,厉声一吼,“不想死的,就给我司寇云趴下!” 话一出口,闻声听见“司寇云”三字的人,立马回头一看,只见一把带着强劲杀气的匕首,飞速刺向他们的头颅,吓得赶紧趴在地上。 幸运的,匕首就只擦过了他们的头顶,不幸运的,回头不及,只好侧身一躲,匕首直接就划破了他们的脸,而继续装聋的人,就很悲惨地不止毁容了。 这匕首,瞬间就开出了一条大道,各个看热闹的人是闻风丧胆,捂着受伤的脸,胆怯看了一眼司寇云,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转眼之间,凌云酒楼的大门前,竟再无一人观战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七章 以暴制暴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