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六章

清风微拂,长草随风晃动,远远望去就如同一片绿浪,阳光暖暖洒下,身后传来碧菀和芸香的说笑声,顾锦珠只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。 她的脚尖动了动,很想踢踢它,让马小跑起来,然而看看那马雄健的个头,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万一跌下来就惨了。 转过了一片山坡,顾锦珠眼前一亮,几乎被震得屏住了呼吸。 太美了,眼前一片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田,金浪翻滚,波连云涌,满眼流金溢彩,金黄色的花海间,蝴蝶翩翩飞舞。 顾锦珠被震得回不过神来,她哪里见过如此的美景,一时间只觉得如置身梦幻。 顾翊卿看着她出神的样子,微微一笑,牵着马走过去,离着花海越近,一股馥郁的花香随风而来,顾锦珠忍不住跳下马,提起裙角向着花海奔过去。 女孩子历来便喜欢美丽的事物,冷静持重如顾锦珠也不例外,尤其是这么大一片花海,更兼头顶上蓝天如碧,鼻息间皆是沁人清香,让人的心不觉飞扬起来。 到了近前,看着那嫩黄的花朵,她忍不住俯身轻嗅。 阳光暖暖洒下,在女孩纤细的身姿上镀了一层金色光晕,她穿着一身青色的家常布裙,头上钗环全无,只身侧垂下一只漆黑油亮的辫子,这副画面美好到极点,仿佛是阳光下的一抹剪影。 顾翊卿微微出神,即使他见过无数的精致美人,却觉得没有一个能比此刻的画面更动人,女孩皎美的面庞衬着绚烂的花枝,竟一时分不清是人美还是花娇。 身后传来碧菀和芸香的惊呼,却原来是两人慢了一步跟来,等转过山坡看到这片花海,都忍不住惊叫起来。 三个女孩在花海中穿梭,说笑声此起彼伏,顾锦珠再冷静,也忍不住和两个丫头肆意笑闹。 她们很久没有这样快活过了,自外祖母过世,锦珠就很少笑了,更别提还被舅母盯着,她时时刻刻谨言慎行,就怕行将踏错一步。 而置身这么美的景色中,才让她感到了久违的轻松。 听着那边银铃般的笑声,顾翊卿也忍不住唇角含笑,此刻的顾锦珠才像是一个正常的十三岁的女孩子,笑容灿烂,青色的身影在花丛中穿梭,就像一只轻快的蝴蝶。 这一天是她们出行以来最高兴的一日,晚上休息时,几个女孩子还没从兴奋的心情中回过神来,躺在车里不上肯睡觉,小声的聊着天。 外面传来长长短短的虫鸣,卷起车帘,能看到一望无际的黑色星空,无数星子闪闪烁烁,就像洒在黑丝绒毯上的宝石。 顾锦珠热得睡不着,时间已进入七月,正是燥热的时候,虽是山里,气温却一点不低,车里地方狭小,三个姑娘挤在一起,没一会儿便出了一身汗。 耳听得芸香和碧菀叽叽咕咕,她索性坐了起来,想要到外面坐一会儿,芸香以为她要起夜,忙跟着起来,顾锦珠摆摆手道,“你们先睡,我出去坐坐。” 她掀开帘子,轻轻跳下车,四下万籁俱静,一轮明月当空,洒下淡淡辉光。 她们休息的地方靠着一条大河,河水映着月光,波光粼粼。顾锦珠踏着露湿的草丛向站在河边的那抹俊挺身影走去,芸香看了看,便没有跟上。 顾翊卿一个人站在河边,似是在沉思什么,晚风拂起他的衣袂,月光披洒而下,那沐在月中的人就如天人般俊逸绝伦。 听到声音他回过头来,看到她目光一闪,“怎么,睡不着?” 顾锦珠点点头,迟疑了一下,道,“三叔,过了这条河,便是滨洲吗?” 顾翊卿淡淡看了她一眼,答道,“是。” 她的一颗心便止不住的沉了下去,出来七八日,顾翊卿虽说并不怎么和她说话,却着实对她们照顾有加,这一路的轻松,差点让她忘了要去哪里。 滨洲正在水患,无数乱民暴动,过了这一条河,还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光景,危险是肯定的,她们三个弱女子,若是顾翊卿护不周全,怕是死在那里也有可能。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心口一点点变的沉重。 她无法想像对岸的情景,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很危险,可就算现在后悔,也无法回头了。 顾翊卿看着她的脸色,没说什么宽慰她的话,只看着水面,淡淡道,“过了这条河,就正式进入滨洲地界,沿途数个城镇都受灾严重,以大曲,安乡,坝水为最,越靠近泽河越严重,所有的田地都被毁了,过了这条河,大概就会看见无数房宇倒塌,饥民流离。” 他的口气有些沉重,顾锦珠怔怔的,只听见这寥寥几个字,就感到一阵心惊胆战,她从未出过门,实在想像不出那是一个什么情景。 顾翊卿看了她一眼,淡淡问道,“怕吗?” 顾锦珠想了一下,摇了摇头,虽然听着很可怕,但不知怎么,有这个人在身边,她竟有种从未有过的安稳。 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,短短几日,她竟对这个三叔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依赖。 顾翊卿看了她一眼,弯唇一笑,道,“不早了,快去睡吧。”他又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扔过来,“这个给你顽罢。” 顾锦珠接住,那东西触手温凉,光滑细白如瓷,只有巴掌大小,形状像一条鲤鱼,细腻的鳞片上透出几抹嫣红,带着几个小孔,十分精致。 “这是什么?”她好奇道。 顾翊卿微微一笑,从她手中拿过那东西,居然放置唇边,几只手指按住小孔,居然吹奏起来。 清转悠扬的乐声响起,和着幽幽月光,沿着水面扩散开来。 乐声清透婉转,宛若流风回雪,沁凉凉的浸人心脾,仿佛这夏夜的暑气都不知不觉消散了去,却是一首临江雪。 顾锦珠听得入神,没有想到这小小一个物件,居然是一件乐器。 她自幼跟随名家学习琴棋,却也没见过这是什么乐器,声音居然如此好听。 一曲将罢,乐声袅袅散入江中,顾翊卿看了她一眼,笑道,“这是西南鞑坦族进贡的一种乐器,样子精致,声音也不错,正衬你们这些小姑娘,你拿去玩罢。” 他把东西递给她,顾锦珠小心翼翼接过,越看越喜欢,虽然有些惊疑这进贡之物怎么就到了他的手里,却也没有多问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六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