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三章 九幽玄境

走到书桌上,她为自己罗列了这几日必做的修炼安排,罗列好了以后,似想起什么,她望着书案上那副山水画,不禁蹙眉,密码她虽然知道,但这灵术她还不会。 那第一步,就先从灵术学习吧! 在书房里,她大致翻了几本灵修的书籍,都是一些子阶低级功法,但当手指触到第三尺的书架上的一本蓝皮书时,抽了出来一看,终于是一本灵修灵术的运用方法。 仅仅看了一遍,司寇云就掌握了其中的理论知识,所谓灵术,就是利用精神力,凝聚所修的灵力于某件法器,例如琴、笛、笔等,而司寇凌所用,就是将灵力运至笔,写出带有灵力的字,这字,可以是一个笔画,也可以是一个字,但写字的要求会更高一些。 她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神,便开始全心地照着书中所说的那样,开始尝试起第一次。 合眼执印,待神识感受到了体内的灵气,她开始慢慢运转灵力,努力将之移到指尖,但奈何一移到肩膀的地方,那灵力就因为控制不足,而瞬间弹回了原处。 知道上次的控制力度不够,这次司寇云巧妙地加重精神力,但由于精神力过大,那抹红色灵力瞬间脱手而出,还击碎了桌案上插着朱砂梅的青瓷长颈瓶。 无奈,她只好一遍一遍地调换着精神力,反复地重复同一个动作,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在寒冷的书房里,她的额角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,那抹轻灵如火焰的灵力,终于稳定在了手尖。 司寇云没有一丝放松和欣喜,而是万分专注地拿起毛笔,对着纸,轻轻一划,突然,那纸便被滑过的笔,瞬间割成了两半,由于灵力过大,且司寇云的灵魂属性为火,那两半纸立时就燃成了灰烬。 她用袖子擦拭着额角的汗水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伸了伸疲惫的腰杆,竟发现在不知不觉的试验中,她的灵力已被消耗了大半。 看了一眼桌上残留的灰烬,再看向挂在墙上的山水画,她知道今晚是断不能运用灵术去触碰那副画的,否则燃了司寇凌夫人的画,不知道他又该如何伤心了。 起身,将灰烬除去,司寇云打开雕花门,屋外小雪立时迎了上来。 看了看阴沉沉的雪空,司寇云料想,为了照顾司寇绮婳,司寇凌是不会回族了。 虽然对司寇凌将一切都毫不保留地送给她,她心里还是很感动,但是她还是无法完全信任他。 将门关上,她便悄然地跃入雪中,在临近后半夜的夜色中,她几个终身跳跃,就回到了自己的深院。 谁知门一开,一道白影突然冲向自己,司寇云立刻警惕地抽出匕首。 千钧一发的时刻,她才瞄见那白影是小白,这才迅速收了匕首,宠溺地佯怒道:“下次不许这样莽撞了!万一真刺中你,你的小命就玩完了!” “唔唔—”小白睁着亮闪闪的大眼睛,舔了舔司寇云的手背,就朝她的怀里用力拱了拱,司寇云这才含笑道:“别闹了!知道你饿了一天了。” 说完,她就拿出包好的几只鸡腿,走进屋里,将鸡腿放在桌上,小白立刻就跳到桌上,斯斯文文地啃了起来。 司寇云一边顺着它的毛,一边默默地看着它。 这时,等候在里屋的婆子江素梅见司寇云回来了,立时哆哆嗦嗦地走出来问道:“家主啊,这么寒冷的天,您去哪里了啊?就批了一件锦裘,也没穿袄子,也不怕着凉?” 说完,看见司寇云被冻得通红的鼻子,她连连摇头道:“老奴去给您添些炭火,您还没吃饭吧?我去熬些姜汤和做些吃的送来。” 司寇云伸手,正准备拦下江素梅要些酒水,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见江素嘀嘀咕咕地唠叨着,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不爱惜自己,冷了都不知道添衣裳”,转身就进了小厨房。 她无奈一笑,转而抚摸起小白的绒毛,学着江素梅的口气道:“现在的小动物啊,真是不爱惜自己,饿了都不知道找吃的!” “唔——”小白抬起头,可爱地叫唤了一声,接着又埋头高贵地啃了起来。 司寇云一手疲惫地撑着头,一手轻点着小白,似在自语,“你为什么会找到我呢?夏君明说你是他的宠物,为什么你又要离开他呢?”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小白时,她就打开了加伦瞳,可是加伦瞳却毫无显示,这种情况,她还是第一次遇见,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 小白明明有灵力,虽然不高,但不应该没有显示,并且夏君明也不可能对一只凡兽特地出太子府,亲自来到司寇族来找它。 “小家伙,你说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呢?”