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章

快到晚宴时,杨家大小姐绮玉又派了几个小丫头来蔷园催促,说是订婚宴快开始了,让表小姐快着点,免得在长辈面前失礼。 顾锦珠心下冷嘲,什么长辈,不就是陈家的那几个人吗?况且今日她又不是主角,谈得上什么失礼不失礼! 只是她没想到表姐这么的迫不及待,不就是想看看昔日身为她的准未婚夫的陈云泽当众悔婚,转而娉了她这个临安第一首富的杨家大小姐后,她如何的尴尬难堪吗? 或许她更想看到她伤心难过,被抛弃后难以自处的样子吧。 想到杨绮玉骄矜得意的神情,顾锦珠唇角微弯,一双眸子却是冷冷的,宛若月光下的冰河。 碧菀正对着一衣橱的衣物挑挑捡捡,已经快到晚宴了,她还没有把适合小姐的衣服首饰挑出来,眼看着时辰快到了,她急得都快哭了出来:“小姐,怎么办,没有合适的衣服。”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次婚宴对小姐的意义了,全临安城谁不知道陈家公子本是她家小姐的未婚夫,两人郎才女貌,一度被全城传为金童玉女天作之合的佳话。 只是陈家贪财忘义,在杨家老夫人,也就是锦珠小姐嫡亲的外祖母过世后,立时反口,改娉了杨家现任家主杨绍的独生女儿,锦珠的表姐杨绮玉为妻,让小姐一夕间沦为了笑柄。 今日的订婚宴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看二女争夫的笑话呢,小姐如果穿得太寒酸,会让所有人瞧不起的! 她心下焦急,更努力的在那一堆衣服中翻找,可奈何小姐的衣物虽多,都是过去老夫人给小姐订制的。 自从老夫人过世后,自家小姐有大半年的时间都没做过新衣裳了,虽然以前老夫人极疼爱小姐,所做的衣服都用得是顶尖的好料,但到底样式老旧了些,在那些势力的豪门夫人前怎么穿得出去。 她一边着急,一边忍不住心下恙怒:大小姐真是太无耻了,明明说着要给小姐送衣服过来,可到现在连半个人影儿都不见,还不是怕小姐穿了新衣服比她更美,抢了她的风头! 她心下恨恨,目光在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人时,骤然一亮。 大丫头芸香手里捧着一件鹅黄色的衣裙进来,抿唇笑道,“可喜还找着这么一件,小姐就穿这个罢。” 边说边将裙子抖开,娇嫩鲜亮的颜色,平整精致的刺绣,看起来简洁又雅致。 碧菀一脸惊喜道,“芸香姐,你从哪儿找来的?这件好看。” 锦珠也看过去,目光却不觉一怔。 那是……外祖母临过世前,最后给她订做的一件衣服。 她素性清淡,喜欢穿一些素雅的颜色,可是外祖母却常说,年轻的女孩子就像枝头最娇嫩的花朵,就该打扮得鲜艳美丽,因此常常给她做一些粉红、嫩黄之类娇艳的衣服。 这套衣裙做好后,外祖母还曾说过等到天气暖和了穿给她看,只是她老人家到底也没有撑过那个冬天。 外祖母逝后,她就命芸香将所有颜色鲜艳的衣服都收了起来,这套新做好的长裙也被压进了箱底,算起来,她还真是一次都没有穿过。 芸香看着她对着衣衫出神,立刻知道了她在想什么,干脆把衣服捧了过来,柔声劝道:“小姐,老夫人在世时不就是希望你打扮得漂漂亮亮吗?再没有比今天这个日子更适合穿这套衣服了。” 碧菀也道,“要我说,小姐你就该打扮得光彩照人,一举把大小姐比下去,让那个陈公子后悔死!也让全城的人都看看,放弃你是陈公子瞎了眼,这样老夫人在天之灵才会欣慰高兴。” 她越说越带劲,挥舞着小拳头,就像是立时看到了那个陈云泽匍匐在小姐脚下一脸悔恨的样子。 顾锦珠不觉失笑,芸香和碧菀都是从小伴着她一起长大的贴身丫头,芸香年岁大些,性子温柔细致。 碧菀却比她还小着两岁,性格有些莽撞孩子气,但这两人却是杨府里最全心全意为她着想的人。 顾锦珠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,依你们,今晚上随你怎么打扮都行。” 