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九章 风云突变

另一边,司寇云很快便到达了校场,所有人都为她让出一条路,她看了一眼悠然坐在长廊高台上的夏焱,心里早已猜到了他很快就会来报复,但却没有料到是今天。 走上台,司寇云开始打量自己的对手。 对方是一个穿着家族长袍的普通族人,实力大概在子阶两星左右,看着司寇云看来,双手害怕得直发抖,战战兢兢地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,一双小眼里是藏不住的畏惧。 此时,离席的夏君明也已经回来,坐回自己的位置,凤眸深不可测地看着司寇云的一举一动,在两人正准备对决时,双眼悄然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,似在寻找什么。 司寇云打算速战速决,随即猛地拔出匕首准备攻击,但对方却突然跪在了地上,大声求饶道:“我输了我输了!我认输,求小姐放过我吧!放过我吧!” “举行第三轮吧!”这时,大长老司寇渊突然站出来大声道。 那个跪在地上的族人立时如获大赦,赶紧逃命般地离开了高台。 司寇云还没有抽签,站在底下的族人纷纷跪了一地,整齐地就像经过了秘密策划一样,大声道:“我们都认输了,还请家主宣布结果吧。” 这时司寇凌也开始捉摸不透了,他老眼紧紧皱在一起,捏着拳头,不知该如何是好,明明很顺利的新秀比赛,居然变成了别人精心策划的阴谋前幕。 “司寇渊你究竟想做什么?!”司寇凌忍不住吼道。 “当然是如你所愿啊!”司寇渊狡猾地而嚣张地笑着,看了一眼司寇云,“你不是想让司寇云继承家主之位吗?现在就宣布吧!” 此时,夏君明如看戏一般,悠闲地端起茶盏,十分享用地喝了一口。 夏焱除了观察高台上了司寇云,也在暗中时不时地观察起身旁的夏君明,见他一脸淡然神态,便压制不住内心的疑问,试探地问道:“二弟怎的突然想起出来走走了?” “花草养肥了,生意也做得差不多了,便出来透透气见些新鲜事。”夏君明话中有话道。 夏焱见夏君明一脸生人勿近的冷傲,便也不想如此低三下四地去问,心底冷哼了一声,回头继续看戏。 司寇云站在高台上,看着这些跪了一地的族人,心里早就知道是司寇渊动了手脚威胁着他们,便也没有为难他们,而是扬声道:“司寇玦已败在我手下,父亲既然有意退位,那么家主之位,本就该我司寇云所得!” “既然你们都不敢上来挑战我,就请父亲宣布吧!”她看向司寇渊,心下暗道,我就看看你这只老狐狸到底想耍什么诡计。 闻言,司寇渊和夏焱相视一笑。 司寇凌却是不解,明知道这是一个阴谋,她怎么就直接跳了进去呢?但见司寇云信誓旦旦的表情,也没有多做犹豫,便拿出族印,走到司寇云身边,庄重地将族印交到了她手中,语重心长道:“这整个家族的重担,就交给你了!” 说完,他顿时转身面向族人,脸色变得极其严肃,大声道:“我宣布,从今日起,司寇云继承我的位置,成为我司寇一族的当家家主!” 族人没有异议,全都循规蹈矩地应了一声,便退在了一旁。 司寇渊见司寇云接下了族印,便笑着走到夏焱身边,极尽谄媚道:“还请大皇子叫人宣读圣旨吧。” 夏焱看了一眼身旁这个老奸巨猾的老鬼一眼,轻轻抬了一下下巴,身旁的公公立刻拿出向老皇帝请好的圣旨。 圣旨一展,公公尖着嗓门大声念到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司寇一族品德兼优,谨遵皇命,不曾有失,但朕见家族日日败落,大不如前,朕倍感难过和失望。据族中各大长老反映,司寇云天赋了得,才情卓越,是不可多得之良才。朕特命司寇云前往七重殿深造,习得绝世本领,一振家族之雄风。钦此!” 七重殿!!! 圣旨一出,四下皆惊! 就连没有表情的夏君明,拿着茶盏的手亦是顿了一瞬,迅速抬起眼,莫测地看着司寇云。 司寇渊和夏焱则阴谋得逞地笑望着司寇云。 司寇凌仿佛傻了一般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地看着司寇云。 此刻,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了司寇云,震惊,恐惧,快慰,幸灾乐祸,沾沾自喜最后都混作了一种目光,那就是像看着一具死尸一样,看着司寇云。 而此时此刻,站在高台上的司寇云,听完这道圣旨后,心下却有些茫然,她深深地皱紧了眉头,努力地寻找着脑海里不多的陈旧回忆。 奈何根本找不到七重殿的只言片语,只回忆起了关于这三个字的恐怖感觉。 无奈,司寇云只好打开了加伦瞳,借以搜索模式查询。 很快,资料便显示了出来,虽然并不完整,却足以司寇云了解大概了。 七重殿,顾名思义,是七座等级森严的神秘宫殿组织。 殿中成员他们练习各种功法,不但修炼灵力,更有人兼修武道,可谓灵武双修,实力非凡。他们为了壮大自身战斗实力,接受组织上头派下来的各种任务。 他们身在人间,在人们心中的地位,却如光明之神,但他们的活法,却又如地狱里的魔鬼,整日修炼,杀人,完成任务! 他们签的是生死契约,生为组织的人,死为组织的鬼。 他们每年比武试炼,没有输赢,只有生死! 他们,就是令世上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暗夜之鬼——执行者! 七重殿共分七殿,招收弟子的话就只有七重殿中的第一重殿。他们每年腊月十四都会在雪海峰公开比武收徒,由于每年完成任务最少的执行者都会被处决,所以只有每年比武的第一名才具有进入九重殿的资格。 而最让人胆寒的就是,每年这天去比武入殿的人,只要进了那座石门,就没有一个人是活着走出来的。 所以换言之就是说,去参加入殿的人,统统都是去送死的人,所以这个夏焱才会去请来这道圣旨。 司寇云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绪,看向奸计得逞的夏焱和司寇渊两人,鄙夷一笑,想不到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,他们要的,就是不费一兵一卒而要她死无葬身之地。 见借司寇玦之手杀不了她,又在新秀比武这天,撤下所有高手,让她轻易成为新秀中的第一名。然后料到司寇凌为了安心与他抗衡,自动放弃了家主之位让给她,最后,他再借圣旨将她逼出司寇家族,死在进殿的途中。 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安插自己的人手,接替家主之位,而他自己就掌控了整个司寇家族的命运。 原来他大费周章地做了这么多,不就是为了两件事,一,让她死得很难看,二,全力掌控司寇家族。 想罢,司寇云不禁看着司寇渊冷笑,司寇渊啊司寇渊,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。现在离腊月十四,还有一个多月。 司寇云紧盯着洋洋得意的司寇渊,浑身散发出不可忽视的杀气,眼色忽然变得狠辣无情。 但是这一个多月,已经足够她颠覆一切!!!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九章 风云突变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