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七章

她用帕子擦了擦顾翊卿吹过的地方,自己待要吹,却是一声也发不出来,顾翊卿却显然没有教她的打算,挥挥袖子道,“快去睡吧,明天要早起。” 顾锦珠应了一声,转身回到车中。 第二天果然一大早就赶路了,相比前几日的略微悠闲,血衣显然急了很多,马车赶得飞快,又走的是山路,崎岖颠簸不平,锦珠几个差点没被颠得吐出来。 绕过了那条河,正式踏上滨州地界,顾翊卿脸色也凝重了许多,一路观察情形,即使顾锦珠她们再被颠得难受,他也没有停下来。 初时还好,地皮上还有青青草色,一路只见不少人拖家带口,向着这边行来,虽然形容狼狈,倒还不至于太惨。 顾锦珠初时还松了一口气,以为没有自己料想的那般严重,哪知越往里走,情形越糟糕。 到了青木镇时,又开始下雨,天色阴沉沉的压在头顶,让人的心也跟着沉郁起来。 连绵阴雨不断,路途越发难走,一路泥泞得厉害,好几次车子都陷进了深坑中,全靠马匹神骏,才拉了出来。 饶是如此,陷进坑中时,顾锦珠三个女孩都得下车,精致的绣鞋裙子都踩进泥里,又无法清洗,几天时间,三人便狼狈不堪,连换替的衣裳都没有,她们索性只着了利落的长裤,将裤腿微微挽起。 镇中一片连绵倒塌的房屋,简直成了一片废墟,雨水和着黄色的泥土块,道路几乎无法行走。 偶尔看到几堵直立的墙,下面坐满了流民,个个衣衫褴褛,面黄饥瘦,缩在墙根下坐着,目光呆滞。 随着她们的车子行过,不少人扑了上来,伸手去扒他们的车子,“贵人啊,行行好,给点吃的,孩子们快饿死了……”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直往耳朵里钻,把人的心都揉成了一团。 顾锦珠撩开车帘向外看去,还不等那些人扒到她的车子,从哪里不知蹿出一个兵士,一鞭子就挥向了那些难民,暴喝道,“不想活命了?快滚回去!” 鞭子抽在身上,立时便皮开肉绽,人们发出哀号,有几个人便受不住,哀求道,“兵爷,行行好,孩子快撑不住了……” 那兵士骂骂咧咧的把人赶了回去,顾锦珠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,见那几人被赶回墙角,一个女人蓬头垢面,怀中抱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孩子,蓦爆地发出一阵绝望的哭声。 顾锦珠的心都像被撕裂开来,芸香和碧菀的眼圈也红了,顾锦珠紧紧抓着窗棂,再也忍不住,转头看向顾翊卿,眼露哀求,“三叔……” 顾翊卿紧紧皱着眉头,自进了城,他脸上便平添了一份阴郁,看起来竟有种生人勿近的戾气。 他头也没回,面无表情道,“此处不能停车,一旦被难民缠上,怕就走不脱了!” 顾锦珠一怔,只稍稍转个弯就明白了过来,虽然她们是有一些吃的,但难民人数太多,她如果下去发吃食的话,只怕立时便会引起混乱,而那寥寥几个兵士显然是挡不住的。 她抿了抿唇,垂下了头。她是怜悯那些人,却也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给顾翊卿惹麻烦。 只是心里难受罢了。 一路到了城中心,顾翊卿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,停下车,命血衣守着,自己却不知去了哪里。 连绵阴雨不绝,触目一片荒芜废墟,顾锦珠几个也不敢下来乱走,好在血衣守在外面,让她们稍稍安心。 车蓬顶被雨水打得噼里啪啦做响,虽然早上没怎么吃饭,三人想到城中的惨况,却一点没有胃口。 顾翊卿这一去就是两个时辰,近午时才回来,浑身上下被淋得湿透,他却一点不在意,目光锋亮如雪,眉目间竟似无端端染了层煞气。 血衣有些担忧道,“主子……” 顾翊卿咬牙道,“李肃那老匹夫根本没来这里,朝廷的援助也根本没送过来!” “怎么会?”血衣惊讶,李肃任京都通政使司,官职虽不高,却是皇帝亲信,此次被委派成钦差,专事负责滨洲振灾救民事宜。 怪不得此地一片惨淡,如果钦差根本没过来,那救灾的物灾银两去了哪里?血衣只要细想,便惊得一身冷汗,如果有人刻意蓄意欺上瞒下,私吞救济银,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! 他想不到谁会如此大胆。 血衣想到一路来的情形,难民虽多,饿得奄奄一息,却都聚集在一处,并有兵士把守,倒不像传闻中的有暴乱。 他想起一事,对顾翊卿道,“主子,来时听几个难民说,每日午时城主府会发粥,是几个府衙一起开仓振粮!” “开仓?”顾翊卿冷哼一声,目中陡然闪过一道戾气,血衣就知道另有别情,不敢再问。 顾锦珠几个缩在车里,听得迷迷糊糊,只隐约听到午时外面会发粥,她心头一松,此地虽惨,但好歹有官府救济,这些难民便一时无家可归,但每日有碗粥,总不至于饿死。 此时雨已经停了,碧菀撩起帘子向外看去,遍地泥泞,果然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棚子,排了一长串的队伍,老老少少,似乎正在领粥。 碧菀欢喜道,“小姐,我去替你领一碗。” 她们随身带的水和干粮都不多了,一路上谁都不舍得喝,顾锦珠犹豫了一下,向顾翊卿看去。 见他并没有反对,碧菀跳下车,拿出一个日常用的青花瓷碗向那边奔过去。 过了老大一阵功夫,碧菀才转回来,手里捧着碗,面色却不好,把碗递过来一脸气愤道,“小姐,你看看这是什么啊?这哪里是粥?连水都算不上吧!怪不得那么多人饿死呢。” 顾锦珠看着碗里清汤寡亮得能照见人影子的汤水,也十分意外,临安自古富庶,家家户户谷满粮多,从不缺吃,偶尔大户人家做善事,为乞丐派粥,都是浓浓稠稠的一大碗。 她本想着官府发粮,这里又是有名的鱼米之乡,府库里的粮总不至太少,哪想到派发下来的,就跟涮锅水差不多,连一粒米都见不到。 怪不得会有孩子饿死呢,她总算知道了顾翊卿为什么脸色那么差。 她轻叹了口气,当官的平时鱼肉百姓也就罢了,到了这样紧要关头,还这样糊弄人,大概所谓的发粥也不过是做个样子,安抚灾民罢了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七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