碧菀欢叫了一声,立时拿着衣服在她身上比来比去,边琢磨该给她配个什么发饰。 顾锦珠却是对着镜子微微苦笑,话说除了这套裙子,她还真没有别的衣服可穿了。 等她换上衣服后,芸香把她按坐在梳妆台前,面前放置了一溜摆开的首饰,步摇、花钿、点翠……. 她拿起几枝花簪在她头上比了几下,然后把她的发带解开,锦珠一头如水般的墨发立时倾泻了整个肩头。 芸香梳着手中顺滑的发丝爱不释手,边笑道:“小姐的头发真好,又黑又亮,像缎子一般,这样子梳流云髻最好看了。” 她手指异常灵活,几下便在她头顶堆起一个朝仙流云髻,然后找了几枚粉翅晶蓝的蝴蝶花钿插上,周围以细小的流珠点缀,剩下的头发在身后披散而下,耳上缀着相同的粉色珍珠,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出莹润的光泽。 碧菀在旁边看了半天,总觉得还是太过简单,灵机一动,跑去院中剪了一枝粉嫩的蔷薇下来,为她斜斜的插在鬓角,然后拍着手笑道:“好了。” 锦珠抬眼看向镜中的自己。十四岁的女孩子正是颜色最明媚的时候,她眉目清雅秀淡,清新娇嫩得宛如春日枝头的第一抹新绿,鬓角的那朵粉色蔷薇娇艳欲滴,衬着一张莹莹素颜,竟一时分不清是花比人娇,还是人比花娇。 她站起身,鹅黄色的锦缎裙摆立时倾泻一地,外面罩了一层淡色纱衣,腰间是一条粉色的缠花织带勾勒,顺着袅袅纤腰垂曳而下。 虽然侍候小姐日久,但两个丫头却再一次看得失神,这样的小姐真是太美了,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,就宛如一抹最纯净皎洁的月光,摄人心魄。 顾锦珠没看到两人发呆,她的眸光停落在梳妆台最下面的一只香木小盒上,眼底如同蒙了一层浓雾般晦暗不清。 直到碧菀再三的催促,她才将那只盒子扣在掌心,起身淡淡道:“走吧。” 芸香要留下看家,她只带了碧菀出门。 出了蔷园,主仆两人顺着曲折回廊往前走。天色已经渐暗了下来,各处都早已挂上了大红的灯笼,照得整个院子恍如白昼。 杨府是临安第一首富,院中极大,三进三出的门厅,小桥廊轩,砌石流水,两边种满了各色花朵,争奇斗艳,极具富贵气象,虽没有盛京中的大气恢宏,却别有一派苏州园林的小巧精致。 今天是家主杨绍的宝贝女儿与平江府陈家订亲的日子,杨家为显富贵,一口气摆开近百桌流水席面,宴请全临安城有头脸的富士乡绅,场面宏大得令人咋舌。 此时晚宴未开,一些夫人内眷都在内院休息,顾锦珠所过之处,见到了好多在院中赏花饮茶的夫人小姐,一时间只闻到香风阵阵,珠翠满目。 她径自往前走,却听见身边到处窃窃私语。 “杨家这大手笔还真是少见,单单只是订亲就这般排场,那真要到了成亲的那一天,杨家还不热闹上天?” 另有一些小姐艳羡的说,“这杨家的大小姐还真是受宠,怪不得那陈家宁愿舍弃那个寄人篱下的国公府小姐,改娉了杨家,是谁也舍不得那只金凤凰啊。” 立时便有好奇的人打听是怎么回事,那些小姐拿扇子优雅的掩着嘴角,将寄居杨府的表小姐顾锦珠与陈家公子本是青梅竹马感情甚笃,却临到头来被表姐抢了婚事的事讲了个绘声绘色。 听着那些女人似讥笑似同情的话语,碧菀心下又是愤怒又是担忧,生怕小姐听到这些话语被勾起伤心事,直恨不得拿泥糊住那几个乱嚼舌根女人的嘴巴。 顾锦珠面色却是一派平静无波,仿若那些窃窃私语议论的人并不是她一样。只是在两人刚转过一个回廊,就迎面撞上了一大群人。 被簇拥在正中的那个一身粉色的衣裙,顾盼间神彩飞扬,不是她的表姐杨绮玉又是谁?

返回
《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》 第二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步步风华:嫡女锦绣重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