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四章

顾锦珠心里一突,就像有根细小的针扎了一下,带起一丝尖锐的痛。 她淡淡一笑,“多谢表姐提醒。”转身而去,脚步却再没了刚才的淡雅从容,每走一步,腿就像灌了铅般沉重。 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掠过,虽早已心如死灰,却仍带起一丝烧灼般的痛。 她和那人一起长大,多少次诗词唱和,花间对弈,那人曾一次次深情的保证,“珠儿,我必不负你,今生必会娶你为妻。” 没想到言犹在耳,人却转头背信弃义,毁了婚约,改聘他人! 碧菀有些担心,唤了一声“小姐。” 顾锦珠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眼中的冷意,扣紧掌心的木盒,抬腿跨进栖梧院。 院中高高掌着灯,照得四下一片金碧辉煌,丫环仆妇来往不绝,顾锦珠还未靠近门口,就听到大厅内传来一阵阵笑声。 丫头掀起帘子,高叫道,“表小姐到了。” 转过水墨山水云轴画屏,锦珠眼前一亮。杨家是临安首富,用来接待贵客的栖梧院更是装饰的富丽堂皇,屋角嵌了无数明珠,被烛火一映,明如白昼。 屋内笑语喧哗,或坐或站了数十位夫人小姐,衣着华贵,环佩玎珰,只看得人花团锦簇,俱是临安城有头脸人家。 正中间坐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妇,褐色团花富贵锦的衣裙,额上一抹青花沾水珍珠抹额,看着慈祥又威严,正是陈家老太君。 锦珠的舅母王氏和陈夫人陪坐在下首,喜笑颜开的说着什么,一眼瞥到锦珠,笑容当即淡了下来。 顾锦珠缓缓向前,看清她的容貌,大厅内的声音忽然一滞。 眼前的少女纤纤瘦瘦,一头黑鸦鸦的墨发披垂而下,着一袭鹅黄柳裙,行动间裙不摇,脚不露,气质清婉,袅袅行来,就如同是从画中走下来。 锦珠先过去向陈老太君请安,身子还没福下去,陈老太君就向她伸出手来,一迭声心疼的道,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会儿子才过来?一些时不见,身子骨怎么瘦了这么多?像阵风就能吹跑似的……” 顾锦珠微微侧了侧身,避开了老太君的手,仍是规规矩矩的福下去,唇边带起一丝笑意道,“谢老太君关心,锦珠身子无事,只是思念外祖母,饮食稍减罢了。” 她这一侧身,陈老太君的手就晾在了半空,老妇人一愣,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顺势抽出腋下的帕子抹着眼角道,“说起你外祖母,也是我身子骨不好,我们姐妹相交一辈子,谁成想她就那么去了,临了都没见上最后一面……” 她这一作势,周围的夫人媳妇们立刻围了上来,纷纷劝解。 “老祖宗,您就别伤心了,杨家老夫人在天有灵,也不希望您忧伤过度,伤了身子……” 王氏一边劝,一边瞪了顾锦珠一眼,厉声道,“看你这不懂事的孩子,刚一来就惹得老太君伤心,还不快给老太君赔罪!” 锦珠压下眼底的讽意,陈老夫人和外祖母的确是多年的手帕交,两人感情深厚,只是在陈家一意毁约后,外祖母曾多次求见陈老夫人的面,对方却避而不见,致使外祖母惊怒交加抱憾而去,如今却又来惺惺作态,徒然让人恶心! 她没有接舅母的话,转而向旁边的陈夫人施了一礼。 陈夫人年过四十,保养的却甚好,肤白丰腴,眼角微吊,看起来有些刻薄之相。 从顾锦珠进来,她就没正眼看过她一眼,见她向自己施礼,只从鼻中冷冷哼出一声。 旁边有夫人好奇问道,“这是杨府上哪位小姐?怎么从未见过?倒生的水灵。” 王氏笑容淡了些,淡淡道,“这就是我那寄居的外甥女,唉,说起来也是个苦命的孩子,自她娘过世后,就接来了我府上,我们一向都当亲生女儿看待的。” “这就是那位国公府的小姐?”那夫人眼神一亮,显然并不知道顾锦珠之前和陈家的事,顺口夸道,“真真是一副好相貌,整个临安城我也没见过这么齐整的姑娘,今年多大年岁,可许了人家?将来也不知是哪家有福,能娶得这么个漂亮媳妇…...” 王氏神色一滞,下意识扫了旁边坐着的陈夫人一眼。 陈夫人脸色果然变得难看,冷冷道了一句,“漂亮有什么用?要我看娶媳妇相貌倒在其次,关键是身子骨结实,腰臀丰匀才好生养,总比那身子骨单薄的好,一看就没福气。” 这话说的委实刻薄,众夫人静了一瞬,都往顾锦珠身上看去。 顾锦珠半垂着头,神色淡然,若是别的姑娘家遭到种目光打量,早羞不可抑,她却像没听到一般,静静站在当地,倒是她身后的碧菀露出一脸羞愤。 陈夫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王氏,笑道,“你说呢,亲家母?” 王氏得意洋洋的笑道,“可不是,姑娘家还是结实些好,像我们玉儿……” 她还没说完,就听见外面丫头高叫道,“大小姐到。” 众夫人一齐笑了起来,“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”。 一身粉色纱衣的杨绮玉在丫头的簇拥下款款走了进来,大约是陈家长辈在场,她眼角眉梢带了些许羞涩,半垂着头,莲步轻移,走到王氏身边撒娇道,“娘,你们在说什么?这么高兴……” 王氏看着明艳如花的女儿,掩不住的心花怒放,拍着她的手笑道,“没说什么,就是说你身子骨结实,腰臀圆润,一看就是个有福的……” “可不是,我就喜欢你家玉儿,你们看看这腰,陈家将来开枝散叶可全指着她了,是不是老祖宗?”陈夫人也一改刚才对着顾锦珠的冷态,笑吟吟的把杨绮玉拉过来,要多亲热有多亲热。 杨绮玉羞红了一张脸,跺着脚道,“娘,你们真是……说什么呢…..”她转过头,眼角扫过站在当地的顾锦珠,唇角微微翘起。 顾锦珠像是完全没看到她奚落的眼神,在陈夫人说得兴起时,蓦地打断她道,“陈夫人。” 陈夫人一怔,下意识转过头来。 王氏看着外甥女那副冷漠的神色,心底不知怎么突然升起一股不开的预感,忙开口道,“珠儿你先下去,长辈们……”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四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