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三十三章

天色太黑,她看不清楚他具体伤在什么地方,只能凭着先前的印象,把药一骨脑都洒在了先前摸到的他背后受伤的地方。 等过一会儿又小心摸了摸,察觉到不再往外渗血,心下才松了口气。 四周漆黑一片,又没有火折子,她哪里也不敢去,把他小心拖到了最近的一块大石头后,自己抱膝坐在他身前,替他挡着风。 漆黑的沙滩,海风阴冷湿寒,她身上的衣服还湿着,紧紧贴在身上,冻得她恨不得全身都缩起来。 她回头看了顾翊卿一眼,心头像坠了块铅般沉重,他伤的这么重,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夜。 她又惧怕又担忧,觉得每一分钟都成了煎熬,然而海风吹得再烈,她也一直挡在他的身前,没有半步离开。 直到天光渐渐放亮,天边泛起鱼肚白,周围的一切终于不再隐于黑暗,慢慢现出本来的面目。 顾锦珠觉得这一夜,自己已经由死到生,在鬼门关前绕了一遭,她慌忙看向还在昏睡着的顾翊卿。 这一看,却是吓了一跳。 她知道他的伤势,却不知他伤的远比自己想的更为严重。 他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刮得破破烂烂,从胳膊到腿,几乎没一块完好肌肤,然而等看到他身后那道伤口时,她忍不住倒抽了口气,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。 那明显是一道刀伤,从他的肩胛骨一直斜劈到腰间,皮肉狰狞翻卷,大概是被狠狠撞击过,伤处深可见骨,大量的血涌出来,衣服皮肉粘连在一处,他半个身子几乎都成了血人。 顾锦珠吓得心脏都停止跳动,她想起了在水中时,他紧紧抱着她,用脊背替她抵挡乱石,而那时她还不知道他受了这么重的伤。 她的手颤抖着,眼泪终于忍不住,一滴一滴滑下,这人如此对她,她以何为报? 不行,他这个样子会死的! 她定了定神,小心翼翼的给他把衣服揭开,只这么一点动作,他就发出轻微的呻-吟。 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,长长的睫毛垂下,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,一双薄唇紧紧抿起,似乎在忍受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痛楚。 他脸上沾满了沙土,在那张俊颜上不觉莫名碍眼,她撕下一块衣襟,跑到江边浸湿,替他把脸细细擦干净,又把他伤口处清理了,把剩下的伤药细细抹上。 看到他苍白如雪的容颜,她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,她必须要找到人求救,不放心把顾翊卿扔在这里,她四下看了看。 这是一大片海滩,前面一片峭壁,她寻了半天,终于看见一个半人多高的山洞,当下也顾不得害怕,钻进去看了看。 里面并不大,仅能容纳两三个人的大小,因着太浅,反而没什么异味,角落里生长着一些草丛,因在洞里面,反而显得不太潮湿。 顾锦珠把草拔下来,在地上铺了一层垫子,这才出去,把顾翊卿慢慢往过拖。 他的身体太过沉重,她又怕扯到他的伤处,手伸过他的腋下,几乎是半抱着他往过走。 好不容易把他弄进洞,她已是累得呼哧呼哧直喘,眼前金星直冒,把他安放在草垫上,她不等喘口气,就又跑了出去。 她沿着峭壁边不停往前走,希望能看见什么人家,或是有什么捕鱼的人,可是她很快就失望了,这里只有一片茫茫海岸,峭壁绿崖森森,竟是半点人烟也无。 她怕顾翊卿出什么事,很快又折了回来。 她又累又饿,整个人几乎瘫在地上,先前就跑丢了一只鞋,她一只脚上只穿着白袜,因着先前着急竟没有察觉,此刻脚底被尖石刮蹭,竟已透出殷殷血迹。 回到山洞中,顾翊卿还没有清醒过来,只是半日时间,他的脸色就变得极度不好,苍白如金纸,双颊瘦削,似乎一夜间,生气就从他身上流失。 顾锦珠那股惊慌到极点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,她再次在他耳边不停唤道,“三叔?三叔?” 她的声音渐渐哽咽,眼泪大颗大颗滴下。 从出事到现在,她一直很坚强,想救活顾翊卿的信念一直支撑着她,她奔波这么久,对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孩来说,不是不害怕的,可是只要这个人在身边,她似乎就有了勇气。 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,这一路上,她早已把他当作了可以依赖的人,在外祖母过世后,她从未如此信任过别人,尤其是从未有人可以不顾性命的救她,这在她心底产生了极大的冲击。 可是现在,这个人就要死了,她却什么都做不了。 她就这样呆呆守着他,直到夜幕再次降临。 没有火,没有食物,这样下去,也许他们很快就要饿死在这里吧? 顾锦珠咬着唇,心里只剩下了漫无边际的绝望。 到了后半夜的时间,顾翊卿的伤势忽然加重,他浑身颤抖,额头上不停的沁出大颗汗珠,摸上去却是滚烫。 顾锦珠吓了一跳,除了不停的拿浸湿的布子敷他额头,她几乎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,听到他口中不停呢喃,她靠过去,才听到他说的是,“冷……” 顾锦珠呆呆的看着他,心里纷乱一片,不知道是他伤势太重引起发炎,还是因为昨晚穿着湿衣吹了一晚冷风,但她却知道,他此刻情形不太好,如果熬不过去的话,恐怕就…… 她狠狠咬着唇,最后的那层顾忌终究敌不过对他死去的害怕,她慢慢伸出手,将他抱在怀中。 可是这样显然不够,怀中的人依旧不停轻颤,他呼出的气息却无比炙热,几乎让她全身都烧着起来。 她犹豫了一下,把自己的外衫脱掉,只留下贴身的小衣,把他胸前的衣衫解开,露出光裸结实的胸膛。 她闭了闭眼,轻轻偎了过去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三十三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