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一章 废材难存

东大陆,大夏国的永安城里。 寒冬,大雪簌簌而落,大地一片银装素裹,美丽纯净,美则美矣,但天寒地冻的,出来赏景的却是寥寥无人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 原本安静无比的街道,突然传来一阵哄堂大笑。 匆匆而过的行人停步细听,发现这开怀的笑声,正是从一座奢华大气的院墙内传出的。 这宅院,正是大夏国赫赫有名的五大家族之一,炼丹大族司寇所在的院落。 此刻,院子里,好像发生了一幕滑稽搞笑的事情,只见华衣锦服的年轻一辈,大概有二三十人,正围了一个圈,放肆地大笑着,似乎寒冷的大雪,也阻断不了他们旁观的乐趣。 圈内,原来是一个人,准确说来,是一个女子! 她穿着一件很脏的白色里衣,被冻得通红的脸,紫一块青一块,嘴唇还有淤血,她双手抱着单薄的身子,跪在地上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 “司寇云,捏一颗聚元丹出来瞧瞧!”一个披着貂皮披风的少年,笑着对跪在雪地里的女子说道。 司寇云抬起清澈的眸子,见对方是自己的堂哥司寇玦,于是毫不犹豫地捧了一捧雪,胡乱挤了一把,跪着行到司寇玦的跟前,“堂哥堂哥,聚元丹炼好了,你可以……” 见她一双长满冻疮,几乎快要流脓的手,司寇玦一阵反胃,他立即扬起手中折扇,挡住司寇云的靠近,掩住内心的嫌恶,笑道:“你将它吃了,然后学狗叫三声。” 司寇云闻言,抹了一把冰冻的鼻涕,正要抬起手将雪球吃了,双手突然被一道力量踢中,雪球随即落在了地上。 司寇玦将雪球踢开,并故意踩了一脚雪球,然后移开,“狗是怎么吃食的?” 见她一副深思的样子,众人赶紧起哄,“快学啊,你不会是不知道吧,哎,连这都不会,果然是个傻子!” 这么冷的天气,整日呆在房中早已烦闷,想不到今天竟然碰见了这个被关在深院中的傻子,大家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。 司寇云嘟起嘴,她才不是傻子! 于是她仰脸一笑,将屁股一甩,“汪!汪!汪!汪汪汪!” “哈哈哈…”众人被她这动作逗得捧腹大笑,纷纷为她让路。 见众人笑得开心,她也表演得愈加卖力,摇头摆尾,汪汪直叫,活脱脱一只流浪狗,爬到雪球旁,正准备用嘴舔舐时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华丽刺金云靴,她疑惑抬头,眼前顿时一亮。 云靴主人,生得魁梧高大,在她的仰望中,仿佛一座高山,一对阴戾长眸,直直逼视着她,让她既留恋又畏惧。 “她是谁?”云靴主人,声冷如铁。 四下看热闹的人,瞬间安静了下来,只闻耳边大雪的簌簌声。 司寇玦一见来人,眼色顿时一变,赶紧下跪行礼,“拜见大皇子,大皇子万福!” 年轻族人,一听闻是大皇子,脸色都惶恐起来,纷纷下跪叩拜。 “她是谁?!”夏焱再次问道,眼眸却已盛满了不容拒绝的威怒。 一时,所有的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,没有一人敢回答这个问题。 这个傻子,有着复杂的身世和经历,她不但是家主司寇凌唯一的一个女儿,身份尊贵,曾经还是司寇家族灵气资质最高的人。 不但如此,在她八岁那年,娴妃竟然主动提出要她当自己的儿媳,而娴妃,正是大皇子夏焱的母亲,司寇云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准皇妃,所谓,集所有好运于一身。 但好景不长,就在司寇云八岁那年,遭遇了一场摔落悬崖的意外,就此变作了一个关在深院之中的傻子,为了瞒住这桩婚事,不让司寇家族失去夏焱这个皇族靠山,此事也成了司寇家族的禁令之一。 可是现在,这大皇子居然突然来到后院,发现了这个傻子,这叫他们如何是好? 就在众人为家族担忧焦急时,边上的司寇玦却眼色阴沉,他的父亲和司寇云的父亲虽然是兄弟,但从小就是死对头,实力不相上下,最后因一票之差,便让司寇云的父亲做了家主。 现在,要是大皇子知道司寇云已经变成了傻子,那么,家主司寇凌那个老家伙,也就不敢再神气了。 想到此,他嘴角滑过一丝冷笑,走前一步,正打算将司寇云的身份告诉夏焱,却见雪地上的司寇云突然起身,像只兔子一般射过他的眼前,停在了夏焱的面前。 “焱哥哥,你来看云儿了吗?”看清夏焱后,司寇云简直欣喜若狂,一把抓住夏焱的手,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,“云儿…云儿好想你,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,十年了,十年了啊……” 夏焱浑身瞬间一震,再次仔细看向司寇云,阴戾的长眸满满都是震惊,他不可置信地倒退了一步。 这个人是谁? 她怎么长得那么像司寇云? 可是司寇云不是一心想要成为炼药师,而闭关修炼去了吗?她不是今年就会成为最年轻的的天才药师,快要和他成亲了吗? 夏焱不相信这是事实,紧紧抓住司寇云的手臂,大声吼道:“你说你是谁?!” 司寇云被抓得很痛,看着夏焱有些畏惧,怎么她的焱哥哥变得这么凶了?