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二章

顾锦珠心下稍定,却不好直接去问他到底去了哪里,又道:“可说过要去多久?” 那人抬头扫了她一眼,神态极冷酷,冷冷的吐出两个字:“不知!” 顾锦珠没再说话,她倒不是介意那人冷冰冰的态度,主子一看都不好相处,更何况是侍从呢! 倒是碧菀气的鼓起小脸道:“拽什么拽,不就是个奴才,摆的好大架子!” 那人闻言目光嗖的向她看过来,犀利如电一般,碧菀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缩了回去。 顾锦珠把帘子了放下来,马车再次开始行走,只是速度明显慢了许多,她心知那侍从在等顾翊卿,心便放了下来。 果然走了没多久,就听到后面马蹄声响,她挑起帘子向外看去,就见茫茫的雨雾里,一骑如飞般驰来,马上人身影颀长,雨水已将他的头发和衣衫尽数打湿,那青墨色的身影溶进朦朦细雨里就像烟雾一般。 只是眨眼间那骑就奔到了近前,正是顾翊卿。 锦珠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已微一弯身,将一物从窗口递了进来,道:“给你。” 顾锦珠惊讶,不由自主便伸手接了过来。那物是用牛皮纸包着的,触手温热,刚一拿到近前便闻到一股十分熟悉诱人的香味。她愣住了,这是。。。陈记食铺的……酥香葱花饼? 陈记食铺的酥香葱花饼是用桂花蜜烘培,其薄如纸,外焦里嫩,沁香诱人,是临安城远近闻名的一绝,顾锦珠素来最喜欢吃的。 早上路过陈记的时候她还在想今后大概是吃不到了,本有心要买点路上吃,可陈记门前已经排了一长溜的人,为怕耽误赶路她便没有叫停车,没想到这人居然为自己买了来。 想来是早上路过陈记时她脸上的渴望被他看在了眼里,便在这样的雨天中排队等了许久专为她买了来。 他的头发上还带着细密的雨珠,愈发显得那发色漆黑如墨,一双清亮如星子般的眼睛看着她,因沾着些雨雾而带着些深浓不清。看她许久未动,他挑了挑眉,道:“不饿?” 顾锦珠摇了摇头,捏紧了手中的纸包,那抹温热似乎从指尖直蔓延到心里。 她垂下眸子,掩住了目中翻涌的复杂情绪。 他是她最痛恨的顾家人,却也是顾家唯一对她这么好的人。 她深吸一口气,压住心口突如其来的一抹悸动,轻轻道:“三……叔,请进来避避雨吧。” 车中的地方本就不大,被杨家送的东西占据了一大片地方,只剩下了一小片角落让三个女孩子安坐。 两个丫头看到顾翊卿进来都吓了一跳,忙把边上的东西归整了一下,坐到一边。 顾翊卿扫视了一眼车厢,在锦珠的身边坐了下来。 顾锦珠的心跳微微有些加快,和陌生的年轻男子同处一车让她十分别扭,但也没办法,这方圆几里地都没有避雨的地方,总不能一直让他在外面淋着吧。 车厢内多了一人,更显狭小,她的裙裾便不可避免的和顾翊卿的衣角碰在一起,她不动声色的向外挪了挪。 不知是因为这个三叔太过清俊的容貌还是因为太过陌生,她始终觉得和他在一起十分拘谨,而他身上更那种自然而然的冷淡疏离感,看着便十分有威压。 碧菀和芸香早吓得大气不敢出,缩在角落一声不吭。 顾翊卿身上墨绿色的衣袍带了些湿气,微微贴在身上,显出他肩宽腰细,劲实有力的身材。 顾锦珠发现他宽大的衣袍下并不像一般文人般清瘦,反而如劲竹一般俊挺修长。 他注意到她的目光,微微侧了头,问道:“怎么不吃?不饿吗?” 顾锦珠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谢谢三叔。”她的声音总算是自然了很多。 顾翊卿微微一笑,漆黑如曜石般的眸子中似有暗光流转,宛若漫天云雾突散,云霁月朗,人只显得无法言说的风神俊秀。 顾锦珠怔了一下,忙垂下了目光。 这人长的实在太好了点,明知道他是自己的长辈,她还是觉得心口微跳,脑中不由的想到,也不知道这个小叔成亲了没有,她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女子才配站在他的身边。 脑中正神游着,就听到身后远处传来了几声呼喊,待听清那唤声时,顾锦珠的脸色不觉一沉。 那声音喊的是“珠儿……珠儿……”。 车里几人瞬时一惊,碧菀将车帘卷了起来,向后面望了一眼,惊叫道:“是陈家少爷!” 话声未落,一骑快马已如风般疾卷过来,在车前一拦,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焦急的问道:“请问可是顾家小姐的车驾?” 马车被迫停了下来,那人一声一声焦急至极的唤道:“珠儿,珠儿,是你吗?你出来,你要去哪里?”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顾锦珠的脸色当场便沉了下来,黑漆漆的眸中寒光一闪,芸香和碧菀也是一脸怒色。 顾翊卿则抬头看了她一眼,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。 任那人如何呼唤,顾锦珠始终没有出声,只觉得往常那亲昵至极的一声声呼唤“珠儿”现在听来竟是如此刺耳,让她连一眼都不想再见外面那个人。 可是她不说话有人却忍不住了,碧菀气极之下竟是忘了顾翊卿在场,一把扯开了车帘怒道:“什么珠儿珠儿的,小姐的名讳是你能叫得的么?再乱叫的话小心割了你的舌头!” 外面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白衣的少年,眉眼漆黑,神彩俊逸,虽然此刻浑身的衣裳已被湿透,但仍掩不住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飞扬傲气。 那少年一呆,待看清了碧菀的脸后突然大喜道,“是我啊碧儿,我是陈家少爷,珠儿是不是在车上?” 他说着探头往车里看,顾锦珠不自觉往车帘后缩了缩,一张脸隐在暗影里看不清神色。 “呸!我当然知道你是陈家的那个薄情鬼,我们小姐跟你没什么好说的,快点把路让开!不知道好狗不挡道么!” 碧菀年纪小,脾气火爆,一张嘴就像刀子一样。 少年被骂的张口结舌,一时间脸色不好看起来,却不好和丫头计较什么。 他只对着车里道:“珠儿,你下来,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。”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十二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