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一章 君临天下

这是一方八角炼药炉,炉上有着两方炉耳,炉身除了花纹蔓藤纹,还有类似人身经脉的纹理,仿佛只要灌入血液,它就能像人一般活动起来。 司寇云顺着纹理摸着,似乎能感受到炼药炉的气息和心脏的跳动。 远古的东西,总是带着一种神秘的诱惑,一种不可侵犯的庄严。 看着这方神鼎,司寇凌自豪道:“这叫镇元八角神鼎,从我们的祖先一代代传承下来的,据说是魔王完颜赠给了他最得意的战将,而这位战将,正是创造了司寇一族的第一位先祖......” “完颜?”司寇云皱眉,“这个名字,我好像在哪里听过。” “你当然听说过了。”司寇凌笑道,“不过完颜不是一个名字,只是一个姓氏。世人对于魔王完颜,是可以称之为神了。”停了一下,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,“因为,从上古到现在,只有完颜达到了神祖的境界!” 这个境界的区分司寇云是知道的,灵修,分为子阶,玄阶,王阶,皇阶和神阶。 每一阶分为九星,除了等级较低的玄阶和子阶外,每一阶都还有三个称号。 比如王阶,就有玄王、灵王和法王的称呼,如果达到了王阶一星,就称之为玄王,达到了四星,就称之为玄王,达到了七星,就称之为法王,其后便如这样类推。 推到神阶的最后一个称谓,也就是灵修的顶峰,就是神祖! 这个世界上,也就只有完颜达到了这个境界,当然不同凡响,人人都知道他了。 “完颜行踪不定,除了根据魔族的姓氏,称呼他为完颜,以及他达到了神祖的境界以外,他的一切都是一个谜,甚至最后他为何死去,世人都不得而知。”司寇凌摇头感叹完了一番,继续道,“但是由于我们先祖同完颜有渊源,所以留下了只言片语。” “从遗留下来的古代典籍里,我发现,原来我们的先祖竟是一位女子,她不但是完颜的得力战将,曾经还是他的弟子。据记载,她叫司寇英溪,死在了一场魔族的内战中,所以,我以此推测,魔王完颜,也应该就是死在了这场内战中的。” 说完,他长长地感叹了一句,“哎,也不知是怎样的一场内战,居然让一代神祖死于非命。” 司寇云这才想起原来这个完颜,就是那本武修古籍的创造者,难怪很熟悉。 但对于一个早已作古的人,司寇云却没有那么多的感受,她随手翻起神鼎旁的一把木简。 “这是神鼎的制药方法,我看过很多遍,但由于我的灵魂属性是属水,所以根本不可能炼出来。”司寇凌无奈道。 “如何得知自己的灵魂属性呢?”司寇云问道。 “根据修炼时,意识在虚空幻境中所看见的是什么,就是什么属性。”司寇凌开心道,“不过让人欣慰的是,在你五岁第一次修炼那年,就发现了自己是火属性。” 司寇云微微颔首。 其后,司寇凌将所有暗室的钥匙都交给了司寇云,两人仔细商量了一下,为了让司寇云安心修炼和学习,不让她在七重殿的比赛途中就丧命,司寇凌最终还是暗中接管了族中一切事宜。 离开暗室以后,司寇云没有急着去修炼,而是就着目前的形势,打算去探一探周围的情况,毕竟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天了,为了全心全意对付司寇渊,她还没有走出这族门一步。 见过司寇凌,已是午时以后。 天空中漫天的大雪,纷纷扬扬地下了三天三夜,在今日终于露了晴,放射出丝丝缕缕难得一见的日光。 永安城的街道两旁,由于大雪的停落,许久未开张的店铺陆续打开店门做起了生意。 道路上,积雪已被店家打扫干净,为久呆家中的人们行了个方便,使得他们三三两两结伴而出,这才有空出来添置一些生活用具。 万里无云的晴空下,司寇云悠然地漫步在街道上,穿着一套简单白衣,外罩一件火狐锦裘,戴着白羽玉质面具,只露出白皙的下颌,身后跟着她的丫鬟碧兰。 整身装扮没有一丝铺张招摇,但却引来了街道上无数人的停足观看。 一时,四下渐渐安静了下来,皆看着信步而走的白衣红裘女子,不禁都露出一副惊艳和敬崇的神情。 很快,街道两旁就响起了窃窃私语声。 “那不是司寇家族的大小姐吗?”布衣人看着司寇云的背影,露出惊讶的表情,疑惑地问着身旁的路人。 “司寇云?!”