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四章

两人本有幼时深厚的情谊,陈云泽又是如玉少年,一身才华横溢,风姿翩然。闲时常常诗词唱和,或花间煮茶对弈,或林中舞剑论琴,相处间只觉得说不出的契合相知。 而在顾锦珠的心底,除了外祖顾外,陈云泽算得上是从小到大唯一全心全意关心着她的人了,因此某些话虽未说出口,却也是彼此心知肚明。 共藏多少意,不语两心知。 这是她心底最珍惜期待的一种感情,初初的心动如蜜糖般沁入骨髓,在每个月夜如玉兰花般皎洁怒放。 听着少年痴痴的情话和对未来的美好期许,少女羞红的脸颊泄露出了心底的欣喜,那大概是她迄今为止最快乐的一段日子。 虽然没有明着说出口,但两人时常厮守在一起,犹如金童玉女般登对,家里人看在眼里早已是心照不宣。 杨老太太更是乐得合不拢嘴,确认了陈云泽的心意后立刻修书一封给盛京的顾家,询问锦珠的婚事。 而陈云泽立刻动身回家,只待顾家一传来消息便让父亲找人上门正式提亲。 只是杨老夫人千算万算,却没有想到还没等到顾家回消息,陈家那边就先回了话。 陈家老爷夫人根本不同意这门婚事!虽因着两家面子没有明着拒绝,但来人那支支吾吾的样子还是让杨老夫人当下便青了脸色。 之所以没有先问过陈家的意思,一来是因为两家实在太熟了,彼此知根知底,陈家老夫人和杨老太太是自幼的手帕交,交情不是一点半点。 原以为是水到渠成的事,哪想到最后先提出拒绝的居然是陈家! 杨老夫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这样的情况,锦珠再怎么说也是齐国公嫡长女,论身份,陈家一个区区从六品武官实在是高攀了,哪想到他们竟然敢,拒!绝! 原因自不必说,虽说顾锦珠挂着国公女的身份,但多年来被遗弃在外祖家不闻不问,嫡长大小姐的身份早已名存实亡。 外祖母活着时尚且好说,而一旦杨老夫人有个闪失,顾锦珠就成了无根的野草,以尴尬的身份攀附在杨家,就算嫁了人也一点靠都没有! 而陈家老爷近年来汲汲专营,一门心思的想往上爬,如何能不利用这个优秀的儿子攀一门好亲事? 杨老夫人心高气傲,如何能忍得外孙女受这样的委屈,当即便把来人骂了个狗血淋头,两家至此算是撕破了脸皮。 顾锦珠闻听消息后,第一感觉是不可置信,她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对着自己信誓旦旦的人这么快就变了初衷。 想到之前的月下深情,两心如一,她连写了数十封的信发出去,期望陈云泽对她解释一下,哪怕只是只言片语也好。 可她终究还是失望了,一颗心从充满期待日夜期盼,从望眼欲穿到灰心失望,心就像是在沸水中滚来滚去,直到最后彻底冷寂下来。 陈云泽始终没有给她回过一句话。 如果事情就此结束,也不过是一段淡若清风的往事,虽遗憾却不至怨恨,直到,锦珠再次见到陈云泽时。 那时,他正站在杨家的大厅里,旁边地上放着无数耀人眼花的贵重聘礼,媒人一张嘴开开合合,正喜笑颜开的求娶杨府的大小姐杨绮玉。 二人目光相对,那昔日俊朗如玉的少年倏然低下了头,一张脸红了又白,不敢和她的眼神对视。 她冷冷看着,两人间明明只隔着几步远,她却觉得对面的人如此遥远陌生,甚至连他的眉眼都看不清。 耳边是舅母王氏夸张的笑声和表姐绮玉带着娇羞的得意神情,她什么都没说,默默转身,浑身的血液却在那一瞬间凝成了冰。 外祖母被气得生生呕了一口血,却阻不住杨陈两家盘算的好念头。 顾锦珠不过是个被遗弃的小姐,娶她并没有什么好处,可杨绮玉就不一样了,杨绍是江南首富,虽没有官职,却抵不住白花花的银子多啊。 而陈老爷不过区区一个安抚使司副使,要想往上爬自然少不得银钱打点,这样看来杨家无疑是最好的联姻人选。 陈家为了杨家富贵,杨家为攀附陈家官身,两家的亲事很快就说了下来,约定好来年二月陈云泽参加完会试之后便来迎娶。 陈老爷对儿子的才华还是十分自信的,只待儿子高占鳌头之后便来个双喜临门。 杨家得了好女婿自然喜气洋洋,只是下人们看着顾锦珠不免带了点眼色,之前两人的事虽没明说开,但两人感情之好都有目共睹,哪想到最后陈云泽居然求娶了自家小姐! 虽然有杨老夫人压着不敢说些什么,但那来来去去的眼神里难免都带了些同情讥笑。 芸香和碧菀气坏了,只要一提起陈云泽便是一通好骂,唯独顾锦珠面上平静无波,每日照常作息,只是看书的时间明显长了,甚至有时一整日拿着卷书不言不动,两人看在眼里只暗暗焦急心疼。 杨老夫人年纪大了,身体原本就不好,经此一气大受打击,郁郁寡欢了两个月便彻底倒下了,终于还是没能过了年。 而在老夫人过世半年多后,顾家的回信才姗姗迟来。 顾锦珠定定看着面前拦路的人,明明是那么熟悉至极的眉眼,却再挑不起她心底一丝波澜,剩下的只有冰冷不耐。 她说完了那段话后,就要回身上车,哪知刚一转身间,袖口就被蓦然拉住,她眉间一蹙。 碧菀面色微变,刚想回头怒斥,就见陈云泽仰起脸,焦急道:“珠儿你听我说,你对我有误会,我只是。。。” “误会什么?”他还没说完就被顾锦珠打断,她看着他,目光冷诮,“误会你向杨家求亲,还是误会你并没有对我许诺过什么?” “我……”陈云泽嘴张了一下,终究不知道该怎么说,平日侃侃而谈的潇洒少年此时被雨淋得湿透,头发衣服上不断的往下滴水,看起来神情狼狈,却固执的握着她的袖子不肯放手。 “珠儿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可向杨家求亲并不是我的意思,是我娘她……” 少年咬了咬唇,面上露出了一丝难堪,“是我娘她执意要,我,我拗不过她……”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,头也垂了下去,可下一秒后他又霍然抬头,急急道:“可我的心里有你一个,一直都只有你,珠儿你相信我!” 他的目光灼灼,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焦虑,急急的向心上人剖白心意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四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