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章 关门打狗

想到罪魁祸首是夏焱,司寇凌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。 在赶来的路上,几位旁观的族人已经将事情的大概经过告诉了他,那个该杀的畜生,身为王阶三星的玄王,竟然对他的宝贝女儿下如此毒手,他司寇凌一定不会放过他! 向伺候司寇云的丫鬟墨香,简单问了几句,才知道原来是梅院的院门没有上锁,司寇云才跑了出来,被恰好经过的大皇子看见了。 听到这里,他老眼微眯,久经世事的他,立刻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,十几年的院门都锁得好好的,恰好今天没有上锁,女儿又恰好被经过的大皇子发现了,这一切,未免发生得太巧合了? 看来,那老家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! 突然,门被一把推开,一位族人喘气如牛地走了进来,“家主,不得了了,三位长老要求立马召开紧急大会!” 听罢,他脸色立即阴沉起来,想不到他还没有找他们算账,他们就已经送上门来了! 他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生死未卜的女儿,无奈地叹了一声,想不到他们连他陪伴女儿的这点时间都不给,当真是绝情至此! 很快他就振作起来,吩咐墨香好好看着小姐后,就大步朝祠堂走去,召集所有的重要族人立即召开大会。 司寇凌走后,雕栏玉砌的屋子,很快恢复了宁静。 床沿处,一个长相清秀乖巧的丫鬟,正是伺候司寇云多年的墨香,她看着床上伤痕累累的司寇云,哭红的眼顿时一紧,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 她是司寇云的贴身丫鬟,从七岁时就在她的身边,两人的感情早已超过了寻常姐妹,所以即使在司寇云变成了傻子后,她也时刻陪伴着,寸步不离,就好像是司寇云的影子。 听说小姐来到了司寇玦的松院,她立刻狂奔了过来,看到家主正抱着小姐回屋,她才稍稍放了心。 抽泣了一会儿,她起身将门打开一条缝,窗外的大雪立即飘进屋,怕风雪刮进屋冻着了小姐,她赶紧用身体挡住缝隙,向外面的两位守卫小声吩咐道:“能麻烦大哥去通知一下梅园的两位妈妈,让她们赶过来照顾小姐好吗?” 两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,没有迟疑,其中一位就赶紧前往梅院通报。 墨香见司寇云伤得厉害,也知一时半刻醒不过来,于是出去想拿个火炉给她取暖,顺便烧些热水清洗她的身子。 屋中,顿时再次安静了下来,除了门外站着的守卫,没有任何声息。 半柱香后,屋中陷入死寂,床上的人,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。 很快,就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时,她的睫毛忽然又动了! 接着,她猛地睁开了眼,一下子弹坐了起来,恍然地看了一圈陌生的四周,突然,她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,头脑一阵发胀,各种记忆,瞬间灌入了她的脑海。 她死死地敲打着自己快要爆炸的头,待头疼平息后,她清冷的眼,已经恢复了镇定,没有半丝恍然! 真正的司寇云在适才就已经死了,现在占据这具身体的,而是来自23世纪的未来特工,在前几秒死于一场爆炸案的特级间谍,聂云! 但现在她的新身份,已经不再是聂云,而是司寇云。 起身,司寇云平静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,嘴角一弯不禁哑然失笑,她竟然狗血地穿越了! 借着继承身体主人的记忆,司寇云知道一场阴谋正在酝酿中,于是她打算出门看看,谁知她刚走到桌边,门就被“砰”的一声,粗鲁地踢开了。 来人是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妈子,一人穿着墨绿色的长服,身子瘦削高挑,仿佛长竹竿,一人穿着暗红色的袍子,身材稍胖,脸颊积肉,涂满白粉和胭脂,仿佛一朵色彩斑斓的大红花。 这两人,正是墨香拜托守卫去梅院请来照顾她的两位妈妈。 两人同时看向站着的司寇云,顿时一惊,守卫不是说她快要死了吗? 很快,两人不但没有为司寇云好起来而开心,反而很失望,原本她们以为这个傻子死了,她们就可以不用再呆在那个昏天暗地的小地方了,没想到这个傻子居然没死。 想到还要继续承受深院孤寂的折磨,“长竹竿”立时就来气,指着“罪魁祸首”司寇云的鼻子大骂起来,“傻子!你没看见外面雪下得很大吗?