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七章

惊吓过后便是恼怒,没想到珠儿如此无情,自已羞辱他不说,居然敢让下人动手! 可他还没来得及发怒,尖锐的鞭声又至,这一下却是冲着他身下的马腿,鞭影势如闪电,陈云泽只觉得眼前一花,耳边已是“啪”的一声,那匹大宛良驹被结结实实抽了个正着,痛得一声尖啸,猛然人立而起。 陈云泽猝不及防间整个人被翻了下来。 顾锦珠惊心动魄之余忍不住掀帘向外看去,正好看到陈云泽从马上滚下去。 那马身量颇高,外形神骏,更被喂养得膘肥体壮,被血衣这狠狠一抽,身上立时迸开一道血印。 那马痛得四处乱跳,而陈云泽一只脚还被卡在蹬里,被带着拖出四五米远,猛然被马后蹄一脚狠狠踏在了腿骨之上。 雨哗哗哗下着,只余下那匹马的尖声嘶叫,顾锦珠却还是听见了陈云泽的惨叫声,她身子不由一抖,正正对上他痛得扭曲的那张脸。 昔日如玉般的少年滚落一身泥泞,两只手紧紧掐抱着自己的一条腿,整个人都蜷进泥水里。 那马兀自疯狂跳跃着,幸亏血衣只抽了一鞭子,它一旦挣脱身上的人便向远处冲去,要不然只怕陈云泽整个人都会被踏成肉泥。 顾锦珠睁大眼睛看着,一只手不觉便紧紧揪住了胸口的衣服,心怦怦怦急速跳着,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。 她到底不过是个十多岁养在深闺的小姐,哪里见过如此场面,一时间只惊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 芸香和碧菀抱在一起瑟瑟发抖,紧捂着唇才差点没喊出来,都以一种极度惊恐的眼神盯着顾翊卿。 血衣一鞭子解决完后,眼角都不再向旁边瞟上一眼,径自催动马车向前而去。 顾锦珠紧紧扒着窗口,脸色发白,眼神不受控制的向后看去。 雨水茫茫隔阻了她的视线,她只能看到黑灰色的一团在泥泞雨水中不停翻滚挣扎,凄厉的惨号声就像响在她耳边,让她的心都颤抖起来。 前方依旧是阴雨绵绵,远远望去,天空一片黑沉阴霾,连绵的青山都隐进一片雨雾中,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。 马车不疾不缓继续向前,车轱辘辗过湿滑的草地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,触目望去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深绿。 身后的一切已经看不见了,雨滴扑打在车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隔绝了那隐隐的惨呼。 顾锦珠脸色苍白的死死抓着窗口,冰冷的雨水打在她脸颊上,她却只感到一阵心惊。 那人……就这样被扔在雨里,不会有事吧…… 他的腿显然已经断了,叫得那么痛苦惨烈,就这么被扔在大荒野地,万一…… 她咬了咬牙,几乎不敢再想下去。 脑中不断的闪出以前与陈云泽相处的情景,两人幼时的两小无猜,他为她读诗,教她写字,带她出去玩时无论怎样都会牢牢牵着她的小手。 每个偷溜出去玩的夜里,她都会趴在他的背上安稳的睡着,从不担心他会把她丢下,少年的身躯那么稚嫩,却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心感。 虽然,虽然他后来背叛了她…… 她闭了闭眼,冰冷的雨水滑过面颊,恍若眼泪,眼前又浮现出他到杨家提亲时情景,依旧是那个一身白衣容颜如玉让她心心念念的清俊少年,却在对着她的表姐温柔笑着,直至看见她时脸上掠过一抹惊慌躲闪的神情。 她用力蜷着手指,指甲被木棂刺得一片刺痛,却也抵不住心里尖锐的痛。 她只是在看到表姐那得意又炫耀的神情时,才勉力维持着镇定,甚至脸上是一片无所谓的漠然。 包括他刚才跟她提平妻时,那样的一脸理所当然。 笑话!她堂堂国公府的嫡长大小姐,居然给人做平妻?况且就算没这身份,她顾锦珠又何至委屈自己至此?陈云泽,你何得何能? 她心里气极了,本应该是恨极了他,可一想到那张痛到扭曲的脸,想到他的腿骨被马生生踏断,抱着腿在泥泞雨水中呼号翻滚的情形,她的心头还是会掠过一阵战栗。 他是可恨,却罪不致死!她咬唇犹豫半天,终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贵公子的脸色。 顾翊卿一直在靠着车壁闭目养神,刚才的那件事仿佛让他连眉目都未动一下,只是他这样端肃的坐着,车里的气氛便无端端的沉了下来,想到刚才那样一幕,车里的两个丫头吓得大气也不敢出。 顾锦珠心里焦急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。 从初时见面的惊艳过后,她都没怎么敢仔细瞧这个三叔,而此时想到他刚才凌厉的手段,她几乎都有些害怕他,可是外面的那个人却是拖不得了。。。 车里光线昏暗,青衣的男子微阖着双目,面容沉静。他漆黑的发丝尚带着点湿气,看起来就像冰浇玉铸一般。 顾锦珠张了张唇,终是忍不住唤了一声:“三叔。。。” 少女的声音就如猫叫一般细小,若不是顾翊卿耳力过人,怕还真是听不到她的唤声。 顾翊卿微微睁开眼,向她看了过来,而一触到他的冷淡的目光,顾锦珠止不住心头一跳。 “怎么?”他的声音很是清冷,微抿着的唇角与平时的温和判若两人,那冰冷的神情竟无端端的让他平添了一股锋锐之意,压得人几乎连头都抬不起来。 “我……”顾锦珠咬了咬唇,悄悄压下了自己发颤的手指,想了想开口道,“刚刚那人,还请三叔饶他一命,他到底是平江府安抚使大人的儿子,又有功名在身,只怕……” 只是她话还未说完,已被他冷冷打断,他微蹙着眉看着她,问道:“你还念着他?” 待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,顾锦珠一下子便涨红了脸,脱口道:“不是!” 看到那双如墨般的眸子看过来,她低垂了头避开他的视线,轻声解释:“虽然之前两家大人有过约定,但婚约已解……他聘了杨家表姐,那也不过是遵父母之命,又有何错之有!只能说,我们无缘罢了……” 她的声音轻轻缓缓,如同三月清亮的溪水浸过人心头,顾翊卿忍不住向她看去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七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