她笑着,捏住它肉肉的前爪,握手一样摇了摇,忽然眼前一亮道,“这叫握手,以后这就是我们的暗号!天下的老虎皆一个样,万一狡猾的夏君明将你换走,我认不出你了,你就这样同我握手,懂吗?” “唔——”小白舔了舔她的手背,示意它懂了。 将小白安置好后,江素梅就将热好的饭菜端了上来,又添了些烛火。见她摆弄完了,司寇云也没有为难这位年纪不小的婆子,便将她打发了下去休息,免了她的守夜。 下半夜,司寇云没有去休息,而是进入房内,做起了每日的必修课,灵修。 接下来的两天,由于大雪再次侵来,司寇渊和夏焱难得安静地呆在屋里,没有来找麻烦,同时,夏君明也没有再来要过小白,司寇凌为了照顾突感风寒的绮婳,一直也没能回族。 是以司寇云就将一切事宜都托碧兰送去了凌云酒楼,自己就在院中反复练习灵术和修炼灵气。 经过多日的尝试和不懈的努力,司寇云终于掌握了最基本的解密,并且还懂得如何运用灵术杀人,除了灵修武修,她还进入了地下室,查看了关于炼丹的书籍。 虽然掌握了炼丹的理论知识,但对于炼丹的实践,司寇云决定还是先将灵力稍微提升后再试。 将自己关在地下室整整一天,废寝忘食地看了很多书,她终究选择了以匕首来修灵术,她觉得这类简单直接,适合她凌厉果断的攻击手法。 功法是建立在武器之上,所以这几日,她开始反复运用匕首。 是以这几日进步最快的,除了罡气上升到三重的初级,就是匕首中的灵术,达到了一定高度。 这天傍晚,修完了罡气,她吃过晚饭,插门上锁准备灵修时,小白突然跳到了她的怀里,舔了舔司寇云的手背。 司寇云一手将它抱起,认真道:“我现在要修炼,你去一旁玩吧。” “呜呜呜——”小白呜呜叫着,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,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,用爪子指了指司寇云的脖子。 “你想说什么?”司寇云说着,手却不自觉地摸向脖子。 小白急得团团转,摇头晃脑的,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,随后,它好像突然想明白什么,一下子就跳跃到了司寇云的肩头,用爪子刨开她的衣领,再用牙齿咬住了她脖子上的项链。 司寇云顿时明白,将水晶珠子从衣内取出,笑道:“你想玩这个?” “呜呜——”小白立时呼着点头。 司寇云见小白此番行径,双目忽而沉了下来。 小白是灵兽,又是夏君明的爱宠,它身上一定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,才能让夏君明如此在意。 她突然看向这粒珠子,顿了一下,再若有所思地看向小白,并没有立时取下来,而是双眼冷肃地靠近小白,冷冷道:“你靠近我,就是为了这粒珠子!” 小白双眼微睁,身子忽而顿住了。 司寇云在它那纯净的眼眸里,清楚地看到一闪而过的诧异。 随后,它仿佛思量了一下,摇了摇头,呜呜地叫了两声以表自己无辜后,又轻巧地跳到桌上,抬起自己的手,用尖利的牙齿咬出一滴血,滴进了桌上的茶杯中。 接着,它又对着茶杯,一只爪朝左一推,一只爪朝右一推,接着将茶杯合在了两爪之间,然后它指了指水晶珠子,将动作又做了一遍。 司寇云蹙眉看完小白的整套动作,不禁疑虑重重。 它想告诉她什么? 它是在叫她照着它的做吗? 可是它是夏君明的宠兽,她该相信它吗? 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! 思罢,司寇云不再浪费时间,立刻刺破手指,挤出一粒血珠滴在水晶珠上。 眨眼功夫,异象就突然发生了! 水晶珠迅速将血液吞噬,呈现出波动的血光,将透明的珠子变得红波涌动。 微弱的红光渐渐变大,直到将整间屋子都照亮,浮现出一股神秘而强大的气息。 她立即借用灵力托起水晶珠,同时,右手运出灵力,注入到珠内,左手亦如此,缓了一会儿,水晶珠却毫无变化。 小白大急,激动地抬起左爪,不停地用力甩着,一边还拿出右爪来比较。 司寇云思索了一会儿,顿时明白,重新抬起左手,但这次不同的是她运出了罡气。 小白大喜,赶紧从桌上一下子跳到了她的怀里,它前爪刚一到达,四周忽然刮起一阵猛烈的旋风,吹得屋内的物件纷纷倒塌,“噼啪”作响。 隔壁屋子,睡梦中的江素梅瞬间被惊醒,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她赶紧冲向司寇云的房间。 但她前脚刚踏入屋子,司寇云连同小白就已经莫名地消失在了床边。看着空荡荡的,凌乱的屋子,江素梅慌了,赶紧去找碧兰通知司寇凌。 此刻,消失在屋内的一人一兽,却是躺在了一处荒郊野岭中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三章 九幽玄境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