老娘的鞋袜都全湿了,你还不快叫墨香那个小贱人给老娘端火盆来?!” 司寇云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看着“长竹竿”冷笑,她还以为司寇云是个傻子吗?! 根据记忆,这“长竹竿”就是梅院中“照顾”她的张妈,而“大红花”就是李妈。 从刚进入这个身体的那刻起,她的脑海中,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虐待画面,在被关入深院的那刻起,这个身体的主人就遭到了这两位妈妈的暗中毒打和谩骂,要不是有墨香顶着,她早就死过一万次了! 想到不能白拿别人的道理,司寇云决定今天就要替这个身体的主人,好好修理这两个“容嬷嬷”,于是她二话不说,坐到床上翘着二郎腿,朝张妈勾起食指,笑道:“过来。” 冷得哆哆嗦嗦的张妈,见司寇云此番猖狂,顿时火冒三丈,“你是牛耳朵去扇蚊子了吗?老娘说很冷,需要烤火!” “跟个傻子废话什么?!”李妈眼色一凌,立刻抄起随身携带的竹板条,就像教训以往的司寇云,大步就朝她走去,“教训傻子是不需要用嘴的!给你好吃好喝供着,你还乱跑?!老娘让你乱跑!” “跑”字刚落音,她的板子就跟着落了下来,直朝司寇云的手臂上打。 司寇云岂会容她近自己的身,随即一手迅速握住她的拳头,一脚当即踢向她的膝盖,只见那脚风中,还带有一丝红色的灵气,随后只听“咔嚓”两声,张妈的身体就软了下去,手腕和膝盖都被折断了。 “啊妈呀!痛!痛!痛!” 李妈像条狗一样,狼狈地叫喊着,捂着膝盖和手腕,在地上不住地打滚。 张妈顿时惊呆了,吓得连连后退,一双老眼不敢置信地盯着司寇云。 刚才她清楚地看见司寇云那一脚里有灵气,怎么可能呢?这个傻子怎么可能会再次使用灵气了?她不是已经傻了吗? 不可能!这一定是她眼花了! 此时听见打斗的守卫,赶紧冲了进来,见到在地上痛得翻滚的李妈,顿时也吃惊不少,同时看向已经起床的司寇云,皆表示不相信。 司寇云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她也很惊奇,她竟然会不由自主地运用起身体里残存的灵气。 这个世界,灵气的修炼分为子阶,玄阶,王阶,皇阶,神阶,每一阶分为九星,而这个身体在八岁被害前,本身就练成了子阶三星,只是变傻后,失去了意力控制而已,现在司寇云占据了这个身体,意力全盛,加上记忆,运行起身体里的灵气,自然是驾轻就熟。 “发生什么了?!” 一道怯怯的声音,忽然从门外传来,众人一看,原来是端着火炉的墨香。 还未等墨香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张妈眼神一狠,突然大步跑过去,一把夺过她的火炉,猛地就朝司寇云扔去! 眼看火星四射的火炉就快投到司寇云的身体上,所有人都暗暗为司寇云捏汗。 “找死!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,愤怒的司寇云扬起手掌,按照记忆迅速结了一个印,手掌立刻带上红色的灵气,控制住半空中的火炉,火炉立刻转向,狠狠砸向张妈。 火炉落到张妈的身体上,立刻焦灼一大片皮肤,亮堂堂的木炭从火炉中飞溅出来,打在她的脸上、身上,痛得她嗷嗷直叫。 “怎么样?这火,够暖和了吗?”司寇云笑问,但眼底却是一片冰寒。 “贱人!你毁了我的容,老娘要跟你拼了!”张妈已经陷入崩溃边缘,她话一出口,就飞速拿出匕首,猛冲向司寇云,但她人还没有走出一步,就感到眼前一花,司寇云已经诡异地来到了她的身后。 红唇微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,司寇云的手已成爪形,狠厉如鹰爪,毫不留情地捏断她的脊骨。 “咔嚓”一声,张妈还没有来得及痛呼,人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,一双眼带着深深的恐惧,直勾勾地看着司寇云,一口气瞬间断绝。 一时,屋子静得落针可闻。 所有人都不敢再将司寇云当做傻子看待。 李妈顿时也不喊痛了,滚圆的身子立刻爬到司寇云的脚边,口齿伶俐道:“奴才该死奴才该死,奴才不该骂大小姐是傻子,不该骂墨香姑奶奶贱人,哦,我是傻子,我才是老贱人!小姐饶命,小姐饶命啊!老奴不想死,呜呜呜…..” 见这招不管用,李妈立刻又转换方针道:“求小姐放过老奴吧,老奴嘴贱,该打!该打!” 说完,她立刻就掌起了嘴,清脆的耳光声,一声比一声大,她的脸很快就被打得红肿不堪。 司寇云没有理会她,这种人,早就该死了,可是杀了她,只会浪费她的力气。 旁观的守卫,见到这番情景,早已瞠目结舌,见出了人命,立刻就跑去祠堂通知家主。 回过神来的墨香赶紧跑到司寇云身边,担忧地看着她,“小姐,你杀死了张妈,可如何是好啊?!” 