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六章 正面交锋

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司寇凌也没有告诉过她,她也从来没有提及过,只以为懦弱无争的他是娶了一位普通的美貌女子,想不到他的妻子居然是一个震惊两大陆的召唤师! 见司寇云面露惊讶,夏君明笑道:“怎么?家主不愿意?” 司寇云回神,没有回话,而是将目光投向角斗场,场上站着的,都属于力大无穷的两个大家伙,与第一场的巧玲相比,这一场比的则是力量和灵力。 独角兽身姿高大挺拔,神态威风凛凛,一只独角朝天直立,浑身一层宛如犀牛的皮甲又厚又硬,小小的眼睛镇定异常,虽然笨重,但那浑厚的灵力却不容忽视。 雷霆兽鼻孔粗大,眼大如铜铃,四条腿又短又粗,如岿然不动的石柱,紧紧焊接着地面,皮肤坚硬如铁,身体滚圆厚重,虽然没有独角兽的独角,但血盆大口一张,四根尖利如刺的獠牙立刻展现了出来。 司寇云一时很难做出判断,这两个笨重的家伙,灵力都在她之上,不知道后面又会斗出什么激烈的场景。 “赌注是什么?”司寇云拿起茶盏,感兴趣地问着,她倒想看看莫名而来的夏君明玩什么把戏。 夏君明看向飘雪的天空,漫不经心道:“就赌贵族中的镇元八角神鼎。” 顿了一下,司寇云蹙眉看向他,直接冷言拒绝道:“那神鼎并非司寇云所有,而是家族代代相传之物,还请太子另择它物吧。” “本宫以神兽做赌注,难道家主就不能拿出神鼎押注?”夏君明说着笑,但话语里却是咄咄逼人,见司寇云面色不悦,他转而一笑,道,“如此,那本宫也就不为难家主,你只需拿出你最珍贵的东西即可。” 最珍贵的东西?! 司寇云心里一动,莫非他想要...... 她忽而一笑,心道,他果然狡诈,镇元八角神鼎不过只是一个借口。 利用小白找到她,再暗中查出小白的踪迹,然后顺藤摸瓜,找到小白的新主人,原来他兜兜转转了这么久,不过是为了一样东西。 司寇云左右思量了一番,深知不能拿此物冒险,于是忽悠道,“既然太子宽厚,我身上确实有一珍贵之物,那就只有拿出来献丑了。” 说完,她就拿出了那本武修古籍,放在桌上,看着它,“这部千年古籍,是完颜上祖所作,虽是武修罡气,但于灵修皆无的人,也许有用。” 反正这部书,她也看得差不多了,送给他也无妨。 谁知夏君明凤眸却是一惊,拿起古籍一翻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“你居然有完颜上祖的书籍?” 司寇云颔首。 夏君明很快恢复了平静,他放下书,弯了一下唇角,道:“可是对于我这样一个七窍不通一窍的人,却无半点用处。” 看司寇云脸色转沉,起身就要走人,他却是一笑,急忙将话锋一转,“据说,家主的先母遗留了一粒水晶珠项链给你,本宫觉得此物很适合作为此次的赌注。” 说完,他悠然看向背对着他正准备离去的司寇云。 司寇云皱紧了眉头,握紧双拳,他算计的了这么久,果然是为了她脖子上的九幽玄珠! 她冷冷一笑,“除非我死,否则是拿不下来的。” 她已经签约血咒进入了九幽玄境!夏君明很快意识到,拿着茶杯的手不禁握紧几分,“那只有你死了。” 冰冷的寒音传来,转眼之间,慵懒妖孽之态瞬间消失,眨眼他已站到司寇云身前,双手迅速抓向她的喉咙。 他快,司寇云却更快,在他靠近时,她已经抽出了匕首,凌厉地刺向他的心脏。 距离太近,纵使夏君明实力再强大,也不得不后退一步。但就是这一步,就足以让司寇云逆转局势。 只见她迅速倒退一步,再猛地一纵身,转眼之间,她就已经跳上了窗台。 立刻意识到她要逃跑,夏君明迅速发出一掌,掌风裹着浓盛的金光,冲破空气,刮出一阵强大的劲风,连同屋中香几桌椅全都倒飞向两侧,带着不可忽视的强盛灵力,狠狠飞向司寇云。 窗台上的司寇云不敢怠慢,立马朝下冲去,强大掌风便与她擦身而过,刮起她那一头长如墨溪的青丝,长发顿时四散,飞扬飘浮开来,美如一卷墨画。 夏君明微微顿了一下,赶紧走到窗台旁向下查看,只见人山人海的观众席中,司寇云披着一件火狐锦裘,一头散发的长发美如瀑布,不经意的忽然回首间,她露出了一双清冷明媚的双眼,见他看来,她忽而不羁地勾起红唇,似是故意挑衅,笑得张扬嚣张,脱俗耀眼。 窗台边,夏君明微眯凤眸,杀气腾腾的怒意忽然就这样莫名消失了,捡起窗台边她落下的发带,再看向从香几里掉出来的白玉面具,不禁弯起唇角,“你会来找我的。” 人群中,出得虎穴的司寇云终于得以喘口气,这时,她正准备赶回厢房找碧兰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鄙夷的笑声。 “这不是司寇家主吗?” 一人长眉冷目,眼中天生带着一股阴戾,穿着白色锦袍,套着玄色短袄,手里还附庸风雅地拿着一把纸扇,围绕着披头散发的司寇云转了两圈,笑道,“家主怎从废物的房里掉了出来呢?” 除了夏焱,还有谁和司寇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,时时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。 “干你何事?”司寇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 “当然与本宫有关,光天化日之下,却如此放浪。”夏焱却是不依不饶,讥笑道,“傻子配废物,果真是天生一对!” “如果连傻子都瞧不上的,那怕只有猪狗不如的畜生了吧?”司寇云亦勾起唇角,挑衅地看着他。 “你竟敢!”夏焱气极,拿着纸扇指着她,正准备给些修理,谁知司寇渊突然冒了出来,神色焦急道:“不好了大皇子。” “什么不好了?!”