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五章 押注斗兽

还未走近,就远远地听见了人声鼎沸的喧哗声,热闹非凡,如同司寇云在一次足球比赛暗杀中看到的一样,每个人都亢奋地好像打了鸡血。 一走近,隔着如梦如幻的大雪,仰头看见的,是一座庞大的银灰色建筑,建筑的石砖中,明显地镶嵌了一些稳固的兽晶,强烈的灵气,让人不由得向往与想象,里头究竟是怎样的一番盛况。 出示过门帖子以后,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甬道,再往上走了几层大理石阶梯,司寇云等人就来到了一间厢房。 厢房不大,却布置地非常温馨和别致。 门旁站着一个样貌标致的婢女,以备客人随时吩咐。长几上周到地摆放着一些瓜果甜点,以供客人观看无聊时打零嘴。长几旁,是一袭暗红色的双层帘子,一层厚,一层薄,厚的是为了房间空置时不沾上灰尘,薄的则是为了阻挡外人的视线。 整间屋子透着一股暗沉的格调,优雅而不失奢华,但就是这样的一间小屋子,就花去了凌云酒楼一个月的收入。 婢女小心翼翼地打开厚帘子,经过询问是否垂着薄帘,得到肯定的答案后,就面带微笑地退到了原先的位置,候着客人随时的需求。 厚帘子一打开,就传来了绮婳惊喜的声音,“真壮观啊!” 司寇云闻声看去,清冷的眼里也不禁有些讶然。 宽广的斗兽场上空,利用火系兽晶做成了一道厚厚的结界,隔开了漫天飞舞的大雪。 斗兽场中央,是一个三尺多高,数十丈宽的高台,高台四周,为了观众的安全,则用土系兽晶结成了一层牢靠的保护结界。 斗兽场四周,是几乎上万的人群,人群后,是一间间类似司寇凌所在的小厢房,大概有几百间。 竞技场中,除了中央正在拼命厮杀的妖兽,在观望台上全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。 此刻第一场已经开始了,正是上月的冠军闪电豹对抗败下阵来的季冠军双翼虎,坐下的观众以及厢房里的人,也纷纷开始下注买赢。 这时,走廊外,一个穿着上好布料的小厮,端着一个梨木托盘走到婢女身边耳语了几句,婢女便走到司寇凌身边问道:“请问几位客官需要下注吗?” 司寇凌看了看场中两头不相上下的子阶妖兽,“老夫还是再看看吧。”随后转向身边的几位族人,笑道,“今日大家难得出来一趟,就玩得尽兴些吧,要下注就买,不要顾及什么虚礼。” 此话一出,身后的年轻族人司寇杰立刻就按耐不住了,他飞快摸出十两银子压在托盘上,道:“我看双翼虎这次必赢,就压双翼虎!” 司寇奉看着自己这个儿子,无奈地笑着摇头。 绮婳也伸出纤纤玉手,放下十两银子,娇笑道:“长江前浪推后浪,你说双翼虎会赢,那可未必,我就压闪电豹。” 那司寇杰却也不恼,只笑道:“谁赢都无妨,还有下场呢。” 司寇杰的这番男儿气质,让大家都不由得会心一笑,又说笑了一阵。 过了一会儿,暗查周围情况的碧兰进来了,她以喝水为借口支开了婢女,来到司寇云身边道:“家主,您料得不错,司寇渊果然跟着夏焱来了。” “除了司寇渊,夏焱身边还有哪些人?”司寇云拿着茶盏,沉声问道。 “我还看见了威虎镖局的三当家贺松。”碧兰道。 “夏焱一直就是威虎镖局上头的人,但多年来一直都是隐秘着行动,想不到这次居然公然会面了,”司寇凌双眼微眯,沉思道,“看来他是因为上次夏君明突然出现,让他有所忌惮,所以将威虎镖局的人招来这里,借此想对这个灵武皆无的夏君明一个警告。” 绮婳不解道:“可是他不怕这样做,会招来其他皇子的敌对吗?” 司寇奉接道:“现在势力最大的就是夏焱,最得宠的也是他,现在没有一个皇子敢和他硬碰。” “富可敌国的夏君明,再次出现在各大家族之间,怎能不叫夏焱担忧?”司寇云目色沉沉,看向对面厢房的最中心,那是间最豪华的厢房,也是夏君明为自己安置的观赏房间,现在他一定在那里暗中观察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。 碧兰继续禀报道:“除了夏焱一伙儿,轩辕族和南宫族的几位长老也来了。” 