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蚀骨宠婚:慕少,轻点宠》 第四十章:打球入洞

一股愤怒在心底生气,刚刚她被他的未婚妻呼来唤去的,他什么都不管,现在竟然管起她的行为来了。 她高傲的扬起头颅,对着那个男人甜美地一笑,娇滴滴地说道。 “我都不会哦……那得麻烦你好好教我了呢。” 她娇羞的神态,轻柔的语调让男人觉得骨头都酥了,这个女人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呢。 不知道她在床上是不是比现在还要迷人。 “你要这样拿球杆……” 男人把高尔夫球杆递给秦小夏,整个向她贴近,人靠在她的背后,伸出双手环抱着她,教她正确的握杆姿势。 秦小夏觉得这个男人紧紧的将身体靠着她,没有一丝缝隙,这个男人竟然在趁机揩她的油。 “要这样打……” 男人紧紧摸着秦小夏的纤手,做着示范动作,却显得有些不在状态,怀里小女人身上的幽香不停地向他传来,细嫩的肌肤更是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…… 秦小夏气恼地推开男人。 “我不会……我还是不学了。” “怎么不学了呢?我的地位虽然没有慕云汐那么高,但是也不差啊,财富和权力我都有,你跟我怎么样?” 这个女人再美也只是一个下人而已,他相信慕云汐不会介意的,现在只是揩点油,又没有吃掉她。 慕云汐的动作一停,本来想忽视旁边暧昧的两人,当听到秦小夏的拒绝之后,他忍不住将球杆一甩,大步走到秦小夏身边。 “还是我来教她。” 将秦小夏拉入自己的怀里,他警告的看着男人,虽然都是朋友,但他还是有底线的。 “那你来教吧……可别太激动了。” 男人略带戏谑地说道,身下的尴尬让他只好坐回到的椅子里,使劲地喝着水平息自己的心情。 慕云汐直接将秦小夏揽在怀里,紧紧的锁定着他,冰冷地声音在她耳侧响起。 “给我回去,别在这里勾引男人。” 勾引男人? 他又这样说她! 在他眼里,她就是一个喜欢勾三搭四的女人? 他紧紧的抱着她,秦小夏想转身都很困难。 “明明是你叫我过来的,应该是你想我去成功勾搭男人,让你可以讲条件吧。” 秦小夏讽刺地说道,刚刚不是他说要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吗? “你……” 她的话让慕云汐一滞,用力将她的手带起,冰冷地说。 “你的姿势太不标准了,现在不是在艳舞表演。” 秦小夏的俏脸因为尴尬气得通红,他简直就是借着教她高尔夫来羞辱她! “我已经学会了,不用你教了。” 秦小夏愤怒的说着。 “这么快就学会了?那好,你来打这颗球,要是不能一杆进洞,那今晚,我就要进你的……” 他的话没有说完,却带着浓浓的挑衅。 秦小夏当然明白他的话的含义,就算她成为了女佣,在他有欲望的时候,一样逃不过他的掠夺。 还要进她的…… 太无耻了,他说的话和流氓有什么两样! “我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 秦小夏狠狠地回击着。 “我等着你今晚出现在我的床上……” 慕云汐魅惑一笑,放开了秦小夏,站在她的后面。 因为紧张,秦小夏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汗水,慕云汐今天晚上还要继续疯狂地对她吗? 这可是她第一次玩高尔夫球,能打进吗? 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……” 讥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 后悔? 要她后悔什么? 后悔没有做他的情妇而是选择了做一个卑微的佣人吗? 她才不后悔! 心里愤怒的想着,她手下一动,毫不犹豫将高尔夫球一挥而出,非常精准的一杆进洞。 “厉害!很聪明呢。” 周围响起一阵掌声,慕云汐也惊讶地看着秦小夏,这个女人确实很有天赋,她学得很快,挥杆的动作非常标准,一点都看不出是初学者。 站在一旁的卓雅琳紧紧的咬着嘴唇,慕云汐和秦小夏之间的暧昧就算是瞎子都看到得出来。 她又想到了早上的一幕。 小脸变得惨白,粉红的唇都快被咬出血了,她一定要教训这个风骚的女人,尤其是她那张漂亮的脸蛋,让她觉得十分碍眼。 “秦小夏,过来!” 卓雅琳喊道。 “你的正牌女友叫我过去了。” 秦小夏骄傲地将手中的高尔夫球杆一扔,挺直着背脊向着卓雅琳走去,而慕云汐却对她无可奈何。 眼看着秦小夏走到自己的身边,卓雅琳才对着她轻蔑地说道。 “有些女人总是自以为有几分姿色,就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。” 秦小夏低垂着头并不理这个千金大小姐,她说的有些女人当然是指的她了。 “但是她们却不知道,在男人眼里,这些女人只是拿来满足生理需求的工具而已。” 看着秦小夏的脸色倏地变白,卓雅琳满意的将手里的球交给秦小夏。 “给我放好。” 