夏焱不悦道。 “皇子府...皇子府起火了,火势凶猛,一盏茶的功夫,火势就漫延到了大半个皇子府!”司寇渊低着头,神色慌张。 “这么大的雪,怎么可能起火?!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,就漫延了大半个皇子府?!”夏焱完全没了心思理会司寇云,适才的愤怒也消失得干干净净,二话不说,他赶紧带着司寇渊等人,匆匆离开了天下竞技场。 待司寇云赶到厢房时,第三场精彩角斗场已经进入了高潮。 雷霆兽河马般的大嘴一张,暴动的雷电含在嘴里,卷起角斗场里的沙石尘粒飞速围绕旋转,不停地击打着结界,强悍的力道,让整个竞技场都微微震动起来。 对面笨重的独角兽也丝毫不含糊,一只后腿朝后一迈,头一低,独角立时发出璀璨的光束,最后越来越亮,越来越粗,酝酿着一场强盛的爆发。 “家主!” “家主!” 司寇奉和碧兰一同迎了上来,围着司寇云,看她这番样子,心里顿时料到夏君明果然出尔反尔了。 碧兰立时走到司寇云身后,拿出一根布帛为她束好长发,问道:“家主,看来夏君明还会来刁难,我们还是赶紧回族吧。” “他不会来了。”司寇云看向漫天飞沙走石的角斗场,冷冷道,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还不想这么快暴露自己的实力。” 碧兰这才稍稍放宽了心。 司寇奉不解道:“我们司寇族与夏君明从无瓜葛,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,他为何突然出手为难我们?” “夏君明这次突然再度出世,无论怎样肯定都会有些行动。”司寇云淡淡回着,并没有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,“我们原本是在房间里商讨如何一起对付夏焱,但中途发生了一些利益冲突,他就想来硬手段,我便硬闯了出来。” “看来我们又多一个敌人了。”司寇奉担忧道。 他话一说完,角斗场上就爆发出一阵地动山摇的响动,三人不禁纷纷转头看去,只见宽广的角斗场上,是一片刺眼的白光,什么也看不见,只听得耳边“嗡隆隆”的回响声,原来是酝酿许久的两兽交锋了。 司寇奉吃惊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光束和雷电,深深地皱紧眉头,内心极其不安,忧心冲冲地补充道:“看来这次,我们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。” 富可敌国的夏君明,能买到最凶悍的斗兽,自然也能买到最极端的杀手,更加能培训出一支无比强悍的暗卫。 “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有的,只是永远的利益。”司寇云看着角斗场上的盛景,话中有话地念着。 司寇奉顿感意外,却不是第一次对司寇云的能力表示惊讶,看着她笃定的脸,他内心的不安竟被这句话瞬间平复了。 碧兰沉声问道:“难道家主是有了对策?” 此刻,白光尽数散去,但飞扬旋转的沙尘仍在,适才大大小小的打斗已经耗费了两兽不少的灵力,现在这强盛一击,已是玄阶玄兽的极限,于是,在电光火石间,两头笨重的玄兽利用剩余的灵力,迅速而飞快地冲向彼此。 “有时能力不一定是最重要的,”司寇云淡定的目光锁定独角兽,嘴角忽而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,“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,以及后天学得的生死计谋。” 她话一出口,碧兰和司寇奉皆表示不明白,碧兰正准备开口问时,只听见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澎湃的惊呼,就见独角兽的独角已经既快又准地刺入了雷霆兽的眼中。 雷霆兽暴怒,想要发动攻击,但嘴里的獠牙刚刚露出一半,独角兽却再次闪电般发出攻击,将它猛烈地撞飞了出去。 待众人反应过来时,只见天空中飘着的,却是雷霆兽的身体。 顿时,观望台上瞬间爆发出一阵高呼。 雷霆兽还没有落地,就见独角兽仿佛瞬移了一般,骤然出现在了雷霆兽的身边,独角一顶,带着全部剩余的灵力,既快又准地插入了它脖子下的动脉血管,鲜红的血,宛如一道臂粗的水柱,顿时“噗”地一声喷了出来。 此时另一间厢房内,夏君明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,看着奄奄一息的雷霆兽,居然输给了低自己几星的独角兽,他忽而联想从自己手中逃走的子阶司寇云,凤目顿时变得深邃莫测。 这个女人,难道真的会进入七重殿? 角斗场上,胜负已分,独角兽早已累得趴在了地上,而观望台上原本还在为雷霆兽助威的一众赌客,现在居然还没有从独角兽的爆发中缓过神来,神情木然地看着身旁欢呼的人。 此时此刻,这一战的结束,司寇奉和碧兰才彻底明白了司寇云话中的意思,收回放在角斗场上的视线,重新看向她时,她已经转身走到了门口。 “走吧。”她背对着两人,手朝后轻轻一抬,竟让两人由心地对她感到臣服。 司寇奉忍不住好奇,立时追上她,讨教地笑道:“家主是如何得知独角兽必赢呢?” 碧兰也难得露出好奇的目光,紧紧盯着表情平静的司寇云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六章 正面交锋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