提起这两大族,司寇杰疑惑不解,“这南宫族和轩辕族,一个是打造兵器的家族,一个是召唤妖兽的家族,一向都很低调,但不知为什么,轩辕族前几日突然传来发生内乱的秘闻。” 听到这事,司寇凌和司寇奉皆有耳闻,但具体为何,却也是一头雾水。 轩辕族发生内乱,不就同司寇族一样吗? 司寇云深思道,难道也和夏焱有关?还是和夏君明有关呢? 此刻,已经进入尾声的角斗场上,闪电豹一身银白皮毛,光滑地紧贴着身体,黑色斑点显得格外明显,后足强壮有力,前爪锋利无比,虽然全身已经受伤,但一双冷血的眼,就像蛰伏在丛林中看着诱惑的羚羊,仍旧闪着嗜血的光芒。 天空中的双翼虎,一身金黄色的皮毛,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但也没有讨到太多便宜,双羽已经受伤,所以飞得不甚平稳,但为了不让闪电豹有偷袭的机会,所以飞得很高。 绮婳和司寇杰全神贯注地盯着,双手不禁握成了一团。 终于,在所有人的呐喊声都降了下来,转为安静地等待时,双翼虎突地向下低飞而去,闪电豹抓住了这个机会,猛地一跃,跳飞上去! 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,紧紧地盯着两兽。 半空中,眼看闪电豹来了最后一击,前爪一划,一道带着劲风的血刃直朝双翼虎的脖子抹去。 “笨蛋!”司寇杰急得大骂。 绮婳眼里闪过惊喜,捏着绣帕暗中加油。 一时场里所有人都捏着一把汗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双翼虎就此完蛋时,双翼虎双翅突地一振,身子瞬间拔高,那血刃就直接砍断了它的尾巴。 众人震惊不已,不知道双翼虎想要做什么。 血光之中,只见它盘旋着转了一个弯,直直落到正在下降的闪电豹身后,迅速抽出带有红色灵力的虎爪,猛地击向闪电豹的后心。 闪电豹亦感受到了危险,随即尾巴一甩,瞬间转向双翼虎,用力抵挡双翼虎的爪子,但它的爪子才伸出,只听一阵渗人的虎啸声,双翼虎尖利的獠牙,已经瞬间贯穿了它的脖子! 用力一摆头,闪电豹的头颅和身子就搬了家,身子落到地上激起一阵尘埃,头颅则直接撞到结界上,溅出不少的鲜血。 残忍的比赛,让绮婳不禁低头呕了起来,但四下观战的下注胜利者,却大声地尖叫欢呼起来,痴狂地为自己的双翼虎助威呐喊。 与之相反,司寇云却是一脸常态,表情淡漠清冷,仿佛早已看惯了血腥和战斗。 她知道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人与兽,是不会有任何区别的。 这时,司寇凌赶紧拍着绮婳的后背,为她顺着气,“知道你不能看这么血腥的场面,你非要来,现在知道了吧?” 说完,他转向身后的司寇奉道:“你先送绮婳回去,我再呆会儿。司寇渊和夏焱在这里,我不放心云儿一个人......” “咳咳......”绮婳气喘着,拉着司寇凌的衣袖,一张小脸苍白得很,却依旧强笑道,“没事儿,就是吐出了胸口里的淤血,我还想再陪爹爹看看......” “不用了,你们都回去吧。”不待司寇凌生气,司寇云淡淡地看向绮婳,听不出是关心,还是不在乎,“你撑不住就回去。” 司寇凌蹙眉看向司寇云,“可是司寇渊......” “我还要进七重殿,他们明里还不敢对我怎样。”司寇云说完,冷冷看向角斗场,一副不想再多说的表情。 司寇凌看了看羸弱的绮婳,最终还是让司寇杰开路,无奈地带着她离开了天下竞技场,只留下司寇奉和碧兰。 看着司寇凌远去的背影,碧兰不解地看向司寇云,但什么也没有问,而是轻轻叹了一声,转脸看向角斗场。 没过多久,那个端着托盘的仆人又来了。 婢女赶紧接过他手中的托盘,走到司寇云身边,笑道:“恭喜客官了,这是刚才那位小公子押的注,请代为传给他吧。” 瞥了一眼托盘里的二十两银子,司寇云思道,第一场买注的人并不多,又死了一头子阶上品的闪电豹,看来夏君明的头一场是亏了。 “收下吧。”司寇云面向司寇奉,对司寇杰毫不吝惜赞扬道,“贵子的眼光不错。” 司寇奉笑着接过银两,心里很是欣慰,但嘴上却客气笑道:“那混小子只是运气好罢了!” “这位客官能到我们公子的雅房一叙吗?”