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三十四章

远处传来隐隐的海涛声,她所有的惊慌恐惧都尽数压下,她知道,经此一事,她的名节算是毁了。 可是那又怎么样,比起他拼死相救自己,这又算得了什么? 漫长的时间就这样流逝,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不再颤抖,鼻息平稳,只是揽着她的那只手却是紧紧的,半分不曾松开。 顾锦珠疲累交加,不知什么时候也沉沉睡去。 顾翊卿很早就醒了过来,他看着朦胧的山洞,目中闪过一丝迷茫,然而很快,他就被手中异样的触感吓了一跳。 他转过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头乌黑如流云般的黑发,流水般倾泻了他一臂,怀中是一位近乎半裸的女子,紧紧贴着他,雪白滑润如凝脂般的触感让他一惊。 他正想推开她,然而低头看到那张熟悉的清丽面容时,他蓦地一顿。 她紧紧闭着双眼,纤长的眉毛轻拧,长长的羽睫覆下,如沾湿了的蝴蝶翅膀,不停抖动着,如同睡梦中还有什么不安的事。 那小巧红润如脂的唇瓣微张,紧紧贴在他胸口,让他只看了一眼,脑中就陡然冲起一股异样的情绪,体内似乎有什么在复苏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而上。 他的气息蓦地有些不平稳,她紧紧抱着他,胸前些微柔软的起伏紧紧贴过来,愈发显出少女的稚嫩,他蓦地闭上眼睛,把脑海中涌起的绮念压下。 只是扫一眼,他就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他没有想到这女孩子有勇气做到这一步,她大概只是单纯的把他当成亲人,这让他觉得心里无比复杂。 他屏住呼吸,如之前一样一动不动,他不能在这个时候醒来,他不希望带给她难堪。 然而清醒过来才知道有多难熬,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柔软如棉的肌肤,那柔暖的气息拂在他胸口,让他控制不住的气血翻涌。 她身上传来幽然的少女清香,像有一只小手不停的撩拨他的神经,扰得他无比烦乱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在他以为这样的煎熬将无止境时,怀中的女孩终于微微一动。 顾锦珠睁开眼睛,迷茫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身在何处,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情形,反而先想起了顾翊卿。 下意识就伸手摸上了他的额头,察觉到触手温凉,不再滚烫,她才松了口气,接着才注意到自己衣不蔽体的窝在他怀中,她惊叫了一声,差点没跳起来。 看到他还在昏睡着,她定了定神,胸口依旧跳得飞快,抑制不住脸颊发烫,轻轻把他的手拉开,她飞快的穿好衣服。 顾翊卿的呼吸已经平缓了很多,脸色也不像昨天那般难看,她松了口气,又有些慌乱,昨晚惧怕之下再加上洞里漆黑,她才有勇气做了那样的事,可现在想来,却是那样羞耻。 她呆呆望着他的脸,虽然是在昏迷中,这位三叔依然好看的过份,清冷的俊颜如同谪仙,她从未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子,可他是她的叔叔,是她的长辈,即使她昨天是为了救人,可如果他知道了,又会怎么看她? 她紧紧咬着唇,心里一瞬间下定决心,昨天的事就让她烂在心底,这辈子都不要再想起,这样的罪恶是会让人下地狱的吧? 顾翊卿并不知道顾锦珠的心里压上了一块大石头,他在恰到好处的时间“醒来”,引得顾锦珠一阵惊喜。 看着那张两天时间就消瘦了一圈的脸,原本还带了些婴儿肥的脸露出尖尖的下颌,愈发显得一双眼睛清澈明亮,他心上不觉涌起些柔软的情绪。 手情不自禁伸过去,却在堪堪触到她脸颊时顿住,他垂下眸子淡淡笑道,“这两日辛苦你了,把这个放掉,血衣自然会寻来。” 他递给她一个特殊的东西,看她跑出去,目光不觉落在她血迹斑驳的脚上。 血衣来的很快,他本来就带着一群人沿江搜索,看到讯号即刻就赶了来,顾翊卿被特制的软榻抬走,顾锦珠则被送进了城主府。 芸香和碧菀两个丫头早就等在这里,看到顾锦珠的样子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,她身上虽没什么大的伤处,一只脚底却伤得厉害,血和袜子粘在一起,脱的时候费了半天劲。 碧菀一边流泪,一边用温水给她洇湿,小心翼翼的把袜子剥下来,芸香拧着眉把伤药细细给她涂抹上。 看着顾锦珠不停抽气的样子,碧菀忍不住泣道,“姑娘,我们回去吧,这里太危险了,我们也不回…回国公府了,杨府虽不好,却不至于…把命搭上。” 这两天的遭遇把她们着实吓坏了,从不出门的深闺弱女,哪见过这样刀光剑影的阵势,更别提是亲眼见到杀人了。 顾锦珠抿着唇没吭声,如果可以的话,她也很想待在一个安稳的地方,可杨府毕竟不是她的家,而顾国公府,不提也罢,自己死掉才是她们最希望的。 芸香提了热水,顾锦珠舒舒服服洗了澡,身体疲累到极点,却怎么都睡不着,脑中翻来覆去都是昨天那些情景,梦里光怪陆离,那人的脸却愈发清晰。 城主府专门拨了个院子给她们居住,又派了些侍候的仆妇过来,顾锦珠这段时间以来,从未过得如此舒适,她挂念顾翊卿的伤势,却听说知府并合县的大人请了名医,专门给顾三爷侍伤,心下才松口气。 一连十多日,她再没见到顾翊卿,只听说他伤刚好点,就又带人去了坝上。 连日的阴雨终于散去,太阳露出了久违的笑脸,几天后就听说,顾三爷带人连夜抢修,终于把堤坝重新筑住。 她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到顾翊卿了,成日在城主府中,安全却得到了保障,再没见过那些黑衣人。 晚上,城主府大设宴席,为顾三爷庆功,城主夫人专门来请,并送了衣裳首饰过来。 顾锦珠很少出席这样的宴会,却知道不能落了顾翊卿的面子,难得耐下心装扮。 芸香的手极巧,因顾锦珠还未及笄,不宜戴太厚重的发饰,只梳了一个简单的螺髻,戴了一枚金累丝镶白玉嵌绿宝石牡丹纹挑心,发髻后面固定了一枚金累丝牡丹花钿。 她头上就这两件发饰,显得干干净净,越发承托出她发色乌黑,发质柔亮来,再配上她那张白皙细腻得仿佛剥壳鸡蛋一般的小脸,唇上涂了淡淡的口脂,却让黑发与白肤,粉唇与皓齿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三十四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