司寇云淡淡一笑,大步行入雪中,朝祠堂走去,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怕什么?!” 第三章傻子杀人 现在,她就要去看看,司寇家族的那帮老家伙,究竟多厉害,在十年前,把这个身体变成了傻子! 墨香担心主人,没有说什么,也跟着去了祠堂。 屋内,除了死在地上的张妈,就只剩李妈还在卖力地打着耳光,见外面已经没有了人影,她才立刻停止扇耳光,咬牙切齿地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。 从司寇云可以运用灵气,以及行为举止来看,李妈立刻意识到,她不但不傻,而且能力较之以前,更加厉害凶猛了! 李妈看了一眼死去的姐妹张妈,心头顿时如刀挖,她恶狠狠地伸出三指,“我李秀对天发誓,一定要让司寇云生不如死!” 血腥的誓言,带着仇恨,瞬间飘入了大雪中。 祠堂外,大雪飘飘扬扬地越下越大,仿佛要将大地掩埋一般,祠堂内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众人,还在为大皇子一事伤神,阴沉着脸,各有所思。 祠堂高位,除了正中间的一家之主司寇凌,左边三个位置上,坐着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。 第一位是大长老司寇渊,此人白发苍苍,皱纹布满整张脸,但一双眼却是精光四射,深不可测。 其余两位长老年龄相差不多,微闭着眼,一副坐观虎斗的闲适模样。 坐下两排的座位,则按照自己的辈分,依次坐满了小一辈的年轻人,其中司寇玦就坐在最后几排。 祠堂里的气氛有些凝重,除了家主和三位长老谈话外,没有叫到自己名字的人,就都低头听着。 “不知今天,大长老找来大皇子,所为何事?!”司寇凌放下茶盏,似随意那么一问,接着看向司寇渊。 “家主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司寇渊老眼一瞪,立即不满了,大声道,“老夫不过就是找大皇子来,一起讨论各种丹药的神奇之处,好以此加深家族和皇族的感情,这有什么错吗,请问家主?” “当然没错,”司寇凌客气一笑,看向司寇渊时,那笑却别有深意,“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,大长老怎的如此上心了?” “在这个世界,饭可以乱吃,话却不可以乱问,难道还需要老夫告诉你吗?”司寇渊胡子微颤,挺身而言,那样子像足了被冤枉的好人。 司寇凌却在心底鄙夷一笑,这老家伙,从他登上家主之位那刻起,就一直和他作对,妄图找出他的差错,自己当上家主,所以没少找茬。 十年前,司寇云从悬崖上摔落变成傻子,就是这个老家伙捣的鬼,但他苦于无证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陷害。 现在他将女儿关在了梅院,他还是不满足,又开始拿他的女儿和他作对,简直该死! 此时,一人冒着大雪,走到了祠堂门前,祠堂门口的族人立即将他拦下。 来人正是匆忙赶来的守卫,他向族人耳语一番后,族人眼色一沉,就悄然走进祠堂,来到司寇凌身旁,附身低语,“小姐杀人了。” “什么?!”司寇凌一惊,顿时声音就没有控制住。 司寇渊皱眉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 “这……”族人迟疑着,不知该讲还是不该讲。 “没什么事,”司寇凌立即拦下话头,“就是冻死了一个奴才而已。”随即他又转身吩咐自己的手下,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“将此人好好埋葬,切记不要让雪狼野兽什么的偷了去。” 此人常年跟随司寇凌,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是将死去的人毁尸灭迹,不能让大长老等人偷去抓住把柄,于是二话不说就离开了祠堂。 祠堂里也没人在意,不就是冻死了一个奴才,在这经常冻死人的大寒天里,没什么好惊奇的。 但司寇渊这只老狐狸却不相信,他用眼风扫了一下身后的自己人,那人很快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祠堂。 司寇渊看了一眼心不在此的司寇凌,笑道:“不知明日退婚一事,家主可想好了对策?” 司寇凌将手一扬,不耐烦地说道:“适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明日退婚一事,就依着大皇子的圣旨行事就好,多说无益!我看今天这会就谈到这里,大家散会吧!” 说完,他就准备起身离开去看司寇云,谁知司寇渊偏偏要和他作对,高声道:“慢着!” 司寇凌转身,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老滑头,“大长老究竟想说什么?” 