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一章

“可是……那边太过混乱,大小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,国公爷那边……” “哼,”顾翊卿轻嗤,“你以为大哥不清楚那边什么情况?既然知道我是出来做什么的,又知道那边暴民作乱,却还是轻描淡写的让我路过时把这个女儿捎上,这般惺惺作态!至于回不回得去,你以为真会有谁在意?” 他的声音轻轻淡淡,却如一根冰锥般插入了顾锦珠心底,她一瞬间只觉得从头到脚一片冰凉。 滨州。。。轻描淡写的。。捎上? 顾锦珠握紧了窗棂,连掌心被硌的生痛也没有发觉。 滨州位置在临安往南,距此千里之遥,地处于泽河和坝水两条大河的交界处,是典型的河泽水乡。 那里虽然土地肥沃,丰田千里,但因为地势低洼,极易遭到水患。 听说一个月前那边连下了十多日的暴雨,引发了洪潮,而当地的知府又贪空府库,竟用糠皮草叶装袋以充沙石筑坝,一夜间堤坝被冲毁,滨州三个城池被洪水倒卷而入,死伤无数。 侥幸活下来的人们家园被毁,只能等着朝廷的救助,哪知滨州周围的府县联名救灾,口号喊的极响,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没有一粒米面派发到灾区,继水灾之后,又饿死了一大批人,滨州一夕间饿殍遍野,情况惨不忍睹。 而周围的几个县城又怕灾民连累到本辖区,便抵死不开城门,不放入一个灾民入城。 人们不甘心被活活饿死,便爆发了大规模的动乱,拼着一条命也要杀进去。暴民强行攻城,进去后打砸官府,烧光抢掠,简直成了盗匪横行之地,因此那边现在是人人自危,人们躲避逃跑还来不及,怎么还会有人送上门去! 而先不管顾翊卿去那边做什么,她的父亲顾清远明知道那边危险,却还是要让他路过临安时把她这个女儿捎上。 是了。。。是顺手捎上,根本不是什么特意派人来接,想来也只是怕落人口实,做个样子给别家人看罢了。 顾锦珠心底像有冰凉的湖水一阵一阵的涌上来,让她从内到外冷得彻骨。 虽然之前就没对这个父亲抱多大的希望,但总是血脉至亲,哪想得到他居然能狠心至斯! 她紧紧的咬着唇,只想冷笑。 身后传来牙齿轻轻碰撞的声音,她转过头,就看到芸香一张惊赅到极点的脸,她颤抖着抓住她的袖子,叫道,“小姐……” 那边的对话还在断断续续传来,顾锦珠却已经不想再听下去,径自关了窗户。 而那边的两人看着楼上,面上却没有丝毫吃惊,黑衣的侍从迟疑了一下道:“主子,大小姐听到后,应当不会再和我们一起走了吧?” 顾翊卿却是良久没做声,直到看到窗纸后的那道纤细身影不见,才淡淡道:“若是如此自然最好!” 他此行实在匆忙,如果不是考虑到杨绍是一方富商,攀上他对将来安置灾民大有好处,他才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耽搁一晚。 而姚氏听到他此行,便请求他顺路把顾锦珠带回来,毕竟杨家已经来信让接,她若不做个样子,实在容易让人戳脊梁骨。 可是他此行的凶险程度却是没有人提起,甚至他带着一个女孩儿去暴乱之地有多危险也没人在意,姚氏安的什么居心可想而知! 而顾清远明知道一切情况,竟是默许了姚氏,甚至没有另外派人来,可见对这个女儿到了何种不在意的程度。 他本来也没有将这个名义上的侄女放在心上,只是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,却被那双宛如泉水般澄澈剔透的眸子牵动了心神,那样静默隐忍却又暗含着一丝锋芒,让他不想看到这样的一个女孩子,无缘无故死在暴民之中。 所以他今晚故意让她听到这番话,只是希望她对自己将来的处境有个认识,如果天真的以为国公府上下举双手欢迎她回去,就算能平安回到顾家,将来也会被不明不白的折磨死。 他本来想将她留在杨家,后来却打听到杨家待她苛刻,就为她另外做出安排。 若她能认清局势,不再跟他走,他早已为她安排好一个妥当的身份,留下钱财,至少保她一生平安无忧。 他到底对她起了一丝怜惜,既然前方是龙潭虎穴,又有什么跳进去的必要? 就看这小丫头如何选择了。 他抬头看了看阴郁沉暗的天色,回身对着孟血衣道:“回去吧。” 黑衣的侍从静静跟在了身后。 听到那番话后,顾锦珠怎么也睡不踏实,室内又阴冷,虽是新换的被褥,却觉得那潮湿的寒气直往骨头里浸。 外间榻上,芸香也不停的翻身,显然也是睡不着了,她裹紧了被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沉沉睡去。 第二天,锦珠是被滴滴嗒嗒雨击窗棂的声音吵醒的,睁开眼,外间影影绰绰,芸香和碧菀已经起来收拾了。 她动了一下,觉得脑中有些发晕,太阳穴像是被什么击打过一样,一跳一跳的生疼。 她揉了揉额角,拥被坐了起来,觉得身上四肢百骸无一不痛,动一动就像碎了骨头般。 芸香听见声响掀帘进来,轻声问,“姑娘,可是醒了?” 顾锦珠揉着额头道,“给我倒一盏水来。” 话一出口她就觉得不对,嗓音沙哑得厉害,喉咙像被刀刮了一般,带着股火辣辣的痛。 芸香也吓了一跳,忙倒了盏水过来,温热的水流入口,顾锦珠才好了许多。 芸香看着她疲惫的脸色,担忧的道,“姑娘,可是没休息好?要不再睡一会儿?” 顾锦珠没有答话,反问道,“三叔…起了吗?” 两间客房紧临,隔壁有个什么动静,这边是可以听得到的。 芸香犹豫了一下道,“三老爷早起了,那侍卫大哥也早早便下去打点东西。” 顾锦珠点了点头,道,“起吧。” 碧菀也进来,挽起帘子,两个丫头侍候着顾锦珠梳洗。 其实现在天色不过刚刚蒙蒙亮,又因为阴天,室内阴暗一片。 芸香看顾锦珠脸色不好,眼下明显有了一抹青痕,忍不住道,“不如奴婢去向三爷说一说,我们……就留在这里好不好?”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十一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