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八章

少女微垂着头,一缕乌黑墨发从耳边滑下,露出一截柔白的颈子,纤巧的下颌与脖颈间连成一弯秀美的弧度。 他的目光不由凝注其上,看她紧紧并拢双腿,一双玉白小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上,甚至有些不易觉察的轻颤。 “虽然……他说什么平妻我很生气,但是他被摔断腿小惩大戒也就罢了,就这么扔在那里,如果,如果,” 她咬了咬唇,良久没有听到他出声,她忍不住抬头向他看去,却看到他正看着自已怔怔出神。 她心底突然一慌,叫道:“三叔……” 顾翊卿回神,淡淡垂下眼睑,往后靠了靠,青色缠花的袖口随意的覆在腿上,整个人便有了一种奇异的华贵慵懒之态,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道,“无妨,只是摔断腿而已,死不了。更何况,那里是官路,离临安城又近,来来往往客商不断,总会有人把他弄回去的。” 闻言,顾锦珠心下不由一松,不管怎么样,她总是不希望他就此出什么事,可她一颗心还未全放下来,就听见顾翊卿又淡淡补充了一句,“最多不过明年的会试无法参加了。” 顾锦珠一愕,心念电转间突然想到刚才那马发疯狠狠踏下的样子,心头不由一跳。 难道,难道他不光是摔断腿而已?现在已是六月份,如果来年二月还不能参加会试的话,那他……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身上的血液霎时退去,指尖瞬间冰凉。 那人的腿骨不会是被生生踏碎了吧?如果是那样的话,不光是来年二月,救治不好的话,只怕他这一辈子……仕途尽毁! 她不由脸色苍白的望向他,心口漫过一阵止不住的寒意,她怎么也无法想像,对面这如谪仙般温文如玉的年轻公子会出手这般狠辣,并且不留余地。 只是她现在再担忧后悔,也是不敢再开口问他了。 自顾翊卿这般说后,车里的三个女孩子都被吓住了,大气不敢喘一口。 碧菀缩在墙角,恨不得只当自己空气一般,再不敢向初来时那般偷偷看这位俊美得出奇的三公子了。 顾锦珠脸上血色全无,紧紧的靠在窗口,仿佛那是自己唯一的依凭一般。 她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,此时听到有一人因为自己而有可能前程尽毁,心里无尽的后悔如江水般翻卷过来,几乎将她整个人淹没。 要早知道如此,她刚才何苦跟他置气,只不过因为一时的气不过,多说了几句,惹得那人发了狂,继而发生了如此祸事! 她无法想像陈云泽那样的天之骄子,本朝最年轻的少年解元,一旦腿部有损无法参加会试,这该对他是一个多么致命的打击。 她紧紧咬着唇,只觉心口一阵抽痛,不是还对他有情,只是到底十分愧疚。 窗外的雨丝不断的从窗口飘进来,不一会她的头发就被打湿,冰冷的雨水顺着脸颊淌下来,她却恍若未觉。 芸香看着有些心疼,忍不住开口道:“小姐,你脸色不好,是不是累了?要不要躺会儿?” 顾锦珠摇了摇头。车中本来就这么点地方,只有靠近右边有一张榻,她若是躺下的话,势必就要当着顾翊卿的面。 虽然是自家长辈,她也无法想像对着一个陌生男子随意躺着的样子。因此虽然觉得有点头痛,但还是硬撑着倚靠在窗边。 芸香拿着墨枕垫在顾锦珠身后,让她靠得舒服一点。 雨声沥沥,听着便让人气闷,她怕小姐着了凉,干脆便将车帘整个儿拉了下来,将窗口遮得严严实实的。 车里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,这路还不知道要赶多久呢。 顾翊卿眼光不时瞟过对面失魂落魄的女子,并不是没有将她的愧疚难过看在眼里,只是,想起刚才那个嚣张的小子,他的目光不由一暗。 胆敢对着国公府大小姐提如此无礼的要求,略施薄惩也不为过,说到底,也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! 外面依然是阴雨绵绵,仿佛要下个无穷无尽。眼光掠过去皆是成片的绿色,看得多了便觉得有些眼晕。 车子一路摇摇晃晃的,顾锦珠不知是着了凉还是什么,不觉便有些困倦起来,靠着靠枕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 碧菀忙翻出了一条丝绒薄毯盖在了她的身上。 不知道行了多久,顾锦珠蓦地醒了过来,睁眼一看,马车仍在继续着,碧菀和她靠在一起睡着,而顾翊卿仍然是闭着眼睛靠着车壁,也不知道睡着没。 她轻轻坐了起来,掀起车帘向外看去,外面依然是一望无际的平原,无边无际的,也不知道是走到了哪里。 而且赶了这么久路,居然没有看见过一片村庄客舍什么的,也不知是不是她睡过去错过了。 外面的雨倒是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只是天依旧阴沉着,看起来让人心头也跟着压抑。她估算了一下时间,从早上到现在,大概已过了正午了罢。 她抿了抿唇,一早上从出了杨家,到现在水米未沾,腹中饥肠辘辘。 她又不好叫醒芸香她们拿吃的,盖因她一说话,总会惊动顾翊卿,不知为什么,她现在竟有些怕看到那双时而温文亲切,时而却清冷淡漠到看不出一丝情绪的眼睛。 肚子越饿,鼻子越敏感,她的鼻端始终萦绕着一股葱油香气,目光渐渐移到了那包还未打封的陈记葱油饼之上。 那是他刚才冒雨为她买来的,想到之前这个小叔眼里偶尔闪过的一丝怜惜,她的心头莫名一动,他,也不是看起来的这般冰冷无情罢。 想到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找到食铺,她犹豫了半晌,终是抵不过饿,伸手把那包饼拿了过来,小心翼翼的把油纸打开。 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吃,怕发出声音,她都是先濡湿了饼块,再轻轻咀嚼。 饼已经凉了,咬在口中有些发硬,再没了之前的酥香鲜脆,她咬一下便皱一下眉,只是现下也顾不得许多了,正觉着有些干噎,猛地从旁边伸过一只手,将她手中的饼拿了过去。 顾锦珠吓了一跳,转头就撞入了一双清幽的视线,她蓦地涨红了脸,呐呐道:“我,我,有些饿了……” 顾翊卿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少女,他从她一醒过来就知道了,只是为避免她紧张才装作一动不动,他从刚才便感觉到,她似是有些怕他。 没想到听得窸窸窣窣,他睁开眼睛,就看见她正一小口一小口的吃饼,两颊不住鼓动,看起来就像一只小鼹鼠,眼看着她被噎得皱眉,忙把她手里的饼拿了下来。 顾锦珠一脸紧张尴尬,待看到那双清冷的眸中闪过的笑意,一张脸更是窘得通红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八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