秦小夏顺从地拿过球,俯身准备将球放好,却猛地感觉眼前有阴影一闪而过,接着她的额头一阵巨痛传来,整个人都被打倒在地上,鲜血更是从脸上流了下来。 “你这个佣人怎么这么笨啊,明知道我要挥杆了,干嘛跑到我面前来放球?” 卓雅琳故作惊讶地说道。 秦小夏痛苦地呻吟着,她明白这不过是卓雅琳恶整她的手段而已。 那打向自己的球杆那么用力,充满了愤怒还有嫉妒,血不停的从脸上流下来,她自己都不清楚伤口是在额头上还是脸上。 手紧紧的捂着头,却还是没有办法阻止鲜血的狂流。 慕云汐眼看着秦小夏被打倒,心里一阵刺痛,连忙将球杆一扔,就飞快跑到秦小夏身边,拉起她一看,却被她满脸的鲜血一惊,这个女人到底下手有多重? “痛……” 秦小夏轻声的呻吟着,巨痛让她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了。 “没事,放心……我在这里……” 这般温柔的声音,让秦小夏都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了。 眼前的男人是慕云汐呢? 她现在只觉得头晕目眩,已经没有办法分辨眼前的一切了,她只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不停的抽离。 “是她自己跑过来挡在我球杆面前,不是我的错。” “够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?” 慕云汐根本不听卓雅琳的解释,将秦小夏一个横抱抱起,接着便飞奔出了高尔夫球场,田丰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,紧紧地跟了上去。 “就是打一下而已,需要那么生气吗?还说不在乎那个女人!” 望着慕云汐飞奔而去的身影,卓雅琳愤恨地说着,却也跟着追了出去。 当秦小夏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那个阴暗的小房间里,旁边小芙担忧地看着她。 “我……我的脸……” 醒过来的秦小夏猛地坐起来,手抚上自己的脸。她会留下伤疤吗?会毁容吗? “夫人不用担心,伤口在额头上。” 看着秦小夏醒过来,小芙也松了口气,急忙将一边的水端过来,让秦小夏吃药。 “是吗?” 秦小夏疑惑地摸上自己的额头,却摸到一片纱布,伤口就在眉尾一步,要是击中的是太阳穴,现在她连小命都没有了。 没想到那个娇弱的卓小姐竟然这么狠毒,这次慕云汐应该如愿以偿了吧。 但是在模糊的记忆中,秦小夏似乎在一片白色的医院,看到了一双充满焦急还有担忧的黑眸,那个人是慕云汐吗? 秦小夏打心底的不相信,怎么可能呢? 他从来只会看着她出丑,她越痛苦他越开心不是吗? “云汐少爷让最好的医生给您缝的线,夫人您不用担心,可能会有一点点疤,但是影响不大的。” “他带我去的医院?” 秦小夏疑惑地问道,慕云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? 他肯定是怕她就这么死了,他就找不到人报仇了,一定是的。 “是啊。” 小芙肯定地回答着,秦小夏摸着自己的额头,感觉还有一些头晕。 这时候的小芙已经走出了房间,轻声喊了声云汐少爷之后,便离开了。 秦小夏抬头却刚好看见慕云汐那高大的身影,他依然穿着刚刚在高尔夫球场上的休闲装。 “还晕吗?”慕云汐淡淡地问着。 他是在关心她吗? 慕云汐什么时候转性了,秦小夏平静地看着他。 “还好。谢谢你的关心。” 秦小夏疏离地说着。 一句漠然的谢谢,让慕云汐觉得有丝尴尬,接着他就大笑起来。 “你不会认为……我在关心你吧?” 他不是吗? 秦小夏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是她又想多了吗? 他不是关心,那他又是想来羞辱她了? “我只是想知道,经过这一次,你有没有学乖。做一个被众人伺侯的荡妇,还是继续做一个低贱的佣人。你爸爸用一千万把你卖给我,可不是让你来做女佣的,而是让你来伺候男人的。而且……做女佣,你好像做得并不好。” 慕云汐鄙视地看着她,说出来的话又鄙夷又难听。 慕云汐专门挑些难听的字眼来形容她,什么荡妇,什么低贱,每一个词都让她觉得难堪。 好像她的一切就是为了伺侯男人而存在的。 “请你出去,这是我的房间。” 秦小夏压抑着自己心底的愤怒,冷冷地说道。 她现在头痛得很,而他竟然还站在这里来嘲讽她。 眼看着慕云汐不动,秦小夏从床上走下来,来到他面前,用力的把他往门外推。 “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,不管是这个房间,还是房间里的你。如果你不想再像今天一样受伤,就乖乖做我的情妇,我会保护你完好无缺。” 完好无缺? 但是却要承受他无休无止的污辱,她才不要!

返回
《蚀骨宠婚:慕少,轻点宠》 第四十章:打球入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蚀骨宠婚:慕少,轻点宠