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五章

“那又怎么样?”顾锦珠的唇角微翘,目光掠向远处的朦朦青山,细雨如织,连她的眼睫都似乎染上了一层氤氲水汽,神情都有些横糊不清。 “我之所以没去见你,是因为我去求娘了,求娘让我们在一起。”陈云泽似乎终于找到了什么理直气壮的理由,大声道。 细雨打在伞上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的声音,顾锦珠一怔,转过头来看他。 少年眼眸一亮,以为终于说动了她,几乎是立刻便脱口道:“本来娘已经答应我了,可你昨天那一闹……” 他脸上现出一丝为难,可看到顾锦珠的神情,便立刻坚定的道,“珠儿,你放心,昨天的事我娘已经不计较了,而且同意娶你过门!” 这话一出口,众人都吃了一惊,顾翊卿靠着车壁,微微向外瞟了一眼,如墨色的眸子不动声色的扫了一下外面的少年。 只是出乎陈云泽的预料,顾锦珠面上却完全没有什么欣喜激动,反而挑了挑眉道:“娶我过门?” “是啊,我已经求了娘,她亲口答应我们可以在一起。” 少年一脸欣喜,“早上我去杨家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好消息,没想到他们说你离开了,我只好追了过来……” 他的神情带了些激动兴奋,又有一些忐忑,看着伞下顾锦珠那张玉白的小脸,几乎控制不住的想将她拥进怀里。 顾锦珠没有说话,反而是碧菀忍不住叫道:“娶我家小姐?那杨家的小姐怎么办?” 陈云泽看了锦珠一眼,犹豫了一下道:“珠儿你相信我,我根本不喜欢她,就算是娶过来,我也只对你一个人好……” 他话还未说完,顾锦珠面上就陡然一冷,伸手便将自己袖子从他手中狠狠一甩抽出来,力气之大带得陈云泽一个趔趄,他有些愕然的看着她,“珠儿?” 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并不打算退掉杨家的婚事,那怎么还敢说娶她? 顾锦珠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压下了心底翻滚不休的怒意,她一双清莹莹的眸子牢牢盯着他,装作不解道:“既是娶了表姐,又怎么能娶我呢?” “娘说,娘说……” 陈云泽的脸色白了白,额头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涔涔而落,终还是咬了咬牙低声道,“娘说,既然是两姐妹,便……不分大小一同入门,此后便是两头为大,也是,也是佳话一则……”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难堪羞愧。 雨丝不停的从天而落,将他全身上下都打得湿透,他的眼睛全被雨水糊住,几乎不敢去看对面人的神情。 虽然本朝民间有平妻之说,但那都是些土绅商贾之流,真正的高门官宦之家,最是注重声名礼仪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不分嫡长尊卑的荒唐事! 当初母亲初说时,他就觉得十分荒谬,先不说杨家小姐是否答应,单说顾锦珠的身份,那是堂堂齐国公长女,怎么可以嫁给他只做个平妻? 而平妻,说得好听,却不过是个贵妾而已。 顾锦珠还没有说话,身边的碧菀已一下子跳了起来,张口骂道:“姓陈的你失心疯了吧,居然敢让我家小姐给你做……” 她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。 顾锦珠没有说话,眼睛深深的看着面前这个人,无比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,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懦弱又无耻的人! 她定定看了他半晌,突然唇角一翘,对着碧菀道:“走吧,赶路要紧,再晚点怕雨就更大了。” 说完径自转身上车,再不看面前人一眼,就像是把他当作了一团空气。 她竟是连话都不屑和他说一句了。 陈云泽被生生晾着,面上立刻涌起了一丝惊愕,这还是那个对他倾心爱慕,永远温柔和顺的珠儿吗? 从小到大,只要他说什么,她从来就没有反对过,更别提这样当面给他难堪,不,连难堪都算不上,她甚至连眼角都不再向他扫上一眼。 陈云泽面上热辣辣的,这个从来意气风发天之骄子一般的少年解元十分不适应这样的冷待,他张了张嘴,刚要再说什么,就听见碧菀欢快的应了一声随着自家小姐上车,在擦过他身边时还十分干脆的吐出了两个字:“人渣!” 人……渣?!陈云泽心底轰的一声,一时间所有的血液都涌到脸上。 他几乎不敢置信的瞪着面前的主仆两人,想他少年得意,意气风发,无论走到哪里,谁人不是吹捧敬慕,哪想到有一天会被人骂得如此不堪! 他抬头看着小丫头眼里毫不掩饰的鄙视,一时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只觉得像被人生生扇了一个耳光般难堪。 眼见着顾锦珠已经踏上了车,正弯腰准备进去,他心里一急,再顾不得其他,一把便拽住了她的袖角,急声道:“珠儿,你听我说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想,只是想……” 他一时情急抓住了她的袖子,却没有看到车帘间隙一双漆黑如墨玉的眸子一闪,目光落在他的手上,蓦地闪过一道寒芒。 “想什么?”顾锦珠回头,一双眼眸静如止水,清楚映出少年慌乱的样子。 所有准备好的理由在这一刻突然都被哽了回去,那些在心头反反复复酝酿了许久的说辞突然再也说不出口,被那双澄澈的眼睛看着,陈云泽突然觉得十分狼狈。 那些隐秘的连他自己都不敢深想的念头就像遇到阳光的暗影,瞬间被洞悉无形。 他到底是个天真少年,虽然知道母亲的提议有多过份,竟想娶了杨家的财富,再攀上国公府的权势,可是母亲说时,他却心动了。 他是真心喜欢珠儿的,之前也想要与她一心一意白头到老,他们二人郎才女貌,谁人不说最相配的一对?他又何尝没有期待过夫唱妇随的恩爱情景。 所以初时母亲反对时,他甚至激烈的反抗过,只是后来父亲的一席话终究说动了他,男儿终该是以大业前程为重! 珠儿什么都好,温柔美丽,出身也高贵,只是,落地的凤凰不如鸡,一旦国公府抛弃了她,她将什么也不是! 而杨绮玉虽只是个商家之女,但她背后有着杨家的金山银山,他又何愁将来仕途不顺?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五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