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五章 雪中夜斗

他顿时一怒,准备骂人,不耐烦地抬头一看,立时吃了一惊,但很快就努力镇定下来,高扬起头,不屑道: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傻了十年的司寇云。说吧,你找本公子什么事?” “五日之后,便是族里的新秀比武大赛,”说罢,司寇云一把撕下自己的一角衣袖,扔到司寇玦的怀里,冷冷道,“我要挑战你。” “你!”司寇玦顿时又惊又怒,指着表情淡漠的司寇云,狠狠道,“我不过是跟你开了一个玩笑,你何必咄咄逼人,将大家都逼入绝境!” 司寇家族以前是一个极其严格的大家族,为了培育出优秀的炼丹师,并且让大家和睦相处,所以定下了许多不能理解的严厉规矩,虽然在家族没落以后废除了很多,但还是保留一些无法更改的规矩,而在新秀比武大赛前下挑战书,就在这些规矩当中的一个。 老族长曾经就规定过,在新秀大赛中互相挑战的两个人,凡是输的一方,就永远没有资格登上家主之位,所以没有人敢轻易触碰这个规矩。 而现在,最有希望继承一家之主的年轻一辈中,就是司寇玦。本来司寇云突然恢复实力,就让他有些忌惮了,现在她居然当着大家的面,堂而皇之地说出挑战,不就是将他逼入了绝境吗? “开了一个玩笑?”司寇云嗤笑,随即指着大雪纷飞的院落,漫不经心道,“如果你跑到院子里,学狗的模样叫三声,再捏一个雪球,让我踩一脚后,你再舔着吃下去,我就收回这个挑战。” “你不要太过分了司寇云!”司寇玦大怒,在司寇渊还来不及阻止下,他就生气地割下袖袍,一口应下道,“我接受你的挑战!五日之后,我定要你在全族人面前颜面扫地,叫你在你的深院里当一辈子的傻子!” 司寇渊很快赶到了他的身边,眼色深沉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袖子,再怒其不争地狠狠瞪了一眼司寇玦,骂道:“竖子无谋!” 司寇玦立时心虚地低下了头。 司寇云笑着看了一眼两人后转身,双眼中的杀意稍纵即逝,她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道,“五日后,我会加倍奉还当日的耻辱。” 白衣飘渺,面具遮颜,她冷酷的背影,落在了每一个族人的心中,明明只是子阶的境界,却仿佛成了族里一个强大的存在,在同司寇渊的争斗中,不知在族里又会掀起怎样的一番滔天巨浪。 司寇云走后,司寇渊便带着司寇玦进入了密室。 密室中,司寇玦“扑通”一声就跪在了司寇渊的面前,哭丧着脸一张脸道:“伯祖父!我该死,我居然中了司寇云的激将法!” “把事情闹到这一步,是她自己找死而已!”司寇渊冷哼一声,双眼老谋深算地眯在了一起,沉声道,“既然她这么想死,老夫今晚便成全了她!” 司寇玦惊得立时抬起了头,不敢置信道:“伯祖父是想提前杀了司寇云?!” “现在不动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!”司寇渊阴冷地瞪着司寇玦,“还记得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?是被司寇凌亲手杀死的!父债子偿,你现在杀了司寇云,不过是为父报仇!” 司寇玦忽而想起自己死去的父亲,眼中顿时闪过痛色,捏紧拳头仰头道:“父债子偿!今晚,我就按照伯祖父说的来做!” 说完,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。 大雪纷飞,夜色很快降临。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火,用过晚饭后,在这大寒天里,也无人聊天玩耍,便早早地歇下了。 窗户内,烛火朦胧,投下屋中人或明或暗的影子。 窗户外,一行数十人悄无声息地踏过雪地,皆着黑色劲装,面罩黑巾,身轻如燕,只留下了数行浅浅的脚印,但很快又被纷纷落下的大雪掩埋了。 深院,司寇云吃过饭,便打算回房修炼一番,像往常一样,她拿起桌上的茶杯倒了一些水,谁知茶水刚刚放到唇边,她的眉头就微微一皱,移至鼻端轻轻一闻,顿时了然。 竟然在她的茶水里下了毒,看来,那帮人的手脚果然够快! 不露声色地放下茶杯,司寇云沉声道:“墨香,你去让父亲带着长老赶快过来一趟,不要问为什么,务必快去快回!” 正在收拾碗筷的墨香,见司寇云脸色不对,没有说什么,放下碗筷就往司寇凌的院子跑去。 