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二章

她听到昨晚的话,实在是怕了,虽然对顾府早有了个大概的认识,却没想到小姐的处境已经糟糕到了这样的地步,国公爷居然让小姐去送死? 只要想想,她就忍不住心惊肉跳,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留在杨府呢。 顾锦珠却想也不想就摇头,虽然顾翊卿说的明白,她却从没想过留下。 顾府毕竟是她的家,母亲的牌位在那里,她的根也在那里,她不可能一辈子不回去。 芸香看出她的坚决,轻轻叹了口气,又怕顾锦珠冷,从箱子中翻出了一条料子稍厚的绯白地绣蝶戏牡丹泥金裙,外面又给她罩了件石青色羽缎面大氅。 用过早饭,主仆三人下楼,才出了门,一阵风卷着阴雨迎面扑来,顾锦珠激淋淋打了个冷战,忍不住将大氅裹紧。 顾翊卿和侍从已经等候在马车旁了,他外面披了身蓑衣,却丝毫掩不住浑身的清隽轩朗,神彩奕奕。 顾锦珠过去对顾翊卿福了一福,她戴着兜帽,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,因着晚上没有睡好,一张脸显得有些苍白,神色倦怠。 顾翊卿顿了顿,突然开口,“想好了?” 这话问的没头没脑,顾锦珠却是一瞬间就明白了,轻抿着唇角点了点头。 顾翊卿忍不住深深看了她一眼,开口道,“其实我已经安排好……” 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她打断道,“不用!” 她微弯了弯唇角,神情却无比坚决,“三叔多虑了,顾府是锦珠的家,无论如何都是要回去的,没道理因为鸠占鹊巢就拱手让出。” 明明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女孩子,脸庞甚至还带些稚嫩,却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小小蔷薇,初显了尖尖利刺。 顾翊卿点了点头,不再说什么,当先上马。 芸香在后面张了张嘴,差点就想说出让自家小姐精神不济,能不能再多休息一天,可想想小姐的顾忌,还是闭了嘴。 上了车,芸香心疼自家小姐昨天累狠了,便把锦缎被褥全部铺开,垫得厚厚的让顾锦珠躺下,这样也减了些车马颠簸。 碧菀点燃了个青铜鎏香暖炉,放在顾锦珠脚下,可大概是昨晚着了凉,她头痛得厉害,身上一阵冷似一阵,裹紧了被子都无济于事。 六月梅雨时节,江南本就多雨,天阴沉沉的,空气中充满了潮湿阴冷的气息,车外阴雨不绝,像是根本没有停下的时候。 尽管芸香已把车帘拉下,还是有冷风挟着细雨从窗口飘进,冷风拂过额头,顾锦珠只感觉到头越来越昏沉,迷迷糊糊的睡着,在马车的颠簸中,身子越来越不舒服。 顾翊卿急着赶路,就偏离了大道,专抄近路而行。 地势越来越荒凉偏僻,行了大半日也不见一个客栈,午间的时候,只能在野外停下吃点东西。 他和侍从随身带着干粮,又是惯常在野外的,倒不以为意。 芸香和碧菀却是愁了起来,这荒郊野外的,又下着雨,根本没法拾弄饭食,她们之前哪料到会是这样艰难的情形,以为就像之前跟着陈家老夫人一样,出门有客栈歇脚,所以根本没准备多少食物。 芸香只能用暖炉熬了点驱寒汤,又拿出先前备的几色点心,奈何顾锦珠不舒服,只勉强吃了几口又躺下了。 顾锦珠睡得迷迷糊糊的,根本不知道车子是走是停,整个身子就像飘在云端一样,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突然听到碧菀惊叫道,“呀,姑娘好像在发烧,脸怎么这么红……” “真的?”芸香一惊,立刻过来,伸手覆上了顾锦珠的额头,只一触脸色就变了,“天阿,姑娘真的在发烧,这么烫……。” 两个丫头立刻手忙脚乱起来,芸香怕顾锦珠昏了过去,一边轻声呼唤,一边想把她扶起来。 碧菀急得团团转,嘴里不停的念叨,“这可怎么办,这可怎么办……” 她急急忙忙去翻带的包裹,临出门时,她专门准备了一小包的常用药,头疼咳嗽,跌打外伤的都有,哪知她翻遍了角落里的包裹,都没看到那个药包。 顾锦珠在芸香的呼唤下,睁开了眼睛,只看了她一眼,又闭上了。 芸香心焦如焚,自家姑娘眼神水朦朦的,双颊赤红,呼出来的气都带着股灼热,也不知怎么一下子间就烧得这么厉害。 碧菀急得都快哭出来了,道,“没有…没有…哪儿去了,我明明记得搁在这里了……” 她把所有的包裹都打开,几乎摊了一马车,都没有见到那救命的一包药。 芸香急道,“你好好想想,出门子的时候,你把药包放在包裹里了吗?” “我放了,我明明是让小坠子……”碧菀的声音戛然而止,眼睛蓦地睁大。 她想起来了,她吩咐了院里的小坠子把药包送到马车上,正逢陈大小姐的丫头过来,她就把这事忘了。 现在陈大小姐送的吃食和衣物都在,却唯独不见了药包,该不会是,那药包根本就没送过来? 碧菀这一急,眼泪终于滚落下来,芸香知道了,忍不住就是一通埋怨,怪不得陈小姐诅咒小姐跌断腿呢,居然暗地里使绊子! 她急急叫停了车,向顾翊卿一说。 顾翊卿也有些吃惊,这才出来两天,顾锦珠就病倒了? 他掀开帘子,看到顾锦珠还昏睡着,白莹莹的脸颊带着一抹嫣红,倒有些像是三月的桃花,平添了一分艳丽。 他拉过她的手腕,凝神把脉,眉头就不觉皱了起来。 顾锦珠本是深闺娇养的小姐,从未出过门,身子骨本来就弱,这骤一出门,他赶路又急,加上阴雨不停,又受寒又劳累,这病势就汹汹而来了。 他犹豫了一下,把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,试了试温度。 顾锦珠迷迷糊糊中,只感到额上覆上一抹清凉,如一汪极品玉石般,凉浸浸的透着舒服。 她情不自禁靠过去蹭了蹭,微带着灼热的软软鼻息拂过他的手掌,让他的动作一顿。 顾翊卿收回手,清俊如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淡淡道,“她受了寒,把被子盖得严实些,不要让她受风。”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二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