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六章 釜底抽薪

“司寇云!你这个杀人恶魔,我是你的亲堂哥,你也要杀我吗?!”见司寇云不吃这一套,司寇玦又哆哆嗦嗦道,“你杀了我,大长老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 “我现在可没有功夫听你废话!”司寇云大声说完,人已经飞奔到了他们跟前。 祥福一掌推开司寇玦,老眼一横,立刻甩出金刚杖打向司寇云。 司寇云这次不再冒险硬接,而是身子一侧,轻巧地避过后,再闪电般靠近他的身后。 这次祥福没有那么好对付了,他知道司寇云会来这招,早就做好了准备,立刻回甩金刚杖,适才那招只不过是虚招,这招才是真的。 司寇云却没有轻敌,迅速飞身避过,那拐杖恰好从她脚底擦过,激出一阵焦糊的味道。 司寇云眉头微皱,看来这玄阶果然高出一筹,差一阶,就差了一大截! “原来不过就是一个子阶三星!”祥福不屑道。 “子阶三星也能要了你的老命!”司寇云沉声道,她不再和这个老东西硬斗,而是迅速开启加伦瞳,很快便找出了这个老东西的死穴。 说完,她便横冲直撞地飞了过去。 “找死!”祥福不屑地大声道,随即迎了上去,猛地甩出灵力全盛的金刚杖, 她不动声色地勾起唇角,眼中狡黠稍纵即逝,她悄然摸出怀里的银针,故意在灯火下一晃,果然祥福的脸色一变,正要暗骂卑鄙时,三根银针已经以不同的三个刁钻角度,飞速刺向他的右脚。 司寇云是特工出身,从小就没有受过虚礼的教育,更不知道什么叫卑鄙,她只知道什么是生,什么又叫死,她的生存法则里,只有赢! 无奈,祥福只好收回金刚杖一挥,挡下了三根银针,但司寇云却已近在眼前了,他立时慌忙出掌一击,同时再发动金刚杖攻击。 但司寇云怎会让他得逞,知道这场跨级的较量不可能不带伤,她便仔细而迅速地做出了思量,立刻毫不犹豫地出掌迎住祥福的掌风,用匕首硬抵住那金刚杖,同时再顺势一滑,划到他的手掌上,再拼命一砍。 祥福的手掌立时断成两截弹飞出去,落进了大雪中,没了踪影。 祥福痛得大喊,连连后退,司寇云也因为硬接了这一掌而受了内伤,但她却没有息战,而是再度纠缠上祥福,这次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。 没有了武器的祥福,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,瞬间就被司寇云见血封侯。 “饶命啊堂妹!饶命啊,我不是有意的,我也是被司寇渊那个老东西逼的,是他让我来刺杀你的,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!”司寇玦拼命地在雪地上磕着头,仿佛遇见了地狱修罗,害怕得都不敢抬头。 见眼前的脚没有动静,他赶紧爬起来道:“我学狗叫!” “汪!汪!汪!”司寇玦卖命地叫着,摇头摆尾,活脱脱一只哈巴狗,然后又自己捏了一个雪球,然后没命地吃着舔着,只想讨得一条狗命。 整个战斗,虽然还没有持续到一柱香的时辰,但司寇云速战速决的战略,还是因为这具懦弱的身体,而拖累了不少时间。 她没有去管这个废物,而是迅速整理好自己身上的伤势,不让自己看起来有半点受伤的迹象,搬了一把椅子,坐在大门口,等待着下一场精彩大戏的上演。 司寇渊左臂右膀之一的祥福已经被自己杀死,身边大半的护卫也死得差不多了。今天司寇云故意挑战司寇玦的这一计,就是想要釜底抽薪,一步一步削弱司寇渊的力量。 很快,大雪中就传来了不容忽视的阵阵脚步声,仔细一听,大约有几百人。 “女儿!女儿!女儿!” 人还没有到,就开始着急地呼唤了,此人正是心急如焚地赶来的司寇凌。 他大力一推,院门顿时被推倒了,他向院子里一看,顿时傻了眼,除了跪在地上不停学狗爬的司寇玦,全都成了一刀毙命的死尸! 紧随而来的司寇渊,悠闲地装着毫不知情的模样,待他转过院门,见到院子里躺了一地的尸体,一对眼珠子都惊得快要掉了出来,他仔细搜寻着不可能毙命的玄阶高手祥福。 忽然看见雪地的手掌和金刚杖,再顺着找去,只见祥福双眼大睁,死不瞑目地正瞪着他的方向,他的双腿顿时一软,身子向后扬去,幸好被身后的族人扶住了。 “汪!汪!汪!”这时,不知道已经来人的司寇玦还在拼命叫唤着,但院子前的几百族人,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。 看着正襟危坐在门前的司寇云,一脸冷酷,双目微闭,在屋子里托射出来的温暖灯火下,也掩盖不住她浑身散发出的沉沉的杀气。 “墨香呢?”