紧紧握住匕首,司寇云纹丝不动地坐在大厅正位上,凝神细听。 墨香才走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大雪中,院门外,很快就传来细微的“沙沙”声,转眼之间,屋顶上的瓦片也“咯吱”了一声。 这声音虽小得与落雪声等同,但却是一声不落地进入到了司寇云的耳朵里。 司寇云嘴角一扬,在屋顶上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掀开瓦片,她就以极快的速度,飞身来到了桌子前,并取出了四根竹筷,猛地向上掷去。 在那屋顶四人刚刚掀开瓦,将眼睛凑上去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时,只见一个很大的黑点就钻入了眼里,瞬间传来钻心透骨的痛,立马忍住痛拔出竹筷,顿时哀嚎一声,几个翻滚,就落到了庭院中。 “砰”地一脚踢开大门,司寇云狠狠地看着站在大雪中想要行刺她的人,不错,和她听到的没有一分差距,果然共有十五人,除了一个玄阶的人,其余实力全在子阶三四星左右,和她的灵力实力相当。 “杀了她!”一人扬声吼道。 听到这中气不足的声音,司寇云一下子便猜到了他就是司寇玦,见其中的九人迅速带起灵力,冲向自己,司寇云没有马上反攻,而是顿了一瞬。 在对方刀刃快要接近自己身体时,她才猛地一后退,反踩上墙壁,翻身来到其中两人的身后,一刀割喉,一刀刺中后心,再轻而易举地避过了其余人的攻击,途中却没有运用一丝灵力。 其余攻击的七人顿时一惊,这女人根本就是魔鬼般的速度! 没有磨蹭,司寇云迅速反握住匕首,暗自运出灵力,大力砍向其中一人的剑刃,生生将那人给压倒跪在了雪地里。 就在其余六人近身攻击时,司寇云已迅速捏断了那人的脖子。 此时,六人纷纷后退,知道这女人强悍,只可群攻不可单干,便六人同心,速度相同,剑法各异,通通逼向司寇云的各个死角。 眼帘一沉,司寇云左脚迅速向失去一只眼的人踢起积雪,同时身子一矮,使劲全力踢翻第二人的腿,匕首一扬,拼命挡住了第三人的刀刃,这样一搅和,六人的距离又拉开了。 在六人还没有反映过来时,司寇云却已经来到了被积雪弄花双眼的人面前,匕首一落,第一人的脑袋就立刻搬了家。 她左腿再次回旋,第二人还没有从她踢中脚的疼痛中回过神来,她的身子已如猎豹般,矫健狠厉地扑了下来,同时手起刀落,匕首不偏不歪地刺中了他心脏的正中心。 见身后刀剑忽然迎向她,她猛地回头一瞪,那人顿时一惊一愣,在这一愣一惊之间,司寇云刚刚染血的温暖匕首,已经在大雪里,划出了一道红弧,第三人的身子就僵直地倒在了积雪中。 剩下的三人,纷纷以最快的速度跳离开战圈,离司寇云仅以五尺远的距离,远远地看着她,不敢再贸然行动。 而一旁观战的司寇玦早已目瞪口呆,睁大双眼瞪着眼前横七竖八的尸体,再瞪向大雪纷飞中,司寇凌一身白衣,除了染血的匕首,其余竟然不沾半滴血迹,在子阶三四星的杀手中,她的速度竟然是快如闪电! 司寇玦大惊,难道她真的进阶了?! 黑夜下,屋内的烛火穿过大开的门,铺洒到院子里,温暖地照在冰冷的尸体上,洁白的大雪,飘飘洒洒,宛如一道无线的白雪帘子,隔开了司寇云同对面五人的视线。 气氛紧张到了极致,司寇云却如同每一次执行任务一般,镇静而谨慎,她握着匕首,一双清冷淡漠的眼,此刻变得凌厉无比。 她必须解决掉剩下的人,给全族的人,尤其是司寇渊那只老狐狸一个警戒,否则让他看出自己只是子阶三星就麻烦了。 想罢,她立刻飞身冲去,宛如一支破风而出的箭,狠狠逼向对面的五人。 司寇玦顿时大惊,慌忙吼道:“祥叔,快护我!” 原来玄阶人就是常在司寇渊身边伺候的祥福,司寇云眼色一沉,飞速踏步进攻,准备速战速决。 眼看司寇云步步紧逼,这三人自然害怕极了,因为适才偷窥司寇云时,他们就失去了一只眼睛,现在也只能苦苦死撑,加上迷人眼的大雪,他们的脚已经无法控制积雪,立时就有人的脚深陷在了雪地中。 司寇云身子一转,匕首轻轻一划,那人瞬间就成了刀下亡魂,剩下的两人也在眨眼之间就被摆平了。 踏过十三人的尸体,司寇云面色冰冷,一步一步走进祥福和司寇玦,冷笑道:“趁我的刀子还是暖的,刺进心脏不会太冷,就不要反抗了!”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五章 雪中夜斗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