于是,她赶紧可怜兮兮的点头,“我就是司寇云,你的云儿!” 夏焱手一松,双目立刻就呆了,他的美梦,瞬间崩溃瓦解了! 众人早已被这突发状况给弄晕了,见司寇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只觉司寇家族就快要大祸临头了。 这个世界,强者为尊,在他们所处的大夏国内,最为显赫的五大家族,除了在永安城里的南宫,轩辕,司寇,其余两大家就主要分布在夏国边界。 这五大家族中,除了司寇是主要从事炼丹的家族外,其余四大家族都是锻造武器,布施法阵,召唤妖兽等,实力不相上下。 但,从事炼药术这一行的人,要求极为严格,不但需要本身具有的强大意力,还需要灵魂的特殊火属性。 因为修炼灵气,可用丹药迅速提升等级,炼药师,可分四等,药者,药师,药仙,药圣,所以毫不夸张地说,拥有一位药仙及以上的炼药人,就拥有了全天下。所以,在五大家族中,司寇家族是最强盛的家族。 但近几年,家族中拥有炼药术灵魂的族人,是越来越少,所以导致家族直接从家族排行的榜首,落到了榜尾。 这些年,司寇家族早已破败衰落,要不是利用司寇云当年的天资,所幸家族有夏焱这个皇族人物撑腰,否则早就垮了,现在夏焱居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可如何是好啊?! 看着这些极其担忧的族人,夏焱却慢慢冷静了下来,很快就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既然这些废物没有了利用的价值,那就没有必要再和善了,他冷冷一笑,“想不到本皇子一世英名,居然被一个傻子毁了,今日,本宫就去启奏皇上,明日,你们就等着本宫的好消息吧!” 说完,他看都没有再看司寇云一眼,无情地拂袖离去,对于一个毫无利用价值的傻子,就连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,他又怎会再看她一眼? 他原本以为,待她修炼成了药师后,他就可以用实力夺回他的太子之位,可是现在,一切都是假的! 今日要不是受大长老的邀请来谈事,碰巧遇见了这个傻子,恐怕司寇凌还要瞒他瞒到新婚之夜。 这边雪地中,司寇云傻愣愣的看着夏焱愤怒离去的身影,脑海里仅存的画面,都是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,十年来日日夜夜的思念,现在终于见到他了,又怎会让他轻易离去,于是不管不顾的,她像疯了一般,直冲向夏焱。 夏焱听见脚步声,忽而止步,回头一看,只见司寇云一身破烂不堪,双臂展开,眼看就要奔到他的怀里,他眉头一皱,立即发动体内的灵气,毫不犹豫的击向这个傻子。 毫无防范的司寇云,没有一丝防备,一下子就撞到了灵气化成的掌风上,顿时一口鲜血猛地喷出,溅了一地,染红一大片白雪,身子一顿,径直倒在了雪地上。 见此,懦弱的族人,顿时乱作了一团。 族中有几个稍微镇定的人,赶紧去通知长老和家主,而剩下的几人则附身去查看司寇云的伤势,见司寇云的气息微弱,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如纸。 夏焱眉头紧蹙,他所用的灵气还不足六成,想不到这个傻子居然如此不堪一击,这么快就倒地了。 此刻,他也没有多想,只以为司寇云只是晕倒了而已,见乱成一团的族人,他也无心查看司寇云是死是活,于是大步离开了这个令他头痛的地方。 夏焱离去后,仿佛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奏,院落突然死寂了,所有人都呆呆看着司寇云的身体,没有人再去触碰一下,心下都知道闯了大祸。 良久,长廊处突然传来一道悲痛的声音。 众人纷纷朝后看去,只见一个穿着锦服长袍的男人,虎背熊腰,国字脸,年纪大约有四五十岁,脚步生风,匆匆赶来。 此人就是司寇家族的家主,司寇云的亲爹司寇凌。 司寇凌在得到通知后,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,他来到女儿身旁,看着脏兮兮的女儿,什么也没有说,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快步走到一个房间放下她。 看着自己可怜的女儿,他喉咙哽咽了一下,没有犹豫,随手就掏出家族中唯一的一粒四品回魂丹,立即放入女儿的口中。 看着女儿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,他苍老的脸,深陷的眼窝,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。 他深知,倘若这枚回魂丹也救不了女儿,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。

返回
《灵修狂妃爱炼药》 第一章 废材难存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灵修狂妃爱炼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