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三章

那样高傲的人声音里面居然带了一丝求恳。 顾翊卿的眼不觉眯了眯,但这明显是人家姑娘的私事,他这个新上任的三叔不好插手。 顾锦珠依旧紧抿着唇不做声,芸香看了她一眼,从车上下来,对着少年福了一福,极客气的道:“陈公子,话昨天就说的清清楚楚了,我家小姐现今和你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,你若再纠缠不休,置我家小姐清名于何地?还请陈公子自重。” 她说的客气,话中的意思却是明明白白,少年一时脸色惨白。 芸香不再管他,径自上了车子,顾翊卿淡淡扫了一眼,对着外面的侍从吩咐道:“走吧,赶路要紧!” 黑衣侍从应了一声,手中鞭子一响,也不管那陈少爷的马还堵在跟前,居然直接就驱车撞了过来。 那少年吓了一跳,忙手忙脚乱的往旁边驱马,他刚一走开,顾家的车子就从他身边擦过。 从始至终,顾锦珠竟是连面都没露。 眼看着那车子即将走远,那少年脸上神色激烈变幻,突然在后面大声吼道:“珠儿!你真的不想和我再说话吗?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,可是我已经求了娘让我们在一起,她已经答应了!珠儿,你下来啊!我真的求过娘了。。。” 他声嘶力竭的吼着,像含着莫大的悲愤伤心,不知情由的人听见恐怕真会以为她有多薄情。顾锦珠不觉便捏紧了掌心,指甲刺进肉里带起一丝刺痛。 陈云泽,这可是你自己找的,我本来不想找你麻烦了…… 她蹙着眉对顾翊卿说了句:“三叔,请停一下。” 顾翊卿淡淡看了她一眼,却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对着外面吩咐道,“停车!” 马车再次停下,顾锦珠掀帘跳了下来,碧菀忙跟在她身后撑开了一把伞。 少年满脸的绝望立时化作了欣喜,忙奔了过来,跳下马一脸激动的道:“珠儿,珠儿,我就知道你不会舍下我的。” 他的头发上兀自往下垂着水滴,一双眼睛却如星子般又明又亮。 顾锦珠没有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着他,唇角勾起一抹嘲讽。 看着她漆黑如幽潭般的眸子,少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,有些慌乱无措的道:“珠儿?” 顾锦珠慢慢开口,声音不大,却一字一句足够让他听得清清楚楚:“陈云泽,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说得够清楚了,从你退婚那天起,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!不要再跟我说过去的情份,因为----” 她的目光冷凝如冰,那淡粉色的花瓣一样娇嫩的唇中轻轻吐出了三个字,“你不配!” 那样轻柔的声音,却听得他如遭雷击。 刚刚还是神俊飞扬的少年白着一张脸,怎么也想不到昔日追着他用那样温柔敬慕的声音亲热唤他“云哥哥”的人今日居然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。 顾锦珠冷冷看着面前熟悉至极的人,心底还有些隐隐作痛,就像是一堆火焰已燃烧怠尽,虽已没有了丝毫温度却留下了一地伤心灰烬。 陈云泽,从小伴着她一起长大的人,可以说是除了外祖母外她最亲近的人。 从小杨家和陈家离得近,杨老太太和陈家老夫人又是多年的手帕交,便常带着她去陈家串门子,一来二去的她便和陈家的金孙陈云泽熟悉了起来。 说也奇怪,从在顾家被关了一回黑屋子后,顾锦珠的心底留下了阴影,对谁都不大亲近,来杨家的半年里,跟外祖母几乎寸步不离。 后来到了陈家,陈云泽看这个妹妹长得玉雪可爱,便常常逗着她玩,两家大人说话时,他便带着她到处转悠。 男孩子生性调皮,上树掏鸟,爬狗洞偷溜出府,他没少拐着锦珠一起做,甚至有一次他还带着小锦珠一起出去看庙会,结果因为太贪玩忘记回府的时辰,直到天黑了才带着她回来。 可是他贪玩归贪玩,竟是也没忘记自己的责任,一整天都拉着锦珠的小手从未放开。 到后来锦珠困倦时,他就把她背在身上,尽管累得要死,却始终没有放下来,锦珠在他的背上踏踏实实的被带回府里。 从那以后她的心里便对他有了莫名的依赖,觉得这个小哥哥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自己,那是继外祖母之后第二个让她有安全感的人了。 此后两人处得越来越好,到后来竟似片刻不离,陈家老太太几次开玩笑要让锦珠做她的孙媳妇,只是锦珠到底是国公府的大小姐,她的婚事是陈老太太也无权做主的,这才一直没有正式订下来。 陈家虽是武官世家,而唯一的小儿子陈云泽却从小就聪明绝顶,看书识字过目不忘,又博闻强记,看到有趣的典故便喜与小锦珠说。 顾锦珠的启蒙识字都几乎是陈云泽教的,虽然小时不明白婚嫁是什么,但她从心底里一直认为,自己和锦哥哥这辈子都不会分开。 后来两人年岁渐长,有了男女大防,来往便不如先前频繁了。 随着陈老爷的升迁,陈家搬到了别处,两人的见面便更少,只是书信却一直没有断过。 陈云泽少年英才,十六岁在第一场乡试中便得了头名,又被名满江南的大儒推荐,免试进入了天下最负盛名的松山书院就读,一时间这少年解元在江南是炽手可热。 他在中了解元后便来到杨家探望锦珠,两人经年未见,再见到时彼此却已长成了翩翩少年和窈窕淑女,除了初见面时的陌生和激动外,更多了一丝难以抑制的心动和好感。 尤其是陈云泽,在杨家第一次见到初长成的锦珠时就惊呆了,十三岁的少女虽略显稚嫩,却已初露了日后倾国倾城的风姿,少年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如鼓的心跳,一腔心魂尽数系在了锦珠身上。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三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