司寇云抬起眼,不少族人顿时被震慑住了,纷纷后退了几步。 司寇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“在赶来的路上,她就身受重伤,现在已经死了。” 闻言,司寇云双目一紧,刚才她因为不知对方实力,所以才派出墨香去报信,想不到居然被来时的司寇玦暗算了! 她猛地看向司寇玦,二话不说就甩出数十根银针,伴着司寇玦倒地的声音,司寇渊立时站到她面前,怒吼道:“你竟敢杀了他?他是司寇家族的人!你竟敢亵渎族规,残忍嗜血……” “我不过是让他终身残废罢了。”司寇云冷冷一笑,抬头毫不畏惧地迎上司寇渊的眼,“比起大长老的残忍和嗜血,司寇云甘拜下风!” “你!”司寇渊没有理,自知此次失策,没有杀死司寇云,真的是轻敌了。 司寇渊大惊,再次将这些尸体看了一遍,不可能!这些都是子阶中的翘楚,而且还有玄阶高手的祥福在,怎么可能?! 难道?! 司寇渊震惊地看向司寇云,心底升起一股寒意,难道她这十年,就达到了王阶?! 不可能不可能,王阶出手,对付这些子阶小角色,又何必用刀呢。 看来这个傻子司寇云,真的已经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竟然在短短的数十载,就达到了玄阶的地步。就是他自己,也不过是用了大半生的时间修炼,才达到了王阶初境而已。 司寇云没有去理会司寇渊变幻莫测的脸,只淡淡道:“不知道这些面熟的杀手,大长老如何解释?” “老夫如何知道?!”司寇渊开始推脱责任,拂袖道:“明日经过探讨,必会给你一个答复便是!” “明日?”司寇凌顿时站了出来,指着这些尸体,厉声道,“这些都是你大长老的人,你难道想毁尸灭迹后,然后再随便给个搪塞的理由?” “这些都是司寇玦自作主张,趁老夫修炼时,怕与司寇云五日后的比武输掉,所以私自与家奴祥福暗中勾结,才带了老夫的这些人来刺杀司寇云。这与老夫没有半点干系!老夫最多不过是治家不严!” “你!”司寇凌指着司寇渊狡诈的脸,恨不得此刻就与他大打一架,但见女儿无妨,也只好像以前那样,忍气吞声地忍了。 司寇云却淡淡一笑,她早就知道这只老狐狸带司寇玦来,不过就是想事败之后,有个替罪羔羊而已。 但她也不在乎,她知道一时肯定是要不了这只老狐狸的命,细火需慢慢熬,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在司寇凌的基础上,不断削弱他的势力,不断提升自己的灵力。 因为更大的敌人,现在还在那座皇城中! “既然大长老说与他无关,我们无凭无据,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司寇云起身,淡漠地看了一眼这些尸体,嘲讽道,“还请大长老将你的家仆都带回去吧,免得弄脏了我的深院。” “愣着干嘛?!还不快将这些没用的废物抬走!”司寇渊大吼一声,仆人们立刻来抬走了尸体。 “既然都没事了,大长老就跟着尸体离开我的小院吧!”司寇云冷冷道。 司寇渊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司寇云,但还是忍住了怒火,不耐烦地甩了一下袖袍,大声道,“走!” “我累了,你们都回去吧。”说完,司寇云看了一眼司寇凌,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,便“咚”地一声关紧了房门,谢绝了一切探访。 终于,待众人都走了以后,她再也支撑不住,一口血猛地喷了出来。 扶着桌椅,她微微休息了一下,抹掉嘴角的血迹,便到了内房,关紧所有的窗户,料司寇渊受此重击,也不会贸然再来冒险。 她走到床上,准备开始疗伤修养,谁知刚坐下,她的脚就碰到了一个硬物,她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本垫在床脚下的废书。 她望了房间一圈,发现屋子简陋无比,除了这张床和几件日常家具外,连一个书架子都没有,更别提书了。 于是她一手抬起床,便轻易地取出了这本垫床的废书,抖掉上面厚厚的灰尘,她仔细一看,书封上写着“武修秘籍”四个黑体大字。 “武修秘籍?” 司寇云默默念着,努力搜寻着脑海关于武修的记忆,但奈何,这具身体的主人也没有这方面的记忆。 东大陆,主要以修灵力为主,怎么还会有武修一说呢?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六章 釜底抽薪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