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三十二章。

马车颠簸得几个人东倒西歪,顾锦珠一头磕在车壁上,只眼冒金星,芸香急急扑过来,焦急的问,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 顾锦珠摇了摇头,还没说话,就听见外面刀剑相击的声音,那两个仆人悍不畏死的阻住几个黑衣人,马车狂奔。 没人驱赶,车子像没了头的苍蝇,只几步就重重磕在了一块大石头上。 车厢被撞得摇摇晃晃,顾锦珠干脆拉了芸香碧菀,从车上滚了下来。 黑衣人被缠住,有几个向这边跑来,顾锦珠当机立断道,“往回跑,去坝上!”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现在只有顾翊卿能救她们了。 三人拼了命的往回跑,好在路上难民太多,大家都往城外跑,只有她们三人逆流而上,混在人群中,反令黑衣人不好下手。 那两仆人拼死相博,黑衣人被缠住,有几个追了来,却并不下死手。 顾锦珠三人东钻西躲,没一会儿,就被难民冲散。 顾锦珠也顾不得什么了,拼命往堤坝跑,早把会决堤的事抛到了脑后。 没一会儿她就跑得喘不上气,混乱中丢了一只鞋,头发披散下来,汗水混着雨水从额头上滴下,将眼睛都糊住,她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。 远远就看到了堤边,无数民工裸着上身,扛着沙袋急匆匆往返,阴雨绵绵,遮住人视线,她却看到岸边最高处,一人青衣当风,正指挥人们筑堤。 虽然看不清那人面目,她却直觉的知道那是顾翊卿,拼了命向那边跑过去。 怒江翻涌,水势掀起丈余高,水借风势,呼啸着卷过来。 周围不少难民惊慌呼喊,顾翊卿带着人,却如磐石一般,牢牢稳住现场。 凡扔下沙袋私自逃匿者,守着的军士毫不留情,手中刀光一挥,人头就冲天而起。 这种杀伐果绝让混乱的场面很快平息下来,再没人敢私逃,顾翊卿稳稳指挥着,将堤坝的漏洞堵住,却在回头间,扫到一张熟悉的面孔。 顾锦珠正拼了命的想往那边靠,但被人流卷席,身不由已的被推搡到江边。 顾翊卿吃了一惊,提气向这边跃来,就在这一瞬间,乱民中突然冲出数十人,手执长刀,寒光烁烁,向顾翊卿冲来。 混战乍起,周围哭声喊声交织成一片,血光冲天而起,化作无数血雨。 顾锦珠惊得脸色苍白,她没想到这里也埋伏了人,居然趁这个时候对顾翊卿下手! 周围乱民奔逃,她一路被推到江边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身子就向后跌了下去。 顾翊卿看见,脸色瞬变,一剑挥退身前的人,提气向这边纵来。 血衣一惊,叫了一声“主子”,就见顾翊卿毫不犹就向着顾锦珠落下的地方跳下,而此刻一道刀光也正砍至他身后。 顾翊卿身在半空,根本无法躲避,被乱民一刀正正砍在背上,身子直直跌落江中。 血衣目眦欲裂,飞扑过去把那人劈为两半,他扑在堤边,下面洪水滔滔,顾翊卿和顾锦珠早不见了踪影。 顾锦珠掉到江中,冰凉的水没顶而来,直直灌入口鼻,她拼命挣扎扑腾,正想自己一定会命丧此处,手腕就被一人抓住。 那人的力气极大,紧紧扣着她,她睁开眼睛,模糊间就见一道青色身影。 这里水流湍急,几瞬间她们就被卷得顺流而下,周围乱石嶙峋,她察觉到那人将她紧紧护在怀中,横冲直撞间,那人背后晕开大片的红色阴影。 她自幼不识水性,冰冷和窒息让她很快意识模糊,临昏过去前,只记得那人牢牢护着她的坚硬胸膛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顾锦珠幽幽醒来,一阵冷风吹来,她止不住浑身颤抖。 她迷迷糊糊张开眼睛,周围漆黑一片,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些山峦水色,天空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,没有半点星子。 湿衣服紧紧粘在身上,让她冷得打抖,她这才发现自己还半躺在水里,这是一处浅滩,布满沙石,她想起之前的情形,微微一惊,正想坐起来,却察觉到手腕上的异处。 她转过头,一个人面朝下趴在沙滩上,一动不动,生死不知,然而他的手仍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,半分不松。 她的手渐渐颤抖起来,脑海中掠过在水中时的那道青色人影,她咬紧唇,慢慢坐起来,将那人翻了过来。 入目是熟悉的清俊至极的面容,然而此刻他紧紧闭着双眼,脸上被擦破好几处,沾着沙土,看起来从未有过的狼狈。 她的手触到他的后背,掌心湿漉漉的,带着股粘腻,她缩回手,满手暗红色的液体,带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 她的心跳蓦地失了控制,惊慌失措夹杂着从未有过的害怕兜头涌上,她颤抖着手去推他,嘴里轻唤着,“三叔,三叔?” 漆黑的夜里,只有女孩惊慌无助的叫声,她晃了半天,他一动不动,她的心无止境的沉下去,颤抖着手摸到他的鼻下,感受到还有一丝温热的呼吸,激动得差点没哭出来。 感谢满天神佛保佑,他没有死掉。 她极力压下心底的激动,游目四顾,四周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,只能听到浪潮一阵阵拍打礁石的声音。 她费力站了起来,把顾翊卿拖上岸,看样子他们是被乱流卷到这里来的,她身上虽然酸痛,却没受什么大伤,想到顾翊卿在水里紧紧的,几乎是拿命护着她,她心里涌上一层说不清的感激。 如果没有他,她早就死了吧?所有的害怕都不翼而飞,焦急和担忧取代了她所有的情绪。 看样子他伤的很重,这么黑漆漆的,她又看不清伤在哪里,如果这样拖下去,他会不会性命不保? 她愣怔了一瞬,就咬着牙站起来,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让他死在这里。 她在顾翊卿身上摸索起来,先前看到过他身上带着火褶子,也不知有没有掉到江中。 她摸索了半天,在他胸口探到一个小瓷瓶,她掏出来闻了闻,不由大喜,居然是一瓶伤药。 那瓷瓶口扣得紧紧的,半点没有进水,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三十二章。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