扛着过冬用具的蓝衣人一惊,赶紧放下手中重物,加入了讨论圈,八卦道,“难怪看她气度不凡,原来是永安城家喻户晓的司寇云。” “看来闭关十多年,她的灵修果然不同凡响!”一个推着煤炭的大汉,一脸惊叹道,“竟然以十八岁的年龄就坐上了司寇族的家主之位。” “哎,可惜了,居然被皇上派到了七重殿。”布衣人感叹道。 大汉两眼一瞪,生气道:“有什么好可惜,她这么厉害,一定可以成为七重殿新一代的执行者!说不定还能成为信者呢!” 蓝衣人用力地点了点头,表示极其赞同,“不但如此,在十几年前我就听说,她的灵魂属性是火。看来几十年都没有火属性灵魂的司寇族要撅起了。” 司寇云负手而走,闻言不禁勾唇一笑,这是一个好的开头,得民心,司寇渊那只老狐狸在外头的势力就越难过,他就越心慌。 跟司寇云身后的碧兰,是司寇凌为了保护司寇云,是以在自己人中挑选出来的高手,实力在玄阶八星左右,她为人寡言,性子沉稳,是司寇凌的得力心腹。 “十多年未出门了,永安城内大多已物是人非,今日,我想要大略看一看。我们经过的地方或者店铺,你把知道的都告诉我吧。”司寇云道。 碧兰颔首,每走过一个地方,只要见司寇云驻足,或者她正眼瞧过的地方,无论是那店铺主人是明的还是暗的,她都尽职地一一介绍着。 两人刚转到沧东大街,碧兰指着一家两层楼的朱木酒楼,“这就是老爷交给家主的凌云酒楼。” 司寇云看着客似云来的凌云酒楼,微微颔首,就在今晨,司寇凌就把这家酒楼的地契和房契交给了她。 “而司寇族的生意日渐萧条,这凌云酒楼却还能惨淡经营着的原因,正是对面这家君临八楼。”碧兰转身道。 司寇云也随着转头回身,入眼一看,清冷的眼不禁微微一惊,将视线抬高了才将这整座高大的建筑完全看尽。 只见她头顶上方,一块巨大的透着火光的火狐兽晶招牌上,写着“君临八楼”四个大字,遒劲有力,飞若蛟龙。 整个楼宇共有八层,外表富丽堂皇,风格奢华大气,整体呈圆形,精雕细刻的高大梨木门,阻挡了里面的繁华景象。 “君临八楼,是大夏国的第一拍卖楼。”碧兰见司寇云对这楼颇有兴趣,便继续道,“由于这座楼,老爷跟着揽了不少的生意,是以他派出了不少人暗中调查,却都是无功而返。” “君临?”司寇云垂目默念了一句,心头忽然闪过一个人影。 “怎么了,家主?”碧兰觉察出不对,立即道,“您是怀疑谁吗?” “嗯。”司寇云颔首,重新将实现投向这未开张的拍卖楼,沉声问道,“还有什么大型店铺是查不出头绪的?” 碧兰赶紧如实报来:“盛京买卖场的前面,就是在永安城内一手独大的康东盐府,不但供给着大半个永安城的吃盐,就连永安城外多个繁华的市城,也是由这座盐府暗中输送的。” 说到这里,她顿了一下,道:“而这位盐府的真正主人,连同这君临八楼的幕后老板一样,神秘莫测,从未现过身,就连实力雄厚的皇族人,也束手无策,只能暗中监视着。有很多人也怀疑过,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却还是无法查出此人的底细。” 司寇云一笑,语气平淡道:“也许是我猜错了。” 对于这个碧兰,虽然她是司寇凌身边的人,但司寇云却还是无法完全信任她,毕竟将亲生女儿关进深院而不顾她死活的司寇凌,却在她清醒后突然对她这么好,虽然不说排斥,但司寇云始终有间隙。 “有个人极其符合这种条件,但却又极其不符合。”碧兰疑思着。 “谁?”司寇云立马抬头看向她。 碧兰却双目一沉,压低了声音,只够两人听见的样子,“就在几年前,有人忽然调查出,那名震天下的天下竞技场的主人,正是被世人称作废物的太子夏君明。” 司寇云立时沉下了双眼,没有去想夏君明,而是仔细想着这两个地方。 君临八楼,天下竞技场...... 她在心里喃喃念着,忽而想起什么,双眼一惊。 君临天下?会是巧合吗?! 此刻,碧兰却微微感叹道:“但是太子的实力再大,头脑再聪明,独手撑起一个天下竞技场就已属难得,他怎么可能同时经营一家连通全国的庞大盐府,和这座盛极一时的君临八楼呢?这事,就连皇上也绝不会这样想的。”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十一章 君临天下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