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二章 妹妹绮婳

想到夏君明,碧兰平静的眼里,也不禁露出欣赏之色,“不说这盐府和君临八楼,单单就说这天下竞技场,就足以让皇上头疼了,据说它一场比赛下来,就可获得上百万白银的利润,可算得了富可敌国。而更让老皇帝头疼的是,这竞技场居然是被他抛弃多年的废物儿子一手做大的!” 看来,天下竞技场被查出来,是夏君明故意为之的吧? 司寇云勾起红唇了然一笑,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原由,原来过了十多年,老皇帝也没有废掉他这个灵修废物,原来不是老皇帝不在意,而是根本就不敢! 太子一日不废,皇位的继承人就一直是属于储君的。 夏君明居然想到了用这种方式来维护他的皇位,真正是聪明到了极点。 “走吧,”司寇云没有再多问,不管那盐府和君临八楼的真正主人是谁,现在她暂时需要按兵不动。 “小姐不进凌云酒楼看一看吗?”碧兰建议道。 “等会再来吧。”司寇云说完,便径直往沧东大街而去。 冬天的白昼总是极短,没几个时辰,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。 司寇云从碧兰那里得来的各类信息,已足够司寇云整理几天,是以逛完沧东大街和主大街永安大街,她置好一些必需品后,就准备打道回府了。 这时,一道嚣张的呵斥声,夹杂着快急的马蹄声,突然冲破朦胧的夜色,直朝司寇云处传来。 司寇云正迅速回头,只见一道鞭子带着刺骨的劲风,呼啸一声就挥了下来,眼看就要司寇云二人皮开肉绽! 碧兰立即反应,迅速抽出腰间的青玉宝剑,但耳边忽地传来一阵嘶声长啼的马叫声,就见眼前白马瞬间被震出了几尺远,一道黄光闪过,一个少女就从马上滚落了下来。 那少女在地上滚了两圈,惊得小脸一阵惨白,趴在地上呆了一呆,才抬起惊魂未定的美目,看着因为闪电出手而毫发无损的司寇云。 “竟对小姐出手!找死!” 一个干瘦如柴、脸颊通红粗糙的女人,横眉大喝一声,从少女身后的马上一跳,二话不说就抽出梅花小银枪,运出深红色的灵力,劈头盖脸就朝司寇云压下来。 碧兰身影一闪,迅速来到司寇云身前,用力一挡一推,橙色夹杂着橙色玄阶的灵力,将那女人“砰”地一声,瞬间就震出了老远。 “将嘴放尊敬些!”碧兰冷声道。 司寇云绕过碧兰,来到那少女身边,拿着适才夺过来的龙尾鞭,平声道:“如果你不要命,下次就不是摔下马这么简单了。” 听完,寒风中的少女身子一颤,呆愣了一瞬,水灵的妙目突地失神,指着司寇云,语气里有些颤抖和激动,“你是......司寇云?” “绮婳小姐!”碧兰微惊道。 司寇云皱眉看向碧兰,绮婳? 同样茫然的司寇绮婳,看见碧兰叫自己,小脸顿时一惊一喜,面向司寇云,也不怕鹅黄裙褥被雪染湿,立马跪在地上大声道:“司寇绮婳见过家主!” 很快,司寇云就明白过来,原来是遇见了司寇族人,便垂目仔细打量起恭敬地跪在自己面前的司寇婳。 长相美丽,穿着一套简单的鹅黄长裙,上身套着一件绣着兰花的水蓝袄子,身披一件白貂大氅,不知什么原因,脸色却有些病态的苍白,身子有些瘦弱,跪在寒风中,一副偏偏欲倒的模样,让人不禁油然升起一股想要怜香惜玉的情感。 “绮婳因为自幼多病,幸得爹爹的爱怜,借着爹爹的友人关系,将绮婳送到岚宇书院的院长那里,方才逃过了生死一劫。”说到此,她还迎风微微咳嗽了两声,顿了一会儿道,“近日听说姐姐新登家主之位,绮婳特从寒星镇快马加鞭赶回来,只为能赶得上姐姐的庆贺盛宴。” 司寇绮婳说了这么多,司寇云只听进去了“姐姐”两个字。 什么时候,她多了一个妹妹?! 碧兰看出司寇云的疑惑,立刻解释道:“当时家主年幼,还尚不懂人世,加上掉入悬崖失了记忆,所以不知道。其实在您七岁的时候,夫人就怀了绮婳小姐,但因为早产,夫人......夫人也因此撒手人寰,只留下了这个因为早产而病魔缠身的绮婳小姐。” 所以司寇凌就将她送到了岚宇书院去医治? 司寇云皱眉,看向这个突然掉下来的妹妹,一双清冷的眸子深不可测,不知在思索什么,过了许久,她才淡淡道:“起来吧。” 此时,被碧兰击出很远的恶奴秦蓉,这才蹒跚而来,扶起同样狼狈的绮婳,虽然满腹牢骚,但最终还是隐忍下来,对司寇云行了一个礼。 “前面就是凌云酒楼,先去包扎一下伤口。”司寇云冷冷说完,不等绮婳等人,独自就往凌云酒楼走去。 一行人,全都陷入沉默之中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直到进入凌云酒楼时,司寇凌见到司寇绮婳时,手一软,手中的账簿,突然就落到了地上。 司寇云站在最前面,将司寇凌眼中的惊愕和害怕一览无余,心里的疑惑更浓。 “爹!”司寇绮婳的一声高呼,立刻激得司寇凌回过了神。 司寇凌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,没有该有的久别重逢,更没有父女团聚的慈父关心,反而是满脸怒容地快步走到绮婳身边,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,大声骂道:“谁叫你回来的?!不是说永远都不要进司寇府吗?!我不是告诉你不能离开岚宇书院的吗?!” 此时,楼里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手中的活计,纷纷瞪大双眼,不解地看向极少动怒的司寇凌。 “为什么?”绮婳不敢置信地看着盛怒的父亲,两行清泪,无声地大颗大颗掉了下来,梨花带雨地哭诉着,“为什么绮婳不能回来?绮婳回来看一看自己的家都不行吗?看一看自己的亲人都不行吗?难道是因为我害死了母亲吗?!” “闭嘴!”司寇凌粗暴地吼了一句,指着大门,侧脸吩咐站在他身后的一脸焦急的族人司寇奉,“快将二小姐送回岚宇书院!叫院长好好看着她!不得让她踏出院门一步!听见没?!” “这......”司寇奉无奈地看着司寇凌,谁知适才的恶奴秦蓉“咚”地一声跪在地上,大声呼道:“老爷!求您不要把小姐囚禁起来了,这些年,她已经受尽了思家之苦,您就成全她吧!” 司寇奉也来劝道:“大哥,绮婳又没犯错,为何要将她送到那么远的岚宇书院,她一个孤零零的女孩,又浑身是病,你就留她在身边几天吧!” 此刻,楼里的人都围过来说道:“老爷,夫人的事,绮婳也是无辜的,你就让她尽尽孝心,留下她吧。” 秦蓉赶紧朝司寇凌磕头,边磕头边道:“求老爷让小姐留几天吧!求老爷让小姐留几天吧!求老爷......”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? 司寇云蹙紧眉头,并没有为突然出现的绮婳求情,而是紧紧地盯着一脸压抑的司寇凌。 她大致听明白了几句,大家的语气中,好像是因为绮婳害死了司寇凌的爱妻,所以借着生病的缘由,司寇凌就将绮婳送进了岚宇书院。 此刻,僵硬的气氛弥漫着大厅,司寇凌铁石心肠,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,秦蓉仍在拼命地磕着头,额头上已经磕破了皮,大家着急地看着司寇凌。 绮婳伤心欲绝,想不到自己千里迢迢赶回府,不惜连夜赶路,身心俱疲,现在却要面临父亲绝情地驱赶,一时气结难疏,加上落下马的内伤,一口血猛地就喷了出来,两眼一闭,直接晕了过去。 “女儿!”司寇凌惊呼一声,脸色大变,迅速上前一把将她抱住,没有丝毫耽搁,急忙就往楼上的厢房跑去,一屋子人赶紧上前去帮忙。 见绮婳有司寇凌照顾,为免这几天司寇渊动乱,司寇府里必须有人守着,碧兰便道:“家主,我们回族吧。” 司寇云颔首。 碧兰到凌云酒楼的马厩里,为司寇云牵了一匹快马。 司寇云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问什么,而是默不作声地抓着缰绳,一路快速地飞奔回司寇族。 她知道碧兰是司寇凌的人,即使问了,碧兰也不会回答自己,又何必多此一问呢?说不定,碧兰还是司寇凌派来监视她的行动也未可知! 顶着刺骨的寒风,司寇云却丝毫不显怯懦之态,而是迎着风,将马打得越来越快。 她的背后,究竟藏着一个怎样的身世秘密?! 为什么她会痴傻? 为什么司寇渊会将她推入悬崖? 为什么司寇凌会将她幽禁在深院中,任两位狠心的婆子折磨她,不顾她的死活? 为什么等到她出了深院,灵力恢复后,他又百倍关心? 因为司寇绮婳的突然出现,谜团的线头,仿佛一下子被扯了出来,此刻,司寇云只觉一团乱麻。 心中更多的却还是对所有人的戒备和怀疑,如果司寇凌真同司寇渊一起联手,她又该如何应对?! 在23世纪执行任务时,她就遭到过一次背叛,这一世,她绝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! 现在,事情变得愈加复杂,她就更加需要强大自己,才有能力应付突发的一切。 问题不是留着烦恼的,而是需要解决,但此事调查起来甚难,所以司寇云自知想不通,便索性不想,就将这事暂时放在了一边。 打定主意后,她一赶回家族门口,就将碧兰打发走,随后进入了司寇凌让给她的书房里,开始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二章 妹妹绮婳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