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五章

天空碧蓝无云,远处绿茵如毯,不知名的小花在风中摇曳,她看着看着,目光就情不自禁落到了前方那个身姿笔挺的身影上。 顾翊卿策马在前,他今日穿着一袭简单青袍,墨黑的发丝被羊脂白玉簪束住,整个人显得既清隽又轩朗,从背后看去,修长俊挺如同青竹。 他骑着一匹乌黑的骏马,漆黑的毛发似缎,在日光下闪着乌光,四蹄奔腾,脚不沾尘。 马驰如风,人如清玉。 顾锦珠看着前面的身影,心里直感叹,这三叔真称得上是天人之姿,也不知他的娘是怎样的美人,怪不得当年让祖母那样嫉恨。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视线,他猛地回过头,正撞入她的眼神里。 她还没回过神,那道身影已疾驰而来,瞬间就停在她的面前,他微微挑眉,冲她伸出手来,“可要试试?” 他平时面色清冷,狭长微凉的眼眸自然便带了一股冷淡疏离,这也是他虽一直表现得平易近人,碧菀和芸香却依旧不敢在他面前放肆的原因。 然而此刻他唇角微弯,就如天开云破,乍然露出一线月光,清冷却俊美绝伦。 顾锦珠看得眼都晕了,愣怔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,他是在问她要不要骑马。 她的心怦然狂跳,眼眸刷的就亮了起来。 原来顾翊卿看她这么眼巴巴的望着,以为小姑娘在车里闷坏了。 出来这么久,顾锦珠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车上,只在休息的时候下来活动活动筋骨,无论他赶路有多急,她也从未叫过一声苦。 说起来她还是个孩子,整天闷在车里连大人也受不了,她却一直这样忍着。 顾翊卿从没见过这样隐忍的小姑娘,盛京里的那些小姐,哪个不是颐指气使,盛气凌人,相比之下,这样克制懂事的女孩便格外让人怜惜。 顾锦珠想了一下,却缓缓摇了摇头,虽然她也很想骑马,也暗自羡慕过他策马驰骋的自在身影,可她是被杨老夫人按照世家贵女淑仪教养长大的。 世族之女,讲究行不摇裙,笑不露齿,举手投足优雅大方,她怎么可能在这样众目睽睽下去骑马? 更何况,她不会骑马,如果上去的话,难道要与他共乘一骑?这样一个念头闪过,她脸颊微红。 顾翊卿没有注意,策马慢悠悠的跟在车旁,像是和她随意闲聊。 先时顾锦珠还有些紧张,后来听他说话,语声缓和,才渐渐放松下来,这才发现这个三叔居然知识极为渊博,胸有锦绣,各地趣闻,人俗杂史,一些趣闻典故信手拈来,她渐渐听得入了神,就像是听故事一般。 顾翊卿看着她的样子,微微一笑,转了话题道,“在我大夏朝边境,有一些不同于我朝风俗的边陲小国,珠儿可听过?” “蛮夷?”顾锦珠侧了侧头,她极爱看一些杂俗野史,大夏朝边境的一些异族也有些了解。 顾翊卿点了点头,道,“我们自诩天朝上国,瞧不起那些未开化的外邦异族,便称他们为蛮夷,他们的生活习俗和我们大不相同,但最有区别的,你知道却是什么?” “什么?”顾锦珠好奇了。 “是女子。”顾翊卿淡淡笑了笑,慢慢道,“我们汉族女子养在深闺,足不出户,越是有身份的女子越不能抛头露面,可是蛮夷的女子却自在的多,她们像男子一样外出打猎,骑马驰骋草原,可以大口喝酒,肆无忌惮的舞蹈谈笑,拥有和男人同等的地位。” “我们汉族小姐不屑于她们的粗鄙,可我倒觉得那样很好,自由自在,不受拘束,比起那些时时刻刻端着礼,行走坐卧皆怕出错要畅快的多。 风吹起他的衣角,他弯了弯唇角,转头看来。 那双漆黑潋滟的眸子暗含鼓励,他伸手拍着那匹神峻至极的黑马,看着她道,“不想试试吗?” 顾锦珠睁大了眼睛,他说了这么多,就是在告诉她不要拘谨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? 她心口微跳,在车里坐了这么多天,她浑身的骨头都快僵直生锈了,天知道她有多想出去活动活动,像他一样,骑着马,吹吹风。 顾翊卿看着她,心底微笑,说到底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,却总是一副老成冷清的模样,如果不是那眼底带着淡淡的渴慕,他一定以为她本性就是如此了。 顾锦珠犹豫了一下,远处青山如黛,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,微风和煦,她心底像有个声音小声蛊惑,就这一次!她还从没骑过马呢。 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,她已应了一声,“好。” 话一出口,顾锦珠就反悔了,她从没骑过马,万一待会儿出丑怎么办?还是真的要和他共骑一乘?虽然是自己的长辈,但总归是…… 她心下还没纠结完,顾翊卿已经让血衣停了车,她没办法,从车上下来,看着那匹神峻至极的黑马,心下不觉揣揣。 两个丫头看到自家小姐要骑马,都好奇的围过来,碧菀兴致勃勃,芸香眼中却带着一丝担心。 顾翊卿将马牵过来,那马浑身乌黑的毛发就如缎子一般,四肢修长,顾锦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,那马喷了个响鼻,回头觑她一眼,神态间大有傲气。 顾翊卿把缰绳递给她,顾锦珠回想着他上马的动作,一脚踏在蹬上,用力往上爬。 可这匹马太高了,她胳膊力小,这下整个人就像吊在了马上,旁边传来轻笑声,顾锦珠涨红了脸,觉得这下可丢死人了,正想跳下来,一只手伸过来,托住了她的胳膊。 顾锦珠顺势爬上马背,脸颊兀自有些发烫,眼角余光看到顾翊卿牵起缰绳,她心口一跳,正担心他会上来,就见顾翊卿牵着马向前走去。 她微微一愕,身下马背晃动,她紧紧抓住马鞍,又紧张又兴奋。 骑马和坐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清风吹拂,满目盈绿,呼吸间满是青草香气,整个人立刻心旷神移。 顾翊卿就这样牵着马慢慢的走,她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,看着前面颀长俊挺的身影,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羞愧。 这位三叔倒是位难得的正人君子,她都在乱想些什么啊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五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