司寇渊悠然起身,看着坐下的族人,他一副忠心为族的模样,“你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,不惜以家主之名蒙骗大皇子,说你的女儿没有傻,欺君之君,轻及斩头,重及诛九族,你这不是陷司寇家族于不义吗?明日,大皇子处罚的,就不是你一人,而是我们整个家族!你根本不配当这个家主!” 司寇凌冷笑,这老家伙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。 “明日我自会有计策应对,大长老说诛九族,只怕是言之过早了!”司寇凌毫不让步地瞪向司寇渊。 司寇渊咄咄逼人道:“你这样做,只会让族人跟着你冒险,万一事有意外,你又怎么说?!” 司寇凌即刻了然,“那大长老的意思是?” 司寇渊向前一大步,一张脸极尽嚣张和狂妄,完全没把司寇凌放在眼里,“自然是交出家主之位,然后带着你的傻女儿,独自向大皇子请罪,方可化险为夷,保我司寇一族平安!” “大长老这么说,可大有逼宫之疑啊!” 一道清丽的女声,从祠堂门口传来,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 众人纷纷朝外看去,只见祠堂宽大的高门前,一位少女负手而立,白衣胜雪,长发高束,一张青玉面具下,一双明眸清冷沉静,红唇微抿,身子单薄,骨子里却散发着不可忽视的傲气。 闻见此人,坐下皆惊。 司寇渊更是震惊万分,不敢置信地眯起双眼,一张脸深沉得可怕! 少女带着从容不迫的笑容,朝司寇凌行了一个礼,“女儿拜见爹爹。” 此话一出,四下再惊! 这怎么可能是那个傻子?她怎么会是适才那个学狗叫,吃雪球的傻女呢? 司寇凌却是止不住的惊喜,难道他的回魂丹奏效了? 他欣喜若狂,一把抓住她的肩膀,激动地问道:“你没事了?你完全好了?你是我的云儿,宝贝女儿?!” “不过就是走火入魔,现在我不但已经完全恢复,而且还更上一层楼了。”司寇云淡淡一笑,扬高声音,刚好够每个人都能听见的样子,“看来,这十年来的修炼是没有白费,这次的成果突破,已经使我彻底脱胎换骨了。” 闻言,四下一阵唏嘘之声,有震惊,有不信,也有高兴。 司寇凌大喜,看向坐下的族人,大声道:“明日大皇子退婚一事,我们不必担心了!散会吧!” 族人见司寇云突然恢复如初,顿时三五成群地结伴,议论纷纷地离开了祠堂。 司寇渊却是不死心,他几大步就跨到司寇云的身边,语气强硬,“你说你就是那个傻子,可有证据?!” “证据?”司寇云故意愁着眉头,司寇渊以为她在作假心虚,正得意间,她却话锋一转,一把挽起自己的袖子,眼色凌厉地扫向他,“这个算不算是证据呢?” 看到手臂上宛如蜈蚣的一道伤疤,司寇渊心下一惊,这是她掉入悬崖时落下的伤疤,她真的是司寇云那个傻子! 可她怎么瞬间恢复了呢?还是这十年来,她一直就在装疯卖傻?她一直就知道推她入悬崖的人是他!? 看着眼前这张迅速变幻表情的老脸,司寇云嘲讽一笑,依着记忆,她早就知道推她入悬崖了是这个老家伙,他现在竟然也在害怕她会复仇? 身旁的司寇凌见此,赶紧将女儿护在身边,“司寇渊,我们的帐,我会慢慢跟你算的!” 说完,他牵着女儿的手走出了祠堂。 屋内,司寇渊突然暴怒地击碎了身旁的长几,“司寇凌,明日,老夫一定不会让你的好事得逞的!” 此刻,从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人。 司寇渊抬头一看,此人一张脸都是白粉胭脂,令人反胃,正是被司寇云折断一腿和一手的李妈。 见到李妈一瘸一拐的样子,司寇渊先是一愣,然后就心虚地四下张望,见无人,他才放心地看向李妈,皱眉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 “司寇云已经恢复了!”李妈慌忙道,“她还杀了张妈,打断了我的腿和手,她狠辣绝情,与从前那个痴傻的小姐判若两人,看来,她不是装的,是真的恢复了!怎么办大长老?!” “慌什么?!”司寇渊本就心情不好,现在听到司寇云变强了,愈加烦闷,沉静了一会儿,他眯起老谋深算的眼,冷冷道,“看来事情有变,明日得见机行事了。” “大长老命我打开院门,放这个傻子出来和大皇子相见,想不到傻子却突然不傻了,害得我们的计划又推后了。”李妈皱眉道。 闻言,司寇渊阴冷地笑道,“十年而已,灵力也不会上升到哪里去。我不会让她嚣张太久的!” 散场离去的司寇凌和司寇云两人,一路走在长廊处。 司寇凌显然有些激动,对于失而复得的女儿,肯定想事事都满足她,“女儿,你现在想要什么,爹都答应你。还有,既然你都好了,也不要再去那个深院了,就同爹……”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二章 关门打狗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