婢女微笑着指着对面夏君明的窗子,对司寇云柔声道,“我们公子有请,还请客官能够赏脸。” 司寇云瞬间两眼一沉,夏君明找她? 难道是为了小白一事? 但这么多天过去了,好像他并不是很着急小白。 虽然他知道,她与夏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仇人,但他决不可能与她交好合作,共同对付夏焱。 夏君明的背景实力雄厚,定不屑与落败的司寇家族合作,那他接近她又是为了什么呢? 不是商洽合作,也不是寻回小白,他好像更是随着小白,放长线钓大鱼,找到了她一样,难道?! 昨日的辗转不安,看来还是要发生了。 立马起身,她没有一丝犹豫,果断地就跟着婢女出门,这时,司寇奉和碧兰赶紧奔过来阻拦,急道:“我们一起去吧!” 虽然相传中,这个太子没有灵力和武力,但他这么富有,随便出一点钱,身边肯定有不少的高手跟随在他身边。 “公子说过了,以太子名誉为担保,定会完璧归赵,还司寇家族一个完整的家主。”婢女不慌不忙地说着,脸上笑容淡定从容。 “既然太子都下了这样的担保,你们又怕什么?”司寇云回头给了司寇奉两人一个安心的眼神,随即大步离开了厢房。 这时,另一间明显宽大且豪华几倍的雅房内,夏君明半靠在一张玫瑰椅上,转动着手中的茶杯,他身前此刻正跪着一个人。 此人全身都裹在一件黑色连帽长袍之中,分不清是男是女,只见宽大的帽沿遮住了大半张脸,只留下极为瘦削的下巴,那双白得病态的手,宛如长期没有见到见过光线一般。 “不知审判召唤魅何事?”自称为魅的男人,声音沙哑低沉,宛如刀片滑过粗糙岩石时发出的声音。 “最近,夏焱似乎太闲了,你去陪他玩玩。”妖孽般的凤眸轻轻扫了一眼魅,夏君明云淡风轻地说着,将茶水递到唇边,似想起什么,忽而停了动作,若有所悟道,“哦,不要将他玩死了。” 魅重重点了一下头,闪电般消失在了雅房中。 此时,一人走了进来,大约三十来岁,从他步履轻盈,大寒天里袍子却如此单薄来看,在他的境界至少在王阶以上。 放下茶杯,夏君明看了一眼外面的赛况,却是兴趣寥寥,似在自言自语般,“子阶妖兽不堪一击,看来还得新进一些玄阶兽。” “主人,轩辕族那边的事情,已经办妥了。”秦仲沉声道。 “知道了。”夏君明似乎没有太在意,而是拿出放在香几内的白玉镂空面具,轻轻抚摸了一下上面的纹理,看向秦仲,“你暗中去司寇族查一查,司寇云关在深院中的十多年里,都做了什么。” “是!”秦仲应声道。 秦仲走后,很快就传来了婢女敲门的声音。 夏君明将他在温泉旁拾得的面具放回原处,应了一声。 婢女打开门,紧接着规矩地退了出去。 司寇云走到夏君明面前,站定,望着角斗场,开门见山道:“太子找我何事?” 此时,第二场的比赛已进入了尾声,观望台上,欢呼声此起彼伏,都在为自己押注的妖兽呐喊助威。 夏君明随手拈起一粒瓜子,轻轻敲打着桌面上,漫不经心地扯着家常,“家主好像忘了,本宫的神兽还在你那里。” “太子好像也忘了,我已经要了小白。”司寇云拿过一把椅子,毫不客气地坐到夏君明的左面,一副和他斗到底的从容姿态。 夏君明却丝毫没有惊讶,而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她清丽的容颜,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,“家主貌似不爱装饰?” “装饰品是困住女人能力的锁,都太碍事。”司寇云轻描淡写地说完,忽而话锋一转,冷眼看向他,“太子不用拐弯抹角了,有话直说吧。” “听闻司寇家主的先母,曾是一位名震东西大陆的召唤师,可见家主也承袭了一半的血脉,懂得如何辨识妖兽。”拿起一颗水晶盘中的葡萄,夏君明莫测一笑,看向刚刚出场的独角兽和雷霆兽,淡淡道,“不如家主就陪本宫来猜一猜,这一局,会是谁赢?” 司寇云眼眸一动,先母?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五章 押注斗兽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